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长城抗战最后一仗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905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长城抗战最后一仗

[长城抗战]长城抗战最后一仗

在巍巍大青山下,呼和浩特古城的北郊,有一个“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十月,傅作义敬建”,长眠在这块土地上的300多位烈士,他们是傅作义将军的部下,是在长城抗战中牺牲的。

1933年元旦夜11时,侵华日军向榆关(今山海关)发动进攻,何柱国率守军奋起反击,拉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经过3个昼夜的激烈巷战,何柱国部第1营、第3营将士全部殉国,山海关失陷。

1933年,日军进攻山海关,何柱国将军亲临抗敌前线

3月,日寇侵犯热河,趁势南犯,把侵略的魔掌伸向华北。

从此,长城沿线100多个关口,先后踏上了日寇的铁蹄,以国民党29军宋哲元部为首的各抗日部队,在蜿蜒1000多公里的长城沿线点燃了抗击侵略者的烽火。在历时80天的激烈战斗中,中国军队以落后的装备,抗击日军的飞机大炮,损失惨重,伤亡1.8万人。

长城抗战的最后一战,发生在北平怀柔的长城脚下,与日军顽强交战的是从绥远调来的傅作义部59军——

北平危在旦夕,傅作义率59军参战

3月4日,冷口败退。3月9日,喜峰口弃守。3月11日,古北口失陷。

5月7-10日,日军第6师团等部再次攻占滦东,并于12日由滦县、迁安、兵河桥等地突破滦河守军防线,向平津方向进击。我守军第29、第32、第53、第67军等部,奉命节节后撤。

1933年5月13日,日军第8师团占领古北口石匣镇,19日占领密云,北平危在旦夕!

5月15日,傅作义将军率59军开到怀柔以西,他们在日军飞机的侦察轰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阵地,决心要在这最后一线的前进阵地上,用他们的不屈血染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页。

5月21日-23日,傅作义部59军在怀柔牛栏山,抗击由密云向北平进逼的第8师团。59军打得顽强、勇猛,使日军无法前进一步,刹住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阻止了日军向北平前进的步伐。

59军打得英勇顽强,战况十分惨烈

亲临怀柔战场的傅作义部59军参谋长苗玉田,和当时在第一线指挥战斗的436团团长董其武,生前写的文章和日记,详细记述了怀柔之战(也称“牛栏山战斗)的实况。

据苗玉田记载:

傅作义将军的59军指挥部,设在昌平县小汤山东北的肖家村。

参战部队有:59军所属的210旅(旅长叶启杰)、211旅(旅长金中和)、218旅(旅长曾延毅)。218旅附炮兵第三营为右区队,阵地在怀柔西北高地经石厂一线;210旅附炮兵第一营为左区队,右接218旅至高各庄一线;211旅附炮兵第二营阵地在半壁店至稷山营一线。

经石厂、高各庄、齐家庄为第一道防线,半壁店至稷山营为第二道防线。

218旅436团占领石厂子附近高地为主阵地,435团在台上村以北高地设阵地,控扼北平至古北口公路之要冲,担任正面右翼阻击任务。211旅420团以齐家庄、杨家庄以西高地为主阵地,419团在封口山以西高地,守卫白河至茶坞一线,担任正面左翼阻击任务。

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董其武将军当时任218旅436团团长,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民革主委孙兰峰将军当时任211旅421团团长。这两个团在战斗中都打出了威风,打出了中国军队的英雄气概。

据董其武日记记载:

5月16日,59军全军开始按总部指挥部印发的工事图纸,构筑团、营、连的防御阵地,均为三线纵深配备。每个连的工事都有上下两层,即使上层被敌炮火摧毁,仍可转入下层继续坚守。在阵地上筑有坚固的掩体即掩蔽部,设置了各级指挥所,以及弹药库、医药室、监视所。各种掩体之间,挖掘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同时,对各种掩体、工事、堑壕进行了严密的伪装。

5月20日,经过一周不分昼夜的紧张施工,59军各防区的工事基本构筑完成。施工中,日军的飞机不时飞临阵地上空,进行侦察、投弹、扫射,由于官兵们隐蔽及时,没有造成大的伤亡。各部队在阵地前方派出的警戒分队,日夜巡逻,与日军小分队时有零星接触,但未发生大的战斗。

5月21日拂晓,日军西义一中将指挥的第8师团之一部,派小股部队向436团一营阵地进行试探性进攻,由于规模不大,双方均无太多伤亡。但北平红十字会及协和、同仁等医院,却派出许多辆救护车和医护人员,组成多支医疗队来到前线,准备救护伤员,对官兵们鼓舞极大。

5月23日凌晨,日寇第8师团之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配属坦克10多辆,山炮、野炮30余门,在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向傅作义部218旅和210旅防区的结合部,发起猛烈进攻。日寇先以飞机轮番投弹轰炸,继以火炮狂轰,尔后在坦克的掩护下,分数路向59军前沿阵地冲击。淡淡的星光下,敌人的钢盔、刺刀闪着寒光,大地在敌人坦克的碾压下剧烈地颤抖着。一场残酷的战斗开始了!

436团10连位于主阵地前方的突出部位,首当其冲。在连长张惠源的指挥下,该连战士抱着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凭借坚固工事沉着应战。当敌步兵接近外壕时,连长一声令下,机枪、手掷弹如雨点般猛烈还击。董其武在团指挥所观察孔看到,敌步兵在坦克车后面蜂拥而来,先令炮兵齐射,拦截敌坦克。随后,10连官兵以机枪、手掷弹打击坦克后面的步兵,敌人扔下几具尸体后,退了回去。

紧接着,日军又以10数门大炮向10连阵地猛轰,阵地成了一片火海,炮弹落下,砂石横飞,烟尘弥漫。敌人又一次嚎叫着冲上来。此时,10连战士已伤亡过半,但仍与敌人顽强战斗。自拂晓至上午7时,10连全连只剩下张惠源连长及士兵7人。董其武命令张连长带兄弟们撤回主阵地。张连长说:“死也要死在前沿阵地上,不然对不起战死的兄弟们!”张连长说啥也不肯撤退。最后,董其武只好下死命令,让该连士兵架着张惠源撤了回去。

上午9时,敌人又以步炮联合,向436团及薄鑫团长的420团同时猛扑过来。敌人首先以10余架飞机和炮兵,对436团阵地进行轮番轰炸、轰击,倾刻间,阵地被近千发炸弹、炮弹炸燃的烈火和硝烟所弥漫。由于436团主阵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加上地形复杂,工事坚固,仅被日军摧毁少量工事。当敌人的步兵冲到阵地前沿时,董其武命令各营、连迅速进入战壕,顿时,步枪,机枪响成一片,一颗颗手掷弹也在敌群中开花,成群的鬼子倒在高地的半坡上。436团伤亡很大,一营伤亡最重。

9时30分,敌人开始新的进攻。在敌人实施炮火轰击时,436团官兵均进行隐蔽,阵地上只留少数监视哨。当敌人步兵开始冲击后,监视哨及时发出信号,官兵们迅速进入战壕,向敌人还击。敌人进行仰攻,我军则居高临下,向敌人瞰击。由于坡度太陡,敌人的一辆坦克翻进我军挖的反坦克壕。436团几个战士见状,立即冲上去,将几束手掷弹塞进坦克,将其炸毁。当时,团长董其武看见一个戴眼镜的日寇军官正挥舞着指挥刀督战,当即命令身边8连两个士兵,连放两枪将其土击毙。敌人的冲击如大海涨潮,一波接一波,反复不止。而436团的阵地尤如海中礁石,巍然屹立,敌人冲击的波浪再凶猛,也都被礁石击碎了。

铃木旅团进攻受阻后,马上改变进攻方向,向436团左侧的420团猛攻。薄鑫团长指挥一营长李吉祥、二营长高景山,率部同敌人展开激战,敌人伤亡巨大,未能突破防线。

时至中午,敌人恼羞成怒,出动6架飞机在阵地上空和阵地后方大肆轰炸。还以10余门重炮向436团和420团阵地猛轰,几百名日寇像密密麻麻的蝗虫,呜哩哇啦地吼叫着,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436团阵地正面及两侧冲击。

当敌人距离阵地还有几十公尺时,二营8连的勇士们在冲锋号的激励下,像一群下山猛虎,越出战壕向敌群冲去。在与敌短兵相接,拼刺刀前的刹那间,用“飞刺刀”战术,放最后一弹,使敌猝不及防,迅速将冲在最前面的一排敌人击倒。紧接着,团长董其武又命令守卫在前沿的其他连队一齐出动,与敌人展开你死我活的肉搏战。此时阵地前面,左右高地的坡崖上,杀声震天,血肉横飞。举着膏药旗的日本兵成了59军战士的活靶子,几乎无一幸免。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等现代化武器完全失去作用。

敌人发现董其武团的重机枪连的阵地后,用扑灭性射击将其摧毁。面对弹雨,重机枪连坚守原地不转移,最后全连壮烈牺牲,只剩下二班长张恒顺一人坚持战斗,11连班长杨根胜,两腿被敌机炸伤,坚决不上担架,表示:“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战斗下去!”。

一场血战,终于把敌人的冲锋打退。在平古公路大道及两侧高地的坡崖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伤亡的日本兵。436团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坚守在第一线的2营7、8两个连队,伤亡都在三分之一以上。日军炮火将436团指挥所掩蔽部的顶盖掀掉了,团长董其武身边的两个电话员一死一伤。董其武的帽子也被弹片打飞了。他只好转入掩蔽部二层,重新架起电话,继续指挥战斗。

13时,当436团粉碎敌人第7次进攻后,狡猾的敌人改变了主攻方向。敌人以飞机6架、大炮10余门作掩护,在铃木旅团长亲临第一线直接指挥下,骑兵72联队配合步兵早川联队,由长园堡附近偷渡过河,向420团左翼迂回,袭击该团侧后方的白河村,企图得手后再围攻436团。叶启杰旅长即命薄鑫团长组织部队抗击。薄鑫团长当即命令3营长曹子谦率部投入战斗。敌人攻势虽猛,可是叶旅将士抱定“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牺牲精神和必胜信念,坚决迎击。但敌我力量悬殊,战斗异常激烈,三营长曹子谦负伤,全营官兵伤亡甚大。一营长李吉祥率部拼死抵抗,一连连长魏振海阵亡。最后,终以众寡悬殊,被迫后撤,白河村东北一里之高地被敌突破。

此时,210旅张成义419团战斗也很激烈,在叶旅长的亲自指挥下,该团利用坚强的工事,运用“近战狠打”战术,同敌人拼杀。敌人从凌晨4时起,连续多次向阵地猛攻,战斗达8小时之久,始终未破。

据苗玉田记载:

由于敌众我寡,位于白河村东北方向一里远的茶坞村小高地(210旅指挥部所在地)被敌攻占,严重威胁420团的主阵地。此时,敌人还在不断增兵。在这紧急时刻,叶旅长指挥炮兵一连官兵,从掩体内拉出山炮数门,用零线子母弹向日军猛烈射击。此弹内含小群铅子弹200余粒,炮弹出口后30米即爆炸,爆炸面积宽30米长30米,杀伤力甚大,毙伤敌人甚多。随后,敌我双方展开肉搏,终因众寡悬殊,茶坞村阵地失守。

战况万分危急,叶启杰旅长请求59军指挥部紧急增援。接到报告,傅作义将军认为,如果怀柔以西平谷大道两侧高地一旦有失,日军即可长驱直入,就可能一举而陷北平。于是,傅将军决心死守怀柔以西阵地,即便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能让阵地失陷。傅作义立即亲自打电话命令预备队——211旅421团孙兰峰团长,率部跑步向210旅阵地前进,迅速支援该旅,击溃当面之敌,夺回已失阵地。

打完电话,傅作义将军即带领参谋人员乘汽车赶到孙兰峰团,拟亲率该团指挥作战,收复阵地。经再三劝阻,傅作义只好在211旅指挥所坐阵指挥,并给孙兰峰团官兵作了简短的战地讲话,鼓励战士勇敢杀敌。

孙兰峰团长到达叶旅阵地后,与叶旅长研究了敌情,决定将第一营埋伏在苏家口附近高地,孙团长率二、三两营向迂回进犯之敌实行逆袭。当孙团跑步向敌人急进时,被敌骑兵72连队发现,当即发起乘马冲锋,妄图一举冲垮孙团。孙兰峰团长立即命令重机枪连:“迅速占领前方高地,集中火力射击向我乘马冲锋之敌,掩护部队前进,将敌骑击退后,仍随团部跟进。”同时,命令正从身边经过的10连连长,率部占领左前方300公尺处的小树林,埋伏起来。并命令一营营长刘景新,迅速占领苏家口附近有利地形。

孙兰峰团长布置完毕后,敌骑兵72联队之一部,即乘马持刀冲了过来。敌人原想乘我军不备将421团冲乱,击溃这支增援部队。未料想,孙兰峰已将伏兵埋好。当敌乘马冲击时,突遭重机枪连集中火力扫射,10连也以步枪、冲锋枪向敌侧背实施猛烈伏击,敌骑纷纷饮弹落马,毙伤甚重,急向原方向溃退。此时,已顺利进至苏家口附近的刘景新营,对溃退之敌给以迎头痛击。

为了夺回被敌攻占的茶坞村阵地,叶旅和孙兰峰团的将士们奋力拼杀,双方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易手三次,战至18时许,终为我军收复,一举扭转了不利的态势,210旅从此转危为安。218旅曾延毅旅长见状,也抽出一部分兵力主动出击,协助420团将失去的阵地全部收复。

至此,傅作义59军在怀柔城以西,南自经石厂,北迄长城一线,连续浴血苦战10多个小时,以伤亡700余人的代价,取得毙敌346人,伤敌660余人的辉煌战果。

这一仗,打得顽强,打得激烈,日寇优良装备顿时所长,日寇步兵寸步难行,刹住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阻止了日军向北平前进的步伐。战后,蒋介石、阎锡山发电慰问59军,并奖励55000大洋。天津《大公报》赞扬59军:“以血肉当敌利器,傅部空前大牺牲;肉搏千多次,使敌失所长;沙场战士血,死也重泰山。”国内各界纷纷派代表慰问抗日将士,送来“保卫疆土”“为国干城”“气壮山河”“战史流芳”等锦旗。

日本《大阪朝日新闻》报道说:有少数部队顽强抵抗,是役我军因受地雷之损失甚大,……敌在高地筑有中国式的坚固阵地,该阵地两旁伸出,一对由密云前来之我军,一对由蓟县前来之我军,侧背之早川联队,突受敌千余人之进攻,结果伤亡约三百余人。在高地之敌,利用微小之枪眼孔射击,我军既难达歼灭之目的,又无法攻击前进……,观看中国式之阵地,实有相当之价值,且于坚硬之岩石中,掘成良好之战壕,殊令人惊叹。敌兵陷藏于坚固之穴中,仅露出2寸宽、4寸长之枪眼,做殊死之抵抗。“战地离北平城只有六十余华里,如不是傅作义军的精锐部队阻击我军,日军早已进入北平城了”。

胜利的59军,拒绝停战、撤退

虽然59军取得了胜利,傅作义将军并不高兴。

因为,59军用高昂的代价(367人壮烈牺牲)换取胜利的当天,日军先后占领冀东的丰润、迁安、遵化、唐山、玉田、蓟县、三河、香河、平谷、密云、怀柔等县市。守军退至平、津附近。日军从南、东、北三个方向对北平形成威逼态势。

接到停战、撤退命令后,傅作义将军心情十分沉重,以无比悲愤的情绪向部属们表示:这样的停战撤退是我们军人最大的耻辱!他激愤地对总部参谋长陈炳谦说:“我们牺牲了这么多官兵,换来的却是妥协停战,战士们能死而瞑目吗?”陈炳谦等人劝说傅作义:“别人都已停战不打,仅我们这点部队也难以战胜日本侵略者,既令停战撤退,只有服从。”但傅作义将军态度坚定地说:“必须日军先撤,我们才能撤,否则我们决不能后撤!”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傅作义将军让各部队坚持战斗到下午6时许。日军撤退后,傅作义才派参谋人员分赴前线各部,正式传达北平军分会的撤退命令,并加以解释说服。当晚12时前后,傅部各部队官兵逐次向指定地点秘密撤退。至此,59军将士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们洒满鲜血的战场,按命令撤退到高丽营后方。

5月31日,国民政府与日寇签订了《塘沽协定》。

为了永远记住牺牲的367名抗日烈士,傅作义将军决定在自己的大本营绥远建立一座“华北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并树碑刻字,大力颂扬。建碑前,傅作义将军请胡适先生撰写碑文,请钱玄同先生书丹。在碑文里,傅作义将军让胡适先生写了这样一段话:

“五月二十三日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当时的北平60来里的怀柔县城附近正开始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4时直打到下午7时,1000多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城下之盟一部分的耻辱。”

在碑文里,胡适先生还对怀柔之战作了如下评述:

“二十三日天将明时,敌军用侵华主力的第八师团的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向怀柔正面攻击。又用铃木旅团的早川联队作大规模的迂回,绕道袭击我军的后方。正面敌军用重野炮三十门,飞机十五架,自晨至午不断地轰炸,我方官兵因工事坚固,士气的镇定,始终保守着高地的阵地。那绕道来袭的早川联队也被我军拦击,损失很大。我军所埋地雷杀敌也不少。我军的隐蔽工事仅留二寸见方的枪口,等到敌人接近,然后伏枪伏炮齐出,用手掷弹投炸。凡敌人的长处到此都失了效用。敌军无法前进,只能向我高地阵地作极猛烈的轰炸。有一次敌军的一个中队攻进了我右方的阵地,终被我军奋力追击,把阵地夺回。我军虽无必胜之念,而人人具必死之心:有全连被敌炮和飞机集中炸死五分之四,而阵地岿然未动的;有袒臂跳出战壕肉搏杀敌的;有携带十几个手掷弹,伏地外壕里一人独立杀敌几十的。”

碑文的结尾是:

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

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

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

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高大、挺立的纪念碑后面就是“华北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墓地埋葬着在怀柔战斗中牺牲的367位烈士的遗体。

5月23日战斗结束后,这些烈士的遗体,凡来不及运回的,都由当地老百姓就地掩埋,暗树标志。9月,傅作义将军下令把这些烈士遗体从怀柔战场运回绥远。搬迁时,傅作义将军为每个烈士备了棺木、殓衣,回到绥远举行了隆重的祭祀活动。

1934年春,“华北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建成,绥远军政民各界联合召开了追悼抗日阵亡战士大会。南京、上海、北平、太原等地都派了代表,追悼会盛况空前。傅作义将军亲自主持了追悼仪式。在追悼大会上,傅作义坚定地表示:为反抗日寇侵略而以身殉国的将士们,他们的死重于泰山。他们将永远受到人民的敬仰。对于这些烈士家属,除按国家规定给予抚恤外,我特别命令军需处另外从优抚恤!

召开追悼大会时,全国各地的知名人士纷纷送挽联、挽幛,表示沉痛哀悼。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挽联,最引人注目,联曰:

青山有幸瘗忠骨

黑水何时入版图

公墓建成后,傅作义将军每假日,都要领着孩子前去凭吊。他每次站立在纪念碑前,脱帽鞠躬,默哀不语,常常使其他深受感动。

董其武将军曾说,傅作义将军对阵亡将士总是当作神灵来供奉。为了永远铭记每个阵亡将士的功绩与名字,他把历次战斗中阵亡的人员的名单全部抄出来,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有空暇,他就默念这些名字。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9 18:15: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长城抗战最后一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