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大量网文利用《建炎》断章取义,曲解内容攻击岳飞

共 26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896265
  • 工分:26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大量网文利用《建炎》断章取义,曲解内容攻击岳飞

笔者按:这些年,在网上出现大量为秦桧这名历史罪人洗罪的文章,在大肆宣传秦桧“背锅侠”的同时,也不忘对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岳飞进行贬损。其中较为普遍的是利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史料断章取义,曲解内容攻击岳飞,否认岳家军在绍兴十年取得的郾城大捷、颖昌大捷、朱仙镇大捷的存在。否认宋廷以十二道金牌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历史事实。为了将历史件事搞清楚,现将《建炎》卷137展示,以澄清网络的讹传。

(该网无法上传图片,就不用图片了)

如下是录入本页的有关文字,包括标注有“岳侯传”的记载。

是日,湖北京西宣抚使岳飞自郾城班师。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飞亦以为不可留,然恐金人邀其后,乃宣言进兵深入,逮敌已远,始传令回军。军士应时皆南乡,旗靡辙乱,飞望之,口呿而不能合。良久曰:“岂非天乎?”金人闻飞弃颖昌去,遣骑追之。时飞之将梁兴渡河趋绛州,统制官赵秉渊知淮宁府,飞还至蔡,命统制官李山、史贵以兵授之,遂遣诸将还武昌。飞以亲兵二千自顺昌渡淮赴行在。於是,颖昌淮宁、蔡、郑诸州,皆复为金人所取,议者惜之。

译解——

当日(这里前面已经有背景),湖北京西宣抚使岳飞必须从郾城撤军回朝。岳飞已经占领了京西各个郡城,准备进一步扩大战果,但接到诏书命令撤兵而不许深入,原因是有岳飞的下属在朝廷要求撤兵。

岳飞也已经知道因为诏令撤军而不能停留,但担心金兵因此袭击,于是用疑兵计,扬言要大举进攻金营的虚假声势,金兵闻知急忙后退,等敌军退远了之后,才开始传令撤兵。军士听到要撤兵,情绪复杂,认为干脆回家算了!战旗车辆散乱不堪,岳飞见到此情形,张开嘴巴感叹:“岂非天乎?”金兵知道岳飞从颖昌撤军,派遣骑兵追杀过来。

这时岳飞的属下将领梁兴渡河往绛州,统制官赵秉渊将事情告知淮宁府,岳飞回到蔡州,将大部分兵力交给编制官李山和史贵,于是再派遣各将领返回武昌。一切安排好之后,岳飞带领二千兵从顺昌渡过淮河继续往回走。

此后,颖昌、淮宁、蔡州、郑州以及周围的州郡再度被金兵占领。说起这件事谁都觉得可惜。

如下是本页标注为《岳侯传》的记载,与上述大体相似

岳侯传云:侯在郾城,闻兀术并韩将军等人马退走汴京,侯欲乘势追击,奏曰:“臣闻汉有韩信,项羽投首;蜀有诸葛,二主复兴。臣虽不才,所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敌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谋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岳某若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旨,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于颖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三道,令班师,赴阙奏事。按罗汝檝此时为殿中待御史,传所谓台官乃汝檝也。

所有记述基本一致,可以证实,岳飞的颖昌大捷、郾城大捷、朱仙镇大捷之后,接到宋廷的十二道金牌诏令岳飞回朝。

但上面讲的十三道诏令岳飞回朝,应该加上在十二道金牌之前岳飞就已经接到“措置班师”的诏令。但岳飞的《十八日奏》表示班师太可惜,而赵构在回复岳飞的《十八日奏》时也表示“班师诚可惜”但紧接着,就是十二道金牌诏令岳飞班师回朝。

现在可以证实全部史料的记载都是互相照映的,基本一致,说明这件事没有假。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28 9:55:4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2:16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2:16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2:15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5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5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5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4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4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4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896265
      • 工分:26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vf4500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的回复很多问号啊,首先要明白二个问题:

      1、岳飞班师回朝是接到朝廷的诏令,不得不在连续取胜的形势撤兵的。

      《建炎》卷137记载:“飞既得京西诸郡,会诏书不许深入,其下请还”。主帖已有描述。

      《宋史》记载:“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

      还有很多史料都记载了这次朝廷诏令岳飞班师回朝的事件,就无需列举太多了。

      2、由岳飞的阵营郾城到杭州临安,从时间来计算理论上要四天,但实质上必须七到十天时间。

      再看岳飞的撤兵时间:七月二十一日,岳飞自郾城班师。

      第一、首先可以排除岳飞战败的设想。因为十八号之后岳飞已经兵逼朱仙镇,无论《宋史》还是《金史》,都没有岳飞在这段时间战败的记载。

      第二、关键在于就在二十一日前后,岳飞是否收到宋高宗送来的言辞更加严厉的班师诏呢?答案是——肯定有。

      《岳侯传》所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主帖已有描述。

      分析一下,临安到郾城是十日路程,那这份诏书正是七月十一日左右发出。而这个时候宋高宗依旧没有收到郾城大捷的捷奏,更勿论颖昌大捷,这个时间差就是关键。他担心岳飞军失败,加上秦桧怂恿,于是严令岳飞班师。

      第三、岳飞班师后宋高宗的诏书来分析:

      七月二十四日,之前的颖昌大捷奏报送到临安,高宗态度开始改变。

      七月二十五日,杨沂中从临安出兵 。

      七月二十七日,岳飞带两千骑兵从顺昌回临安 。

      七月二十七或二十八日,岳飞那份言辞激烈的抗议书才到达临安。高宗下诏: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於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

      分析诏书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1、提到岳飞需要和杨沂中、刘錡同共相度。而杨沂中二十五日才出发,八月中才到宿州。当时张俊和王德所部近在咫尺,为何不调度他们呢?说明高宗在得知大捷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岳飞撤军或者是停滞不前,等待杨沂中和刘锜。

      2、再联系之前的内容分析: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

      这里宋高宗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岳飞的《乞止班师诏奏略》十八日发出,岳飞撤兵是在二十一日左右,宋高宗二十七日收到《乞止班师诏奏略》后,按时间说肯定不知道岳飞已经退兵了。

      要知道在之前,他让李若虚教岳飞停止进军,岳飞尚且骄旨不尊。现在看到岳飞“言词激切”的奏折,明显又是抗旨的态度,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岳飞几句?宋高宗不可能看到前线战场的境况,只能说明宋高宗知道岳飞这次是不得不回朝,已经在撤兵的途中。就因为有那十二道金牌的诏令。

      这些都说明了古代通讯联系时间差的结果,以及朝廷过分遥控军队的弊端。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2020/4/2 7:21:48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284084
      • 工分:112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岳飞的最终撤军自然也是岳珂浓墨重彩描写的片段,其内容是以他手中掌握的奏表、诏书与岳侯传结合改编而来:

      ?

      岳侯传:

      「侯欲乘势追赶,遂申奏朝廷曰:”臣闻汉有韩信蜀有诸葛,先主复兴,臣中不才,窃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虏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竭力以报臣之愿也。”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谮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兵叵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於颍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二道,令班师,赴阙奏事。令诸路军马并回师」

      ?

      金佗稡编中岳珂自己的叙述:

      「时大军去京才四十五里,方议受降,且进取,两河响应,指期成功。秦桧主和议,惧得罪于敌,亟请班师。

      先臣抗疏以为:敌人巢宂尽聚东京,屡战屡奔,锐气沮丧,得间探报,乌珠巳尽弃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乡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巳见,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圗之。

      奏至,宸衷感悟,赐御札,令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诸帅,同为进止。

      得卿十八日奏,言措置班师,机会诚为可惜。卿忠义许国,言词激切,朕心不忘。卿且少驻近便得地利处,报杨沂中、刘锜共同相度。如有机会可乘,约期并进,如且休止以观敌衅,亦须声援相及。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卿可照知。遣此亲札,谅宜体悉。

      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秦桧复请休兵观衅,亟趣先臣退,一日而奉金牌者十有二。先臣奉诏还自朱仙镇,将朝于在所」

      ?

      岳珂称:当时胜利唾手可得,岳飞上书力主继续进攻。高宗也被岳飞说动,下诏要他就地据守,等待后援杨沂中、刘锜所部抵达协同行动。但是秦桧再次从中作梗,发12道金牌急令岳飞班师。

      然而,细节上的粗疏再次暴露了岳珂的编造行径。12道金牌的事本身早被证伪,这里不多论。重点还是在时间关系上。首先,岳飞撤军的日期很明确。以下分别按会编和金佗稡编中收录的岳飞赴行在札子:

      ?

      「(7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8月)十一日壬午,岳飞、刘光世来朝」

      「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取顺昌府淮南路,恭依累降御笔处分,前赴行在奏事」

      ?

      岳飞撤军日期为7月21日,27日其本人已过顺昌,8月11日已在临安朝见皇帝。而宋高宗的回诏中提到,岳飞是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的。奏书从郾城到临安约需10天时间,就是说高宗接到奏书已是28日左右,回诏自然是28日之后发出的,送达岳飞手中必然已是8月份了。很清楚,早在高宗收到岳飞的抗辩书之前,岳飞就自动撤军了。不等皇帝收到自己的抗辩书就提前退兵是何缘故?完全违背正常逻辑。

      再深入分析岳珂这段内容,其言:「前诏未至,诸大帅各已退师」。金佗稡编卷8中还指明了这些大帅:

      ?

      「乃先诏韩世忠、张俊、杨沂中、刘锜各以本军归。而后言于上,以先臣孤军不可留,乞姑令班师,一日而奉金书字牌者十有二」

      ?

      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韩世忠、刘锜均未退兵,杨沂中更是正从临安赶赴前线,并于8月16日兵败宿州。退师的大帅其实就只有张俊,可张俊退师实际是在什么时候呢?按要录:

      ?

      「庚子(闰6月28日)?????淮西宣抚使张俊既破亳州,遇大雨,士皆坐于水中,俊遂引军还寿春」

      ?

      张俊于闰6月28日以大雨为由撤军,竟然比高宗收到岳飞的奏书早了整整一个月,也远早于岳飞上奏的日期7月18日。

      不仅如此,同诏中又提到:「杨沂中已于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如果杨沂中所率殿前部队是7月25日从临安启程赴援的,那该如何解释以下这两道诏书?

      ?

      「赐杨沂中御札-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七日:近据诸处探报及降虏面奏,皆云乌珠与龙虎议定,欲诱致王师相近汴都,并力一战。卿切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敌或时遣轻骑来相诱引,但挫其锋,勿贪小利,堕其诡计。俟有可乗之隙,约定期日,合力并举,以保万全。二十七日。付沂中,押」

      ?

      「赐杨沂中御札:览卿奏,已渡江,暂驻兵泗州北。得韩世忠报,提兵往淮阳,卿可审度事机,若当应援,即一面策应,宜以体国为念,勿分彼此。岳飞近奏,留王贵等在蔡州,已过顺昌由淮西前来奏事,俟有定议即报卿知。付沂中,押」

      ?

      第一道御札是高宗于闰6月27日写给杨沂中的,札中嘱咐他小心金人阴谋,要与其他人协调好作战,那么按此时杨沂中必然已经启程了。第二道御札是8月初写给杨沂中的,札中提到杨沂中已渡江,驻扎于泗州以北。7月25日才从临安起发的杨沂中军,8月初竟已驻扎于泗州北,路程和时间根本不合。

      将以上种种联系起来看,高宗回诏中的「今月二十五日起发」不当是指7月25日,而应当是闰6月25日;这道回诏是写于闰6月末,而非7月末。那么同诏中的「得卿十八日奏」所指的日期相应也该是闰6月18日。

      如此,前面的一系列矛盾才都能解释得通。岳飞于闰6月18日上奏要求继续进兵,而收到高宗的回复当在7月8日以前,这些和岳飞7月21日的最终撤军并没直接关联。由于侧翼的张俊于闰6月28日擅自退军,岳飞部的军事形势开始恶化,在7月8日和14日两场恶战后,岳飞选择了主动撤退。

      2020/4/1 15:15:4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vf4500
      不用洗了,赵构嫡系杨泽中部在增援韩世忠途中被打爆时你岳飞已经与赵构在一起了,而杨泽中部本来是去与你岳飞汇合的结果岳飞自行撤军人家杨泽中部才转向增援韩世忠,交战位置就能说明问题,杨泽中部在江北,岳飞在江南
      看来你对还没有看明白,再看《建炎》卷137另一幅记载可能会更明白——

      侯在郾城,闻兀术并韩将军等人马退走汴京,侯欲乘势追击,奏曰:“臣闻汉有韩信,项羽投首;蜀有诸葛,二主复兴。臣虽不才,所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敌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

      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谋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岳某若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旨,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于颖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三道,令班师,赴阙奏事。按罗汝檝此时为殿中待御史,传所谓台官乃汝檝也。

      探讨历史事件,不要靠猜测,以史料为据。

      还有你说的“你岳飞”是什么意思?告诉你,我不姓岳,但勉强算是研究历史高手吧,如果你称我为“高人”,我也不介意。

      2020/4/1 6:43:53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896265
      • 工分:26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vf4500
      不用洗了,赵构嫡系杨泽中部在增援韩世忠途中被打爆时你岳飞已经与赵构在一起了,而杨泽中部本来是去与你岳飞汇合的结果岳飞自行撤军人家杨泽中部才转向增援韩世忠,交战位置就能说明问题,杨泽中部在江北,岳飞在江南
      看来你对还没有看明白,再看《建炎》卷137另一幅记载可能会更明白——

      侯在郾城,闻兀术并韩将军等人马退走汴京,侯欲乘势追击,奏曰:“臣闻汉有韩信,项羽投首;蜀有诸葛,二主复兴。臣虽不才,所望比此。乞与陛下深入敌境,复取旧疆,报前日之耻。伏望陛下察臣肝胆,表臣精忠”。

      表到,秦桧大怒,忌侯功高,常用间谋於上,又与张俊、杨沂中谋,乃遣台官罗振奏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岳某若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旨,且令班师。将来兵强将众,粮食得济,兴师北征,一举可定,雪耻未晚,此万全之计。时侯屯军于颖昌府、陈、蔡、汝州、西京、永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忽一日,诏书十三道,令班师,赴阙奏事。按罗汝檝此时为殿中待御史,传所谓台官乃汝檝也。

      探讨历史事件,不要靠猜测,以史料为据。

      还有你说的“你岳飞”是什么意思?告诉你,我不姓岳,但勉强算是研究历史高手吧,如果你称我为“高人”,我也不介意。

      2020/4/1 6:43:53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284084
      • 工分:11228
      左箭头-小图标

      不用洗了,赵构嫡系杨泽中部在增援韩世忠途中被打爆时你岳飞已经与赵构在一起了,而杨泽中部本来是去与你岳飞汇合的结果岳飞自行撤军人家杨泽中部才转向增援韩世忠,交战位置就能说明问题,杨泽中部在江北,岳飞在江南

      2020/3/30 16:39: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5条记录] 分页:

      1
       对大量网文利用《建炎》断章取义,曲解内容攻击岳飞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