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日军变招,黄杰痛失八道楼子,

共 7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83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日军变招,黄杰痛失八道楼子,

[长城抗战]日军变招,黄杰痛失八道楼子,

黄杰所属部队接防的防线是从潮河西岸的黄土梁经四二一·三高地,南天门,杨庄子,塔沟到八道楼子一线,全长二十华里。整个防线背倚高山,前临大河,地形对防守十分有利。其中八道楼子位局潮河关西沟西北的高山上,因为从山下到山上共有十一座空心碉楼,而从东面只能看到八座碉楼故称八道楼子。这里是古北口长城的重要一段。在山顶上可以俯瞰古北口长城内外,其射界开阔,在整个防线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八道楼子从山脚到山顶约有五、六华里,山上怪石嶙峋,草深林密。山上根本无路供人行走。

第二十五师代师长杜聿明在陪徐庭瑶军长视察南天门阵地时,指着八道楼子对黄杰说:“八道楼子居高临下,能俯瞰我全线阵地,这可是我全线阵地的中心枢钮。若被日军占领,其远程火器完全可以俯击我军阵地。你最少也得一个营的精锐部队严加防守。”

徐庭瑶和杜聿明走后,黄杰师长亲自到八道楼子视察,他看到这里虽然碉楼高耸,周围却是光山秃岭路狭坡陡,寸草不生,不易伏兵。该师很多官兵都认为八道楼子地形险峻,没有水源,运送弹药困难。日军穿的是大皮鞋,根本无法攀登这样的高山。由于思想麻痹大意,黄杰只派罗奇的第六旅十一团一营一连去防守。该连的番号听上去很顺耳,可是做的事却挺不上路,大敌当前,竟然还在碉楼里偷偷的地搓麻将。更有甚者,嘴馋了,喊个小贩上来买点花生烟酒什么的也是常事,而正是后者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四月二十一日的早上五点半,川原侃旅团两个炮兵大队集中全部炮火,全力轰击八道楼子。这一轮炮击共持续了足足四个小时。

从三月十二日郑洞国接防南天门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徐庭瑶苦心经营的主要就是阵地工事,但炮击还是对八道楼子碉楼前的工事造成了致命打击。从技术角度解释,八道楼子是一座石山,在部队缺乏特种器材的情况下,要构筑一个足够坚固的工事确实很难,前面的古北口、喜峰口莫不如此,而对于日军炮兵来讲,高地工事目标突出在他们蓄势而发的情况下,轰击起来就要相对容易的多。

如果找主观原因,黄杰当然还是难辞其咎。他大概认为这里山势险峻,又有碉楼,工事修筑上难免马虎一点,表面看看很好,很像样子,真打起来就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不过,正如他所料,前面的工事虽然遭到了破坏,几座碉楼都没有问题,而黄杰有信心的,就是碉楼。

九点半,日军步兵正式发起进攻。一个大队(第三大队)攻正面,另外一个大队(第二大队)则从西北绕行,攻击八道楼子的西侧——日军进攻时总是这样,不耍点心眼都不显得他能。

出乎中国军队的意料,日本人登起山来还挺快的,原因是他们把大皮靴换掉了,一律穿布鞋!就这么一招,碉楼前立刻险象环生,现在是人家一个团打我们一个连了。

好在一个多月的苦心经营并非毫无成效。在冲锋中,日军第九中队一马当先,格外亢奋,中队长齐藤大尉更是一副勇不可当的架势。

脚下要防着雷,顶上要防着炮,伤亡点人还是小事,士气受到影响却是大事。见前面的进攻节奏忽然缓了下来,负责军事指挥的第三大队大队长相田少佐急了,大叫一声亲自冲出战壕,发起新一轮攻势。

让守军猝不及防的是,侧面也受到了日军攻击。川原侃旅团第二大队“绕攻”过来了。

中国军队腹背受敌,伤亡很大,副营长和那位连长当场就受了重伤。十一团团长邓士富闻讯,赶紧调兵遣将,命令附近的二营增援上去。

二营营长聂新一到八道楼子,第一时间就带着一个连冲上了碉楼阵地。没多久,聂营长就当场阵亡了。

十一点半,在经历三个小时的激战后,相田终于拿下了首座碉楼。有了第一个,接下来的自然更容易一些了。

到中午时分,八道楼子居前的三座碉楼都以落入日军手中。但别人的东西也不是这么好拿的,在角逐中,连相田自己都受了枪伤,而且这时候第十一团又有援兵杀到。

代替聂新的是十一团副团长吴超征,带着一个连冲到八道楼子阵地前沿,把日军挡在了第四座碉楼前。

相田充分利用了夺取的几座碉楼,把十几挺重机枪架在楼上,压着中央高地就打,使得在此处防守的中方部队抬不起头。

八道楼子失守,使黄杰师长十分震惊,这才后悔没有听杜聿明的话,在八道楼子多部署一些部队。他赶紧打电话给徐庭瑶报告情况。

徐军长听后异常震怒,他千防万防,没想到八道楼子这么快就会丢失,于是在电话里大声斥责黄杰:“那么易守难攻的地方,你竟然一枪未放就让日军夺走了,你干什么去了。还配当一个师长吗?我枪毙了你都不解恨,现在我命令你怎么丢的,你怎么给我夺回来,我等着你们的报告。”

隔着电话,黄杰也能感受到上级的冲天怒气。

真没想到日本鬼子换了鞋也挺能爬山,真没想到那个“警戒连”会这么不济事,此时的黄杰后悔莫及,指挥所也不敢呆了,赶紧带着人到一线,督促罗奇旅进行反攻。

可是阵地总是丢掉容易夺回难。罗奇亲自指挥第十一团对八道楼子的日军进行反攻,但怎么冲也冲不过去。

换人,黄杰想到了郑洞国。

郑洞国临危受命,黄杰把这块硬骨头交给他来啃,限黄昏前拿下失守阵地。

担任主攻任务的是两个旅的两个团:一个是罗奇第十一旅十一团,一个是郑洞国旅第八团。

与此同时,黄杰还得拨出相当数量的人马来守中央阵地,并留有一定的预备队。别忘了,川原侃仍有两个大队的预备队,随时可以从正面发起攻击。

而川原侃本人,也的确把进攻战的诀窍领会到家了。他本人把旅团指挥所设在刘戡师对面,进攻部队也咋咋唬唬,使得刘戡始终不敢轻举妄动,或者派兵增援黄杰。实际上,川原侃在这方面使用的兵力很少,仅仅只有一个中队,不仅牵制了刘戡,甚至影响到了徐庭瑶的决策,使得他一度也以为日军进攻侧重点在刘戡这边,乃至于把手中大部分炮兵和预备队都调到刘戡这一侧来加强防守。

中日作战,一般而言中方数量都要远超日方。但这只是从总体上而言,在局部却往往会形成另外一种局面,那就是日方反而要超过中方。毫无疑问,这属于双方战术使用上的差距,而且差距还不小。

两个团打日军两个大队,当然不够,更何况现在攻守方已经易手,日方守,中方攻,中国军队是很吃亏的。

郑洞国从下午一点开始发起进攻,打到三点的时候,近乎把手里的两个团都压了上去。但越是豁出去,损失越大,一个多小时过后,一半人已经没了。

连那个副团长吴超征也倒了下去,一算账,就这么一天工夫,黄杰师死伤足足一千五百多人。

日军方面,一个中尉被打死,伤亡亦不可谓不大,但他们劲头十足,竟然越打越上手,不仅挡住了郑洞国发起的攻势,而且反过来继续对其它碉楼进行猛攻。在这一过程中,相田轮番使用正面攻击和迂回包抄的手段,至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八道楼子上的碉楼已经丢的一干二净。

这样一来,郑洞国更加吃力,因为八道楼子已无他的立足和容身之地。他的部队必须从八道楼子东面进行仰攻,即无工事遮蔽,又缺少炮火掩护。

郑洞国眼看着狂吃亏的买卖,再不能硬扛下去了。他当即向黄杰请示,要求把部队撤下来,转而退往南天门西侧的小桃园。

打到这步田地,其实黄杰心里也十分清楚,八道楼子大势已去,强攻无异于飞蛾扑火,这种情况下,你在怎么逼郑洞国都没用,当然只好点头同意。

四月二十二日晚。郑洞国命何大熙团退往小桃园,邓士富团扼守中央阵地。

应该说,川原侃干得真是不赖,从发起进攻到现在,全部兵力才用了一半(两个大队加一个中队),就从中央军两个师手中拿下了极为重要的八道楼子。

川原侃本想三天攻取南天门,这才两天,他已经等不了了,同时鉴于中国军队并不象他想像的那么菜,遂要求留置在承德方面的日军部队前来古北口增援。

四月二十三日,当天,日军依托于八道楼子高地,集中重炮,与轰炸机一起,对中央军南天门阵地进行了地毯式的轮番轰击,其炮火之猛烈,几将阵地覆盖。川原侃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在古北口成功实施过的打法,也将在南天门见效。

古北口将军楼,他只用了八百发炮弹,就一举摧毁了中国守军防线,而现在他手上拥有的炮弹决不止八百发。

但出乎川原侃意料的是,古北口的一幕并没有再现。

徐庭瑶经过反复打造,环绕高地构筑的纵深工事虽不能说坚不可摧,但在重炮打击之下,一道道工事,炸了一道还有一道,那是相当经得住折腾。

川原侃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当然知道如果继续轰下去的话,效果还是会有的,而且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避免已方伤亡,可是那样浪费时间啊,说好三天,完不成任务那不是自打嘴巴吗。

川原侃“三天解决南天门战斗”的老牛,因为郑洞国的一次“选择性”后撤,就这样被他自己给吹破了。

大概有人会问,都这时候了,东侧阵地上的刘戡师怎么还不过来增援,难道他们还没看出来自己的前面只有一个中队的日本兵?

刘戡此时要应付的可不止一个中队,已经增加到一个大队了,而且火力更猛,让刘戡感到脱身不得。好在中方火炮此时主要都集中在东面区域,给刘戡师平添了战力。有了炮兵撑腰,不光步兵,就连日机都对守军忌惮三分。有不怕的,关东军飞行队的一个中队长就驾着机子跑过来,想趁乱捞上一票,结果很不幸,当头挨了一炮,呜呜叫着迫降到潮河的河滩上去了。如此一来,日军在西面基本上只能做做样子,无法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对于一向自命甚高的川原侃来说,三天就这么白白地流过去了,当然让他大丢面子。

总结了一下,战术是没有错的,主要还是人太少了。

人说到就到,承德援军约一个大队,由坪岛少佐率领,坐着汽车赶了过来,到帐下听命。

真及时啊,川原侃大喜,进攻中央阵地有把握了。

第二天一早,看上去又是老套路,正面进攻的日军先打一阵炮,打过瘾了,再让步兵分成梯队轮着冲。

变化出现在午后,大家都打得疲惫不堪,精神和意志力都处于明显涣散的时候。

作为日方生力军的坪岛大队突然杀出,他们未受到过任何损伤,精神头十足。守军毫无防备,再也支持不住,邓士富团的一个主力营当场就失去了战斗力,作为核心阵地的四二一点二高地失守。

徐庭瑶一直密切关注着前方战事,此时他已发现日军摆的虽是全面进攻的套路,但实际上却是重点进攻,而且重点就在中央阵地。此前他已命令炮兵阵地西移,并亲自赶到现场进行指挥。

听到核心阵地失守的消息,他赶紧组织火炮对日军进行排射,同时抽调预备队上前助阵。

坪岛大队虽已夺下高地,但立足未稳,被这么兜头一轰在一打,只好又退了下去。

尽管夺回了核心阵地,但徐庭瑶已看出黄杰师疲态尽现,难以撑住局面。

换人很重要,但眼下更需要的是在逆势之下如何继续布局。否则,不等他换人,说不定前面就已经一溃不可收拾,等着被人家扫地出局了。徐庭瑶面临着同样的险境,不过他已经给自己预留了一个锦囊。

这就是大小开岭的六道预备阵地,

有了这个基地,不管是用人换人,还是调兵遣将,都可以做到从容不迫,不慌不忙。

南天门战役的第五天:四月二十五日。

这一天,日军的行动非常反常。除了打炮,就是打炮,不停地打,好像炮弹都不要花钱买一样,其炮火之猛烈创了纪录,但是通常所见的打完炮就冲锋的套路却没有上演,日军步兵连一个影子也未出现。

从早到晚的轰,即使炸不着你,也能对人形成足够的精神压力。据说当时不少官兵的耳朵都震聋了,钻在工事里十分难受。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8 7:08:5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长城抗战]日军变招,黄杰痛失八道楼子,

      2020/4/11 17:31: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日军变招,黄杰痛失八道楼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