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喜峰口战役:大刀痛饮日寇血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17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喜峰口战役:大刀痛饮日寇血

[长城抗战]喜峰口战役:大刀痛饮日寇血

喜峰口长城

万里长城象征着中华民族坚不可摧、永存于世的意志和力量。

自“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东三省128万平方公里国土在4个月内全部沦陷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同“田中奏折”设想的步骤一样,“征服满蒙”只是“征服支那”的第一步。1933年年初,日寇为实现其灭亡中国的狂妄计划,首先把侵略魔爪伸向东北通往内地的咽喉要道——冀东。长城遂成为国人抵御日寇的滩头阵地。

喜峰口是万里长城重要的军事关隘,也是北疆和东北通往中原的咽喉要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在惨烈异常的长城抗战中,喜峰口防线经历多次激战,始终屹立不倒。由爱国将领宋哲元、张自忠、赵登禹等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抱着“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决心,浴血奋战,殊死抗争,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二十九军挥舞的大刀不仅令日军闻风丧胆,而且成为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的精神象征。喜峰口之战,对骄横狂妄的日寇给予了沉重打击,鼓舞和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日决心。

站在喜峰口的山峦之上,曾经的长城关隘已沉入水底。驻足凝望,碧波荡漾的湖面尽头与远处的山峰已连为一体,烟波升腾之处,那场令人心潮澎湃的战斗仿佛灯塔一样缓缓浮出水面……

日寇铁蹄犯长城

1932年年底,已在中国东北站稳脚跟的日寇,迈出了全面侵华的第二步。

1933年元旦,日军在山海关制造事端,接着用武力将其占领。外敌入侵,国人反击,山海关保卫战拉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

2月9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和侵华日军发布了侵略热河的军事命令和军事调遣。“尽快向建昌附近至其以南一线挺进;并应不失时机以一部确保界岭口、冷口、喜峰口等长城重要关口,掩护军主力的侧翼;而后以主力占领承德及古北古。”

面对逼近长城、威胁平津乃至整个华北的日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张学良将北方各派系军队组成8个军团,在长城一线布防。共辖3个师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受命接管长城喜峰口防务,军长宋哲元令三十七师冯治安部防守城岭子、喜峰口、潘家口一带。

喜峰口长城位于现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和唐山市迁西县的交界处,是河北省、热河省交界一带长城的隘口,是北平与热河的交通咽喉,占据高地,易守难攻,群峰矗立,险要天成,自古为幽燕屏障。当年,曹操正是从这里出关,如神兵天降直扑辽东,一举歼灭乌桓。喜峰口东侧老婆山控扼喜峰口镇及孩儿岭咽喉要道,西侧松亭山高地连接摩天岭,直抵潘家口滦河防线,平津安危均系此一线。

从山西阳泉开赴长城时,二十九军兵力只有两万多人,而且装备极差,使用的步枪不仅样式陈旧,数量不够,许多还配不上刺刀。但在宋哲元的率领下,这支军队以保国杀敌为己任,士气旺盛。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宋哲元沿袭了西北军的老传统,为每个士兵配备了一把锋利的大刀。

开赴前线之时,宋哲元写下了“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誓言。

1933年3月9日子夜,喜峰口再一次成为兵马集结之地。

一〇九旅旅长赵登禹奉师长冯治安之命,派王长海二一七团为先头部队,星夜赶赴喜峰口接防。当先头部队到达喜峰口时,发现阵地已被日军第十四混成旅占领。

9日正午,王长海团及赵登禹所率大部队陆续抵达喜峰口。不料,在立足未稳之际,便遭到日军炮击。

大刀嗜血喜峰口

据承德市党史办研究室副调研员张丽华介绍,喜峰口战役中,日军以飞机、大炮、坦克等先进武器为主,二十九军的武器则主要为大刀和步枪,异常简陋。敌军不仅武器先进,而且占据喜峰口东北高地最高点以及长城以北高地,二十九军几乎无计可施。

为了更有效地打击敌人,前敌总指挥的赵登禹决定扬长避短,利用夜战、近战、奔袭战的优势,绕攻敌人,并挑选500名士兵组成大刀敢死队。

当地一位叫“宋贵生”的村民对老婆山和它周围的地形了如指掌。他告诉赵登禹,自己知道一条隐秘小路,可直接绕到老婆山北坡的白台子。

赵登禹闻言,大喜过望。3月9日深夜,北风呼啸,小雪飞舞,腿伤未愈的赵登禹率部进发,500名大刀敢死队队员分成左右两路,像两把利箭刺向喜峰口日军的背后。

欲至白台子,必经蔡家峪。10日凌晨时分,赵登禹一部到达蔡家峪,但他们并没有马上行动。待至凌晨2时许,两支部队先后到达目的地。500名大刀队员像猛虎一样扑进敌营,刀起头落,血光满地,500多名正在熟睡的日本兵在二十九军的刀口下做了无头之鬼。

神兵天降,大多数日本兵在睡梦中根本来不及还击,便被砍杀。短兵相接,日军不辨虚实,一时间溃不成军。在回撤的路上,大刀队又将沿途狼洞子、黑山嘴儿和南、北杖子等处宿营的敌人,用大刀砍杀殆尽。

为了重创日军,3月11日夜,二十九军又组织了对敌第二次夜袭。这次共出动了4个团的兵力,砍死、砍伤敌人3000多名,烧毁敌人军车200余辆,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1架,还有日军御赐军旗、地图、摄像机等。遭袭后的敌营里,到处是敌人的尸体,不少日本兵半夜被惊醒:“大刀队来了,快跑呀!”

深夜被砍头,孰能不胆破?此后,不少日本兵晚上睡觉时,脖子总要戴上一个自制的铁护圈,以防脑袋被砍掉。

恼羞成怒的日军开始了疯狂反扑。敌我双方在喜峰口一带展开了惨烈的拉锯战。二十九军将领之一王治邦曾回忆说:“有一次,敌军集中炮火轰击我阵地,炮弹暴雨般倾泻而来。不久,我军战壕多被炸平,上百名战士牺牲,有的战士被活埋于战壕内。”

抗战雄师威名扬

喜峰口战役整整持续了7个昼夜。

从3月9日到15日,日军多次强攻,伤亡达5000人,但攻占喜峰口的企图终未得逞,不得不暂时后撤。

喜峰口一役战败,日本国内哗然,各大报刊登了这一消息,称此役“使日本皇军遭到奇耻大辱”。日本《朝日新闻》哀叹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之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60年来未有之侮辱。”

喜峰口战役是自“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受到的中国人最顽强的抵抗。中国军队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挽回了热河抗战中中国军队溃败所蒙受的耻辱。从此,二十九军作为抗日雄师名扬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成为抗战初期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英雄偶像。

中国军队在喜峰口重创日军的消息使全国人心为之一振。捷报传开,举国振奋。报纸上登出这样的诗歌:“大刀大刀,雪舞风飘。杀敌头颅,壮我英豪!”当时年仅23岁的麦新,作为一个战地记者目睹了战士的英勇,激情难掩的他连夜谱出了激昂的《大刀进行曲》,以歌颂在长城附近刀杀日军的二十九军大刀队。“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首威武雄壮的《大刀进行曲》就像抗日的号令,从此响彻华夏。

胜利只是暂时的。日军若想进攻华北,长城是必须逾越的屏障。

3月16日,日军改向罗文峪进攻,意在包抄喜峰口之左侧背,实行战略上的突破。经过3天激战,二十九军刘汝明部基本粉碎了日军的企图。战斗一直持续到3月24日,遭遇顽强抵抗的日军只好向平泉方向溃退。

4月初,日军卷土重来。这次,日军改变战略,从长城防线右侧第二十三军防守的冷口攻入。至11日,喜峰口腹背受战,孤立无援,我方阵地被毁殆尽。13日,二十九军只好奉何应钦之命,放弃喜峰口,“忍泪撤退”。

5月17日,唐山沦陷。5月31日,国民政府与日方签订《塘沽协定》,长城抗战宣告失败,华北门户洞开。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18 7:43: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喜峰口战役:大刀痛饮日寇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