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共 6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10144
  • 工分:2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老风十四,您好:

我因在百度上搜索“长城保卫战”一词,被引进了百度百科的“长城抗战”一词的解释。我从“战争背景”、“战争经过”、“长城各关口的作战”一直浏览到“冷口 界岭口 义院口的战斗”,看到了以下一段话:“3月21义院口左翼守军义勇军郑桂林部不战而退向石门寨西北撤退,致使正面守军陷于孤立,姚师长乃令该团撤退,义院口失陷。” 由此看来,义院口的失陷要归罪于义勇军郑桂林部了?!

这是谁写的呢??

我顺藤摸瓜,竟发现“铁血网”上有和上面同样的文字,一字不差。

再继续搜索,发现以上那段文字出自于长篇大作《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抗战前夜》,总算找到源头了。

我把《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抗战前夜》大致浏览了一遍,真的很佩服您,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查阅大量书籍和历史档案资料,完成了这样一部长篇巨作,供需要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们查阅参考,可以说是做了一件好事。

文中以下两段话引起了我的共鸣: “东北义勇军的余部留在东北坚持抗战直到日本投降。但是东北义勇军的艰苦抗战却极少被提及,反倒是后来成立的东北抗日联军更为人们所熟知,这一点对那些在国民政府不抵抗命令下仍然浴血奋战,为了保卫家园不惜流血牺牲的战士们来说,极为不公平!东北义勇军不屈不挠的抗战精神激励了全国人民的抗战决心,成为满清被推翻以来中国人民勇敢抵御外来侵略的楷模,成为抗战之初的民族脊梁。”

从1932年4月初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三宅的话:”关于东北暴徒之根本讨伐,实为极难事,因其集团作乱,不易治平,且非一朝一夕所能奏效。自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我军对安奉线附近暴徒中心地之讨伐,不下62回之多,结果收效甚微。“就可见东北抗日义勇军给侵略者的打击力度。(国史馆《东北义勇军》第406页)

现代人写八十多年前中国的那段历史,要阅读浩瀚繁复的历史资料,并加以分析归纳整理,组编成一部今人感兴趣看得懂并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巨作,实非一件易事。

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您在文中仅介绍了李杜、马占山、黄显声等八人,可以理解,因为这毕竟不是一部反映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专著。

我的祖父郑桂林在您的大作中也留了一个名,可惜是一个污名,是“不战而退”,导致义院口失陷的污名。

想到这个污名将随着百度而广为流传,并随着您的大作一直传到后世不知多少代,我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我的爷爷郑桂林和他所领导的义勇军官兵们在那个艰苦卓绝的年代,别离家园,没有薪饷,置生死于度外,全凭一腔热血,与日寇浴血奋战,却留下了“不战而退”的污名!难道他们流血不够,还要流泪吗?!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因为爷爷之故,我也陆续查阅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关于义勇军的许多历史资料。在1933年3月28日的天津《大公报》上,有一篇题为“郑桂林部克服老爷岭 ”的报道,说出了关于退出义院口的原因(附图片),现摘要如下:

“我军以抗战数十日,接济困难,子弹缺乏......我军第十一旅受命至徐庄一带休息,且因该旅旅长郎耀坤负伤来平医治,因而该旅一部士兵二十二日失迷路途,退至滂水崖。因发生误会,被当地解司令指挥之别动队,协同口口团第二营缴械......且当时因解部在后方鸣枪,因而驻义院口之国军第口口团第口连,不明真相,疑敌人已包抄后退,故引退至王庄附近阵地。义院口正面之敌突进攻,因为我第五路义军之第九师在半壁山附近被敌包围,后幸经我第五路第三第四两梯队往援,我第九师方冲出重围,而全部退至现在阵地。”

在上面这篇报道的左边,是一篇题为“华侨代表视察前方”的报道(附图片),摘要如下:

“驻港华侨救国艺术旅行团代表邓炎山,22日由平赴秦皇岛柳江等处视察

柳江方面由国军口口部驻防,而最前方则为义勇军。本人再赴前线视察义勇军郑桂林部,郑部工作甚为勇敢,当时郑部正与敌方发生冲突......郑司令桂林本约定与本人会晤,但因当时情况比较紧张,郑司令遂派胡总参谋长李副司令与本人晤面会谈......据本人观察,亦确系义军在最前线,第二道防线为国军......”

在1933年3月23日上海《申报》的一篇题为“冷口外我军占优势”的报道中,有以下两个消息(附图片):

“(北平)义院口敌已被击退,由义军口口口口口等扼守,石门寨老君顶一带,亦由义军驻守。东北繆姚两旅在后方。该处颇为重要。(二十三日专电)” “(北平)繆旅赵雷营附逆,导敌反攻义院口,被郑桂林部击溃。(二十三日专电)”

在温永录主编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史》的第851页有一段话,抄录如下:

原驻守义院口、冷口一线的是繆征流所部东北军和郑桂林所部义勇军。繆部已于三月中旬撤离,该地由新开到的商震的三十二军接防,而郑桂林部义勇军虽已师老兵疲,却不能撤离整休,还要配合三十二军防守该线;从冷口到义院口约一百余里的防线,商震只布置了一个师的兵力防守,该军另外两个师却留在距防线很远的后方充当“预备队”,这样一来,前方战事便只有靠郑桂林部义勇军和三十二军的一个师来支撑了。 上面这段记述在《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中国文史出版社)一书里的杨正治和石彦懋的回忆中都有印证。在时任一三九师参谋长石彦懋的回忆中说:“正面约百余里,而商震只派了一个师,即第一三九师,其余的两个师和军部直属部队都控置在远远的后方开平......兵力分散......处处设防,处处薄弱

在1933年3月28日的天津《大公报》上“郑桂林部克服老爷岭 ”的报道中,还有如下记述:

“二十三日拂晓,敌并派队大举来攻,因我部先有准备,是以迎头痛击,敌军本占领王庄南山及老君顶苏庄一带......至下午五时许我军遂又将王庄.苏庄.老君顶北庄坨等地夺回。

二十四日上午八时,敌方并派飞机五架,飞我义军阵地轰炸,并掩护敌方骑兵百余名步兵七百余名,向我军猛攻。我义军即将第三旅之炮兵设于吴庄北岭,实行有效射击,并以......敌始于当日下午退回义院口。

二十五日晨八时,我部并派队以大炮机枪掩护,向义院口方面反攻 敌方人数约四五百名,激战结果,当将敌击退,计夺回四山头,并将老爷岭敌击退,克服该地。......现我军则据山扼守,已五六日未下山。郑司令本人亦在山上督战。不过我军给养子弹甚感困难,子弹用尽,则以擂石撞敌......”

1933年4月2日的天津《大公报》上,一篇题为“石门寨线战事惨烈 敌海陆空三面向我阵地猛攻”的报道中(附图片),有以下一段记述 : “三十日九门口方面之敌,以步骑炮联合兵各种两千余名,自早至午,猛力向我口军口师沙河寨阵地攻击......敌炮发射达五百余发,飞机掷炸弹无算......下午二时许,石门寨阵地左翼,邱子峪以北,老爷庙杨庄帮水崖之线,亦发现日伪杂军之敌人约一团兵力,当与我口团及义军郑桂林部接触,至下午三时许,亦有激烈战斗。至黄昏时,正面敌人陆续增加优势兵力,三面包围我沙河寨前进......敌人顽强抗战,一时硝烟四起,火光弹幕,混战至晓,我军伤亡不可数计,状况至惨,为历次所罕见......”

1933年4月12日上海《申报》有一篇题为”城岭口敌军被包围“的报道,现摘要如下:

“义军郑桂林部七日八日两日,在米子峪甚庄一带,与日伪联合之敌三千余人,接战后,经该部第口旅第口旅第口口旅等部由汤泉山小沟内抄击夹攻,结果,敌向义院口方面溃退,郑部当即跟踪追击,毙敌甚多,现已将杨庄、王庄、傍水崖等地克服,迫近义院口

温永录主编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史》第851页的一段话如下:

“四月初,敌以强大的炮火轰击冷口的主阵地,前方将士在敌人猛烈炮击下坚持战斗达五天之久。战斗中义勇军官兵勇敢顽强,杀伤了大量敌人,但终因兵力单薄,后援不继,冷口于四月十一日陷于敌手。冷口失守后,商震所部先行撤退,郑桂林部义勇军孤立无援,也撤至滦东一带。

退到滦东后,郑部义军又与敌人在安山、昌黎一带作战,并组织千人敢死队向敌人反攻(附图片)。

4月30日,郑部义军被国民政府改编。

6月11日,郑部义军被调往天津南面的马厂集训。

7月15日,郑桂林在天津举行记者招待会,表明了绝不畏死,为国捍卫,尽我天职的决心(附图片)。

7月20日,郑部义军(之前接到救国会共产党员郑洪轩的密信)不愿服从命令去江西”剿共“,在天津马厂分三批举行起义,向西北方向的察哈尔奔去,直到9月7日才到达独石口与吉鸿昌的抗日同盟军会师。期间历经坎坷,艰难曲折,损兵折将,备尝艰辛,一言难尽(附图片)。 10月17日,方振武、吉鸿昌领导的抗日同盟军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

11月12日,我爷爷郑桂林带着两个卫兵,乔装潜入天津吉鸿昌故居,不幸被捕,11月18日牺牲(附图片)。

祖父牺牲的消息我们家人一直不知 ,解放后也曾多次寻找,如大海捞针。直到近半个世纪后的1982年,我们家人才查到爷爷的下落。

1987年1月17日,爷爷郑桂林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爷爷的在天之灵如有知,也会对”不战而退“,导致义院口失陷的污名长叹一声!

郑桂林的孙女 1933年3月28日天津《大公报》 2020年4月30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3月28日天津《大公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3月23日上海《申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4月2日天津《大公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4月22日天津《大公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7月16日天津《大公报》2-1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7月16日天津《大公报》2-2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9月11日天津《大公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11月20日《新天津报》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1933年3月郑桂林在长城罗文峪血战中负伤

[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30 23:25:1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老风十四经常来铁血,前几天还在《中国文化》版块发帖子。

      https://bbs.tiexue.net/post_13557849_1.html

      2020/5/1 15:55: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致老风十四的一封公开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