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六:中国礼仪之争与百年禁教1

共 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890374
  • 工分:816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六:中国礼仪之争与百年禁教1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六:中国礼仪之争与百年禁教1

基督教之六十六:中国礼仪之争与百年禁教1

(1)中国礼仪之争

17至18世纪,天主教会及其在华传教士在如何对待中国传统礼仪风俗上发生激烈争论,罗马教廷和清朝政府都介入进来,其核心还是中西双方如何把握两种文化对话的关节点问题。在天主教内部,争论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结果。罗马教廷的态度也前后不一,摇摆不定,既要坚持天主教的纯洁性,又不愿失去在中国传教的机会。康熙皇帝对此很不满意,遂开始了以后的" 百年禁教"。所谓中国礼仪之争的背景很复杂,交织着天主教内各修会,主要有耶稣会、多明我会、方济各会、奥斯汀会之间,罗马教廷与各修会之间,葡萄牙、西班牙、法国王权政府之间,教权与王权之间的矛盾,各方对在华传教权的争夺,等等。天主教内并非是神圣、屯洁的天国,而是" 人人皆为自己打算,人人专求己国利益。正如此,方有如此众多的纷争与不幸。" (罗文藻语)

对利玛窦的传教路线,耶稣会内也有不同意见,如龙华民就反对。利玛窦生前曾任耶稣会中国传教会会长,龙华民尊重他,并未表示自己的反对意见。利玛窦逝世,龙华民曾接任会长,提出了不同于利玛窦的传教主张,在耶稣会传教士中获一部分人的赞同,另有一部分人仍坚持利玛窦的路线。

1628年,耶稣会在江苏嘉定召开会议,形成妥协:对敬孔祭祖问题,仍沿用利玛窦的方式,即允许中国教徒维持原有习俗;在造物主的译名上,采用龙华民的办法,不用天、天主、上帝等词,只用音译。

随之,耶稣会之外的其他西方势力推波助澜,把问题搞得越来越大。

天主教传入中国之初,耶稣会曾垄断在华传教事务几十年。葡萄牙政府又从教皇那里争得了在远东,包括中国的保教权,葡萄牙- 耶稣会似成为一整体。这种局面引起法国和西班牙王权政府的不满,多明我会,方济各会和罗马教廷也担心耶稣会的势力不断扩大。为限制耶稣会的权力,罗马教廷在管理体制上做了一些调整。

天主教教会体制是主教管理教区制。教区由教皇创立。主教由教皇任命。

远东最初只设印度的果阿主教区,中国的教务属澳门教区,澳门教区隶属果阿主教区。耶稣会最高首领是总会会长,下是省,省下是传教区会。利玛窦所任即为中国传教会会长。由于耶稣会曾垄断东方传教事务,属罗马教廷果阿的教区实际上也就为耶稣会独占,并要受制于葡萄牙政府。

1658年,罗马教廷在东方实行宗座代牧制。宗座代牧为教皇派出,代表教皇管理一宗座代牧区的教务。这是企图限制葡萄牙的保教权,冲破耶稣会对东方教务的垄断。巴黎外方传教会的陆方济被指派为中国华南宗座代牧区代牧。 1683年,陆方济到福建,以总理全国教务的身份宣布,在华传教士、各修会会士、传教员必须宣誓服从代牧。西班牙、葡萄牙禁止本国传教士对他宣誓,法国仅同意法国传教士向本国主教宣誓。陆方济的代牧权力实际没能实现。这期间,耶稣会、方济各会、多明我会,巴黎外方传教会、法国耶稣会等各行其是,在中国形成了几个相对峙的传教权力机构。后来,罗马教廷又同意在葡萄牙保教权下设北京南京教区,又改为在陕西、四川、福建等9 省设9 个代牧区,然而矛盾,一直没有解决,并转移到中国礼仪之争上表现出来。

所谓中国礼仪之争的直接表现,仍然是天主教神学与中国传统信仰体系的矛盾,天主教的仪式、教规与中国习惯礼俗的矛盾,包括前面提到的如何用汉语表达基督教的造物主概念。龙华民等认为,中国的" 天" 字只指自然的天,不能正确反映基督教的造物主概念;" 神" 、" 上帝" 又有迷信、原始宗教的色彩,最好的办法是直接采用音译。

1635年,马尼拉大主教根据西班牙传教士的报告,提请教皇乌尔班八世注意在华耶稣会对中国礼俗的过分宽容。1643年,在华西班牙多明我会士黎玉范回欧洲,向罗马教廷传信部对耶稣会提出17条指控,主要涉及:中国天主教徒是否同其他天主教徒一样每年必举行一次认罪和圣餐礼;教士对中国妇女行洗礼时,可否不用口津及盐,是否可免除涂油;放债者皈依天主教后,是否还允许其经此营生;应否允许中国天主教徒向社会祭神典礼捐献财物;中国教徒可否参加祭孔典礼及丧葬仪式;中国教徒能否祭拜祖先牌位及其他祭祖仪式;可否允许中国教徒参加敬孔活动等等,都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经常或必须参加的活动,遵守的规范和习俗,而又为天主教教规所不容者。

1645年,教皇英诺森十世批准多明我会对耶稣会的指控,罗马教廷传信部发布通谕,禁止中国天主教徒参加祀孔祭祖活动。1654年,在华耶稣会派卫匡国回罗马向教皇申诉,说明中国天主教徒可以到孔庙领受登科的仪礼,祀孔祭祖是民间习俗,不具宗教意义。1656年,教皇亚历山大七世重做裁定,同意耶稣会的传教路线。多明我会对此不服,要求教廷说明1645年的通谕是否有效。1669年,教皇克列芒九世又批准圣职部发出第三个指令,宣布1645年和1656年的裁决都有效,具体情况由传教士自行判断。这无疑是和稀泥,表明罗马教廷在这个问题上也犹豫不决,莫衷一是。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30 9:11: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六:中国礼仪之争与百年禁教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