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漫话喜峰口战战斗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129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漫话喜峰口战战斗

[长城抗战]漫话喜峰口战战斗

作战时间:1933年3月9日——4日13日

战场地址:在遵化县东北约115华里、蓟镇长城重要关隘

参战守军:第29军宋哲元部第37师第109旅(赵登禹)

进攻日军:关东军第8师团的铃木旅团等

作战背景:

喜峰口是中国河北省、热河省交界一带的长城的隘口,是北平与热河的交通咽喉,东有铁门关、董家口、西有潘家口、罗文峪,明清时候不但是京师北卫的重要屏障,也是关外入朝进贡的关口。日军第8师团一并指挥混成第十四、三十三旅团及配属的战车队从锦州经义县击溃朝阳、凌源、平泉沿线地区的守军,攻占承德及长城沿线之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界岭口、义院口。第二十九军奉命开往前线对日作战。1933年3月9日,受命接管长城喜峰口的防务。开赴前线之时,军长宋哲元写下了“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誓言。

作战经过:

3月9日日军混成第14旅团一部到达喜峰口外后立即向防守该地的万福麟部进攻。守军一触即溃。当日,日军占领第一道关口。喜峰口为冀东长城上的一个关口,口外群峰耸立,险要天成。长城蜿蜒,为华北之屏障,为冀、热之咽喉。喜峰口之左为潘家口,临滦河扼长城,右为铁门关、董家口。日军占领喜峰口,宋闻报派109旅往援,从遵化到喜峰口一百余里路程,他们仅用了大半天,全程跑步前进,到达前线天已昏黑,该团官兵即刻投入战斗,稳住形势。西北健儿在此以大刀书写了热兵器战争史上的神话。第109旅展开后,迅速占领喜峰口及其左右的董家口、铁门关、潘家口各要点。此时喜蜂口东北制高点已被日军占领。旅长赵登禹急派王长海团长率部反攻。激战数小时,肉搏数次,守军将制高点夺回。夺回山头高地的同时,我军伤亡很大。

3月10日,双方爆发了争夺关口的战斗。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向喜峰口及其两翼阵地猛攻。赵登禹旅与前来增援的第113旅英勇抵抗,但因中国守军装备差,虽给日军以杀伤,自己损失亦极大。此时第29军主力38师已进抵遵化城。为争取主动、消灭入侵之敌,29军37师师长冯治安与第38师师长张自忠决定进行夜袭。

以第37师第109旅赵登禹旅长率特务营及所属第217团(团长王长海)、第224团(团长董升堂)和第218团(团长童瑾荣)的1个营与第220团(团长戴守义)的手枪队攻击敌阵潘家口。以38师第113旅佟泽光旅长率第226团(团长李九思)和第218团一部出铁门关,绕攻敌人侧背。

3月11日,我军组织了第二次夜袭,这次共出动了4个团的兵力,战士们每人身背一把闪闪发亮的大刀。凌晨三时,战斗打响,赵登禹、佟泽光两位旅长身先士卒,在近距离的拼杀中充分发挥大刀的威力。近千名敌人从睡梦中惊醒,不少人撞在二十九军勇士们的刀口上。共砍死砍伤敌人逾千名,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一架,还有日军御赐军旗、地图、摄像机等。遭袭后的敌营里,到处是敌人的尸体,不少人半夜被惊醒“大刀队来了,快跑呀!”。此后,不少日本兵晚上睡觉,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自制的铁护圈,以防脑袋被砍掉。

战斗的最初阶段,日军已先行占领东北长城高地,全线阵地受到威胁,二十九军希图尽快夺回长城阵地,“此次作战死亦光荣。无论如何要拼命作阵地,不求有功,只求能撑”。而敌人也志在必得,“炮火轰击,激战竟夜--数次肉搏,敌死伤甚众,终未得逞.......职军亦已全部增加拼死抵抗。现我官兵士气甚,.......虽在炮火弥漫,血肉横飞之际,仍能表现不屈不挠之精神”。此役营长王宝良及8名排长阵亡,旅长赵登禹等15名军官受伤,士兵伤亡400余名。

3月12日凌晨装备大刀、驳壳枪、手榴弹的突击队分两路向蔡家峪、小喜峰口、铁门关等处日军发起进攻,连歼跑岭庄、关王台之敌。次日4时,夜袭队与敌肉搏十余次,接连攻占小喜峰口、蔡家峪、西堡子、后杖子、黑山嘴等十余处敌据点。

战斗中37师109旅217团3营少校副营长过家芳(内战时升任国民党77军132师少将师长。1948年11月8日,他和老上司何基沣、张克侠等一起率2.3万人在贾汪、台儿庄起义,通电反蒋,宣布加入解放军)连续手刃倭寇15名,砍死日军炮兵指挥官真田大尉,并缴获自卫手枪、望远镜、照相机和行军图囊以及一张日军详细的“长城作战”地图和满洲国地域图数份。上士王元龙砍杀日军12人、中士侯万山斩杀日军7人。29军突击队摧毁敌野炮十八门,铁甲车,弹药接济纵列全部被我军炸毁。缴获轻重机枪二十一挺,砍死敌官兵600余名。

营长苏东元、代理营长王凤芝、团附胡重鲁、排长李怀福等十余人阵亡。营长王子亮、团副冯庆远、孙儒鑫、连长陈作信、排长朱国忠等三十余员受伤。伤亡400余名。

崇尚武士道的日本军队,在与西北健儿的冷兵器对阵中遭受惨败,使号称“皇军之花”的日本关东军颜面无存。日本《朝日新闻》评论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3月14日,已扭转了正面战场的态势,“连日血战,敌以伤亡过重,士气馁败”。正面高地为我军王治帮旅完全占领。二十九军参谋耿德星言证:“(喜峰口战役)夜战打响后,日寇仓皇应战,敌人利用墙孔以歪把子机枪封锁道路,我攻击部队被杀伤的不少。

《大公报》特派记者在前线看到:“(我军)虽遭受敌人之强烈炮火,亦不稍退。……吾军用手榴弹投掷较远之敌人,较近者则挥大刀砍杀,杀声震天,血光满地。” “白刃相接,血战终日”的情况时常发生,双方伤亡都较重。

3月17日,“敌以主力,向我山楂峪口阵地猛攻……我团李团长督战受伤,其余官兵伤亡亦重”。

3月19日,“见敌阵线动摇,亟令各部全线出击,前后夹击,血战终夜,……我官兵奋不顾身,拔刀冲入敌阵,砍杀无算……我受伤营长刘福祥、殷锡乾二员,其余官兵伤亡甚众”。二十九军将领之一王治邦口述:“拉锯战中,肉搏战异常惨烈,阵地上到处是殷红的血。”

“据士绅广平等哭诉,日军来时,逐户搜查,粮食、家具均被掠毁,更可惨者,老幼妇女,均被奸污,无一幸免,并枪杀居民八十余名。”据当时出版的《长城血战记》记载,前两个阶段的战斗,“官兵伤亡合计,共达四五千人”。即使这个数字有些夸大,伤亡也是数以千计的。

四月初,日军从长城防线右民办商震部第二十三军防守的冷口攻入,喜峰口守军腹背受敌,全线呈退却之势。

4月11日,“早九时,敌以山炮、重机关枪掩护其步兵,向我摩天岭猛攻,冲锋数次,血战至下午四时,忽有敌一部抄至我左翼”。

4月13日,“敌仍以炮火、飞机向我阵地猛力轰炸,我阵地被毁殆尽”。二十九军势孤不支,不得不按照军分会的要求“放弃喜峰口、冷口”,

4月13日“忍泪撤退”。

、:

附录:

喜峰口战役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3月9日日军服部、铃木两旅团联合先遣队进犯喜峰口,我军二十九军一0九旅王长海由遵化赶往喜峰口御敌起,至14日日军后撤。第一个阶段,战斗异常激烈,二十九扬长避短,发挥大刀优势,与敌肉搏,夜袭敌营,攻其不备。日军的几次增兵总攻也被我军成功抑制,粉碎敌人两天内占领长城的计划。

第二阶段:从3月16日日军改向罗文峪进攻开始,至3月24日向平泉方面遗退为止。战斗主要在罗文峪、山楂峪。敌人意在包抄喜峰口之左侧背,实行战略上的突破。在这里御敌的为二十九军刘汝明部,经过三天激战,基本粉碎敌军企图。

第三阶段:从4月7日于13日。日军改变战略,向滦东打开缺口。7日起再攻喜峰口,头两天进攻均被宋部击退。11日喜峰口腹背受战,孤立无援,13日宋部奉何应钦之命放弃喜峰口。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16 19:28: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漫话喜峰口战战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