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人物]汤玉麟 的故事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59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人物]汤玉麟 的故事

[热河抗战人物]汤玉麟 的故事

遭遇通缉

1928年12月29日东北易帜后,汤玉麟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热河省主席兼中国国民革命军36师师长。在主政热河的6年里,汤玉麟任人唯亲:大儿子汤佐荣为热河省禁烟局局长,二儿子汤佐辅为热河省财政厅厅长;三弟汤玉山当上了58团团长,四弟汤玉铭当上了炮兵旅长,五弟汤玉书当上了骑兵旅长,侄儿汤保福当上了工兵营长,就连汤玉麟的大舅子夏维士也当上了辎重营营长!热河省俨然变成了汤家军的独立王国。

可惜好景不长,1933年日军大举进攻热河,汤玉麟弃守热河,调用大量军车搬运私产,逃至滦平,致使日军不到10天即占领承德!为此国民政府明令通缉汤玉麟。 [6]

热河督统汤玉麟的奇葩事

提起奉系军阀,人们可能会念叨出很多名字,张作相、张宗昌、于学忠等等,但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就是热河总督汤玉麟,号称张作霖手下的“三大干将”之一。

这个人土匪出身,按照当时好听一点的话讲,他在保险队里当差。多年间,他在奉系中屹立不倒,地位稳固,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他曾两次救了张作霖的命,张作霖把他当作一生的朋友。他还救张学良和于凤至,张学良对他也很尊敬。还比如,他早年追随张作霖时,勇猛顽强,出生入死,为张作霖把持东三省最高权作出了很多贡献。这些,或许是对他正面的一些评价,其实,这个人的贪婪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汤玉麟在张作霖手下慢慢发迹。他从一个马队哨官做起,后来当上旅长、师长,军长,最后捞到了热省政府主席这个主政一方的诸侯。汤玉麟上任后,信誓旦旦表示要为老百姓谋福利,可是,他做的那些事都是给老百姓挖坑。

汤玉麟掌管热河后的第二年,热河便成为汤家天下。说来也怪,汤根本不顾当时的舆论压力,据记载,当时最热门的16个局、办、厅长官,全都是被他家占了。更奇葩的是,这16个局长岗位,实际上只有两个人,汤玉麟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当上了禁烟局局长,二儿子当了财政厅长,并兼任税务局长、垦务总办等15个职务。当时热河省会承德市内驻扎有3个团,58团、炮团、骑兵团,这三个团长分别被汤玉麟的三弟、四弟、五弟担任,后来这三个人又升任了旅长,而他的侄子据传是个跛子,也当上了工兵营营长,还有他的大舅子,是辎重营的营长,这些都是数得上的官。还有他几个弟弟的另外一些孩子和亲戚,反正最差的都是个办事员,在部队当连长之类,整个公务员系统和军队系统,就没有他家人不在的。

为了劳取钱财,汤玉麟给热河各部门下达征税指标,罗列各种各样的税种,养鸡养鸭要交税,杀猪宰羊要交税,嫁个女儿娶个媳妇都要上税,家门倒垃圾也要交税,抽烟也要交税……更可气的经棚县、围场县的税要提前征,而且征到了1972年。他的大儿子是本是禁烟局局长,还干了一件掩耳盗铃的闹剧。为了揽钱,私下里要求各家各户种植鸦片,然后以发现农户种植鸦片为由,要罚他们的款,实际上就是变向收个税。他这一搞,热河最高时全省有烟田10000余顷,烟民近四十三万人,简直伤天害理的事儿干绝。

如果说汤玉麟抽税为钱还有些名目,可是,他盗挖内蒙古巴林左旗白塔子王坟沟辽圣宗、辽广宗、辽道宗三座陵寝简直让人愤怒。那段时间,奉天、大连、天津等地房价往上窜,可他购置房产的钱有些不够,于是,他便想到了地下的宝藏。三个墓被他盗挖后,他将这些文物偷偷交易,换成钱直接到了三个地方买房,而且大部分都在租界里。不久后,三个地方遍地都是他的豪宅,老百姓都说,汤玉麟的行宫比张作霖的牛,比张作霖的还多。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占完东三省,便将目光瞄向了热河。当时,国民政府派宋子文、张学良视察他的防务。这哥们当时有20万军队,装备精良,部署在赤峰一线,他向前来视察的宋、张二人发誓:“一方疆吏,守土有责,誓死抗战!”结果,前方将士与鬼子血拼之际,这个家伙又做出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一天,38旅汽车营正准备抢运物资。可是,他们突然接到了命令,汤主席准备调用200辆卡车,准备往前线运物资。汽车营不敢怠慢,立即派车,可到了承德才发现,原来这是汤玉麟用来搬运自己私人财产的,官兵们敢怒不敢言,便将他偷运私产的消息报告给了孙殿英等人。孙殿英更是个财迷,他可不管你是谁,最后在半道以查扣战时走私为明,拦了他几十车的东西。

日本攻下承德时,汤玉麟仓皇出逃,可是他家里的东西还没有搬完,前线下来的车不够。无奈,他又找了30只骆驼,组成骆驼队,专门搬运他家的银元,他一个人坐着一辆三轮摩托逃走了。可不想,这个骆驼队中途遭遇了鬼子轰炸,银元撒了一路,最后,被一支前线溃逃的部队遇上,这些钱都成了这些士兵的财物。

不久后,汤玉麟私运财产的事儿被暴光,热河老百姓非要惩办他丢热河的责任,国民政府只好在全国通辑汤玉麟,可他藏身租界中,也没有啥好办法,有民间义士组织了几次暗杀最后也没成功。1937年5月,汤玉麟病死在意大利租界家中。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人物汤玉麟

汤玉麟(1871--1937),字阁臣,绰号汤大虎,他爱虎成性,在其豪华的会客厅里,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猛虎下山图”,他经常坐在铺有虎皮的沙发上。他原籍山东掖县,生于辽宁阜新,出身绿林。1902年被收编入奉天前路巡防营哨官、帮办。1912年任二十七师骑兵二十七团团长,次年升为五十二旅旅长。1917年赴京参与张勋复辟活动,失败后逃回阜新隐居。1919年又回奉天任东三省巡阅使署中将顾问。

1921年5月任奉天陆军第十一混成旅旅长兼东边镇守使和剿匪司令。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任第十一师师长。1926年任安国军第五方面军第十二军军长。同年4月任热河都统。1928年东北“易帜”后,由国民政府任命为热河省政府主席兼第三十六师师长。汤玉麟在热河期间,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汤玉麟用这部分钱,在天津买下了意租界豪华宅邸。1933年2月下旬日军进攻热河的战役全面展开,防守主将张作相原计划配备的兵力有一半以上尚未到达防地,根本未构成一个防御体系,又加士气低落,真是将无决心,兵乏斗志。日本人用飞机扔了几个炸彈,用机枪扫射几下,又出动几部坦克车,已在防线的汤玉麟第5旅旅长崔兴武即首先投降,守凌源一线的万福麟的第四军团闻风溃退,朝阳亦即不守,三线阵地同时败。复有平时受日军收买的汉奸作为向导,因此,日军如入无人之境。汤玉麟见热河难保,便于3月1日急电平津征集汽车,并扣留前线的军车共二百余辆,装满在热河搜刮的私产运往天津意租界宅邸。3月4日汤玉麟率部逃到滦平,后被宋哲元收编,委任为第二十九军总参议。1934年5月任北平军分会高级顾问,半年后辞职来天津意租界寓居。1937年5月病死于天津。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6 7:12: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人物]汤玉麟 的故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