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日寇血洗潮河关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879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日寇血洗潮河关

[长城抗战]日寇血洗潮河关

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在古北口长城一线抗击日军进攻,深深地感动了成千上万的密云老百姓。一九三三年三月十日,日军飞机轰炸古北口,这是古北口人民第一次见到飞机和轰炸,一部分人心里没底,开始外出逃难。大部分古北口人不顾自家房屋被炸起火,更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他们积极参加抗战支前,誓死保卫祖国大好河山不被侵略者涂炭。

就在古北口长城抗战的战斗最为激烈之时,一个叫关喜根的年轻人挑着干粮往长城上中国守军阵地送饭,指挥员看这里太危险,就让他在长城洞里躲避,日军攻上长城,用机枪把他打死在长城洞里。

壮年王成海给长城上中国守军阵地送水,在石盆峪半山上被日军抓住,日军用王成海的裤带背捆他的双手,企图用刺刀将他刺死,刺刀将他的肋皮刺破,王成海一个弯腰滚下山去。日军连开几枪都没有打中,王成海幸免于难。

河西村的姚寿春是个卖菜的,他为中国守军伙房送菜市,正赶上日军飞机轰炸古北口大街,被日军飞机炸成重伤。长城抗战爆发后,开小吃店的关奎林日夜为中国守军烙饼,日军发现炊烟目标后,将一颗炸弹投在它房子外面,日军炸弹震聋了他的耳朵,造成终身残废。

日军占领古北口之后,古北口的大部分青年随中国军队撤退,没有走的青年凡是被日军抓住的都被看成是中国军人而杀害。胡同沟的几户人家原以为日军不可能到这小山沟里来,日军到后,把没有逃走的孙焕、孙凤亮、陈军、陈桂仓、何双合、赵德宝等六名青年全部用刺刀刺死。

蔡德增夫妇在古北口后道一个叫老虎洞的山窝里,被日军用刺刀刺死,关景山夫妇在城墙洞里躲藏,被日军用机枪打死,三岁的女儿被母亲藏在身下,后来被人救走。

面对日军的疯狂暴行,古北口人民丝毫没有屈服,他们表现出顽强的反抗精神,没有一个人扯“顺民旗”。日军还没有进到古北口,全镇的老百姓就开始自发地组织起来,坚决抗击日军的侵略行径。大家早就打定了一个主意,“如果守军挡不住小鬼子,我们就和古北口共存亡”。

当中国守军撤出古北口,日军曾认为他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入古北口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刚刚扑到东关门外,突然从花影里、柳丛中、茅屋旁、篱笆后冲出来一大群不分男女的老百姓,他们手拿菜刀、斧头、顶门杠,齐声呐喊着“冲啊,杀啊”,出其不意,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眨眼功夫前面的日军就齐刷刷地倒下了一打片。

上营小城的老百姓面对自家的房屋被日军的大炮炸成一片瓦砾,团团怒火在胸中燃烧,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在被日军炸塌的磨房里用剪刀刺死了一个企图行暴的日军;东关的一个刚结婚不过二十天的年轻媳妇,用碾棍将企图发坏日军士兵的打死。

日军占领古北口之后,古北口商会又直接派代表,冒着被日军发现的危险,把一百多块银元慰劳金夹在棉衣里,通过日军封锁线,送到第二师师部,希望中国守军迅速反攻,早日收复古北口。数十名年轻人还直接通过日军封锁线,直接跑到第十七军军部要求参军参战。

第八十三师接防后,仅杀敌三日,逃难到密云县城的古北口人民就在商会的组织下,往南天门阵地送去了大量的慰劳金和慰问品。古北口商会在慰问中央军各师官兵时,还送去了一封慰问信。信中说“武装同志,首推中央,不但救国,更爱村民,杀敌致国,不顾死亡,昼夜苦战,敌气以僵,国体民生,两得平康,聊其食物,赏我前方,预祝将来,直捣东洋,抵彼黄龙,痛饮壶浆,歼灭倭寇,奏凯还乡,雪我国耻,为民争光,名标青史,万古流芳。”

在古北口长城抗战期间,密云县城至古北口南天门沿途各村镇,先后有上千名青壮年被派去支前,有数千头毛驴和骡子被部队征用,往古北口南天门阵地运送弹药和粮食。广大人民对古北口长城抗战的大力支持,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守军的士气,参加古北口长城抗战的爱国官兵自觉地把密云人民的支持化作杀敌报国的力量,狠狠地打击了日军进攻的嚣张气焰。

第二师黄杰部在南天门阻击日军,潮河关的老百姓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大家纷纷把家里养的猪羊宰杀,冒着枪弹乱飞的危险,把猪肉炖粉条、羊肉炖萝卜送到阵地前沿慰劳中国守军官兵;把成包的豆腐送到阵地前沿帮助中国守军官兵改善伙食;把熬好的玉米豆粥盛在木桶里送到阵地前沿让中国守军官兵吃上热饭。有十几名青壮年干脆跑到阵地前沿帮助中国守军官兵扛运送弹药。而这一切都被对面河西日军指挥官从望远镜里看得一清二楚。

当日军指挥官从望远镜了看到中国守军阵地上不仅有中国士兵,而且还有一些老百姓的时候,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报复的怒火,当他确定在中国守军阵地上忙活的人就是潮河关的老百姓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嫁祸于人的新杀机。

潮河关是一座四边各长一百五十六米的正方形小城,小城开南门,城里和城东居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古北口长城抗战期间,潮河关城北与潮河隔河相望的西菜园、河西村驻有上万名日军,而城南与潮河隔河相望的塔沟、羊庄子村的后山上,就是参加古北口长城抗战的第十七军第二十的阵地。日军占领古北口的近一个多月来,潮河关的老百姓一直处于敌我对峙的中间地带。虽然一些人担心打仗有生命危险,躲进了深山老林,但一些有骨气的老百姓还是留了下来,并在背地里帮助中国守军干一些事情。

一九三三年四月十三日(农历三月十九)天不亮,恼羞成怒的四百多名日军,一部在潮河关后山上掩护,一部进入潮河关城,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在小城西南角的菜园子里,有三间没有院墙座西朝东的草房,房子的主人李永顺这几天一直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干活,不足四十岁的女主人听到有人拍门,穿上衣服刚刚把门打开,就被日军当胸一刺刀刺杀在灶台旁。二十一岁的大儿子李宝山刚跑到房子外面,就被蜂拥而至的日军扎了四刺刀躺在地上。十九岁的二儿子李青山刚跑到门口,就被冲过来的日军士兵扎了七刀,刚刚八岁的小儿子在屋里被日军士兵扎了几十刀,一直到孩子停止了哭啼,日军才罢手而去。日军士兵点着了三间草房,就进城烧杀去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哥和二哥并没有被扎死,等到日军走远了,兄弟俩个赶紧爬起来互相搀扶着趟过潮河到了西沟,找到了第二师的军医官包扎上药,终于躲过了这场生死劫难。

日军进城以后,就这样一家一家地杀,一家一家地烧,一直达城里的各家各户都杀光烧光,又转到城外东南面见一家杀一家,见一户烧一户。二十二岁的贾德明,家中有四十多岁的母亲,二十岁的妻子和一个怀抱十个月的小男孩只有一个兄弟贾德生在外边给人家放羊不住家中。日军士兵把贾德明一家四口赶到门口的大槐树下,还有左家、李家、王家一共二十多口。日军士兵先把周围的房子点着,然后,用手榴弹炸,用枪打,用刺刀扎,二十几口人无一幸免。贾德明的媳妇正在给孩子喂奶,日军的枪弹从她的胸口射入,仰卧在血泊之中,不懂事的孩子那里知道妈妈已经死了,还在妈妈身上爬着要吃奶。弄得满脸都是血。潮河关最东面的几户人家,看到小城里火光冲天,又听到不时传来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就赶紧起来向潮河南岸逃南北面山上的日军见到潮河关的老百姓向外逃,就向这些老百姓开枪射击。这时,中国守军发现日军在潮河关屠城,立即组织部队还击日军,掩护老百姓南逃。在潮河关大街上,和潮河边上,又有数十名老百姓被日军打死。

为了疯狂报复潮河关的老百姓,日军于四月二十六日(农历四月初二),天不亮,又来到潮河关第二次屠城。他们打上次没有被抓住的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十几个头痛跑回来埋葬亲人的青壮男子集中到一起,全部用手榴弹扎死。仅这两次,日军就在潮河关中国老百姓八十三口,烧毁房屋三百六十多间。这是日军自侵略长城线以来的一次疯狂暴行。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9 12:48: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日寇血洗潮河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