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郑洞国出奇兵夜袭古北口日军阵地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82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郑洞国出奇兵夜袭古北口日军阵地

[长城抗战]郑洞国出奇兵夜袭古北口日军阵地

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三日下午六时,第十七军军长徐廷瑶从南京处理完重要军务甫抵密云城后,即刻赶回石匣镇军指挥所。徐庭瑶刚刚走进指挥所,就接到了南京国民政府委员长蒋介石的电话。蒋介石说:“第十九路军守淞沪,第二十九路军守喜峰口,皆打出了国威,国内外一片赞扬之声,但他们都是杂牌军。如今国人都说,论打日本,中央军不及杂牌军,黄埔系不及老行伍。我作为黄埔校长,颇觉脸上无光。你第十七军不仅是中央军,更是黄埔系,守住古北口和南天门,不但关系到平津安危,更关系到中央军和黄埔将领的声誉。你徐庭瑶必须打好这一仗,为黄埔同学争气,为校长争光。”

徐庭瑶当即表示:“请委员长放心,庭瑶当死守古北,为黄埔争光”。

随即,徐庭瑶又让接线员接通了第二十五师副师长杜聿明的电话。徐庭瑶在电话里向杜聿明转达了委员长训示。

杜聿明在电话里表示:“请军长和委员长放心,我们就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死守。现在的情况是:第二十五师一万多人已经伤亡过半,有几个连队人都打光了。张廷枢那个王八蛋已经把古北口北城和将军楼给丢了。”

徐庭瑶当即指示杜聿明收拢全师部队向古北口以南五华里的南天门阵地转移,徐庭瑶说:“长城之战,关系重大。敌三路大军,犹以古北口方面严重威胁北平。如古北口有失,南天门就是北平门户,若南天门有失,我军将全线崩溃。关东军的部队只一天工夫就可以直抵北平城下。我们必须不计一切代价,死守南天门。现在,我正式任命你为第二十五师副师长并代理师长。你杜聿明一定要给我顶住。”

鉴于第二十五师官兵已伤亡过半,徐庭瑶又急令第二师黄杰部火速赶到南天门阵地,接替第二十五师防务,第二十五师调回密云整补。与东北军师以上军官隔着前线几百里路遥控指挥不一样,中央军的指挥官一般都知道靠前指挥。徐庭瑶身为军长,跑得比小兵还要快,黄杰师刚刚离开北平,徐庭瑶人已经到达密云。到密云后马上给退守南天门的杜聿明打电话,了解部队状况。很快,黄杰(黄埔一期)就接到徐庭瑶下达的命令:加快前进速度,接替二十五师防务。 在参加长城抗战的各师当中,黄杰师兵员不少,除了像关麟征师那样,有二旅四团外,还外加一个补充团,计一万七千人左右。

接到命令后,黄杰师先头部队第四旅(郑洞国旅)行军速度骤然加快。对于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旅长的郑洞国(黄埔一期)只要看一看一路往后飞奔的东北军溃兵就知道了,那就是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有些糟糕。等郑洞国赶到密云,徐庭瑶早就不在那里了。他已提前赶到石匣镇,并把第十七军军部设在那里,而石匣距古北口也仅有三十里地。再跑,至三月十二日午夜过后,终于到达石匣。郑洞国气也顾不上顺一口,便跑去拜见老长官。见了徐庭瑶以后,郑洞国才知道,前线的情况不是一般的糟糕。徐庭瑶一看到郑洞国,立即命令郑洞国马上赶赴南天门,把杜聿明和第二十五师给换下来,因为后者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了。徐庭瑶特别强调:天亮以前,必须完成接防!

三个小时后,郑洞国旅的前卫部队到达南天门。第二十五师代理师长杜聿明总算是看到了老同学,并顺利完成了接防工作。 然而,此时的战场形势对中国军队来说已经相当不利。郑洞国旅在向南天门急进的过程中其实是很狼狈的。由于是南方部队,一下子很难适应北方冷空气,加上又累又饿,一路上有许多人掉队。很多营到达南天门时,连一半人都没有。其中最好的一个营,赶到南天门时也只五百来人。

许多官兵到达南天门后,他原本想坐在山坡上喘口气,不料竟睡了过去,而且一睡就是几个小时,醒来时天已拂晓。

如果日军在这个时候发起连续攻击,部队肯定扛不住。郑洞国当然知道形势的严峻。

不过让郑洞国深感庆幸的是,古北口的日军却并未接着对南天门阵地发起进攻。一直到黄杰师师部和罗奇的第六旅赶来。 根据作战分工,首先以第四旅郑洞国部之第九团接替潮河西岸黄土梁至南天们一线防务。并对南天门八道楼子一线作了纵深配备。

为牵制日军,策应友军作战,徐廷瑶军长命令各师要利用夜暗潜入敌后,郑洞国进入阵地当夜就派出一部兵力夜袭古北口,

日军根本想到没有想到,他们在古北口会遭受中国军队如此顽强的抵抗,他们更没有想到自己的部队会遭受如此重大的伤亡,他们知道了中央军到底比东北军厉害,加之关东军本部后勤、后援不济,故尔再也不敢轻率发动新的进攻。此后的四十多天里,除了零星战斗,作战双方都在积极备战,从而形成了对峙局面,但是中国军队并没有因此停止军事行动。

三月二十二日,第二师别动队夜袭日军右翼阵地,毙敌数十名,缴获机枪一挺,步枪十余支,四月五日,第二师在色树沟以近战搏斗,击毙日军骑兵第八联队队长三宅总弥及以下官兵十余名。炸毁汽车,装甲车多辆。四月十一日,第二师别动队在敌后,与日军袭击队遭遇,由于我别动队已提前将偏桥至承德的公路炸断,致使日军援兵受阻,日军袭我阴谋没有得逞,反遭不少伤亡。四月十二日,第二师组成了一个一千人的别动队,利用夜暗对侵占五寨的日军进行偷袭。别动队队员手持大刀,神不知鬼不觉由东西南三面包围上山,此时日军大都在帐篷里睡大觉,很多士兵还在睡梦中就被进入帐篷里的中国守军别动队砍掉了脑袋。别动队在山上奋力砍杀,杀的日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听得咔嚓咔嚓刀砍骨骼声,掉了脑袋的,缺胳膊少腿的都倒在地上了。在别动队追杀中,赤手空拳的日军抱头鼠窜,哇哇乱叫,部分日军惊醒后向北奔逃,一个个都被追上来的大刀队砍死。我别动队几乎全歼五寨之敌,别动队又乘胜夜暗杀过潮河,把前来五寨救援日军杀的措手不及。深夜两点之后,第二师别动队主动撤回自己的阵地。

第二师别动队深入敌后作战。得到了敌后广大人民的拥护和热情帮助,因而发动的多次夜暗袭击都取得了成功,使日军防不胜防,日军不仅伤亡很大,而且道路被破坏,许多车辆被毁,补给中断,日本的报纸评论说:“中国军队的苦鲁巴金战术让皇军吃了大亏。”但是,由于徐庭瑶军长做人比较低调,不喜欢宣传自己,不愿意见记者,因此全国人民大都不了解古北口的战事。喜峰口第第二十九军大刀队的一次斩杀行动,经报纸一宣传,上海妇女界立即组织妇女慰劳队到喜峰口慰劳第第二十九军,对古北口方向则没有去。其实,古北口方向的战事比喜峰口要激烈得多,可见当时报纸把大刀队捧得很高,对长城抗战中战斗最为激烈,部队伤亡最大,防守最为艰难的部队却没有人理睬。

日军受到第十七军别动队的重创之后,扬言要进行报复。何应钦到南天门阵地视察时,对徐庭瑶组织部队实施反击很不满意,当众批评徐庭瑶和几位师长:“你们这样干,只能惹怒敌人向我们进攻,你们不到长城外去打人家,他们就不会大举进攻我们。”此话说得徐庭瑶和几个师长心灰意冷,也就不再布置夜袭行动了。

日军为了在我古北口南天门防线取得进展,自四月十五日起开始将滦东兵力大量向古北口方向集中,日军第八师团长西羲义一中将亲自到古北口作了检查和布置。在南天门战役打响前,日军参战部队已达二万五千多人,各种火炮数百门,飞机七十多架,坦克三十多辆,其参战部队包括,关东军第六师团,第八师团,野战炮兵第八联队,野战炮兵第四大队及伪蒙军五千多人。

四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日军先后派出十余架飞机飞临南天门第二师防守阵地、石匣镇第二师师部和密云县城第十七军军部驻地上空进行反复侦察和狂轰烂炸。徐廷瑶军长当即下达命令:日军大规模进攻即将展开,各师部队务必提高警惕,抓紧备战。四月十一日,何应钦向徐庭瑶下达了一道命令。这是一道作战命令,但有两个特点。 一是出击部队不要多,二是由古北口两侧向敌袭击。用意跟武藤下令炮击古北口一样,属于战术性牵制,所以规模都不大。区别只在于武藤是为了掩护其滦东作战,而何应钦则是要想方设法减轻包括冷口在内的滦东守军压力。利用作战间隙,前线总指挥徐庭瑶一口气做了三件事:抢修公路,架设电线,巩固工事。看似平常,实际上他的这种作战思路在当时来讲是非常正确的。 抢修公路,是要保证“物流”畅通。长城抗战始终,虽然制空权一直掌握在日军手中,但前线军需供应从未中断,大量军火弹药和粮秣物资,通过包括汽车在内的各种运输工具,源源不断地从平津运往密云,并通过这个中转站发往最前线。架设电线,是要保证“信息流”快捷。据白崇禧回忆,当时虽有无线电台,但很重,得四个人抬,往往部队到了,电台还没到。更差劲是大多属长波无线,信号很差,极易误事(连先前的川原侃旅团都出过故障),这当然是电话通讯无法比拟的。巩固工事,那就更重要了。别的不说,杜聿明在南关前设置的防线,还不就是被川原侃的那八百发炮弹轰垮的。 鉴于日军长管火炮的厉害,徐庭瑶亲自监督,在南天门构筑阵地工事,同时在里面还修筑了交通沟,便于己方炮兵可以自由往来。应该说,这次筑的工事要比南关好的多,基本能做到纵深有度,以确保炸了前面还有后面,炸了左边还有右边,绝不是排成一条线,一轰就完蛋的那一种。关东军在发动滦东战役之前,川原侃为了配合作战,往南天门这边打过的炮弹成千上万,但根据徐庭瑶的说法,仅破坏了“一连之工事”,掩体内的中国守军也没有多少伤亡。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7 19:23: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郑洞国出奇兵夜袭古北口日军阵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