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9)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一节 心急如焚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243 / 排名:722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9)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一节 心急如焚

[史海沉钩]《三国志》:“(董卓)悉椎破铜人、锺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 这句史料明显前后颠倒,再结合《魏书》(卓使司隶校尉刘嚣籍吏民有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有应此者皆身诛,财物没官。於是爱憎互起,民多冤死。)则不难看出事实的真相----------王允在长安主持“铸小钱”,结果弄得“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王允推脱是铸造钱币机构的上林三官办事不力(PS: 汉代铸造钱币的机构是上林三官。即钟官,技巧,辨铜三官。),上林三官则推诿为国库铜不够用,加上时间紧迫没办法(无非官僚上那套打太极、相互推卸责任的作风)、、、、、、董卓回长安后“悉椎破铜人、锺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所以才有如《魏书》所载:“卓使司隶校尉刘嚣籍吏民有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有应此者皆身诛,财物没官。”所谓严惩“为子不孝”是针对袁绍这种倚仗权势强行夺嫡的非家族宗主继承人以及桓灵时童谣“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策良将怯度如鸡。”中的某些“孝廉”所作出的;而“为臣不忠,为吏不清。”正是针对上林三官所出;至于“为弟不顺”自然是用来羞辱袁术的,兼且也“关顾”了刘表、刘虞、韩馥这些本是董卓所提拔,却又不肯归顺于他的刺史、太守(同时既有示好、也有责备西凉集团的意味)。]。

只不过董卓是四月入长安,十月太史令望气杀张温(“更铸小钱”正是十月以后的事),次年四月伏诛,所以“新小钱”很可能还没造出来~~~~这么大的事董卓竟然没当回事(所以董卓风风火火来长安为的并不是这桩事),王允随便和和稀泥就过去了,胆子不大才怪,董卓威望自然也大打折扣,此消彼长、、、、、、但是王允也怕董卓(司隶校尉刘嚣)一直追究下去(心里有鬼自然怕黑!PS:袁氏当年不正是因为类似原因土崩瓦解的吗?),于是一手策划出“於是爱憎互起,民多冤死。”,硬是把出身不好的刘嚣(《风俗通》:司隶刘嚣,以党诸常侍,致位公辅。)给拉下马来,“司隶校尉~~~旧号卧虎,是汉至魏晋监督京师(中央)和周边地方的监察官。更是执金吾与卫尉的直属长官。PS:当年西园的蹇硕就管不了司隶校尉和执金吾;西园本就是卫尉,只不过刘宏特立独行用西园来制衡大将军。”王允眼馋这个要职很久了,刘嚣一下台他立马让自己的亲信黄琬占据此位“《后汉书》:及徙西都,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卓。及卓将李榷、郭汜攻破长安,遂收琬下狱死。”~~~~~没啥作为,王允“举荐”的人员基本上都不堪大用;汉灵帝刘宏至少还相中了几个能人,如蔡邕、贾诩、曹操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黄琬曾在中平(184年-189年)初年,出任右扶风、将作大匠。什么叫“将作大匠”?就是将作监的长官,而将作监掌管宫室建筑、金玉珠翠、犀象宝贝和精美器皿的制作与纱罗缎匹的刺绣及各种异样器用打造的官署(另,汉长安城周围尤其是北墙附近分布着不少制陶、铸钱和冶炼的作坊。),如此可见将作大匠自然也管铸钱一事,所以这“铸小钱”一事得王允负主责。

[如意算盘]你马腾、韩遂不是说刘备从有“秦关百二”之称的武关(前文已交代皇甫嵩脱不了干系)走脱了吗?那好现在他们就在南阳,你们跟随他们的脚印去南阳把人给我送来吧~~~~~换句话说袁三、孙坚、朱儁就交给你们了[这正是为什么董卓要把自己的人马全迁往河北去的原因(河南只留亲儿子董越一支部队监视、捡漏、牵制、、、、、、)~~~他干的也是“兵合一处,将打一家”,但却是以敌弱我强的形势。],等你们荡清河南(至少要把刘表赶到汉水以南去)凯旋回长安,皇甫嵩必将出现在朝堂之上与诸位当着天下人的面对薄公堂,让诸位沉冤得雪(他自己何尝不是其中的一位受益者),皇甫嵩更是任由处置!

[投石问路]这个机密皇甫嵩自然能从王允那里得知、、、、、、最让他心胆俱裂的是[山阳公载记曰:及为太师,嵩为御史中丞,拜於车下。卓问嵩:"义真服未乎?"嵩曰:"安知明公乃至於是!"卓曰:"鸿鹄固有远志,但燕雀自不知耳。"嵩曰:"昔与明公俱为鸿鹄,不意今日变为凤皇耳。"卓笑曰:"卿早服,今日可不拜也。"张璠《汉纪》:卓抵其手谓皇甫嵩曰:"义真怖未乎?"嵩对曰:"明公以德辅朝廷,大庆方至,何怖之有?若淫刑以逞,将天下皆惧,岂独嵩乎?"卓默然,遂与嵩和解。],他看不透董卓意欲何为(估计他已察觉到自己对于董卓来说如同一个活死人,现在不杀他那只是因为时辰未到罢了。)!

[乱臣贼子]同样惊慌失措的还有袁绍和公孙瓒(曹操等人根本就蒙在鼓里,现在还不知道袁绍私刻玉印以及自封车骑将军的真正意图。PS:自封车骑将军的真正意图,就是让董卓去猜忌前车骑将军张温的,张温家族的势力一旦被袁术给弄到手,对王允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吕布和董卓的虎狼之师他们一个都不想面对(他们和王允一个心态,寄希望于以道义与遥封重许双管齐下,让别人和董卓全拼光,自己坐收渔人之利、、、、、、),威逼王允从中周旋(王允本就是袁氏所救,所以他自然算袁氏的门生故吏,算起来在袁氏的地位应该还没韩馥高。),才弄出刘备南窜、刘和走脱、新钱不堪用、、、、、、长安一团糟(《三国志》:“卓豫施帐幔饮,诱降北地反者数百人,於坐中先断其舌,或斩手足,或凿眼,或镬煮之,未死,偃转杯案间,会者皆战栗亡失匕箸,而卓饮食自若。”~~~造成一个假象来,借以蒙蔽董卓和袁氏,只可惜虽然手段很是高明,但是心术不正、难登大雅、、、、、、)的破局面(先把董卓给“请”回来),再借张温一命让董卓不得不去顾虑自己以及刘协生死-------------董卓被请君入瓮,呆在郿坞不敢出来(这里谁杀得了他?!),但未央宫中的刘协咋办?王允自然会说唯有吕布才成(吕布本就是董卓相中的最佳宿卫人选),如此一来东线战事就此打住了(董卓不得不改打持久战)。

可谁曾想到吕布、、、、、、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19 12:25: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9)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一节 心急如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