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冷口抗战

共 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33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冷口抗战

[长城抗战]冷口抗战

一九三三年春长城战役开始时,商震所部卅二军的编制是三个师、每师仅三个步兵团。原来国民党中央只准发两师的经费,即六个团的饷。商震为扩大实力,增加政治资本,私下成立三个师,每师分配两个有正式番号的团,另外还有一个补充团,每团三个步兵营一个机炮连,人数约千五百人,总计每师不足五千人。军部直属有炮兵营、骑兵、工兵、通信各一队,官兵的薪饷都比中央的低三分之一,当时都说是官养官,兵养兵。

北平军分会给予卅二军的任务是左翼按宋哲元部由董家口(不含在内)经冷口到刘家口与义院口之间,右翼接缪澄流部正面约百余里。而商震只派了一个师,即第一三九师,其余的两个师和军部直属部队都控置在远远的后方开平。那时我在一三九师当参谋长。商震给予我们这一师的任务,就是北平军分会给予卅二军的全部任务。正面一百多里,除去三个步兵团四千多人外,还有由军分会配给本军的野炮营的一连,只有把主力放在冷口,一部放在刘家口。当时的部署是以七一一团全部占领冷口本阵地,以七一五团全部占领冷口以北约十华里的一个有利地形作前进阵地,以补充团(缺一营)占领刘家口,以补充团的一个营及野炮连作师的预备队。

这样宽广的正面,山地又是复曲线,口子也多,只有这一点兵力,只好作一线式的配备。同时明知兵力分散,但任何口子不配备就不放心。因此,处处设防,处处薄弱。我记得有一天商震到师部来视察,大家坐在师指挥所的掩蔽部外面晒太阳。我把兵力配置的情形报告给他听,他说“他们这是一线式配置,敌人一撞就破。你们必须纵深式的,同时要据点式的配备才行”。我对商震说:“您的指示很对。但是我要用一个比喻说明,比如您给我们的棉花,叫我们纺成线,织成一定长度的布。可是您给的棉花只能纺成规定长度的一条线,如何能织成一块布呢?”但商震仍然坚持要我们变更部署,并且规定部队轮番休息的办法。我对商震说:“军长,我们是真打,还是摆摆架子?”他很激动地说:“为什么不真打?”我说既是真打为什么把两个大师放在远远的后方,不拿出来呢?

他很不自在地“王顾左右而言他”了。我所以敢于犯颜直陈,也不是我有什么仗恃,只是因为我过去和他有过一段友情的关系。当商震在阎锡山下面当旅长时,我正在阎的督军署当小参谋。那时商自称为河北保定人(后来因为靠拢蒋介石又改为原籍绍兴),我是北京人,商震常以同乡关系向我打听督军署的消息,所以后来邀我到一三九师当参谋长,才成为直接的部下,对我总是客气些。师长黄光华也就利用这一点,遇事不敢直接同商震说话,总是叫我放炮。我后来才明了商震之所以把两个师放在远后方,也就是与军分会的不抵抗主旨相符合,确是摆一摆架子;实指望日本人适可而止,占了热河不再向冀东进展。商曾对黄说过:“人家在摆,咱们也就摆摆吧。

那时,日寇以一个混成旅团(石黑旅团)包打长城线,原定计划先从古北口打起,打完古北口接着就打喜峰口,再打冷口,逐次地各个击破。以后又有变更,声东击西地向各口进攻。我们却是各口之间互相不管,实际上也无力去管。这主要还是北平军分会没有通盘计划,也没有互相支援的指示,就只有眼看着敌人吃完一个再吃一个。我们也只有坐等挨打。

好在敌人那时还要时间经营热河,一方面威胁北平,迫使军分会接受它的条款。如果敌人在打下古北口之后深入直捣平、津,也是唾手可得的。

当敌人猛攻喜峰口受创之后,就打到冷口这方面来。我们一方面准备应战,一方面幻想北平方面的谈判如果成功,我们就可以幸而免了。由上到下,都是这样想法,都没有彻底抗战的决心。所谓准备也不过是加强工事,把炮兵推进到冷口外面,准备支援前进阵地。但又不敢推进过远,恐怕把人家的大炮丢了。敌人自打古北口起,就不断轰炸扫射长城各口敌军来攻一开始照例大举轰炸,以主力进攻我前进阵地林作桢团(七一五团),另以一部向我主阵地蒋团(七一0团)左翼进攻。在地形上敌人是仰攻,几次被我击退。嗣后敌人用飞机大炮配合猛攻,我山顶工事均被毁,伤亡甚多。敌又用骑兵向我前进阵地翼侧迂回。由电话向开平军部请示,经准许撤回前进阵地,自开始战斗到撤回前进阵地,支持了4天。如果当时兵力充足,是可以乘敌人攻我前进阵地时,由本阵地派出机动部队向敌翼侧出击的,虽不能解决战局,亦可苟延残喘。无如仅有一个营的预备队,而敌人零星部队又已与主阵地接触,必须分别应援。并且一举一动都须向开平方面请示。结果敌人尾随前进阵地的撤退,即时进攻冷口刘家口之间,突破蒋团左翼,渗入一部,占领冷口左侧某高地。

我师即以撤下的林团第一营并凑了两个连反攻未成功,同时右侧刘家口补充团方面亦吃紧。原拟由右翼抽调兵力,至此只有作罢。入夜敌人停止进攻。按当时的情况是林团极须整顿,蒋团左翼已被突破,占领了我主阵地翼侧重点,反攻未成功、预备队已用尽,刘家口李团也屡次请求增援。由于军部远远控制,师长犹豫不决,团首长也失去信心,士无斗志。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乘暗夜撤退到后方沿湾河的既设阵地(北平军分会工事委员会在沿湾河预先筑有工事),还可以整顿再战。若等到天明,敌机一来,我不能活动,渗入的敌人再向纵深发展,我将陷于腹背受敌。经电话向军部请示,商震说:“无轮如何你们要顶一顶,保全咱们的面子。”但不说派兵增援。黄光华几次要我向商震请求早下决心。直到夜间四点钟才准许撤退,并说已派出一四一师增援冷口,可惜已晚。我起草撤退命令时是撤退至冷口后方某村附近沿湾河既设阵地。黄不同意,一定要撤至冷口与滦河中间的兰若院附近(距冷口约八九华里有一带小高地,无工事)。他说撤到兰若院军长尚不同意,再撤远了,更不高兴了。我说既要退,五十步与百步一样,兰若院无工事,敌人再尾追,一定站不住脚。黄坚持不允,结果各团撤下后,天已大明,敌人飞机大肆轰炸,小部队随后尾追。我军狼狈溃逃到兰若院附近,无一人站住了脚,中途遇上军长派来的援军一四一师某团也只得随着我们退却。我和黄师长乘坐一部卡车到兰若院时,地面浮沙很深,车子开不走。忽然高地上射来密集的枪弹,同走的参谋和卫士都说是恐怕是我们的人,由于参谋长的黄呢大衣所引起的误会。我即将大衣脱去,而射击并未停止。于是抛弃汽车,改乘马匹狂奔脱险。在路上重新下命令,改为退至某村沿河之线,而河沿既设阵地已有部队占领,竟不待自己人退完,先将军桥焚毁,以致徒步过河的人骂声不绝。过河后才知道是一四一师和一四二师已经占领了沿河阵地,但军部没有告诉我们。

这次我们所以没有全军覆没,并不是由于友军的收容而是由于敌人到达兰若院之线后,并未深入穷追。如果敌由两翼既深且广的追击包围的话,是会不堪设想的。以后就没有经过战斗。敌人用威逼利诱,分化离间种种手段,并利用亲日派和汉奸订立何梅协定以及殷汝耕的冀东伪政权直到七七芦沟桥事变的爆发。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24 8:16:3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为啥步兵团木有直属的榴弹炮呢哪怕一个122炮兵连也是好的啊大大增加独立作战能力

      2020/5/3 15:39: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冷口抗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