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苛责举报人的执法者必宽于已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苛责举报人的执法者必宽于已

我看到一篇天涯贴子,标题是:强烈要求广东省公安厅官网恢复匿名报功能。

贴子内容很简单,一个曾经丢单车的人叫元芳笨得想自尽(简称元芳),他说他过去找单车的联系方式是广东省公安厅官网,原因是当年广东省公安厅官网接受匿名举报。可是现在,广东省公安厅官网改版了,取消了匿名举报功能,他非常不满。

早在2012年——距今已经8年了,元芳就发帖寻找他的单车,按照他的说法,他可以理解警察找不到他单车,但不能理解广东省公安厅不信任举报人。

我也感到不对大头,举报人为了正义,连全家性命都敢赌上。生命是最宝贵的,把最宝贵的都赌上,然后你还挑剔人家不实名举报,这个,是不是……嗯?

只能说,某些执法者对人性的苛刻,塑造出一种极度**的观念,这个观念扭曲了我们对正常世界的基本认知。

广东省公安厅强制实名举报,当然有他们的道理。无非是怕有人报假案浪费公安资源。但强制实名举报,却是基奠于人的胆量和意志是强大无比,能够轻易做到不怕打击报复的观念之上的。

——可是,人性的本质,真的是这样吗?

(2)

有关黑社会这个主题,是香港影视的主题之一。

老早以前,有位朋友给我讲了部香港黑帮片,内容就是讲一个女生目睹黑帮杀人,她挺身而出指证,结果黑帮没告倒,反而这女生被黑帮勒索,被迫卖身。在课堂上,老师讲到舍生取义时,她立刻反驳:

“舍生取义?写书的那个已经死了,我身边的那个也死了!”

类似的呐喊还有这一句:

“我不是这种老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戒毒中心有人卖白粉,很多社区里有人耍流氓,这些是你们拿枪的不去管,让我们拿教鞭的去管,亏你说的出口!”

朋友说,他当初看《学校风云》这部片,以为这片一定会让人明哲保身。他现在明白了,没有这片子,人们还是会明哲保身——警察是纳税人养的,如果要警民合作,起码要承担比纳税人更多的风险。如果警察不保护举报人还要举报人当圣人,把人们的明哲保身搬上银幕不过是让人们思考罢了。

(3)

港英时代的香港警察,认人手续就是嫌犯们站成一排,让报案人露脸指认。

这种认人方式根本不具可行性。因为能够承受打击报复的圣人,却未必刚巧目睹犯罪。真正目睹犯罪的人,大多更爱惜自己的生命,轻易不会亏待自己。

当香港的廉政公署发现这个问题后,他们琢磨出来个单面认人镜,保护了举报人的安全。

单面镜认人可避免证人暴露,并可减轻证人的心理压力。廉署每次让证人辨认嫌疑人时,要通过特约公司寻找8位与嫌犯年龄、外貌特征相似的特约演员来到单面镜认人室,一起接受证人的指认如果涉及两名嫌犯,则要请来12位特约演员,每次特约演员的日薪有200至300港元。每次认人时,还要请来太平绅士在场监督。

廉政公署的单面认人镜制度,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哲学体系之上——没有人能够承受打击报复!所有举报人都怕死!

与其相信举报人的侠骨铁胆,还不如以完善的制度保护举报人的安全。因为坏人已经充足考虑过举报人的坚韧程度,并确定举报人这蛋白质的脆弱躯壳,铁定硬不过刀枪棍棒。

前段时间,有人说邓世平举报操场质量问题被埋尸十几年,应该在他牺牲的地方立碑纪念,激励大家举报罪恶。我说,邓世平连发财的机会也不要,还会在乎死后需要立碑与否吗?如果不能避免让举报人像邓世平枉死,难道邓世平还会希望有人下去陪他?

主张为邓世平立碑者这种认知,就是因为殉道电影看多了,以为一个卑微个体的死能像谭嗣同说的那样唤醒同胞,其实不是这样。

(4)

总而言之,不怕死的举报人,不是没有,但在人群中所占比例并不高,不能视为普遍性的质素。一个举报人能够做到冒险实名举报,那是非常了不起。但做不到,则是人之常理。

人类社会有个规律:一个人或一个组织,与其它个体之间的心理距离是个定数,所以苛求人者,待已必宽。苛求已者,必宽于待人——如前所述,苛刻的要求往往是最软弱的人向别人提出,知道自己的软,就把自己寄托在别人的硬上。以执法系统系统来说,徜若举报人个个都是实名举报,自己岂不是不怕被假案戏弄?

要求于自己的刚强,是高贵的品性。要求于别人刚强,未免责人过苛。

只要是人身依附类型的文化系统,必有苛责于人的贪婪索求。如古中国砖自千余年,越是对底层人责之以苛,顶层就越是放纵无度荒淫无耻。

讲究契约精神的西方文化,知道自己脆弱,就不好意思苛求于别人。西方人举报犯罪,不会因为他匿名举报就被责难。因为他只是个公民,是个普通人,他冒生命危险举报犯罪,已经尽到义务。举报犯罪不是罪,不应该剥夺举报者的自保权利。

既或不然,以一个公民的荣誉感,也不是表现在神经和肉体的坚硬上。公民的荣誉,表现在维护弱者的生命安全,为了普通民众甘愿冒生命之险。从他打举报电话交举报信那一刻,他就已经成为了英雄!

如果一个国家或组织,以随机理由要求于一个举报人去死,这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组织可以要求任何人去死——国家或组织,是为了保护生命而存在,一旦视生命为无物,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所以美国有蒸发密令,美国众议院会因为匿名举报弹劾调查特朗普的“通话门”。中纪委允许匿名举报,就是基于对人性的了解。

(5)

返回到元芳的事情,一介网民,犹自为八年前的事情奔波,他心里有这么个认知——警察找不到我单车也算了,难道让我匿名举报单车大盗报仇雪恨的权利,警察也要剥夺吗?

单车价值能有多少?元芳争的,不过是个理而已!

说到匿名举报者,这就更令人肃然起敬。再没有人比匿名举报者,更知道自己的软弱。可如此软弱的自己,却为了正义冒如此风险,这是何等的勇气?脆弱者的勇气,更弥足珍贵。

——说过了,这事也不能怪广东省公安厅官网的工作人员,他们完全是按照上面要求办事。上面不止要求于群众举报违法犯罪,更要求举报人必须实名举报。前者激励一下很容易做到,后者似乎考验群众的良知和勇气,而且考验效果并不理想。

就因为有几宗假案,若干真实的匿名举报,就全都不作数了?

我将这种苛刻的要求,视之为**观念,只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之中,别人替我们让个座,我们都要说声谢谢,替我们端杯水,同样要说谢谢。必须珍视别人的付出,哪怕只付出一点点,也是你的无偿所得。任何政府,都是为了保护人的权利与生命而建立起来的。政府决不拥有比个人更多的道德,与个体的人,都是平等的。个人的付出,无论是生命,是自由,还是举手之劳,都意味着另一方的获得。政府之所获并非是政府居有何种天然道义,而是对方拥有一颗高贵的心。唯其这颗心高贵,才会选择自我牺牲。

在无条件的付出面前,获得者怀有感恩之心,是常情常理。徜追索无限,索求无度,那就会失去对至高无尚生命的尊重,失去对别人付出的感恩。那样的世界,因为过于苛刻而寒冷,决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23 18:37:0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苛责举报人的执法者必宽于已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