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杨杰被撤职,徐庭瑶升任总指挥

共 1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8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杨杰被撤职,徐庭瑶升任总指挥

[长城抗战]杨杰被撤职,徐庭瑶升任总指挥

何应钦继少帅当上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之后,即开始在居任堂办公,参谋团设在北平府右街南口右侧的大楼里,何应钦首先任命黄绍竑为北平军分会参谋长,任命原东北军参谋长鲍文樾为军分会办公厅主任。除了从南京带来的几个高参,其余都是东北军的原班人马。何应钦秉承南京政府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政策,企求依靠两千多年前秦始皇遗留下来的万里长城抵御日军的进攻。他把傅作义的部队调往独石口方向,把古北口方向溃退下来的东北军王以哲部队撤下来休整,让刚刚从南京调来的中央军徐庭瑶的第十七军去接手古北口方向的防御。让宋哲元的第第第二十九军负责喜峰口方向的防御;让商震的第三十三军负责冷口方向防御,让孙殿英部在多伦以东地区布防,在敌后威胁日军。使日军不能不有一些后顾之忧。何应钦这样做,完全是一个消极防御、随时准备挨打的作战部署。根本就谈不上反攻热河,收复失地。

日军先头部队于三月九日占领喜峰口,调往该方面增援的原西北军第二十九军宋哲元所部的主力刚刚到达遵化,其先头冯治安师黄昏后到达喜峰口,他们乘敌立足未稳且又疏于防范,在黑夜里不用火器射击,而用大刀砍杀进行逆袭。当夜杀死杀伤大量敌人并抓了一些俘虏,夺回了喜峰口,这是中国长城抗战唯一的一次胜利。捷报传来,举国振奋。“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喜峰口之战,足以让装备精良且不可一世的日本军队黯然失色,不得不对作战目标进行调整,重新部署进攻兵力,该方向一时出现敌我对峙态势。

三月十一日王以哲的第六十七军第一一二师把古北口正关丢了之后,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关麟征部尚未全部到达古北口,部队立足未稳就冲上长城企图夺回古北口一线阵地。第二师黄杰部迅速跟进,第八十三师在石匣留作预备队。由参谋次长、陆军大学校长杨杰任古北口方向总指挥。此时,由于进攻古北口的日军后援不即,后勤供给困难,该方向也一时出了敌我对峙态势。三月二十日,防守榆关方面的何柱国部突然接到放弃榆关、撤至滦河西岸的命令。

最可气的是拥有三万多人的孙殿英部在三月初就进到赤峰,围场一线,日军进攻热河,孙殿英的部队人不少,比第二十九军还多,有三万多人。长城抗战开始后,何应钦本来希望他利用多伦以东的山地地形,对日军进行牵制,以减轻长城正面的防守压力。谁知这厮人多不济事,盗墓有一手,打仗却不行,武藤只用了一个茂木骑兵旅团和部分飞机坦克进攻孙殿英部,就把孙殿英赶到多伦以东地区的沽源去了。何应钦原计划为减轻日军对长城进攻的压力,派孙殿英部固守多伦,谁想到孙殿英部根本就档不住日军的进攻,没有三、五天功夫就放弃多伦,继而向沽源溃退,就在此时,舆论又传来孙殿英已经接受伪满任命的传言,这事让何应钦大为惊疑,马上命令扣发孙殿英的军饷和给养。何应钦的这一手,可把孙殿英给愁坏了。没钱没粮,他和手下的兵吃什么呀。好在他在北平有一个办事处,便通过办事处处长,找到黄绍竑,说自己根本没有投敌这码子事,希望能把扣发的钱粮补给他。黄绍竑这时候就相当于何应钦的“政委”。听“政委”这么一说,何应钦也犯起了踌躇,因为不知是真是假,如果孙殿英真的像外界说的那样,还照发他钱粮,说得难听一点,那可就是资敌了。但如果是假的呢,逼急了,就等于把孙殿英推到日伪那边去了,而且还得用一支部队专门去对付他。很快,何应钦派出参谋长黄绍竑以视察为目的前往调查。黄绍竑乘火车到张家口,然后会同冯玉祥坐汽车向沽源前进,途径张北在沽源以北的平地脑保碰上了孙殿英,孙殿英一方面为他的部队接连溃退找理由,一方面为他接受伪满任命的谣言大喊冤枉。他说:“多伦在地图上虽然很大,但这是一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荒漠平沙,寸草不生,人烟稀少,给养困难,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日军坦克的进攻和飞机的轰炸。”孙殿英对黄绍竑说:“有人说我没见到日军就溃逃,那部队那么多伤兵又是从哪来的。有人造谣说我接受了伪满州国的任命。全国都知道,我孙殿英挖过小溥仪的祖坟,我去投他,无异于把麻子脑袋往刀上送。我孙殿英虽然身出土匪,在道上混了几十年,也还知道一点民族大义,即使在愚也知道自己与小溥仪有不共戴天之仇,有些人就是想栽赃嫁祸于我,我对委员长绝无二心。”

当时,黄绍竑认为孙殿英还不至于投降伪满,为了稳定军心,于是代表北平军分会下发拖欠的四十万元军饷和四万袋面粉。黄绍竑指示孙殿英部,抓紧在沽源、独石口、镇岭口东北一带布防,以抽出傅作义部队作为机动部队使用。

一九三三年三月下旬,长城各口的战事比较平静,这时,蒋**秘密来到北平,并在居仁堂开了一个军事会议。驻华北各方面的高级将领都出席了会议并当面报告前面长城各口的战事。这次会议本为探讨战局,然而谁也没有预料到,它却决定了一个人后半生的大部分命运。这就是当时被国内军事界,称之为军事家的杨杰。

在中国近代军事史上,杨杰是一个与蒋百里齐名的军事理论家。杨杰,字耿光。一八八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云南省大理县一个贫寒家庭。一九二四年冬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十五期,当时日本当局曾请日本知名人士及杨的好友,以高官厚禄为由劝其留在日本任职,杨杰不为所动,毅然决然回到祖国,以报效国家。一开始,杨杰跟蒋**是跟得很紧的,也颇受后者器重。在中原大战等诸多战事中,他都给蒋**出谋划策,参谋当得很见水平。他曾担任过中央陆军大学校长、教育长,在国防建设和军事教育上均有相当建树。到长城抗战前,杨杰已升任国民政府参谋部次长。 但何应钦素来与杨杰不睦,死活都看不上这位“理论不联系实际” 的杨校长。

何应钦一直认为,杨杰眼高手低,言过其实,所以私下称他是“杨大炮”。

与之相佐证的是白崇禧的说法。他说:杨杰确实有学问,照着张地图,没一会儿,就能把一份完整的作战计划写出来,这功夫当时没几个人能及得上。不过他的缺点也同样突出,那就是过于急功近利,行军打仗时往往喜欢信口开河,夸大其辞。长城抗战打响后,蒋**让杨杰以参谋部次长的身份,兼任中央军第十七军所在的第八军团军团长、古北口方面总指挥,那是很寄予了一点期望的。

没想到杨杰到达北平不久,就向时任驻在北平的吉林省边防副司令兼吉林省 张作相透露:“委员长和政府并无抗战之决心,所有表态全是欺骗国人之诡计,只有华北诸将率领各部携起手来,好好地打他几仗,才能保证政府迫于全军将士和广大民众的抗战情绪,把日军阻击在热河以北。”杨杰这个人可以说是心直口快,本来就对蒋**有很大成见,而他的这些话全都是大实话。但此事后来为蒋**、何应钦所知,不禁对杨杰恨之入骨,而且大骂杨杰是个混蛋,说杨杰:“杨大炮,胡说八道,满嘴放炮”。谁料想,“杨大炮”真正独当一面后,开头第一炮就哑火了。古北口失守,虽说其中原因错综复杂,但杨杰没能充分发挥其总指挥的作用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实际作战时,基本上看不到杨杰的影子,古北口前线就是关麟征师和东北军在那里独自作战,各打各的,最后稀里糊涂都败下阵来。蒋**那个城府是很深的。表面上,他并没把古北口失利的责任归到杨杰头上,但你要说他心里真的不感到失望也是不可能的。很快蒋**对杨杰的人品也产生了怀疑。 事情源于杨杰在军事会议上的过激表现。 上次古北口失守,杨杰自然感到脸上无光,同时隐隐约约中大概也能察觉到蒋**对他的失望之情。别人可能还无所谓,放在他这样一个“著名军事家”身上实在有些让人受不了。正好这次蒋**来北平,杨杰便准备好好地打一个翻身仗。在会上,他语出惊人,要把长城抗战从守势转为攻势。杨杰在会议上提出“后退配备”战略,他要古北口南天门阵地向后撤至密云县以东地区,以诱敌深入,而在两侧配备两个军同时出击,一举歼灭日军主力,长城抗战就可以变守势为攻势,不至于被动挨打。应该说,杨杰的设想具有一定的冒险性,但不失为转被动挨打为主动进攻的一招好棋。在杨杰看来,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计策。但等他说完,与会众人皆面面相觑。

杨杰在报告中又提出日军正在古北口方向不断增兵,前方战事非常激烈,要求中央军迅速派兵增援,这一下子可触动了蒋**最不愿听到的那根神经,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心里习惯性的冒出了一句“娘稀屁”。

而唯蒋**马首是瞻的何应钦,似乎一下子就看出了蒋**的心思,他听了杨杰的话,很不高兴,就说现在前方没有什么激烈战事吧?杨杰说:“我刚由前方回来,难道还不清楚前方的情况。”

虽是两人之间的争执,蒋**可一直在瞪着眼看呢:整个华北战局都交给你何应钦指挥,却连战场的基本情况都不知道,你究竟吃的什么饭,安的什么心。为了证明自己,何应钦一改老实厚道人的本色,当下就让人打电话给前线的徐廷瑶,询问南天门前线的情况。徐庭瑶回话说:“现在前面很平静,没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结果弄得杨杰当场下不了台。直气得满脸通红,一言不发。

结果是居仁堂军分会刚刚结束,北平军分会就秉承蒋**的旨意,以谎报军情罪撤了杨杰的总指挥职务,由徐庭瑶担任古北口方向的总指挥。

据当事人黄绍竑后来回忆,杨杰与蒋**真正分道扬镳,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后来国民党中央政府亦安排杨杰出国进行军事考察,在苏联,杨杰提出的军事主张深得斯大林的器重,称杨杰是“真正的战略专家”。杨杰访问英国时,英国防务大臣拿出一份假的国防计划哄弄他,杨杰看后说:“此计划如果是真的,英国一定会亡国。”英国防务大臣大吃一惊,遂要求杨杰帮助他修改这个计划,此计划经杨杰修改后,与真的国防计划大同小异。此事让英国防务大臣对中国军事专家的谋略水平深信不疑。此乃后话

一九三三年四月上旬,第十七军长徐庭瑶领上将军衔担任第八军团代总指挥。下辖第十七军和萧之楚的第二十六军。第八军团的作战编成如下:

第十七军长徐庭瑶兼第八军团代总指挥。

第二师师长黄杰,第四旅旅长郑洞国,下辖第七团,第八团;第六旅旅长罗奇,下辖第十一团、第十二团;师部补充团。

第二十五师长关麟征,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下辖第一四五团(团长戴安澜)、第一四六团(团长粱恺)。

第七十五旅旅长张耀明,下辖:第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第一五零团(团长张汉初)。

第八十三师师长刘戡,第二四七旅旅长李楚瀛,下辖:第四九三团,第四九四团;第二四九旅旅长陈铁,下辖;第四九七团,第四九八团;师部补充团。

骑兵第一旅旅长李家鼎,下辖:骑兵第一师,骑兵第二团。师直属炮兵第四团,第七团,中迫击炮营。

第二十六军军长萧之楚,第一四二师长李杏村,

第四十二师长萧之楚兼,第二三二旅长于兆龙,下辖:第二六二团、第二六三团、第二六四团。

军部独立第四旅,下辖:第六一零团、第六一一团、第六一二团。

一九三三年三月十日黄昏时节,古北口长城一线的战事趋于平静,而此时的师长张廷枢的心情却异常复杂起来。他交待部下急电北平向张作相报告,第六三五团白玉麟团长阵亡,官兵伤亡惨重,战况异常激烈,必须增兵固守,否则古北口将难以确保,同时,由参谋长刘墨林拟定战报,上报五十三军及北平军分会。当日就接到北平军分会复电,告知:

第一一二师在古北口英勇作战,迭挫敌锋、固守阵地、巩固平津,安定人心、至为欣慰,阵亡团长,予以从优议恤。中央军第二十五师关麟征部正星夜兼程,驰援古北,待该师抵达,即行交防。

同时,张廷枢也接到了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及父帅张作相的电话,大意和北平军分会的内容差不多。然而,就是北平军分会的急电和万福麟、张作相的两个电话,让一向沉着冷静、从容和悦、颇具大将风度的张廷枢开始心情疲乱,坐立不安,在指挥所内踱来踱去,一言不发起来。

参谋长刘墨林及随行人员见师长心情沉重,若有所思,谁也不吭声。当晚,所有人员无一人用餐,静待深夜行动。

其实此时,整个古北口守军中有一股不祥之兆正在蔓延开来,无论是少帅、张作相和万福麟,还是张廷枢,都在考虑这样打下去,东北军这点家底是否还能保得住,如果把家底打光了,还谈什么光复东北三省?

此日夜深之后,师长张廷枢、参谋长刘墨林及随行人员,乘快马返回石匣师部,张廷枢又连续接到北平长途电话,又是张作相和军长万福麟打来的,无非是要张廷枢见机行事。张廷枢当即让参谋长向各团下达命令:

本师连日苦战,阻敌南犯,现任务完成,着你团即刻转移到石匣集结,各团、营、连主官切实掌握好部队,行动要迅速秘密,各部队于三月十一日天明之前务必赶到石匣附近,不得延误。参谋长刘墨林分召集师部各处长及直属分队长,当即指示他们立即由石匣向南转移,在行军中注意防空,师部所有人员、物资统归军械处长指挥。

此时,张廷枢又与原任张作相参谋长,时任古北口警备司令的赵毅通电话,赵指示该师行动必须迅速,途中如遇敌机,须迅速疏散隐蔽,以减少无谓伤亡,利用夜暗行军脱离战场,过密云后再行集结。

可怜、可气、可恨的东北军第一一二师,就这样在中央军驰援部队还没有全部进入古北口长城一线阵地,悄悄地于三月十日深夜从古北口撤退南下,三个团在古北口至石匣的公路上,人马车辆及炮兵部队混乱不堪。在仅有二十公里的公路两侧有第一〇七师和一一二师两支部队同时撤退,同时又有中央军第二十五师正在向北开进,所幸是在夜间,日军尚未知悉,不能出动飞机轰炸。

可怜、可气、可恨的张作相和万福麟,中央军还没有赶到古北口接防,你为什么就命令部队后撤,你的部队究竟是撤退还是临阵脱逃,让后人怎样评说,你究竟是个“不抵抗将军”,还是个“半抵抗将军”?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

在这个问题上,第五十三军长万福麟还真说了几句实话。当张廷枢到北平向万福麟报告古北口作战经过时,万福麟说:“你们师这次在古北口打得非常好,伤亡也不少,但能守住古北口,对安定平津方面的人心起了很好的作用,所以军分会也没说什么,只是再多坚守一两天,等第二十五师到达古北口全部接过阵地防务之后,再行撤退就好了。”

为什么不能再坚守一两天?

为什么不等第二十五师接防之后再行撤退?

是谁命令第一一二师提前撤出战场?

为什么让第一一二师提前撤出战场?

这一切一切究竟是谁的责任?

张作相、万福麟、张廷枢能向国人作出交代吗?

须知,就是这提前撤出战场,给中国的长城抗战造成多大的被动和损失,给后来进入古北口战场的第十七军全体将士造成多大的牺牲。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7 7:30: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是国民党内部派系思想在起作用——心中只有自己及其小团伙的利益,而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局观和是非观

      2020/4/7 14:06: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杨杰被撤职,徐庭瑶升任总指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