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8)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节 执迷不悟

共 2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242 / 排名:72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8)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节 执迷不悟

王允的所作所为其实不是很高明漏洞百出,估计连他自己都为之汗颜,所以他才怕博古通今的蔡邕秉笔直书(《后汉书》:“昔武帝不杀司马迁,使作谤书,流于后世。方今国祚中衰,神器不固,不可令佞臣执笔在幼主左右。既无益圣德,复使吾党蒙其讪议。”)。

初平二年(191年)四月,董卓急不可耐地交接东线事宜,赶回至长安的原因除了亡羊补牢,还有个投桃报李的计划----------跟马腾、韩遂的人坦诚相对、互为股肱、安内攘外,既可兴家、安邦、立业,也可上不负皇天下不、、、、、、马腾、韩遂等人把刘备等人宜投名状的形式送给朝廷(董卓),董卓自然得把逼他们落草的皇甫嵩给正法了,这事说起来于公于私董卓都不为难(《后汉书》:嵩子坚寿与卓素善,自长安亡走洛阳,归投于卓。卓方置酒欢会,坚寿直前质让,责以大义,叩头流涕。坐者感动,皆离席请之。卓乃起,牵与共坐。使免嵩囚,复拜嵩议郎,迁御史中丞。PS:董卓自己又何尝不是差点被他们逼得落草;董卓一死其下部曲更是、、、、、、),但是“坐者”中的王允等人却劝董卓“以德服人”,皇甫嵩这等人都能饶[兹事体大~~~刘备不但能提前跑路,而且是从武关出三辅,董卓却没去细思量,这明显就是皇甫嵩(董卓去雒阳以后三辅就由他全权负责,所以无论是把情报递过去的“密探”、还是“形同虚设”的武关都只有他能放行,《资治通鉴·卷五十九》:“卓徵京兆尹盖勋为议郎;时左将军皇甫高将兵三万屯扶风,勋密与嵩谋讨卓。”)和王允(董卓不在长安,长安一切全他主持,自然知道董卓与西凉的密探进程)合谋才可能干得了的大案子呀。],张温难道就不行(本来就是替罪羔羊)?杨彪无论地位、家世、家族实力,还是跟袁氏的关系都不在张温之下,他怎么就没事~~~不姓张、伍呗[不是老姬家的人呗!那请问当年“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老姬家有没有打过商朝的主意?这事本来就是子氏自己挑起来的(《史记正义》引《帝王世纪》:囚文王,文王之长子曰伯邑考质於殷,为纣御,纣烹为羹,赐文王,曰‘圣人当不食其子羹’。文王食之。纣曰‘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羹尚不知也’。另,《列女传·卷之一·母仪传》:大姒教诲十子,自少及长,未尝见邪僻之事。),再说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冤冤相报何时了,看看后来老姬家的司马氏是如何挺王氏的~~~晋武帝司马炎于咸宁五年(279年),命令杜预、王濬发动“晋灭吴之战”,完成三国归晋。王氏(王浑等)在这期间被大肆委以重任(为的不就是替他们家族医治那千年之疾~~~~~被世人耻笑长年依靠罗裙撑持门户的尴尬局面吗?!),王濬更是因“诗豪”刘禹锡的一首《西塞山怀古》:“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被后世三国爱好者千古传唱。]!

《后汉书》:“时董卓尚留洛阳,朝政大小,悉委之于允、、、、、、乃上护羌校尉杨瓒行左将军事,执金吾士孙瑞为南阳太守,并将兵出武关道,以讨袁术为名,实欲分路征卓,而后拔天子还洛阳(雒阳已经可以称“梗”了,但凡提及、商议,劝皇帝还都雒阳的都不是聪明人。)。”这段话可说彻底把王允和皇甫嵩给卖了,关东集团要是没有王允暗中关照早就玩完了~~~~~“交战有五法,能战则战,不战则守,不守则走。余者,唯降与死尔。”呆在酸枣不走又是弱方、、、、、、(以及王氏跟袁氏瞒着其他天下人暗通款曲,其中自然也包括汉室宗族刘氏。要不是刘虞只派遣数千骑兵到南阳估计他死得更快些,陶潜人家是外人,你刘虞也能这么干吗?如果不是因为幽州太过遥远,以及北方黄巾余党势力仍然很壮大,估计他刘虞还没陶谦手笔大。)!王允(王氏)的全盘计划很明显---------先阻碍董卓安内,再分散董卓的势力分而治之(成为孤家寡人);同时把其他有可能够资格参与逐鹿的势力一并铲除。

既然“时董卓尚留洛阳,朝政大小,悉委之于允”,那么“铸小钱”算到董卓头上,其罪名应该已经没刘协的大(他敲的图章~盖的玉玺),这个案件得王允负主责--------办事不力,用人不当( 汉代铸造钱币的机构是上林三官。即钟官,技巧,辨铜三官。),贪污受贿、、、、、、[陈志《董卓传》:(董卓)悉椎破铜人、锺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董)卓使司隶校尉刘嚣籍吏民有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有应此者皆身诛,财物没官。于是爱憎互起,民多冤死。PS:刘嚣字重宁,东汉临湘人。桓帝时为太仆。灵帝建宁二年(169)六月为司空。次年七月罢官(三朝元老,即不是董卓任命的官,还姓刘。)。风俗通曰:司隶刘嚣,以党诸常侍,致位公辅。]怎么全算到董卓头上去,人家在雒阳打仗呢?!

蔡邕(《后汉书》:日磾退而告人曰:“王公其不长世乎?善人,国之纪也;制作,国之典也。灭纪废典,其能久乎!”)、、、、、、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18 11:45:26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243 / 排名:7221
      左箭头-小图标

      既然“时董卓尚留洛阳,朝政大小,悉委之于允”,那么“铸小钱”算到董卓头上,其罪名应该已经没刘协的大(他敲的图章~盖的玉玺),这个案件得王允负主责--------办事不力,用人不当( 汉代铸造钱币的机构是上林三官。即钟官,技巧,辨铜三官。),贪污受贿、、、、、、[陈志《董卓传》:(董卓)悉椎破铜人、锺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董)卓使司隶校尉刘嚣籍吏民有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有应此者皆身诛,财物没官。于是爱憎互起,民多冤死。PS:刘嚣字重宁,东汉临湘人。桓帝时为太仆。灵帝建宁二年(169)六月为司空。次年七月罢官(三朝元老,即不是董卓任命的官,还姓刘。)。风俗通曰:司隶刘嚣,以党诸常侍,致位公辅。]怎么全算到董卓头上去,人家在雒阳打仗呢?!--------------------这一段有问题咱们还是以《三国志》的记载为准绳----------改为--------[《三国志》:“(董卓)悉椎破铜人、锺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另,《魏书》:“卓使司隶校尉刘嚣籍吏民有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有应此者皆身诛,财物没官。於是爱憎互起,民多冤死。”很明显董卓马上就开始在追查此事了。PS:裴松之却故意把《魏书》注在前面。]当时阿明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自然怀疑这段《三国志》被人做了手脚·~~~董卓四月入长安,十月太史令望气杀张温,次年四月伏诛。按《三国志》记载,“铸小钱”还是十月以后的事,这么短的时间段能不能造出钱来还两说,谈什么“自是后钱货不行”?再结合《魏书》自然王允才是这个事件的主谋(PS:汉代铸造钱币的机构是上林三官。即钟官,技巧,辨铜三官。)。

      2020/4/18 23:19:4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242 / 排名:7221
      左箭头-小图标

      自然知道董卓与西凉的密探进程-----------应为------------自然知道董卓与西凉的密谈进程

      2020/4/18 18:06: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18) 第六章 焚琴鼎沸 第廿节 执迷不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