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顾少俊

我们徐州黄埔女兵田茂华老奶奶,1917年出生,今年104岁了,除了耳朵有点聋,其它一切都好。”徐州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李春民老师说。我几年前采访过田茂华,回去后写了个片断。这次听李老师提起田茂华,打算再走访一下。李春民老师坚持关爱战老兵十年了,老兵们都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他给田茂华的儿子姜敬炎打电话,安排采访。有李老师的帮助,一切很顺利。

田茂华的父母只生了她一个。田茂华是父母的心肝宝贝。田茂华初中毕业后,父母送她到教学质量好的滕县上高中。[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济南后,沿津浦线对进,企图南北夹击,进攻徐州,进而夺取郑州武汉等地。蒋介石结重兵准备在徐州一带与日军会战。

1938年初,日军飞机轰炸滕县,学校无法上课,老师带学生们转移到城外。在这期间,田茂华参加学校组织的慰问团。慰问团到川军部队,给战士们唱《松花江上》、《义勇军进行曲》等救亡歌曲。

一天,田茂华和她的同学在大街上看见滕县县长周同在演讲:“日寇是我们的仇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寇打到滕县,我们滕县人民要拼死抵抗到底本县长誓与滕县共存亡!……”

周同的凛然正气,让学生们深受感动,许多学生找到122师王铭章师长,要求参军抗日。王铭章和周同商量后决定,解散学生慰问团,让学生们转移到后方学习

王铭章说:“同学们,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我们不能接受你们参军。教育是立国之本,学生是国家的未来,人才不能断层。将来赶走日寇,国家要靠你们来建设。”

田茂华等同学离开滕县不久,悲壮的滕县保卫战发生了。田茂华在西安接到母亲的信得知王铭章师长殉国,县长周同下落不明,田茂华的父亲死于日机轰炸。田茂华决定把自己全部的精力乃至生命全部投入到抗战的洪流中。同年,田茂华考入西安黄埔7分校。

西安黄埔7分校成立1937年5月,驻王曲镇。距西安城南三十里,一般简称“王曲军”。

前方急需基层军官,三年的课程必须在一年内学完。为了让学员们尽快适应战场,校组织实弹演练。

山坡上左右各架一挺重机枪,组成交叉火力,学员们全副武装在交叉火力下匍匐前进,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穿越铁丝网等各种障碍物,旁时有预先埋放炸药包爆炸,整个场面与战一模一样。

一年之内没有假期。晚上有两节自习课。自习课有教官监视,要求学员们坐如钟,腰直头正,眼睛离书本一尺,不准交头讲话,不准趴在桌上看书。

军校生活紧张严格艰苦。为了练好杀敌本领,早日走向卫国战场,田茂华感到虽苦犹荣。

抗战期间,7分校毕业生约3.8万人,近两万人在抗战中牺牲。

军校毕业后,田茂华分到洛阳第1战区政治部挡案室管理国共双方的挡案资料。1941年,日军为解除中国军队对信阳日军的威胁,调集重兵分左、中、右三路,向豫南发起进攻。第5战区司令长仁指挥8个军防御。这次战役史称“豫南会战”。豫南会战期间,田茂华派到5战区147后方医院政训室工作。政训室有4个女兵,都是黄埔生,见田茂华也是军校毕业的,双方距离一下子拉近了,相处得很融洽。

一天晚上,田茂华和4个姐妹接到师部紧急命令,立即赶到前线医院抢救伤员。到前线医院要翻过一座大山。那天晚上,月亮又大又圆,路两边弥漫着野花的清香,清澈的小溪从山上哗哗流下来。田茂华想起小学国文老师描绘的花果山。“这里真是一个奇的神话世界!”田茂华心中感叹。可山那边隆隆的炮声提醒她,前方在进行着一场殊死的决战。

凌晨,赶到医院。院长告诉们,前方缺担架员。吃过早饭后,田茂华和她的战友扛着担架,匆匆忙忙地向战况最激烈的122高地出发了。

赶到122高地时,中国军队向122高地发起冲锋。日军机枪响了,冲在前面的士兵一排排地倒下了,后面的人又一波波地往上冲,又一排排地倒下。就这样,中国军人一次次地冲锋,不惧生死,一往无前,终于拿下122高地。

日军为回122高地,数十门火炮向122高地猛烈开火,飞机也出动了,轰炸扫射。122高地上一片火海,日军依仗炮火优势,再次占领122高地。

日军在122高地上还未站稳脚,中国军队排山倒海式的冲锋又开始了,一阵呐喊冲上高地,惨烈的白刃战和肉博战,又一次把日军赶下阵地。122阵地前,尸体枕藉,惨不忍睹

战争的残酷,超出了田茂华的想象。田茂华眼目睹中日双方军上的巨大差距。她为英勇的中国军人感动为那些牺牲的将士流泪。

一发炮弹在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爆炸了,掀起的尘土、石块雨点般扑过来。田茂华她们已顾不上害怕了,拼命地在尸体中翻找活着的伤员。

田茂华和她的战友在布满弹坑的阵地上,冒着炮火,连轴转了十几天,抢救了很多伤员。国家危亡之时,能为国尽力疆场,对田茂华来说是一大幸事。

豫南会战结束,上级把她调到西安王曲母校图书馆工作。

抗战胜利那一年,田茂华已经29岁了,在的青年时代,祖国遭遇强敌入侵,把最美好的年华献给国家。1945年秋天,在31师师长刘钊铭的介绍田茂华认识了31岁的姜绍勋

姜绍勋,山东,军校13期生,毕业后在军校担任教官。抗战期间,他培养了几名学员,有的血洒疆场,有的屡立战功成了军官。这是姜绍勋的自豪和欣慰。抗战胜利后,姜绍勋31师任少校营长。

他和她都是黄埔学生从抗战一开始就投笔从戎,一直坚持到最后。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信仰,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12月,在刘钊铭的主持下,他们在西安举行了婚礼。

婚后,田茂华发现丈夫脑子里除了民主、民权、民生外,就是他的党国和校长。“不成功,便成仁!”丈夫的愚忠让她很担心。

1946年,31师奉命进攻延安。她坚决反对,要他离开部队。他不能背叛校长,但又太爱她了,就想了个折中的方法,打了个报告要求到西安总队学习报告很快批了下来。

1948年,田茂华在徐州娘家抚养他们8个月的儿子。徐州解放了,姜绍勋要把她们母子接到南京。老奶奶舍不得外孙。最终,姜绍勋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徐州。田茂华想不到,这一别,她要用41年的时光去等待

很快,大陆解放。姜绍勋去了台湾。

1950年,田茂华先在徐州北关教会私立小学任教。当时,儿子两岁,没有人帮着带,她把儿子带进课堂,人家不要她了。田茂华的一个老师在徐州一所学校里做校长,在老师的帮助下,田茂华到老师的学校教书。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三反、五反”运动的开展,老师被打倒。田茂华又一次失去工作。

那时,田茂华才30多岁,有着漂亮质朴的外表,纤尘不染的气质。面对好心人的牵线搭桥,她沉稳淡定。她相信,他还会回来,他们夫妇还会团圆。但那个特殊的年代,她的心事不能向人倾诉,书信无处寄,“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如果和他划清界限,她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但自幼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的她恪守“天荒地老情意深,海枯石烂不变心”。她盼望有一天,丈夫和她“携手百年梦成真”。

这种执著而圣洁的坚守是要付出代价的。田茂华妈妈过世后,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她柔弱的双肩很难给儿子遮风挡雨。在儿子姜敬炎的记忆中,母亲无论多么困难,受到什么委屈都有愁眉苦脸过、哭泣过。她默默支撑着,往前走。姜敬炎17岁就下放到农村,直到27岁才回城。在农村干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推沙石车扛棉包爬高楼冬天开河挑土……

儿子受苦,母亲的心更苦。田茂华既要忍受心灵的煎熬,又要承受生活的压力。她一直挣扎着生活,睡半夜,起五更。但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丈夫的机会。她把生命里全部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今生,他是她的牵挂,她的不舍。

1962年,蒋介石欲反攻大陆。徐州统战部找到田茂华,让她给他写信,唤醒愚忠的他迷途知返。田茂华一夜之间写了几千字,字字句句是她啼血的呼唤。

那封信在福建前线通过喇叭对着海峡对岸大声广播,对方发出强烈的干扰。她的声音最终未能越过窄窄的海峡。

她一直注视着那小小的海岛,从秋波到慈目,目光始终是那样的执著坚定。

70年代,美国、日本先后和大陆建交。1979年元旦,大陆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停止对金门、马祖等地的炮击。虽然台湾仍坚持“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原则,但两岸关系缓和了许多。[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

田奶奶和她的儿子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4/3 20:43: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驱倭寇不让须眉 思亲人绵绵无绝(一)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田茂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