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中国守军浴血南天门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838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中国守军浴血南天门

[长城抗战]中国守军浴血南天门

话说第十七军第二师在南天门一线与日军对峙交战了四十五天,几经艰苦争夺,阵地仍在中国守军之手,中国守军不怕流血牺牲,士气空前高涨,誓与阵地共存亡,但是,由于中国守军的武器装备处于绝对劣势,因而伤亡很大,特别是自四月二十一日连续五昼夜空前激烈的血战,第二师的伤亡更为惨重,全师官兵虽然歼灭日军三千之众,但自己却阵亡了六千多人,其敌我作战阵亡人数的比例达到一比二。趁着川原侃没有派步兵进行冲锋,徐庭瑶重新完成了新一轮部署。

白天他把基本休整补充完毕的关麟征师调上来,放到刘戡师防守的东侧阵地上。天一黑,刘戡师连同一个重迫击炮营就移到中央阵地,已经疲惫不堪的黄杰师则被换下来,撤到后面休整。

野炮部队主力及其余部队被徐庭瑶安排到大小开岭,以坐实后防,不给日军以绕攻或迂回切断的任何机会。

转眼之间,一个新的布局就完成了,而日军几乎没有能够觉察得到,也未能在部队换防的间隙钻到空子。

徐庭瑶部署刚刚完成,川原侃就出手了。

反常不是无缘无故的。要知道,川原侃这个人的坏点子极多,如果哪一天他改了规矩,那一定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所以他的日子得倒着排了,脑子里的阴谋诡计也跟头脑风暴一样地在乱迸乱溅。

就在光发炮不发兵的前一天,先前被抽调到冷口去的炮兵部队和长濑联队已经归建,这让川原侃多出了博奕的资本。

打了一天炮,那是有原因的,就是要制造恐怖气氛,让对手作出动作,以便他能够找出你的空档之处。

这时候指挥中央阵地防守的已经变成了刘戡。他一过来,马上就看出了问题:靠八道楼子这么近,整天就这样被他们狂轰滥炸,不是傻吗?往东收缩,能离他们远点就远点。

此前,川原侃已把冷口归建来的炮兵部队都一股脑儿安排在八道楼子上面,并在各个制高点上都设置了观察哨,并用旗语进行统一指挥。

刘戡的部队一移动,八道楼子的日军炮兵阵地看个正着,即刻下令轰击而且跟着旗子走,刘戡移动到哪里,他轰到哪里。

指挥部队搬家的刘戡还觉得奇怪,好像日本人在他屁股后面按了一个跟踪器一样,不管换哪个位置,日军火炮都会准确无误地跟过来。其实他不知道,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上了川原侃的道。

炮击之后,川原侃马上指挥步兵进行攻击。这次他改变了以往对中央阵地进行全面猛攻的打法,改成了重点进攻对方营垒的策略。

首当其冲的就是核心阵地四二一点二高地。

情况紧急,刘戡就像古北口的关麟征那样,他摘下军帽,脱掉了军上衣,举着手枪上了高地,亲临一线进行督战。

在黄埔学生中,刘戡是被评价为脑子一根筋的人。打起仗来疯得很。在围剿红军的作战中,他一只眼睛都被打瞎了,配了只假眼,被人称为“独眼龙”,他的第八十三师号称“德械师”,每人戴一只德式钢盔,无论战斗素质还是所持枪械,都是第十七军三个师中的翘楚,自然不会让正面冲锋的日军占到多少便宜。

可是防得住正面,却防不住侧面。

川原侃再用迂回战术,不过这次他在里面添加了猛料——日军的独立战车第一中队上场了。

和打炮飞机一样,相对于欧美国家,日本坦克部队的发展其实是很迟缓的。除了受“刺刀决定胜负”论的影响外,或多或少跟其岛国资源有限也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九一八”后,关东军还是靠从东北军仓库里抢来的法国“雷诺”轻型坦克,再配上几辆刚刚出产的八九式中型坦克,才勉强凑成了一支战车队,即独立战车第一中队,队长由百武俊吉大尉担任。

战车第一中队此次主要是配合川原侃旅团进行作战,全队计有八九式中型坦克九辆,九二式重型装甲车三辆。

热河的时候他们没怎么轮到打,古北口地势险峻,发挥的空间也很小,到南天门这里来耍威风了。

双方持续激战至二十四日上午九时,经中国守军顽强抵抗,日军遭受重大伤亡,被迫退出阵地。上午六时,日军六架飞机开始向我四一二·三高地投弹轰炸,炮兵同时炮击,步兵继之冲锋,我守军沉着应战,历经七次肉搏,激战至上午十时,中国守军官兵伤亡殆尽,阵地上几无还击的枪声。该高地被日军占领。

一九三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南天门战场,中国守军的所有高地都被日军炮火炸成一片焦土;田汉亲眼见证了的恐怖场面。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前进!前进!”这一民族的最强音,时代的最强音。

四月二十五日晚,徐廷瑶军长命令第八十三师师长刘戡迅速率部接手第二师南天门一线防务,第二十五师杜聿明率部接替第八十三师在曹家路,司马台,烧儿峪一线防务,第二师后撤至金山子、九松山附近进行整补。

在中国守军的顽强抗击之下,日军进攻非常不利,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根据第八师团师团长的请求,把步兵第四旅团投入南天门战场,并命令关东军飞行队主力全力协助该师团在南天门作战,复令第六师团的两个大队统归第八师团指挥,第八师团把所有能调动的部队全部用于南天门战场以便集中力量击败在这里顽强抗击的中国军队。这样,日军投入南天门战场的兵力已达到一万六千多人。

二十六日佛晓,第八十三师刚刚接防完毕,就有一千多名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该师南天门右翼的四二一高地猛轰,他们将中国守军的防御工事全部炸毁,继以步兵猛扑,第八十三师四九七团以一个营的兵力顽强抵抗,激战至下午五时,守军伤亡殆尽,四一二高地遂被日军占领。

四月二十八日清晨,日军又增兵数千人,并以数十架飞机,四十门大炮集中轰击中国守军南天门三七二高地和四二五高地,其步兵分三个纵队向中国守军阵地猛冲,同时以坦克掩护骑兵向中国守军左右翼包抄威胁。中国守军四九七团及补充团一个营与敌激战至下午五时竟日,所有工事均被摧毁,作战失去依托,部队伤亡惨重,三个营长身负重伤。徐廷瑶,刘戡全天都在前线指挥作战,遂决定变换阵地,把部队撤到南天门以南六百米的预设阵地。

自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第二师和第八十三师等部在南天门一线,与日军激战八个昼夜,使日军再次遭受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据当时报纸的报道,日军从古北口往承德抢运尸体及伤员的汽车就多达一百五十辆之多,其中还不包括在当地焚化的尸首。而在南天门一线,中国军队亦伤亡三千多人。战后,张继先曾作诗悼南天门将士:

“烽火警关塞,将军夜枕戈。

长驱临朔野,众志复山河。

忠信应无敌,坚贞永不磨。

南天门上望,碧血感人多。

御悔男儿事,成仁一战中。

只知为国土,守计化沙虫。

陈舞笳何壮,创伤鬼亦雄。

会将兴义旅,一鼓下辽东。”

日军占领古北口南天门一线阵地后,即积极从各地征调部队和弹药辎重,准备继续向前推进,占领中国守军在大、小新开岭开辟的新阵地。在南天门以南方向,日军很快增加了三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8 7:08: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中国守军浴血南天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