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界岭口顽强拒敌 东北军扬威雪耻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38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界岭口顽强拒敌 东北军扬威雪耻

[长城抗战]界岭口顽强拒敌 东北军扬威雪耻

长城抗战的喜峰口、古北口、冷口几场战役,可以说是举世闻名。其实日军对界岭口之战的惨烈却是那样刻骨铭心,至今还有几座长城敌楼的外墙弹痕累累,墙砖上留有多处侵华日军刻字,如“昭和八年三月十六日步四十·十一志水伍长战死之所”等。侵略者的记忆不仅刻在长城上,还写在随军记者的战地记录中。在笔者收藏的一本日文版《热河长城血战录》中,有关界岭口之战的文字竟是那两场著名的喜峰口和古北口战役记载的总和,这其中又记载着日军在这里遭到的哪些“噩梦”般的命运呢?

□特约撰稿 王律

界岭口位于河北抚宁县城北,为蓟镇长城重要隘口,在喜峰口以东32关之中规模最大,具有“外控辽左、内护京陵”的战略地位。从明代以来,几乎汉民族与外族历史上的每次战争都少不了界岭口。明崇祯年间永平兵备道刘景耀写有《界岭》诗:“界岭连云际,阳河入海流。山川胡地近,风雨汉宫秋。处处严烽火,朝朝逐马牛。谁怜汉飞将,白首不封侯。”

如今,城门两侧的砖墙早已因战争和风化损坏严重,只留着一块立于1956年的青石匾,上书:“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万里长城。”似乎只有这块无言的石刻见证着界岭口历史上的辉煌和悲壮。

当年日方随军记者笔下的日军狼狈相

1933年3月上旬,日军混成第33旅团长中村馨派出一直先头部队,长途奔袭长城界岭口,为的是打开由热河到滦东地区的通道。没想到的是仗还没打,极度严寒的天气就快要了鬼子们的小命。笔者查阅1934年《热河长城血战录》,当时的日方随军记者是如此描述日军狼狈相的——

虽然嘴上说是零下三十八度,但实际上说起来零下三十八度的寒冷,怎么也解释不清。这样的行军从第二天到第五天一直在进行,就算是转战过北满的勇士们,也变得满身汗水,鼻涕不止了。

第三天行军在天亮的时候温度竟然降到零下四十度。外套的领子已经被冻成了白色,不用说眉毛和胡子被冻住了,就连眨眼的时候上眼睑和下眼睑碰到一起,湿乎乎的也会被粘住,这让我感到十分震惊。

在和笨重的身躯、寒冷的天气和险峻的道路战斗的同时也在不断地行军。就算是这样辛苦的行军,也绝对不允许让人有充分的休息。想想就觉得这样毫无慈悲之心,但实际上寒冷这玩意在行军的时候还不那么有感觉,如果一旦停止行军就会出现全身疼痛乃至痛入骨髓的情况。如果再休息二十分钟的话,脚就会被冻伤。所以,部队不管怎样疲劳,绝对不会让你得到充分的休息。

在记录这支日军先头部队的行军过程中,我们还能从中意外了解到界岭口附近喇嘛洞另一支日军被包围痛击的经过——

在和如此严寒作斗争的同时,终于,在第六天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到达了石梯子。大家都在忙碌地做着宿营的准备。

听见“向冈村支队长报告!”的同时,只见一个气喘吁吁的飞行官就飞奔而来,大家立马紧张起来。

日军眼中顽强抵抗的中国军队

在日军记者眼里,到达长城界岭口的战斗则变得异常残酷了,这从文章中的小标题就可以看出来,诸如“死在热河可以瞑目了”、“这该死的绝壁”、“长城天摇地动”、“战斗到了最顶峰--超出人类极限”。那么日本鬼子在这里又遭到了中国军队怎样顽强地抵抗呢?

小川少佐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对着头戴白布条勇敢的年轻武者们说:“显示我们日出之东男人们意气的时候就是现在,来吧,就在长城决一死战!”

说完后,他整好行装、背上手榴弹放低脚步声向前行进了。这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死队的奋战!然而,这次行动非常遗憾地以不成功结束。这是因为,被选为攻击目标的第十一、十二号望楼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山谷。在这个山谷有一个用文字难以描述的绝壁,不管用绳梯还是登山用的绳索,都攀登不上去。

山谷中的村庄,雄鸡唱晓,天亮了。东方的天空慢慢地变白了。长城像百足虫一样蜿蜒曲折,它灰黑色的样子也慢慢呈现出来。从敌人射来的子弹越来越激烈了。左翼支队那边正遭受猛烈地机关枪火力。万里长城周边的山山水水,在战斗中迎来了朝霞。

东北军116师防守界岭口的三次战斗

这个鬼子记者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描绘长城的风光,可惜他不是友好的观光客,而是一个可耻的侵略者。听完日军的自述,我们接下来再看看界岭口三次战斗的经过又是怎样的呢?

驻守界岭口的是国民党东北军第4军团的一支劲旅--万福麟第53军第116师缪澄流部。

3月11日,第一次界岭口战斗开始。敌军以第四十联队主力和第三十九联队一部为右翼,攻击界岭口以西阵地;以第十联队主力和第六十三联队一部为左翼,对界岭口以东进行佯攻,配合右翼进攻。11日午后,敌向界岭口及箭杆岭发动进攻。16日早晨,敌军发起更大的进攻,占领界岭口以北阵地,我军担任守卫的第五十七军六五八团与一一六师的联系被敌切断。当晚12时,敌人突破我军阵地,界岭口遂告失守。

3月17日凌晨,中国军队发起反击,当即收复箭杆岭,并从两侧向界岭口阵地发动攻击。午前11时将界岭口及其附近阵地收复。随后几日敌我两军在界岭口一带反复展开争夺战,形成对峙状态。

第二次界岭口战斗,是在敌军攻占义院口后展开的。义院口在界岭口之东北的长城线上,互成犄角之势,成为冀热辽边界一个军事要地。这次日军出动了比上次多得多的部队,并调动炮兵和空军参战。3月24日午前,敌大举进攻,重点指向界岭口阵地。116师伤亡惨重,不得不后撤,敌一度攻占界岭口。当夜,我军进行夜袭,收复阵地。敌人连日施行攻击,或空中轰炸,均被我守军击退,固守长城线原阵地。至此,界岭口仍在中国军队手中。

4月10日,在敌军向冷口发动猛攻的同时,也对界岭口发起第三次进攻。开始敌军向我阵地发动攻击,被击退。上午10时,敌又一次大举进攻,箭杆岭一带发生激战。11日凌晨,我军反击前进至驴驹子岭以西。紧接着,敌军又大举反攻。至12日夜,一一六师撤退,界岭口终于陷入敌手。

界岭口长城抗战将士的壮烈事迹

中国军队虽然在敌人优势兵力和武器装备面前,没有能够最终守住界岭口,但广大将士表现出顽强不屈的爱国精神。这支东北军部队中又涌现了哪些抗日英雄的壮烈事迹呢?

先来说说116师的副师长江惟仁,他自幼给地主家放牛。十七、八岁时从戎报国。到兵营后,刻苦自勉,辄读百家诸说,忠于职守,屡建功勋,从一名卫士逐步提升为哨长、副营长、团长、副师长等职。

1933年12月,日寇进犯热河,时任53军万福麟部116师副师长的江惟仁奉命扼守山海关、界岭口、喇嘛洞一带险要关口,江率领全体官兵坚守阵地,英勇作战,打退敌人数次进攻。敌人丧心病狂,拼命反扑,加上

飞机上空狂轰滥炸,炮火猛烈,阵地上工事均被摧毁。江部官兵伤亡惨重,自己也身负重伤,血流如注,但仍奋不顾身指挥战斗。

第二营营长胡忠林不幸中弹,僵卧血泊中,生命垂危。江把他抱走,流着泪说:“好兄弟,你受伤过重,万一不幸,我当与你同死于此!”胡营长唇吻微动,眼泪盈眶,脸色蜡黄,断断续续地说:“我受师长厚恩,虽万死不足以报,将军为国珍重,可速退,再整师旅,歼灭倭奴,我死亦瞑目!”说完,瞑目而逝。江泣不成声,悲痛欲绝,欲拔枪自戕,被左右夺下,强行拥下阵地,喇嘛洞随之失陷。但死难官兵尸首尚丢弃在阵地上。

江回营后,悬出重赏挑选勇士五十人组成敢死队,由教官齐奎三率领,突袭敌营,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由于敌人机枪扫射,弹如雨下,敢死队伤亡大半,齐教官左臂受伤,就用右手砍断左臂,狂呼杀敌,旋又中弹身亡。敌人从未见过如此恶战,惊叹神勇,为之震慑。稍后江又亲率第一营精锐士兵百余人,杀入敌阵,敌人闻风丧胆,慌忙退却,江惟仁等将胡营长,齐教官等人尸首抢回,以礼葬之,并捐厚资抚恤死难人员家眷。

界岭口战役后,江惟仁又率部转战各地,他从军三十余年,爱军爱国爱民,所部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然而不幸的是,1938年4月在蒙城境内,江惟仁将军猝遇日寇骑兵,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时年53岁。

另一位则是后来在著名的南京保卫战中以身殉国的李兰池将军。他少年时喜爱读书,擅长书法。因痛恨列强的入侵,抱着从军富国的愿望,于1926 年冬入东北军讲武堂第七期步科学习。毕业分到东北军独立第十六旅缪澄流部见习,由于他为人豪爽正直,治军严格,加以作战勇敢,颇有韬略,由排长逐渐擢升为连长、营长、团长。

1933 年,日寇从东北向关内进攻。李兰池主动请缨上阵,杀敌立功。随部参加热河抗战和长城抗战,在界岭口英勇抵御日军,狠狠打击了骄横不可一世的关东军。

这正是——

英勇御敌界岭口,东北健儿惩倭寇。

将军雪耻殉国难,重整河山待从头。抗战胜利后,曾有一名日军少将感慨万分地说:“中国有句古话,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我们深感撼傅家军更难。”他说的就是令日军不敢轻犯的晋绥军傅作义部队。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26 6:48: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界岭口顽强拒敌 东北军扬威雪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