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通道会议会址属芙蓉村的理由与史证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602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通道会议会址属芙蓉村的理由与史证

“通道会议”,或被称为“中共中央负责人紧急会议”,或被称为“临时性中央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中革军委扩大会议”“共产国际中国支部通道飞行会议”等。然而,长征途中,通道会议是当时唯一一个没有召开时间和地点记载的会议,故此一度未入“正史”。1971年7月7日,邓颖超第3次来到中国革命博物馆进行参观审察,看到长征主题的陈列部分时,邓颖超对工作人员说:“上次你们提的问题,回去我问了恩来同志,在长征途中是否召开过黎平会议和通道会议?恩来同志讲是有,开过黎平会议和通道会议。”自此,才在后来的党史书籍中出现了“通道会议”。

长征途中,通道会议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主要成员首次聚集在一起召开的会议,也是中央红军经湘江战役遭受重大损失后,亟需解决今后如何行动的重要会议。它的历史意义和作用首推“通道转兵”,即中央红军在湖南的通道县改变了行进方向,决定放弃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转而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向西),避开了敌人布下重兵的包围圈,史称“通道转兵”。除了“通道转兵”,通道会议的历史意义和作用还有非常重要的几个方面,一是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权威,第一次被中共高层在会议上挑战,此后不久即失去指挥权;二是此前长期未处于领导核心的毛泽东应邀参会,提出了他的主张并被采纳,非同寻常。有了通道会议对指挥中央红军“三人团”(博古、李德、周恩来)的原定行动计划的改变,才有了后来黎平会议、猴场会议、遵义会议的重大改变。

鉴于湘江战役之后,“三人团”中的博古(秦邦宪)、李德精神不振,情绪波动大,通道会议由周恩来负责召集。参加会议的博古、周恩来、李德(列席)和张闻天、王稼祥、朱德、毛泽东,都没有留下关于通道会议的记叙。至今,通道会议召开时间和地点仍众说不一。根据中央领导人长征途中在通道县的行程,通道会议召开时间为1934年12月11日或12日。

通道县党史办原主任姚奉彪经过考证,赞同12日召开通道会议。他分析了中央领导人长征时在通道县的行军路线和行程情况,举出三点理由:

第一,11日随军委纵队(第一纵队)的博古、李德、周恩来、朱德在下乡的流源村宿营,随中央纵队(第二纵队)的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在马龙的辰口村宿营。两纵队宿营地相距三四十里路,中央领导人不可能当天聚集开会;

第二,12日,两个纵队都到芙蓉一带会合宿营,此后连续两天共同行进;

第三,中革军委于12日晚七时半发出了“万万火急”电令(即执行通道会议的决定)。

1993年12月出版的《毛泽东年谱》中记有:1934年12月12日,“(毛泽东)在湖南通道参加中共中央负责人的紧急会议,讨论红军行动方向问题。李德坚持红军主力北上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毛泽东从敌军重兵阻拦红军主力北上这一情况出发,力主西进,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进军。王稼祥、张闻天和周恩来等多数人赞成毛泽东的主张,秦邦宪(博古)和李德仍主张北上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

肖锋(时任红一军团一师三团党总支书记)在1934年12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在渠水河畔牙屯堡的一个祠堂里,我们又见到了周副主席,他今天显的特别高兴,连水也没有顾上喝一口,就召集我团几位领导开会,亲自交代抢占黎平城的光荣任务。周副主席高兴地告诉我们,插向黔东的计划,是毛主席在通道会议上提出的。”肖锋后来在《关于通道会议的回忆》中写道:“1934年12月13日,天空晴朗,部队……在渠水河畔牙屯堡休息一天……午后一时左右,周副主席自长征以来第三次来到我们一师三团……他连水也没有顾上喝一口,就立即召集我团几位领导开会。我们一起来到四周环树和竹林的周家祠堂里,周副主席高兴地告诉我们:‘昨天中央在通道召开了一个政治局会议,毛主席参加了会议……’”以此推断通道会议召开时间是在12日。

另有说通道会议是在12日晚召开的,但“十二日十九时半”以中革军委的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的电令:《朱(德)对我军十二日西进的部署指示》,并特地标明“万万火急”,也就是红军“转兵”的命令,表明召开通道会议早于12日当晚。

根据通道会议召开的时间,再根据中央领导人的行程,就可查证他们能够开会的地点。

在不同资料中列举通道会议会址的地点多达6处:通道县老县城县溪镇的恭城书院、时属绥宁县的芙蓉苗里(1951年划归通道侗族自治县)的木岭庵堂、通道县牙屯堡外寨村的吴文用老屋(一街之隔的牙屯堡、外寨村是同一个自然村,但牙屯堡时属黎平县飞地,而外寨村时属通道县)、时属绥宁县的下乡流源村(1951年划归通道侗族自治县)、通道县播阳的白衣观和广西龙胜县所属的东寨、坳头至龙坪的地域。归纳关于通道会议开会地点的不同意见,主要分为:

1.“县城说”——通道会议是“在通道城(老县城,今县溪镇)恭城书院举行”的,如2006年1月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出版的,逢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所说;电影《通道转兵》的编剧亦支持此说,还有吴文志主编的《通道县军事志》也支持此说,他们认为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的李维汉(罗迈)回忆,是在一个城郊“像教堂,像学校”的地方召开的会议,应该就是恭城书院。

2.“农村说”——据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 年出版的《红军长征在怀化》记载,邓颖超转述周恩来的回忆时称,此次会议在通道城外农村某处一户农民的厢房里举行的,当时这家农民正在举行婚礼;又据《红军长征过通道》一书,康克清(时任红军总司令部直属队政治指导员,编在军委纵队/第一纵队)也回忆通道会议的召开地为村子:“出了老山界,来到湖南境内,不久走到通道县的一个村子里……中革军委在这里临时开会,研究下一步红军行动的计划”;李德在《中国纪事》中所说,通道会议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据《红军长征过通道》一书,时任毛泽东警卫员的吴洁清回忆:“过了湘江后,走了一段,在一个什么地方住下了,一天晚上,在一个寨子,又不像庙的屋子里,主席、总理、总司令、刘总参谋长,还有几个我不认识,在一起开会,提了一个马灯看地图,我正在屋子前面守卫……”。时任周恩来警卫员的范金标回忆:“大概是进入贵州之前,毛主席、周总理、博古、张闻天等在一起开过一次会,是晚上在总部住的一家老财的堂屋里开的,点着马灯。”

他们的回忆都没有支持“县城说”。直接被否定的通道会议的开会地点,就是“县城说”的“通道城(老县城,今县溪镇)恭城书院”,理由很充分——当年只有红一军团一部和红九军团经过县溪镇,而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和其他部队没有进县溪镇,因此不可能在县溪镇召开会议。那为什么现今把通道会议会址定在了县溪镇的恭城书院呢?通道县党史办原主任姚奉彪特别说明,1996年时还没有调查清楚会议会址,但要举办纪念活动了,总得确定一个地方吧?恭城书院是县里的清代建筑,很有气势,是少数民族地区现存的最大书院之一,而且整体保存还好,于是就将它定为通道会议会址了。

故此,“农村说”占上风。那么,通道会议的开会地点在城外农村的何处?从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所在的军委纵队(第一纵队)和中央纵队(第二纵队)的行程来看,芙蓉村的木林庵、外寨村的吴文用家老屋是最为可能的通道会议的开会地点。

芙蓉木林庵作为通道会议地址,芙蓉时属绥宁县,但1951年才划入通道县,1971年7月7日后,党史书籍中出现了“通道会议”,芙蓉木林庵会议就也可称为“通道会议”了。而且,当地风俗是不会在庵堂里举行婚礼的(侗族也一样),木林庵召开会议那天,在芙蓉上陈团有户人家也在举办婚礼,这就与邓颖超转述周恩来的回忆也相符了,同一日在双江也有办喜事,11日被红军扰黄了,毛泽东还戏称为"接风酒"呢!。如果通道会议地点是与牙屯堡同地的村寨。中央红军前锋纵队红一军团一师当天在哪儿?

在当年《朱(德)对我军十二日西进的部署指示》的电文中,虽多处提及“牙屯堡”。在赖传珠日记记载红一军团一师1934年12月11日12时出发到达牙屯堡宿营与肖锋日记上看,明显是: 1934年12月13日周恩来在牙屯堡给肖锋他们布置任务。有力地证明前锋纵队所在位置牙屯堡,当时肖锋时任红一军团一师第三团党总书记兼一师政治部巡视团主任,不属于中央军委纵队任职,因此,证明当时中央军委纵队尚未到过牙屯堡。肖锋日记载明13日周恩来在牙屯堡给他们一军团一师布置任务。

据《红军长征纪实丛书·日记卷》,随军委纵队(第一纵队)行军的军委三局政委伍云甫日记记载:“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十二月十三日,自芙蓉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随中央纵队(第二纵队)行军的陆定一记载:“(十二月)十二日,野战军司令部到芙蓉。”“十三日,军委一二纵队在播扬所(播阳所)以北”。

李德在《中国纪事》中说,通道会议是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对此,通道县党史办原主任姚奉彪认为是可能的,他认为,既然军委和中央两个纵队于12日会合宿营的地点在芙蓉一带,那么,领导人开会就应当在这里。芙蓉一带是当时有名的侗寨群落,共有8个大寨,400多户人家。两个纵队会合后,中央机关和作战司令部在此宿营可以容纳,领导人在此开会比较便利。姚奉彪主任还说:当时芙蓉寨东南边山腰上有座寺庙,叫木林庵,单独建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与山下寨子遥相对望。木林庵四周有围墙,庵里有正殿、东西厢房,还有天井,一条石板路从庵门延伸下来直到寨边小溪,与李德讲的“独立房子”能够吻合。木林庵早在文革前后被毁,如今,作为“独立房子”的木林庵被“重建”(重修时间记为1985年7月14日),已无昔日规模。

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的李维汉(罗迈)回忆,是在一个城郊“像教堂,像学校”的地方召开的会议,据《靖州志》载:"雍正年(年)知县邬潘捐俸设义学于临口(今属通道县辖),乾隆年(年)知县董琰奉文准设义学处于罗岩里、石驿里、芙蓉里、半里(解放后均划归通道县辖),均为训苗而设双木冲(今武阳镇双龙村辖)。为训瑶。每处义学教师束修每年可于县库领取膏火银两。各处书塾均新建有房屋间,置有学田亩不等作为办学基全延请明师,聚集一般贫寒生童就学"。芙蓉里(今通道县菁芜洲乡辖)义学书塾因人员和贫穷问题曾经多次迁移,民国初期迁至芙蓉古庙木林庵堂。后期又迁到多处(蒋家卜、上陈团、下陈团等村寨)办学。绥宁县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芙蓉木林庵这座房子就是这样引起红军战士后来回忆的当年开转兵会议房子的形象: 像学校,又像教堂。

12月12日那天,中央红军前锋纵队红1军团1师宿营于牙屯堡,右翼有红1军团2师在县溪地域,15师还在由地连. 菁芜洲赶往县溪地域冲坪的路上,芙蓉左边的黄土[今叫皇都]有红三军团,作为后卫军的红5. 红8军团在临口. 流源. 马龙等一线,芙蓉地域在中间,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开会自然很安全。转兵会议后的第二天,伍云甫在长征日记上这样记录: "12月13日,晴,自芙蓉出发,经芦溪到播阳......" 所以确定芙蓉村木林庵是通道转兵会议会址。

通过芙蓉村或芙蓉村附近的中央红军多人在日记里留下记录,除了时任中央军委要职的陆定一、张南生、伍云甫外,还有彭绍辉、陈伯钧等。

彭绍辉长征日记里记录:1934年12月12日、晴,行军。部队7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才等到下午1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本地俗称二江口)渡浮桥,经底艮(即地连村)、职笑洲(即菁芜洲),'红星纵队'在此宿营(补充说明:当时蒋家堡村、九龙桥村、芙蓉村三村统称'芙蓉'或'芙蓉乡',距离菁芜洲和地连村很近)。

陈伯钧将军长征按照中央军委12月12日19时半'万万火急'电报部置:'五、八军团应赶进至土溪、元线[现]地域。并应由双江口不经牙屯堡另找路线西进']的指示精神。

日记中记录: 12月13日、晴,行军。由麻阳塘经黄家堡、马家坝、双江口(今通道县新县城)、罗屋(今罗武村)、芙蓉到金殿,60里。本来8时许即出发,后因友军阻滞,遂将主力停止在黄家堡之线,造饭休息。后卫团则在麻阳塘、长安堡一带占领阵地,掩护我主力前进。15时以后,敌人在长安堡与我后卫团接触。至20时许,我主力已通过双江口,进至罗屋附近,即闻从双江口附近传来枪声。是晚敌人一直尾追我至马家坝。次日2时许,抵达芙蓉,又耽误了两三个钟头,拂哓后才到金殿。

12月14日、晴,行军。由金殿经沪[炉]溪、么姑到张黄,约35里。我军准备尾随我十五师之后,经新厂向贵州前进。所以今日黄昏前后由金殿出发,当晚赶到张黄宿营。我先头团则在晒渡宿营,并向通道[方向]警戒。我八军团则在深渡。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30 17:00: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通道会议会址属芙蓉村的理由与史证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