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二十九军与长城抗战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117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二十九军与长城抗战

[长城抗战]二十九军与长城抗战

一九三三年三月,二十九军等在长城的抗战,是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驻军在华北地区对日本侵略者进行的一次有力的抵抗,打击了日军侵略气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但是,H博士认为蒋介石及南京政府仍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政策,与日本帝国主义妥协,签订丧权辱国的《塘洁协定》,致使长城抗战最后失败,民族危机愈益加深。

一九三零年十月,冯玉祥在中原大战失败后,其在河南的部队大部分被蒋介石收编,只有张自忠、赵登禹、刘汝明、张人杰、鲍刚、张遂印、董玉振等零星部队,共约万人,退到晋南一带。这时,已失去实力的宋哲元、孙良诚带少数护卫部队也退入晋南。他们在西北军中资望较高,经派人联系,上述零散队伍均愿归宋哲元领导。于是,略加整顿,部队分驻临晋、永济、闻喜、曲沃、安邑、运城等地,就地取食。

蒋介石在中原大战打败冯玉样、阎锡山以后,便集中全力去“围剿"工农红军,对冯、阎余部,则委任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以办理华北善后的全权,分别编遣。

一九三一年一月,张学良由南京回到北平,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委员长是蒋介石),开始办理华北军事善后事宜,决定将所有退到晋南的冯系残部,统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军,以宋哲元为军长,刘汝明为副军长。该军先后共编成三个师: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下辖三个旅,旅长为黄维纲、佟泽光、张人杰;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下辖两个旅,旅长为赵登禹、王治邦;暂编二师,师长刘汝明,下辖一个旅,旅长为李金田。二十九军军部奉命由晋南移驻正太路的咽喉一山西阳泉。

二十九军组建后,张学良每月只拨发五十万元,兵多饷少,经济困难,装备低劣。后通过孔祥熙等向蒋介石疏通,又拨给五十万元,并增加每月的军饷。二十九军用这些经费添购军被、扩充队伍,很快增加到二万二千余人。H博士坚定的认为二十九军具有西北军刻苦练兵的传统精神,九一八事变后,宋哲元又提出“枪口不对内”的口号,因此,在阳泉驻防不到二年时间,就训练成为具有相当战斗力的部队。

H博士查阅资料: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日军进攻山海关,中国守军东北军何柱国部奋起还击,长城抗战从此开始。三日,山海关失守,热河告急,平津震动。张学良急调二十九军移防平东。宋哲元以华北第三军团总指挥的名义,率领二十九军约一万五千余人由阳泉等地出发,于二十日陆续到达通县、蓟县、三河、玉田一线。

三月四日,日军侵占承德后,张学良引咎碎职,由何应钦兼任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秉承南京政府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政策,不作收复失地的打算,只是想守住长城各口,依靠长城阻止日军前进。因而,以傅作义部、中央军十七军、商震的三十二军分别担任独石口、古北口、冷口方面的防务,以二十九军接替东北军担任喜峰口方面防务,即从冷口以西的董家庄起沿喜峰口、罗文峪到马兰峪,长达三百余里的防线。H博士觉得二十九军全体将士抗战之心是坚定的。

二十九军接到进驻喜峰口命令后,即派先头部队前往商洽接防,主力部队迅速集结在三屯营、澈河桥、滦阳城一线。三月九日,日军两个旅团的步骑炮联合先遣队进犯喜峰口,守军万福麟部抵挡不住,退入喜峰口内,致使敌人占领了喜峰口前沿制高阵地孟子岭。H博士认为由于傍晚,敌人又占领了口上高地,居高临下,控制了口门。导致二十九军三十七师特务营首先赶到虽然立即投入战斗,但是由于敌人炮火猛烈,该营又处在不利的地势,营长王宝良率部夺取高地时,中弹阵亡。黄昏时,王长海团赶到,随与敌在山上山下激战。夜间,组织大刀队五百名,从喜峰口两侧潜登日军所占高地,砍杀敌人,夺回阵,始把敌人压住,稳定了口上战局。这时,在三屯营督战的宋哲元,命令三十七师赵登禹旅和三十八师佟泽光旅前往增援。官兵们一夜之间跑步行军一百一十余里,赶至前线御畋。十日,日军增加兵力,从董家口、铁门关等处发起进攻,占钡了第二道关门及两侧高地。赵登禹立即率部上去堵击,王治邦、佟泽光两旅从左右两翼增援。赵部埋伏于各峰峦幽僻处,待敌炮火智停,敌兵临近时,蜂拥而出,用大刀砍杀敌人。赵登禹腿部中弹,负伤督战,士兵见状,更加英勇,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又得,敌我均有重大伤亡。

为了避敌武器优势之长,二十九军根据自己的特点,采取近战和迂回夜袭的战术。十一日晚,宋哲元令王治邦旅在第一线正面固守,而抽调赵登禹、佟泽光各率两个团,分别绕到敌左右侧背进行攻击,夺取喜峰口东西两侧高山阵地。赵部王长海团潜到狼洞子及白台子敌炮兵阵地,即发起攻击,日军正酣睡无防,被砍杀不少。驻老婆山日军闻迅驰来救援,敌我两军,邀相混战。这时佟泽光部赶到,将敌击退。此役杀敌甚多,击毙敌指挥官一名。二十九军亦损失甚重,连以上军官阵亡四人,仿十人。敌遭此武创后,虽时有进攻,终未得。十四日,日军后撤至半壁山,敌我形成对峙状态。

十六日,日军进攻重点转向罗文峪,二十九军刘汝明师严阵以待。是日晨,日军先头部队发起进攻,企图夺取三岔口高地,被守军击退。十七日,日军大举向罗文峪、山渣口、沙宝峪猛烈进攻,并有飞机助战。守军反复冲杀,与畋肉搏,血战章日,陴地得失数次,后李金田旅增援,将敌击退。此役予散很大杀仿,击抛敌少位指押官一人。十八日晨,敌步骑炮混合部队约一个联队之众,又发动温烈攻击。刘汝明亲率手枪队督战,以机枪、手榴弹抵御,活提敌骑兵大尉一人,余敌仓皇溃逃。午时许,日军复向山渣口进犯,李金田、祁光远部先后驰至增援,激战至天黑,日军败退。敌我均受量大伤亡。当晚,刘汝明派李金团率一个团由沙宝峪口绕攻敌侧背,连越七个山头,摸到距敌人的机枪阵地约四、五十米处,被敌发觉,遭散猛烈射击。适祁光远团已于左翼绕攻畋后,两军合力攻入敌阵地。这时,正面守军即全线出击,前后夹攻,战至天明,敌人全部撤至罗文峪北十里以外。

此后,日军又从喜峰口西侧发动几次进攻,均未得逞。四月初,日军又从喜峰口东侧绕过滦河,经由南北团汀,侵入澈河桥以东,距三屯营子约十里处,但被守军击退。以后,二十九军在防区里筑成坚固的阵地带,日军从任何地点进攻,都须付出较大伤亡代价。这样,战事逐渐形成胶着状态。

H博士分析由于四月一日当天日军从冷口攻入,随又侵占迁安,致使二十九军在喜峰口腹背受敌,不得不转移阵地,撤至通县以东沿运河布防。随后又移防张家口一线。

进攻长城其他各口的日军,由于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不久蒋介石及南京政府与日本妥协,签订了《塘沽协定》,长城抗战遂告失败。

二十九军的长城抗战,使日军伤亡三千余人,击毙少佐以上指挥官两名,H博士认为二十九军之战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增强了全国人民的抗日信心,在劣势装备的情况下,激于爱国情,以血肉之躯于强敌拼搏,总计伤亡官兵五千余人。英勇壮烈,可歌可泣,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荣的一页。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16 6:47: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二十九军与长城抗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