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俄罗斯东正教的尼康改革2

共 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890374
  • 工分:75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俄罗斯东正教的尼康改革2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俄罗斯东正教的尼康改革2

基督教之六十:俄罗斯东正教的尼康改革2

在莫斯科,沙皇政府宫庭内部的政治反对派,也以旧礼仪派的名义开始自己的行动,其中最积极的力量是近卫军。1682年,在尼基塔.普斯托斯维亚特率领下,近卫军中不少士兵以恢复旧礼仪的姿态到克里姆林宫向索菲娅女皇请愿,要求同新礼仪派开会辩论。7 月5 日,辩论在克里姆林宫多棱厅举行,双方互相威胁,谩骂,嘈杂一片,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旧礼仪派却盲目乐观,他们走上莫斯科街头,到外宣扬自己的胜利,而此时,对付他们的屠刀已经磨好了。索菲娅女皇站在牧首约阿吉姆一边,决心打击旧礼仪派。

多棱厅辩论的第二天,尼基塔.普斯托斯维亚特被捕,1682年7 月11日被处死。

旧礼仪派意识到自己的反抗丝毫没有获胜的希望,之后便采取消极抵御的方法。很多人向边远地区逃亡,逃向森林茂密的伏尔加流域,或乌拉尔、西伯利亚、北部地区及顿河一带。还有许多人在无谓的反抗中激起一种狂热情绪,以自焚的形式控诉新礼仪派的反基督教行为。还有的寄希望于奇迹力量的产生,借助于所谓世界末日的来临来惩罚新礼仪派。早在1619年,基辅出版一本名为《信仰篇》的书,书中说,1666年将出世有反基督的人,这是由666 个这个神奇凶恶的数字加在耶稣诞生1000年这个数字上。反基督的人出世三年后,即1669年,世界末日就将来临。相信这一说法的人认为,17世纪50年代的一些不祥事件是世界末日的征兆:瘟疫、饥荒、还有尼康的改革。1668年秋天,大面积的土地已无人播种,许多人把自己的产业赠送给那些不期望世界末日来临的人。然而1669这年过去了,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临,于是有人又说这个日期计算错了,应该把666 这个数字加到耶稣复活的那一年,即在1669上再加33年,1702年,世界末日将来临。对旧礼派中决心殉道的人来说,这33年是很难熬的。反抗仍然无望,又不愿做反基督的人的奴役对象,只有自焚一条路了。据说,在旧礼仪派活动的期间内,旧教徒有2 万多人自焚。1685年,沙皇政府还颁布了一个法令,规定对以旧礼仪方式划十字者或" 怂恿自焚" 以" 非难教会" 罪判以火刑,那些与旧礼仪派有秘密联系或庇护他们的人则要处以鞭打、流放、罚款。

关于礼仪的这场斗争是残酷的。最初反对新礼仪的那些人,有的被取消神职,有的被流放、监禁、拷打、割去舌头、斩首或火烧。阿瓦库姆先是被流放,后被活活烧死。实际上,尼康派与旧礼仪派之间的这场血与火的斗争很难说有什么严格的宗教意义,双方都不是为了明确的宗教信仰,只是在搞权术,玩政治游戏。原苏联宗教学者约.阿.克雷维列夫在他的《宗教史》一书中引证有关史料,说明尼康实际是不讲什么宗教原则的。尼康曾同已经悔过的反改革者伊万.涅罗诺夫讨论新旧教的礼仪问题,尼康说:" 旧的也好,新的也好,反正一样,你喜欢哪个,就按哪个执行好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对旧礼仪派刀枪相见呢。上书引史学家克留切夫斯基的解释:" 教会当局命令采用为教徒们所不习惯的礼仪,教徒们不服从命令不是为了旧礼仪,而是由于任性。但是谁悔过了谁就会同教会重归于好,并准许他保持旧礼仪。这好像训练人们时刻准备打仗的那种野营警报一样。"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考验和训练教徒们对教会和尼康牧首的忠诚,像秦二世时赵高的指鹿为马。在旧礼仪派方面,他们拼死反抗尼康的改革,也只是在做一场政治赌博。他们反对尼康和尼康分子,却说不出反对他们的更多的宗教上的理由。阿瓦库姆曾说,尼康要是落在他手里,他在一小时内就要将其剖腹破肚,把他开成4 份,然后再杀死尼康分子。对尼康的仇恨可谓切骨,但却看不出这位大司祭是在捍卫什么宗教原则。

尼康发动了改革,沙皇的改革热情也丝毫不亚于尼康,但两者的打算却完全不同。尼康是想借教仪改革表统一全俄教会,加强教权,确立牧首的绝对权威地位。沙皇是要削弱地方诸侯的势力,加强皇权,建立中央集权制的俄罗斯。俄罗斯10世纪时由基辅罗斯奠定国家的基础,并引进了东正教,但直到莫斯科大公国时期,它在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上的统一并不稳固,各地方诸侯仍保有自己的割据势力。在教会方面,即使在牧首制建立以后,各地方大公国的教会也都依附于本国的诸侯,各教会的教仪还夹杂着不少地方原始的多神教的成分。统一是当时摆在俄罗斯教俗两方面的头等课题,沙皇和牧首对此不谋而合。然而统一的教权和统一的皇权,它们的关系又该怎样。尼康想使教权凌驾于皇权之上,按基督教的观念,上帝是万物之主,作为上帝在人间的代表,牧首当然要统辖俗人的皇帝。

尼康在他升任牧首后曾公开扬言,既然要他当牧首,就得听命于他,犹如听命于上帝、慈父。在他看来,沙皇应是牧首决策的附首贴耳的执行者。尼康说,牧首的权力是太阳,沙皇的权力是月亮,沙皇从牧首手里接受权力,如同月亮反射太阳光辉。为了表明教权高于皇权,尼康主张在棕枝主日那天,牧首要威风凛然地骑着高头大马,由沙皇牵引马缰走出克里姆林宫。

1654年,沙皇阿列克塞.米哈依洛维奇远征波兰,尼康受权为沙皇代表坐镇莫斯科,专横跋扈,为所欲为,出尽了威风。沙皇对此终于忍无可忍。沙皇支持教会,只是在一个普遍信仰东正教的国度里,利用宗教巩固自己的统治。他要的是一个听命于自己的牧首。对教会方面,沙皇早就存在戒心。还在尼康当上牧首之前3 年,沙皇阿列克赛.米哈依洛维奇就颁布一个法律大全,其中就有限制教会的内容,规定了教会和修道院占有地产的规模,制定了控制教会土地的修道院法令,还明确神职人员要接受地方法院的审判。尼康当时对这个法典就恨之入骨,称之为异端邪说,万恶之源。尼康不仅攫取政治权力,对世俗财富也极为贪婪。在当牧首不太长的几年内,他成了沙皇之外全国最富有的人。沙皇决定削减尼康的权力,下令牧首不准参与国事。尼康高估了自己的力量,采取了一种" 撂挑子" 的举动,企图迫使沙皇屈从自己。

1658年7 月10日,在莫斯科圣母升天大教堂召开的宗教大会上,尼康当众宣布辞去牧首职务,脱下牧首神袍,到他自己的新耶路撒令修道院隐居。沙皇并不买他的帐,来个顺手推舟,让他继续留在他的修道院。不得返回莫斯科。1664年,尼康似乎感到自己失策了,不经允许就回到莫斯科牧首公署,想重坐牧首宝座,被沙皇毫不留情地赶了回去。1660年,沙皇曾召集会议,决定废黜尼康,大多数与会者愿意接受沙皇的决定,但要有东正教会其他牧首的同意。1666年,在莫斯科召开了有东方各大教区牧首和都主教参加的宗教会议,沙皇受邀参加大会。他肯定了尼康推行的教仪改革,又历数尼康对他的种种欺侮和给教会带来的" 烦扰" ,要求罢免尼康的牧首职务。沙皇的指令被执行了。尼康被正式罢免并被流放。

尼康垮台了,他推行的教仪改革由沙皇更热心地坚持下去。继任牧首变乖贴了,教会似乎也屈从了,在教权与皇权的争夺中,沙皇暂时占了上风。但事情远没有完结,沙皇要全俄东正教会成为完全驯服的工具,这是沙皇彼得一世要解决的问题。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21 9:05:2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俄罗斯史我看过两本。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20/4/21 10:51: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六十:俄罗斯东正教的尼康改革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