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抗战期间一名夹缝中的小军阀 ——浙东变色龙田岫山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3982906
  • 工分:615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抗战期间一名夹缝中的小军阀 ——浙东变色龙田岫山

抗战中,不简单是中国军民与日本军队之间的战争,还杂夹着国民党与共产党军队的摩擦。在这两国三方的复杂形势下,还有一些墙头草式的军阀,比如吴化文、庞炳勋这样的人物,既曾与日军作战,又当过汉奸,还打过共产党。近日翻阅一本旧书网上买来的《二十军史话》,其中反映了一段二十军前身之一浙东游击纵队在日伪顽夹缝中发展的史实,令我感兴趣的不是浙东纵队,而是与这支共产党部队有着密切联系的一个国民党地方武装头目,名叫田岫山,外号田胡子。他就属于墙头草式的小军阀,他曾与日军作战,也曾三度投日当汉汗,他曾受国民党指挥打过共产党,他也曾联合共产党打过国民党,最后落得个既不容于国民党,也不容于共产党的倒霉结局。本人便就此查阅了田岫山的资料,整理了一番田胡子的复杂的人生经历。

一、也曾是抗日英雄

田岫山,生于1910年,籍贯湖北省文安县。抗战前,田岫山是国民党独立45旅张銮基手下的特务排长,后升任中尉连长、营长。抗战爆发后,独立第45旅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伤亡惨重被击溃。田岫山流窜乡间,在他结义兄弟张俊升(系张鸾基侄子)帮助下收拾残部和散兵,继续打起45旅旗号,在江浙沪地区进行游击活动。田岫山是草莽英雄,作战勇敢。1938年8月,田带着几十名敢死队员,一人一挺机枪,劫持日本汽艇开进苏州城,在城内大打出手,从城东打到城西,又从城西打到城南,把日军打得晕头转向,打了一整天,竟全身而退,未伤一人,颇有赵子龙长大战长坂坡之风,在当时成为轰动华中战场的一大新闻。1940年初,田部遭日军围剿,他的大老婆及叔父均死于日军枪弹之下,田岫山身中三弹,亦负重伤,由卫士背负着逃离战场。

1938年夏,国民党军委会令撤退到浙江的张銮基负责统一收编指挥浦东沪西一带游击区的活动的独立45旅残部,恢复45旅编制,并率部进驻到浙东一带,防御日军南下。田岫山即率部归编,被任命为45旅特务团团长,其结义兄弟张俊生为副团长。1939年6月1日,独立45旅被编为新编第三十师,张銮基任师长,所属有特务团改编为第88团,团长田岫山;第89团,团长张俊升。

二、却又曾三度降日

谁曾想到,田岫山这个被国民政府葆奖、被民众称颂的抗日英雄之后却当了汉奸。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田某对国民党内部派系倾扎、排除异己的不满,而直接原因在于他的老上级张銮基师长被贬被害。1942年,张銮基升任第三战区皖南第二游击区副指挥官,由原参谋长贾广文继任新编三十师师长。实际上是明升暗降,剥夺了张銮基的兵权。田岫山和张俊升对此心知肚明,他们对新任师长既不满意也不信任,遂率领部脱离了三十师。而此时田岫山便动了降日的念头。

第一次降日。田岫山与日军秘密接洽,双方经谈判并达成协议,得到一大笔钱财和武器装备,而日军也得到田岫山的部队和他防守的地盘。但没过多久,田岫山听说日本人要报他大闹苏州城之仇,准备除掉他,便带着部队跑出来“反正”。此时,他的义兄张俊升当上第三十师师长,88团的番号还空着缺,田岫山又重回三十师当上88团团长。

第二次降日。1942年底,在国民党内部倾扎斗争的旋涡之中,军统特务暗杀了三十师老师长张銮基,田岫山找到老师长尸体,抱着尸体大哭了三天三夜,发誓宁肯当汉奸,也要为老师长报仇。于是田岫山再次投降日军,出任汪伪政权的“浙东剿匪安民纵队司令”。实际上报仇是幌子,田岫山不过想借日本人帮助扩充自身的力量。到了1943年4月,田岫山又“反正”了。反正前,田岫山搞了一个鸿门宴。邀请驻守周巷的日军警备队长田尾大尉等人赴宴,当场枪杀日军官佐、翻译11人,士兵38名。并宣布反正起义,率部移驻上虞。

第三次降日。田岫山作为称霸一方的小杂牌军阀,既受到国民党嫡系的排挤,还与其他国民党地方武装如忠义救国军存在矛盾冲突,与共产党领导的浙东纵队也是摩擦不断。1945年5月,处境困境、反复无常的田岫山率部第三次公开投敌,被日军收编为“中央税警团第三特遣部队”,驻守上虞(丰惠)、许岙、丁宅街,另进驻姚北,接替第泗门据点防务。这时,离抗战最后胜利还有两个多月。

三、联共与反共

[原创]抗战期间一名夹缝中的小军阀 ——浙东变色龙田岫山

浙江抗日纵队司令 何克希

交情。田岫山所部与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是一种既联合又摩擦的关系。田岫山与浙东纵队司令何克希、政委谭启龙也是老相识。浙东纵队一直将他作为团结统战的对象,何克希与田岫山多次见面会谈,田岫山也曾表示愿与浙东纵队合作。1942年11月,田岫山要第二次投日。何克希听闻消息后亲自到田岫山驻地三七市叶家湾与其彻夜长谈,拿民族英雄文天祥、岳飞的故事劝导他坚守民族气节,田岫山表面上点头称是,可是第二天还是拉着队伍投靠了日本人。但是,念及与何克希的交情,田岫山也向浙东纵队提供了一些日军清乡扫荡的情报。

合作。1943年4月,田岫山再次反正前,联系浙东游击纵队请求援助。何克希答应了田岫山要求。就在田岫山反正后,浙东纵队出击阻击闸口的日伪军,掩护田岫山部渡过姚江,进入四明山区,并划出上虞县的下管、丁宅街一带作为田岫山部队驻地。在掩护田岫山部队转移的战斗中,浙东游击纵队伤亡近百人,其中五支队中队长张文荣、指导员凌汉琪等领导干部牺牲。

第二次反正后,田岫山拉上把兄弟张俊升与何克希商谈合作,达成互不侵犯、团结抗日的协议。田岫山曾把国民党三战区针对浙东纵队的围剿作战计划通报给浙东纵队,由于田岫山、张俊生部保持中立并暗中协助,浙东游击纵队赢得相对稳定时间,对四明山根据地的开辟和建立起到有利作用。

决裂。1943年7月,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根据蒋介石的电令,统一整编浙东境内的国民党部队,撤销三十师编制,将其所属的88团田岫山部和89团张俊升部改编为挺进第四纵队和第五纵队,田岫山任第四纵队少将司令,张俊升任第五纵队少将司令。国民党32集团军建立浙东前进指挥部,并向第四、第五纵队及下达进攻四明山新四军浙东纵队根据地的作战命令。田岫山、张俊升在国民党利诱下变了卦,配合忠义救国军等部向浙东纵队发起进攻,给浙东纵队及根据地军民造成了严重损害。浙东纵队开展反顽战斗,粉碎了国民党部队的进攻,因为浙东纵队破译了田岫山所部行动的密电,所以田部经常遭遇伏击,损失最为惨重。

再合作。田岫山是杂牌,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改变被歧视被歁负乃至被消灭的境地,他既与共产党冲突,又受到国民党歧视,受忠义救国军排挤,并且还经常被日伪军围剿。1945年3月,田岫山部被日伪军包围,浙东纵队不计前仇,派兵驰援,救出了田部。田岫山鉴于形势对他十分不利,遂联合张俊升与浙东纵队重修旧好, 3月11日田岫山、张俊升再次与何克希会晤,双方再次达成了联合协议。自后一段时间,田岫山率部与浙东纵队配合,对国民党在浙东的地方部队大打出手,击溃多路浙东地区的忠义救国军。

彻底决裂。在1945年5月田岫山第三次降日后,这回是浙东纵队主动撕破了脸,发起了“讨田”战役,决意彻底消灭田岫山部,因为这时抗战已接近胜利,田岫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经过一个多月战斗,攻占田岫山的老巢上虞,消灭了田部大部分主力,田岫山率残部逃走,自此再无称雄一方的实力。

四、变色龙的秉性

田岫山虽有绿林的勇敢与情义,但更多的是土匪的凶狠残暴,最重要的他没有是非观念,也无真正的爱国情怀,哪边有利就奔向哪边,这导致他象变色龙一样在国共日三方之间跳来跳去。在田岫山的人生中,有三个与其命运变化有重要影响之人,一是其老上级张銮基。田岫山自从军起就跟随张銮基,视其为恩师。由于国民党后来解除了张銮基的师长职务,这引发了田岫山不满。之后,张又被军统特务暗杀,田岫山对国民党更是十分愤怒和绝望,这是导致他后来投日的重要原因。二是其结义兄弟张俊升。张俊升是张銮基的侄儿,在松沪会战后,张俊升与田岫山收拾残部和散兵,分别率领着一支游击队,在江浙一带进行抗日游击,又算是患难之交。在浙东地区,这两支队伍基本上是同进退,共同与浙东纵队合作,共同翻脸攻打浙东纵队。后来又共同与浙东纵队重新修好。不同的是,比起田岫山,张俊升有节操有底线,他没有投降过日伪,没当过汉奸。并且,在共产党与田岫山彻底翻脸后,率部正式投奔新四军。这样,张俊升就走上了与田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道路,他后来参加了解放战争,任华东野战军一纵副参谋长,从称雄一方的小杂牌军阀,变成了中共高级领导干部,解放后授大校军衔,1995年以90高龄去世。三是共产党浙东纵队司令员何克希。何克希算是田岫山的老朋友兼老对手,双方长期打交道,多次会见与商谈。由于何克希的努力争取,浙东纵队与田部建立了统战合作关系。但田岫山翻脸反共时却又凶狠无比,其率部打进浙东纵队游击根据地后大肆纵兵抢劫,奸淫妇女,枪杀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和无辜群众。还将无辜百姓诬为新四军联络员,将其心肝挖出下酒吃掉,真赶得上滥杀无辜的李逵了。当然,共产党对田岫山的反复无常土匪习性是了解的,对他是又拉又防又打,历史证明田岫山不是共产党的对手。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象田岫山这样夹缝中的小土匪小军阀逐渐失去了独立生存的空间,不是被国民党并吞,就是被共产党收编,要么就是当日本人的走狗。

五、国共不容的结局

抗战胜利后,田岫山倒霉日子的到来了,国共两党都没有放过他。这时,田岫山身边剩下的那点人马都溃散了,自己成了孤家寡人,1946年5月,上虞县长以汉奸罪名将田岫山逮捕,他先后被关押在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监狱,因国共内战紧张,无人理睬,就这样不审不判关了三年多。直到1949年4月底,杭州解放,田岫山才被释放。已无钱无势的田岫山来到青浦县朱家角沈巷岳父家,与妻子吴文娟生活一起,夫妻俩开辟两块荒地,分种瓜菜毛豆,过上了的男耕女织的平凡生活。作为一个曾经称雄一方的风云人物,此时也许心里会有些不甘吧。

但是,这样的平凡的生活他也过不上多久了。共产党没有放过这个反复无常的罪人,田岫山释放未满百天,1949年8月,当地人民政府即以反革命罪将其逮捕。半年后,移交浙江省公安厅处理。田岫山的案子最后呈报到浙江省委副书记谭启龙案头,谭启龙是原浙东纵队政委,当然十分了解这个田岫山,也十分痛恨这个变色龙。谭启龙这样批示:“召开群众代表会议枪决。”于是,在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中,田岫山经审判后于1950年7月14日被枪决,时年四十一岁。田岫山找到自己最终归宿。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21 22:00: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抗战期间一名夹缝中的小军阀 ——浙东变色龙田岫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