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盛唐如松: 木桶定律

共 25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盛唐如松: 木桶定律

木桶定律,是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理论。一个木桶能够装多少水,取决于箍在木桶上那块最短的木板,而不是最长的那块。

这个理论似乎适合团队建设,一个优秀的团队如果有一位猪队友拖后腿,那么很多行动的结果都很难完满,甚至会功亏一篑。但实际上,如果团队的领导人善于管理和用人,完全可以把这位猪队友在团队中所负责的事务尽量降到最低,就像箍桶匠可以把那个短木块削得极窄,窄如细线,这时候虽然还是漏水,但却可以相对保证木桶里的水尽可能的保持高水位。虽不完美,也可聊胜于无。

在人类的社会活动中,往往都是如此,如果我们过分苛求木板高度的一致,往往很难达成目的,因为十指长短不一,人群优长各异,除非在号令如一,行动如山的军队中可以做到整齐划一,在较为自由散漫的人类社会中,在不那么严明的社会活动中,我们不大可能让所有的木板一样长短。

比如本次疫情,中国算是那根最长的木板了,这块木板的高度犹如从海平面仰望喜马拉雅之巅,注意这还是海平面,更为悲催的是,除了海平面,本次疫情中,还有着一道深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如此巨大的差距,我们想要这个世界和我们一样整齐划一,优异处置,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我们把欧洲的德国看作是海平面,那么意大利等国显然可以算作是海平面下大陆架的最低处,而北美的美国,堪称马里亚纳海沟了。面对如此众多参差不齐的短木板,中国这块长木板也只有欲哭无泪,慨叹自己身边尽是猪队友。基于这种情况下箍出来的木桶毫无意义,根本无法装水,最起码对中国来说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尽管中国对疫情的处置迹近完满,但实际上面对这场旷世灾难,中国还是无法独善其身。这个疫情怪兽在人类世界何时能被真正缚住,并不能取决于中国的迅速果决,而是要看世界各国什么时候控制住疫情。当然,如果只是某些细小的木板还存在短缺[某些不重要的国家还是疫情肆虐],人类世界却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个参照埃博拉在非洲的肆虐就可以知道。但是如今的新冠病毒肆虐的主要之地却是欧美这样的重要国家,[也就是构成木桶的重要部分],那么疫情何时结束,也就要看欧美何时能走出疫情了。

眼下的疫情,特效药没有,疫苗还要等,以最高级别隔离西方做不到,或者说不愿意做,那么这也就是预示着疫情将要和人类慢慢耗下去。耗下去的结果无非两个,一个是大面积注射疫苗,一个是实行全人类的集体免疫。疫苗说过了,需要等,这个时间大致在今年年底到明年上半年。全人类的集体免疫,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用说了,也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也就是如果期间病毒发生较大的变异,导致集体免疫失败,那人类将会面临更大的浩劫。当然,最终人类会以较大的牺牲最终战胜这个病毒,但人类却免不了会被清洗一番。

清洗人类,或者才是特朗普之流的用意所在。我们可以看到,巴西的博索纳罗在华盛顿和特朗普会面后,回到巴西就不管不顾的把集体免疫进行到底,甚至包括新加坡这样完全可以很好控制疫情的国家,也有些放任自流的感觉,导致疫情二次爆发,欧洲的一些国家更是如此。比如瑞典,比如荷兰等国。。。。一开始我们还可以把这件事当做是所谓民主政府的弊病,但眼下看来,他们似乎有着很大的故意成分。

无论是西方国家的处置无能,还是清洗计划,都必将会拉长这场灾难的过程,给人类造成深重的痛苦。而中国,作为一个已经很好控制住疫情的国家,相反却有些尴尬。相对于西方的实质上集体免疫,中国的感染人群基数就变得微不足道,如果这个世界必将走集体免疫之路,那中国的二茬苦将会更加巨大。好在中国有伟大的中医存在,而中医在应对大面积,大规模的瘟疫感染上,有着很好的历史经验和成功案例,所以,想要用疫情在中国引发大面积人口伤亡,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担心的并不是民众的人身安全,而是未来的经济发展。如果任由疫情就这样慢慢的和人类耗下去,人类的经济发展必然会陷入到泥沼之中。而中国,是一个正在积极转型为工业化社会的国家。相比较西方国家的已然成型,我们却会在这一转型的过程中遭受重击。

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危机,危中有机。自毛爷爷时代起,中国就已然构建了全产业体系的架构。这既得益于毛爷爷的高瞻远瞩,也因为当时全世界所有先进工业国家对中国的封锁。封锁让我们无路可选,高瞻远瞩让我们有目标可努力。所以即便今日的中国面临着全工业化转型路程被打断的危险,但却也迎来了风景这边独好的补缺时机。这个时机我们已经说了很多次,今天就不再多说。我们要说的是,因为木桶效应,疫情的过程被认为的拉长了,这导致我们遭受的阵痛会更多,会更久。对此我们要做好长期抗疫心理准备。

长期抗疫,我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外部的环境,说实话,这个我们虽不能说无能为力,但可作为的地方并不多,力度也不可能很大,毕竟当前世界还是西方话语权的世界,如果他们不想好的话,中国无论如何也难以把他们扶上正道。所以,我们需要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这其中既有统一问题,也有我们当前社会大环境下的国内话语环境问题。统一问题也不多说,我们说得还是国内话语环境问题,因为只有万众一心,同心协力中国才可以度过漫长的疫情时期,才可以在疫情时期获得更为主动的发展动力。

国内的话语环境问题,实质上也有一个木桶效应。大部分相信国家,愿意同心协力的民众和国家一起箍成一个木桶,但一小部分人却成为这个木桶的短板。这个短板构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却事实存在。就像本次疫情,虽然中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虽然中国和西方在处置疫情的对比中依然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但是还是有人在怨怼,在抹黑,在舔西方国家的肛门。我们痛恨这样的人,但却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的确是中国人,的确是这个木桶的组成部分。也正因为他们是木桶的组成部分,所以更能让西方国家和媒体加以利用,变成攻击我们的武器。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让中国处置疫情的成绩被打了折扣。只要这些残缺木块还在,中国就很难让自己的水装满。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已经对于拼接和镶嵌等工艺不报希望。想要用教育和感化来让这些木板变得完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他们还稍有人性的话,面对本次疫情中如此强烈的中西方对比,他们一定会幡然悔悟。当然,幡然悔悟的的确有不少,但还是存在那么多不知悔改的人。

那么解决之道就是砍削了,尽量把他们砍削到最窄,让他们的没有太多的生存环境,让他们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不要再在乎外部环境的呼应,不要再痴望他们的自悔,就是拿起斧头砍削,就是拿起锤子敲打。最好的结果就是把它们在木桶中剔除,即便难以做到,也让他们变得极窄,不至于太过影响到我们的装水量。唯有如此,中国才可以在这场注定漫长的疫情中取得胜利,并走向辉煌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29 23:54:2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千年潜水员
      木桶理论是西方人机械思维的体现。到了中国的哲学思维,要物尽其用!短板可以做小桶,长板做大桶,何必非要做个大桶还四处漏水!一个团体,他的工作范围不可能只是一个机械的唯一的工作,他的工作要分好几个层次,让每个人干他擅长的工作,总体效能才能提高,而不是去抱怨别人没干好影响了自己!我们这里,一个班组的工作有事故处理,正常操作,日常巡检,打扫卫生等等,一个班组里面有两个技术比较好,两个一般,两个傻子!这个班组的水平就是这俩傻子的水平?就是木桶的短板?怎么办?天天训练这俩傻子?啥时候傻子水平上来了才能提高技术水平?那是傻子当班长才做的事。我的做法是让俩傻子去干扫地,打扫卫生,打饭这些粗活,水平一般的平时巡检,正常操作。这时水平高的翘着二郎腿休息。等到有了技术难题,水平高的去解决!本班的水平就是水平最高的这两个人的水平!我要做的就是提高这两个人的水平就可以提高本班的总水平!这叫材捆理论----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
      回复:盛唐如松: 木桶定律中国人比白皮更会管理。

      2020/4/30 17:11:10
      左箭头-小图标

      木桶理论是西方人机械思维的体现。到了中国的哲学思维,要物尽其用!短板可以做小桶,长板做大桶,何必非要做个大桶还四处漏水!一个团体,他的工作范围不可能只是一个机械的唯一的工作,他的工作要分好几个层次,让每个人干他擅长的工作,总体效能才能提高,而不是去抱怨别人没干好影响了自己!我们这里,一个班组的工作有事故处理,正常操作,日常巡检,打扫卫生等等,一个班组里面有两个技术比较好,两个一般,两个傻子!这个班组的水平就是这俩傻子的水平?就是木桶的短板?怎么办?天天训练这俩傻子?啥时候傻子水平上来了才能提高技术水平?那是傻子当班长才做的事。我的做法是让俩傻子去干扫地,打扫卫生,打饭这些粗活,水平一般的平时巡检,正常操作。这时水平高的翘着二郎腿休息。等到有了技术难题,水平高的去解决!本班的水平就是水平最高的这两个人的水平!我要做的就是提高这两个人的水平就可以提高本班的总水平!这叫材捆理论----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

      2020/4/30 16:30: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盛唐如松: 木桶定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