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长城大血战

共 1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397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长城大血战

[长城抗战]长城大血战

本文将主要向大家介绍历史上的长城抗战,此外还将解密战史上威名赫赫的“大刀队”的秘密武器。本次战史介绍依旧采用了我们正在设计制作的《雄关狼烟——热河长城抗战》兵棋的相关元素,方便大家了解那一段历史。

战前态势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一举吞并了中国东北三省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虽然东北大地上的抗日活动一直没有停止,但日军的铁蹄已是无可阻挡的踏上了这片白山黑水的土地。

1932年5月,日本国内发生“五·一五”事件,斋藤实内阁上台,法西斯皇道派领袖荒木贞夫担任陆相,原满铁总裁内田康哉担任外相。随后,日本关东军首脑改组,武藤信义、小矶国昭、冈村宁次担任了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和正副参谋长。法西斯皇道派另一首脑真崎甚三郎担任中央军部的参谋次长。这样,日本国内军政界法西斯化开始加剧,对外实行“焦土外交”,不惜与国联对抗。并且连续不断地向中国东北增派兵力,对东北义勇军进行全面扫荡。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南京国民政府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蒋介石还是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把军队主力用在围攻南方苏区红军的作战上,但在北方,张学良在宋子文的支持下,采取增兵热河和暗中接济东北义勇军的办法,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有选择的对抗。

从1932年夏季开始,日本关东就不断在山海关和辽宁与热河交界处制造事端。1932年10月,发生了伪满洲国警察非法进入山海关城,与东北军士兵冲突的“第一次山海关事件”。1932年12月8日,又发生了日军装甲列车炮击山海关东北军的“第二次山海关事件”。7月,在热河朝阳寺,还发生了“石本时间”,日军借口关东军军官石本失踪,向中国热河驻军发起进攻。这一连串的事端使得华北局势不断紧张起来。

1933年1月1日,又发生了“第三次山海关事件”。这一次是由日本华北驻屯军山海关守备队密谋发动的,先是制造投掷手榴弹和枪击事件,随后关外准备好的关东军立即向山海关城触动,向东北军发动进攻。经过两天的激烈战斗,中国守军东北军何柱国部两营士兵在日军重炮、坦克轰击和进攻下,损之惨重,被迫退出山海关城。1月上旬,日军又连续向山海关周围的战略要地进攻,控制了关内外的交通线。

面对日军的不断进逼,南京政府外交部一再对外发表宣言,并由驻国联的代表向国联投诉,要求日本停止侵略。在北平的张学良见日军进攻热河已经不可避免,遂调动驻山西、河北的宋哲元第29军,商震第32军,庞炳勋第40军,孙殿英第41军北上,到长城一线集结。同时,东北军万福麟第53军也秘密进入热河布放。南京政府的宋子文也专程到北平,与张学良共同筹划守卫热河事宜。

此时,国际形势也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虽然国联对日本的侵略一直采取极温和的批评态度,但这时终于派出了李顿调查团进行马拉松式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于1933年2月送交国联大会表决。由于国联大多数国家一致谴责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日本政府决心退出国联以示对抗。日本关东军则集结重兵,准备在国联表决前夕,先下手夺取热河,完成对“满洲”全部地区的占领。

当时热河原有中国守军汤玉麟部3万多人,还有1932年前后由东三省退到热河的东北义勇军各部约4万多人。加上支援而来的万福麟军和孙殿英军,在热河省内共有中国军队18万人。日军进攻热河的是关东军第六、第八师团及配属部队共2个师团又3个旅团,约3万多人。

由于汤玉麟此前的腐败无能,备战不力却又刚愎自用,拒绝友军支援的战役部署,所以从2月22日战斗爆发到3月4日,中国守军仅作战十天就被日军全线突破,长驱直入数百里。热河省会承德居然被仅仅128个日本骑兵轻松占领,占据急剧恶化,败退的各部纷纷沿道路向长城各关口撤退,导致长城抗战全面展开。整个热河战役中,中国军队只有在赤峰的孙殿英部和少数东北军部队在撤退时作了较顽强的抵抗

长城抗战

长城抗战全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即长城各口战役,滦东-南天门战役,石厘-冀东战役。每个战役都是分为东西两个战场进行的。双方争夺的重点是燕山山脉的长城各关口及附近的制高点,因此,诸战役又总称长城抗战。

长城各口战役

这一战役阶段从3月7日开始,到3月26日止,前后共20天时间。在这次作战过程中,日军兵力为1个师团又2个旅团,总数不超过2万人。中国军队先后投入了14个师,约11万人。

虽然人数略占优势,但当时除了热河前线之外,从山海关到秦皇岛,塘沽一线都需要防守,以防日军迂回登陆,所以实际上由张学良指挥的前线部队分布地很分散。由于在热河的东北军各部迅速溃散,而日军又紧迫追击,中国军队的各增援部队只到达长城一线就与日军遭遇,不得不就地展开,阻击敌人。

古北口战斗

长城各口战役的第一战是从古北口开始的。古北口是由承德到北平(北京)最近的关口古道,为北平、天津的门户。日军占领承德后,追击向古北口溃退的东北军第107师王以哲部。王部在古北口外与日军激战。中央军第17军第25师关麟征部抵古北口接防,即以杜聿明旅占领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张耀明旅集结在黄道甸附近。另以原在古北口防守的东北军第112师一个团在第一线阵地防守。

3月11日拂晓,日军第八师团川原旅团向守军阵地发起总攻。第112师一触即溃,日军迅速占领古北口关口,并向第25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包围攻击。第25师师长关麟征指挥张耀明旅主力支援被围部队,出古北口东关不远与敌遭遇,双方短兵相接。关麟征负伤后仍继续指挥战斗,将敌击退。日军增兵进攻古北口,以主力对守军阵地右翼延伸包围。战况异常激烈。守军连续击退敌3次攻击。

午后,日军迂回到古北口东关附近。守军第25师各部通讯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部队遭受重大伤亡,全线退至蓟县西北的南天门及其左右阵地守备。第一四五团一部远离主力,未及撤退,继续抵抗,毙伤日军百余名。第25师撤至密云整补,防务由第2师黄杰部接替。至4月中旬,日军未敢轻易冒进,中日双方暂时在南天门附近形成对峙。

喜峰口之战

3月9日下午,日军服部、铃木两旅团的联合先遣队进抵河北遵化东北50多公里的喜峰口,即向东北军万福麟部进攻。傍晚,侵占北侧长城线及喜峰口以东的董家口等阵地。中国守军第29军军长宋哲元指挥该军英勇抗击。

在宋哲元的命令下,张自忠等统兵大将,把出击部队分为三路,由三个旅长分别出击:由赵登禹旅长率部摧毁日军炮兵阵地,佟泽光旅长摧毁日军辎重。

一旦二人得手,日军正面主力必然要回头救援。此时王治邦旅长率部从中路连夜突进,一举击溃日军,占领主阵地。赵,佟二个旅长各率领二个团,先行出发。日军方面对喜峰口地形并不了解。他们原本以为喜峰口附近只有一条公路,封锁住就没有问题,日军只在喜峰口正面布置了重兵。

日本人不知道的是:喜峰口一带还有一些只有当地牧羊人知道的小路,它们通向日军阵地的后方。

赵登禹旅长不顾腿部的伤势,拄着拐杖亲自带领王长海和董升堂二个团主力500大刀队出发。他们在当地爱国牧羊人的带领下,延着艰险难爬的山间小路,踩着齐膝高的积雪,连夜行军数十里,绕到日军后方狼洞子及白台子的炮兵阵地。

29军士兵在零下十度的低温下埋伏了半小时,等到凌晨2点日军大多熟睡以后突然出击。这些日本关东军士兵自从进入中国以来,遭遇的都是一战即溃的东北军,从心底里轻视中国军队。日军根本没有夜间作战准备,士兵甚至脱光了衣服睡觉,枪也架在一起放在距离床铺很远的地方。

于是,29军一出击就打的日军手足无措,当场砍死日军炮兵和警卫部队200多人,砍死日军大佐一人,残余日军炮兵作鸟兽散。

29军缴获全部日军重炮18门和大量弹药。聪明的29军士兵中有人当过炮兵,他们还用缴获的火炮装上炮弹向日军主阵地中射击二十多发,日军遭到后方火炮的打击乱作一团。

这一路,歼灭日军200多人,缴获日军重炮18门(由于无法带走,全部就地毁掉,这让赵登禹心痛不已),还摧毁日军几十辆运送弹药的汽车。

另一路,佟泽光旅长则率二个团500多人大刀队攻击喜峰口高地上的敌人辎重部队。

佟泽光部也顺着小路摸进日军控制的小村庄,日军哨兵因为侧翼传来零星枪声,已经有所警惕。

大刀队士兵砍倒几个日本哨兵以后,一个警惕性较高哨兵发现了大刀队,随即鸣枪示警。

大刀队随即由偷袭转为强攻。500勇士冲入三家子村和前仗子村等日军控制村庄,这些村子里面驻扎着日军一支骑兵部队和大量辎重部队。大刀队冲入村庄以后,随即向房屋里面投入大量手榴弹,继而冲入房间挥舞大刀猛砍。骑兵不能打巷战,根本就不是29军的对手。一时间,日军骑兵被杀的血流成河,日军战马也被手榴弹爆炸吓得满街乱跑。

在基本歼灭日本骑兵和警卫部队以后,29军随后四处放火焚烧日军大批辎重车辆。这几个村子顿时火光冲天,日军200多辆大车的辎重都被烧毁。日军正面部队见后方起火,大惊之下调动主力回头救援。大刀队一部分已经撤退,还有一部约200多人同日军优势兵力在村子外遭遇。

日军兵力雄厚,架起大量机枪疯狂扫射。大刀队员人数绝对劣势,有只有进展武器。但他们毫不示弱,挥舞大刀和数量绝对优势的日军血拼!在杀伤200多名日本士兵以后,这股大刀队官兵几乎全部牺牲殉国。

王治邦旅长在前二路得手以后,率领部队从喜峰口正面出击。日军主力已经回头救援后方,余部在慌乱中不能抵挡,只得丢弃喜峰口大部分阵地全线后撤。

该夜袭战,日军在大刀队下伤亡1000多人,一个重炮阵地全部被摧毁,大部分辎重被焚烧。

日军遭受严重打击,暂时无法继续作战,于3月12日中午一路退到长城外20里修整。

双方对峙倒16日,日军感觉正面攻击喜峰口难以奏效,随即进攻喜峰口西面29军暂六师驻守的罗文峪。暂六师虽然号称为师,实际仅有一个旅兵力。双方激战二日,暂六师依托城墙碉堡和日军激战,一个阵地往往反复争夺10多次。

暂六师虽然顶住了日军,伤亡极为惨重。其中有个营,营长光荣殉国,全营只剩下70人。由于战局不利,29军军长宋哲元亲自从后方张家口赶赴前线罗文峪前线,组织500大刀队连夜反攻。罗文峪战斗后,第二十九军在整个防御线上与敌形成对峙状态。

此战中,宋哲元指挥29军巧妙作战,战绩优于中央军、晋绥军。29军并不像中央军一样死守阵地,而是不断使用大刀队夜袭反攻,连续重创日军。夜袭都是近战,而29军由于装备低劣,连最基本的刺刀都有很大缺口,被迫采用粗劣但容易制造的大刀片代替刺刀。兵器占劣势,好在宋哲元的部队一向训练严格,加上爱国主义情绪强烈,居然给日军造成惨重伤亡,尤其日军死于大刀下的不在少数。为了对抗大刀砍脖子,日军甚至发明了铁围脖,这让日军高层非常震怒和羞愧。日本《朝日新闻》评论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冷口战斗

冷口之战是从3月19日开始的,日军第六师团一部增援混成第十四旅团,进攻冷口附近的139师,双方展开激烈战斗,到3月25日,日军仍未得手,只得停止进攻。在冷口之战的同时,界岭口、义院口之战也展开了。防守界岭口的是东北军53军第116师缪澄流部。3月16日,116师与日军混成旅团展开激战,随后杨正治第108师赶来增援。到3月24日,日军虽然夺取了界岭口一线长城,但东北军主力仍然在界岭口以南高地继续扼守,与日军对峙。

大刀队拾遗

前后长达5个月时间的长城抗战中,喜峰口一战让第29军的“大刀队”声名远扬,广为流传。

(普通人印象中的“大刀队”)

然而事实上“大刀队”还有很多为人所不知的细节。“大刀队”并不仅仅是依靠大刀,其正式名称是“手枪队”。队员多携带手枪、手榴弹和大刀,一些队员还携带较短的骑兵步枪,这些武器都是用于近战的,其中以大名鼎鼎的盒子炮为最佳装备。

盒子炮,原名毛瑟C96,其20发速射型俗称“二十响”。由于从1919年到1929年由于持续不断的内战,欧美列强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但作为防卫武器的手枪却不在此列。作为为数不多的选择,因为其较之于一般步枪火力强大,坚固耐用,快受到中国士兵的喜爱,成为各地军阀精锐部队的制式装备。

“大刀队”每名士兵身上除了一口4斤重的大刀以外,还有两只以上的毛瑟C96,就是俗称的“二十响”,弹药配置200发。当时国民党中央军的单兵枪弹携带量不超过30发,手枪的配弹量竟然是中央军的6倍还多。故而在战斗中,“大刀队”作为一支突击力量才能创下如此战果。

滦东-南天门战役

长城各口战役的胜利,一方面是由于参战的中国军队斗志顽强,另一方面也由于日军作战准备不足。关东军原计划占领热河以后,战斗将告一段落,所以派往长城各口的部队人数不多,又极分散。从3月中旬开始关东军调整部署,增调第六师团和满洲独立守备队到滦东地区以北的长城北侧,

与此同时同时,中国守军充分利用作战间隙,加强阵地构筑,北平军分会也增派王以哲第67军东调,保护北宁铁路。

4月1日,滦东战役开始。关东军独立守备队首先从山海关以北的石门寨发动进攻,随后又攻占了海阳镇。从4月7日开始,古北口、喜峰口、界岭口各地日军纷纷发动佯攻,掩护第六师团主公冷口。防守冷口的商震第32军经过激烈战斗,终因地势不如长城其他地方险峻,于4月11日被日军突破阵地。

商震部伤亡甚重,放弃冷口,沿建昌营、迁安向滦河右岸撤退。日军侵占冷口及其附近刘家口、白羊峪。迁安失陷后,宋哲元部在喜峰口腹背受敌,奉令撤至通县以东沿运河布防。

由于国际形势的强大压力以及担心战线扩大,日本天皇裕仁命令部队不得越过长城一线,日本关东军不敢违抗,1933年4月19开始撤出长城一线,国军4月下旬顺势收复滦东。对此极为不满的关东军在滦东撤兵的同时,在古北口方面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即南天门之役。

日军第十六旅团主力攻南天门3个望楼高地,一部攻南天门两侧高地,经苦战,侵占八道楼子。守军虽两次反击无效,但仍坚守南天门等处。第2师连续作战5昼夜,伤亡甚大,疲劳已极。敌继续以炮火轰击,终日未止。4月25日当晚,第83师刘戡部接替南天门防务。第83师与敌激战,直至4月28日高地全化为焦土,才放弃中央据点高地南撤。日军占领南天门。

当战役进行时,蒋介石赴南昌督师南方作战,再次启用黄郛任行政院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意在与日停战和谈。然而日方却对谈判不感兴趣,开始着手准备更大规模的作战来夺取整个冀东地区。

石厘-冀东战役

石厘-冀东战役始于5月7日,终于5月23日。与滦东-南天门战役一样,它也是由两个较小的战役组成。在这场战役中,日军几乎投入了自热河作战以来的全部兵力,共2个师团又3个半旅团,总兵力约3.5万人。中国军队也投入了在华北前线40余个师部队中的三分之二,人数约17万。

5月7日,日本关东军在国内军部的支持下,重新获得了向关内作战得准许,从西起古北口,东至山海关的长城全线,向中国守军发起了开展以来规模最大的进攻。

日军第六师团,混成十四旅团首先从冷口至山海关一线向南突入关内,滦东地区再次沦入敌手。5月10日,日军第八师团主力夜袭新开岭中央军第17军阵地,经过3天的激烈战斗,中国守军阵线被日军装甲部队撕开。5月14日,在密云以北的山地中,中国军队仅保住九松山最后一片丘陵。

5月12日,日军第六师团混成14旅团,14师团第28旅团等部从滦河上游地区强渡滦河,致使东北军各部纷纷后撤。这样,滦河以西的地区也沦陷了。

当前线战斗激烈的时候,在北平的中日秘密谈判也到了关键时刻。日军从情报机构获悉北平军事当局已经屈服,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停战谈判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关东军命令所属各部全力进攻。

5月16日,日军占领丰润、遵化;18日,占领玉田;19日占领蓟县、密云;20日,占领三河、平谷,日军已兵临平津城下。5月23日,在北平以北怀柔、顺义一线构筑了工事的傅作义第59军,与日军第八师团进行了长城抗战以来的最后一战,给日军以一定的杀伤。就在同一天,黄郛连夜与日方代表达成协议,决定中日双方在顺义、通县、香河、宝坻、宁河、芦台一线全线停火。

战后影响

5月25日,中国军队在日军的要求下,前往密云向关东军书面请求停战。5月31日,国府代表熊斌和日军代表冈村宁次在塘沽签订了《塘沽停战协定协定》,在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和热河,并把冀东22县置于日伪势力范围之内。华北门户洞开。长城抗战断断续续5个多月,中方总伤亡4万余人,日方公布死伤2400人,战绩远不如同时期的淞沪抗战(上海中国军队伤亡1。4万,日军伤亡3100人)日军战报数字存疑,肯定有缩水之处,单单古北口抗战日军在关前就遗尸上千具,总损失应当是超过五千之数。

长城抗战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在华北进行的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役。在这次战役中,广大爱国官兵,进行了近三个月的战斗,给骄横一时的日军以沉重的打击,自己也做出了重大的牺牲。长城抗战虽然失败了,但也阻止并延缓了日本军事侵略华北的进程。尤其是通过长城抗战,表现了中国广大爱国官兵为反抗侵略而具有的高尚的抗战热情和顽强的抵御能力。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义勇军进行曲》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5/5 18:52: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长城大血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