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 (二)

共 6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 (二)

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二)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顾少俊

80年代初,姜敬炎在报纸上看到台湾有人从香港回大陆探亲,他坐不住了,着母亲,找到在上海纺织机械厂工作的叔叔姜绍威,请叔叔想办法到台湾寻找父亲姜绍勋。姜绍威的妻子周守勤古道热肠,心直口快,她说:“找我爸爸帮忙。”周守勤的父亲住在香港。周守勤在她父亲的帮助下,一个人去了台湾寻找姜绍勋。一个月后,她姜敬炎带回姜绍勋的消息。

1949年初,随着“五大王牌”部队的灭亡,国民党败局已定。蒋介石在台湾选高雄凤山作为黄埔军校校址,姜绍勋奉命去军校担任教官。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为了防范大陆情报人员渗透,实行内部清洗。随着两岸关系紧张,开始实施戒严,香港转到台湾的信件也被严格审查,老百姓买收要申请。蒋介石切断了两岸之间的一切往来。那时台湾报纸上的头版都是“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之类的政治宣传。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在台湾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心情开始好起来。

一天,蒋介石军校召集教官开会。蒋介石说:“当年我们以一个黄埔军校打败了军阀,败了日本。今天,我们要以一个黄埔军校光复大陆。把黄埔军校办好了,国家就有希望了。那天蒋介石脸上笑容可掬,信心满满。大陆,在他眼里似乎伸手可

会议结束,一个教官站起来问:“校长,我还能见到我那垂老的爹娘吗?”

“明年见!明年,我们就到南京过中秋了。到时,你把令尊令堂接到南京来。”蒋介石和颜悦色。

那教官激动得热泪盈眶,一迭声地说 :“谢谢校长!谢谢校长……

姜绍勋也认为和妻儿相聚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姜绍勋的顶头上司陈总教官头脑冷静,看得清形势一次,姜绍勋在他家吃晚饭。饭桌上,陈总教官说:“小姜,成个家吧!晚上回家能吃上热饭热菜”。

姜绍勋说:“我大陆有家室,等校长我们打回老家和亲人团圆。”陈总教官轻轻笑:“反攻大陆?可能吗?我们还回得去吗?五年成功,那是骗人的士兵相信,还说得过去,你我也信,就是百分之百的笨蛋。我们的校长打仗把脑子打坏了,他可能会一辈子活在幻想中。”

姜绍勋听了陈总教官的一席话,脸色大变,惊出一身冷汗,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在“动摇军心”,要杀头的。姜绍勋吃惊的表情,陈总教官似乎没有看见,身子纹丝不动,脸色不变,继续说:“有合适的就成个家吧!看中哪个姑娘跟我说一声,我让你嫂子帮你。”陈总教官私下里和姜绍勋兄弟相称。陈总教官的夫人是浙江人,负责妇女工作,是个热心人。

后来,姜绍勋听人说,他在大陆的妻儿已不在人世了。姜绍勋在陈总教官的关心下在台湾成了家,妻子潘纯华温柔体贴,把他照顾得很好。从此,姜绍勋过上了让人羡慕的家庭生活。当年和姜绍勋一起到台湾的许多官兵,在蒋介石“反必成,复国必胜”的幻想中虚耗时光,终身未娶。姜绍勋和他们相比是幸运的。

周守勤把大陆的情况告诉姜绍勋,当听说父母都已经过世大陆妻子田茂华一直在等他时,姜绍勋泪流满面肝肠寸断,他后悔没有听妻子的话。抗战结束就应该脱下军装回家陪父母妻儿。胸前的勋章、花团锦簇的生活……年轻时看重的那些,现在想起来都不值一提。有一些事情,年轻的时候不懂,可当自己懂了,明白了,却不再年轻了。世界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可有些东西永远无法弥补的。

姜绍勋数度哽咽:“我没能对父母尽孝,对妻儿尽责,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三十多年过去了,一道窄窄的海峡隔成两个世界,姜绍勋只能将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一次次化作对明月的兴叹

周守勤的来访,勾起姜绍勋尘封已久的记忆,他开始断断续续向台湾儿子姜敬哲讲他的过去,并想写点什么,握笔时手不断地抖,努力了几次,最后只好作罢。

姜绍勋是黄埔13期生,八年抗战的亲历者。八年抗战,几百万热血男儿用他们的血肉筑起中华民族新的长城,驱散了亡国的阴云。回首那一段历史,他是无愧的。姜绍勋后悔不该卷入另一场战争。姜敬哲理解父亲心中的苦楚,他向父亲表示,等时机成熟,他会代老父亲回大陆看亲人。

姜敬炎一直没有把托人到台湾寻亲的事告诉母亲田茂华。

1984年,姜绍勋带着无尽的遗憾,悒殁於台湾。

1986年,一位台湾的现役军人从马来西亚辗转到徐州探亲。田茂华向他打听丈夫的消息。这位军人听了田茂华的故事后,大骇!想不到,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奇女子!他对田茂华说:“大姐!我回台湾后,就帮您找,哪怕将来我坐牢,也要帮您找到您丈夫!”当时,作为台湾的现役军官做这样的事,是要冒一定政治风险的。但这位军官完全被这位女子坚贞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到台湾后,他立即和台湾的徐州同乡会取得联系,很快了解到姜绍勋的全部情况。

1987年,两岸破冰。这一天,老兵们等得太久了!许多老兵听说可以回家了,放声大哭。可姜绍勋没能等到这一天。故乡,是他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1989年夏天在这位现役军官的帮助下,姜敬哲和他的母亲潘纯华来到北京。年近古稀之年的田茂华和她儿子姜敬炎一起到北京,见到了丈夫在台湾的妻子和儿子。现在,她才知道,丈夫已于1984年病逝了。此时,距离她和丈夫分手已整整41年。

听到丈夫过世的消息,田茂华的呼吸一下子凝固了。7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她的心却像掉到了冰窟里,眼前晃动着如梦如幻的往事碎片,片片是思念,是痴情。41年,她谨守本份,未失半点分寸。41年如一梦啊!“君如鸟飞远,空有梦相随。谁知相思苦,除却天边月。”田茂华想不到,1948年的那一别竟成了永诀。

听着台湾来人诉说着丈夫在台湾的点点滴滴,田茂华泪如雨下,拉过儿子,让他给这位台湾的妈妈磕响头,这在苏北是拜祖宗、老师、长辈的大礼。她感谢这位台湾女子对她丈夫的照顾。这位台湾女子也把她视如姐妹,台湾儿子姜敬哲亲切地叫她“妈妈!”

姜敬炎的儿子和姜敬哲的子女相处得也很好,海峡隔不断他们的亲情。

姜敬哲了解到,田茂华妈妈住的那个小区,邻里系和谐,如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小区里有一批热心的老年志愿者,谁家有点家庭矛盾,接到电话,他们上门调解谁家有困难,他们热心帮助。每逢假日,他们自掏腰包买物资看望社区里的孤老。

姜敬哲曾和一个姓王的志愿者谈过话王老说:“我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我们连长介绍我入的党。连长教导我,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政党作为一名党员,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生命不息,奉献不止。”

姜敬哲感动了,决定为家乡做点事。他想,为家乡做事也一定是爸爸的心愿。1993年,姜敬哲在徐州投资创办华顺电子有限公司。姜敬哲聘请姜敬炎担任台方经理,双方合作得很愉快。华顺电子有限公司为徐州的青年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为地方经济做出了贡献。

采访结束,当问及田老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时,老人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轻轻地说:“我想去一下西安,到军校看一看。”军校里的红墙绿树,教官们的呕心沥血,学员们的壮怀激烈,是田茂华永远的记忆,那里有她激情燃烧岁月……

离开田奶奶家时,老人送我出门。在门口,老人向我敬军礼。姜敬炎说:“只要有人来看她,都要亲自送人家出门。”

战争,使她失去了天伦之乐,失去了爱情。田茂华老奶奶对战争带来的创伤有着切肤之痛。华夏儿女再不能兵戎相见了!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和平统一乃大势所趋。田奶奶很想看到两岸同胞共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4/3 20:43: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 (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