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上尉
  • 军号:10048276
  • 工分:158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抗日战争中一次对越侦察

日前,有去云南河口的朋友说起从那里过境越南去旅游的经历,谈到对面便是1979年自卫反击战打得十分激烈的战场之一——老街。不过,今天那里早已没有战火硝烟,只是一片边贸繁荣景象,令人不胜唏嘘。

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当地的照片让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名,那就是“猛康”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曾有一次派侦察员入越实施侦察,地点便在这里。

抗战期间,总的来说中越边境云南段一直比较平静。在1940年9月日军进占越南之前,这里属于维希法国的殖民地,尽管有着种种反复,但大多数时间对中国的抗战还是比较同情的,滇越铁路和相应陆路公路曾为中国运进大量战略物资,也曾为对中国出口钨矿砂等物资提供便利。

此后日军在越南驻军主要战略目标在于南进,越北地区基本仍以法国殖民军和越南雇佣军维持,缺乏从这里进攻中国的能力,而中国此时进入抗战艰难的相持阶段,也无力南下,仅仅满足于对越南爱国者提供帮助,扰乱其后方而已。因此双方在中越边境特别是云南段,除我空军曾轰炸河口铁桥外,始终没有正规军之间的战事。

然而,1942年4月的一次侦察行动,却险些在这里引发一场相当规模的战斗,考虑到这一地区与抗战有关事迹记载不多,故将其整理以飨读者。

这件事见于抗战时期第54军14师一名叫做郑天一的军官所撰回忆文章《越南猛康侦察追忆》,他在当时担任该师直属骑兵连中尉排长,这个骑兵连驻扎在文山。当时中国军队奉命采取守势,活动范围不过边境,越方情报多半通过华侨和相关渠道获得,偶尔有侦察兵化装过境。

这一天,驻扎在与猛康临近的新店前方传来消息,称河内有一日军旅团长来猛康一带活动。这个消息让中国驻军十分警惕,14师参谋主任段麓荪便安排郑天一到越方境内实施侦察,核实情况,他认为如果真的有日军旅团长到达猛康侦察地形,说明日军很快便会对我方发动进攻,必须早做准备。

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这个段麓荪主任的资料基本空白,后来意外在晏欢先生讨论文章中见到这份缅北作战中的请功名单,其中可见“五十师参谋长段麓荪”的名字。

此人应该是湖南南县人,毕业于黄埔军校三分校,从缅北作战的情况看,他似乎一直主持相关单位的作战情报工作。

猛康,又名猛康镇,属越南老街省,这一带地势崎岖,险关叠隘,战争一起便是兵家必争之地。郑天一带排副郑凯成到达新店后,当地的王连长便安排他和郑凯成带一名本地侦察员过境侦察。

郑天一回忆道:“到新店的第二天,正值猛康街期。我换上便衣,带了我的排副和王连长的一个侦察兵,牵一匹驮马,我们都打扮成去赶街的样子,随边民一道下山。路上没有遇到阻碍,不到中午,我们就进了越南的猛康镇。当时猛康有三百户人家,经济掌握在华侨商人手中。”

郑很快在那个侦察兵帮助下见到了当地华侨商会的会长,对方十分热情,云南话讲得很标准,证实了确有日军旅团长到达当地的传闻,却是从花龙乡那边传来,不能辨别真伪。有意思的是他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二圈官来,何必动大驾,让别人来就行了。”

这是个有趣的称呼。原来,当地人根据法军军衔肩章的特点,把少尉叫做“一圈官”,中尉叫做“二圈官”,上尉叫做“三圈官”,少校......当地人没见过这么大的官。解放后这个称呼依然保留,上世纪50年代,我边防军也曾经捉到过一个支持土匪骚扰边境的法国“二圈官”,从他皮包中搜出了要求法军在中越边境骚扰,借以策应朝鲜战争的文件,这份文件后来成了我国进行外交交涉的证据。

尽管情报没有证实,但郑中尉对猛康的重要道路建筑,明显的建筑物等都作了观察,也算不无收获。

然而,下午他们准备返回的时候,却遭到了越南“红兵”的突然袭击。

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在越南殖民时期,法军穿白色军装,越南雇佣军穿红色军装,故有此名

结果,双方一场鏖战,尽管越军人多势众,但用的还是一战时期的“大十响”老枪,结果郑天一负伤被俘,而郑凯成和那名侦察兵则在他的掩护下突出重围。

事后,郑天一被关在了法国殖民地兵营的地牢里,他听到越军人员说:“这是大朝的二圈官。”

这又是一个有趣的称呼,原来越南历史上很长时间向中国朝贡,因此把中国称为“大朝”,把越南的政府称为“小朝”。不过郑天一顾不上琢磨大朝小朝的关系,有一定情报工作经验的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怎么知道我是中尉呢?难道是那个华侨商会的会长出卖了他?因为有经验,所以越南人在他的牢里关了一个华侨,他也不和对方交谈,以免言多语失。

可能他的这份沉默让越南人反而有些心折,私下里一个“红兵”告诉他:“你们大朝来人要你。”这下子,郑更不怕了,他要求见当地法军的最高指挥官,那也是个“二圈官”,但对方一直避而不见。

过了两个星期,终于有个“红兵”告诉他:“二圈官,大朝来人领你回去了。”

这一次,他才见到了那个法国“二圈官”,还有驻扎新店的王连长和郑凯成等四个兵,一见面郑天一便大喊:“誓死不当亡国奴!”(借以表明自己没有变节。)

王连长连忙抓住他的胳膊,说:“走,这笔账留着算!”

就这样他们撤了出来,一出门进入隘路,便看到几十个中国士兵全副武装,胸前挂了手榴弹,剑拔弩张。法越方面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件侦察引发的事件才算告一段落。

原来,交涉救他出来的是14师师长阙汉骞和参谋长彭奇超。

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

阙汉骞,黄埔军校四期生,抗战中多有功绩,赵恒惕为他题诗曰:“水土平成历世功,摩挲峋嵝想雄风。”

这二位后来的武运都不大好,阙汉骞在塔山被同期同学林彪打了个落花流水,彭奇超此后卷进了一起贪污案。但是抗战时期不能不承认他们还是颇有气节的爱国将领。

被救回国的郑天一见到了这两位长官,也弄明白了自己怎么会被对方抓去,原来这是日军的一个圈套。为了解中越边境中方军事情况,他们要已经沦为仆从军的法国殖民军给抓个活口。

法方便利用一个越南头人散布假情报吸引中方情报人员入境猛康,由于新店方面对越方人员不够警惕,以至于这个头人弄清了郑天一的身份和活动情况,传递消息给殖民地当局抓住了他,并准备将其押到河内交给日本人。

不过,此后的事情出乎法军意料,得知情况后中国方面十分强硬,14师当即通知法方:“不放人就下坝”——指攻占猛康。

王连长也告诉郑天一:“师长命令,他们再不放人,我们就踏平猛康兵营!”那个华侨商会会长(他的确没有出卖同胞)向法国人交涉,当时法军因为维希当局的投降和日军的进驻士气全无,越南“红兵”更是只有逃跑的能耐,无奈之下只好同意放人了。

令人意料不到的是,这次侦察还真有收获。郑天一是个有心人,他回来后又回到参谋处,把猛康寨的城镇地形地物凭记忆画了出来,还画了法国兵营的营房设置图,还把法国兵营的兵力、武装配置写了出来。段麓荪主任对他说:“你算是完成了任务。”

看来,中国人从来不缺爱国信念和智慧勇气,就看领导者会不会用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30 22:26: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抗战期间中国军人入境越南侦察被俘,霸气回应让法军就地放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