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史料]孙殿英在赤峰的四天四夜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34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史料]孙殿英在赤峰的四天四夜

[热河抗战史料]孙殿英在赤峰的四天四夜

背景资料

据《赤峰史》记载:日军侵占热河前,热河省管辖20县和18旗。今天赤峰市的阿旗、巴林左旗、巴林右旗、林西县、克旗、翁旗、敖汉旗、宁城县、喀旗以及红山区、元宝山区、松山区,当时全都属热河省建制,归热河省管辖。

日军侵占东三省后,图谋进一步侵占热河省的广大地区。1932年7月20日,关东军参谋次长在给关东军参谋长的电文中说:对于热河“如果用外交手段已无效果,则以必要兵力,尽量直冲平津地方。”不难看出,日本帝国主义侵占热河地区的目的,就是要“直冲平津地方”,进而占领整个华北地区。

1932年1月3日,日军侵占锦州后,就企图乘机攻占热河。这年的2月份,日方纠集伪“蒙古自治军”向热河地区进犯。3月份,伪满洲国成立时,在成立宣言之中也将热河划归它的“国土”。此后,对热河省主席汤玉麟采取军事威逼和拉拢引诱的手段。1932年4月21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对热河政策》中写道:“对于热河省,暂时以支持汤玉麟,使之从速服从满洲国的统制为首要措施。其次,使之改革省政。”此外,日寇还策划在赤峰等地修建飞机场,在西拉沐沦以北建立兴安省。1933年1月,日军侵占山海关,成为正式进热河的前奏。

这一年的1月11日,日陆军省发表声明宣称:“热河为满洲国的一部……”1月21日,日外相内田康哉在议会上作外交方针演说时再次叫嚣:“日本内有条约(与伪满洲国)上的义务,对此(指热河)极为关注。”同一天,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召开进攻热河的军事会议。1月28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发布进攻热河的密令:“第六师团于二月二十四日前集中兵力于奉天四平街铁路沿线要地,准备向赤峰方向前进;第八师团将主力向绕阳河以西奉天省内各要地集结,待机向承德进攻;混成第十四旅团作好二月二十四日以后开始行动的准备。第十师团、十四师团尽多抽出兵力,保证在二月二十日以后供军司令官使用。”2月9日,关东军制定攻占热河计划要点:首先以第六师团、茂木骑兵第四旅团及伪军张海鹏部先攻热河东部,牵制中国守部于热河北部,旋以第八师团等部攻热河南部,“把华北与热河割断”。同时,伪满政府也发表“讨热声明”,任命伪陆军大臣张景惠为讨热军总司令,张海鹏为前敌总司令,伪军从通辽、鲁北、绥中三路向热河进犯。

战争一触即发!!!

国民党政府决定派出中央军黄杰等部六个师北上热河应付危机,但并未进入热河境。热河的防卫实际是交给了张学良,所用之兵大多为原奉军和东北义勇军,编成了两个方面军。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由张学良兼任,第二方面军总司令由张作霖的把兄弟、前吉林省主席张作相担任,副司令为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一、二方面军分别担任凌南—凌源—平泉—承德公路以南、以北地域的防卫任务。第二方面军的第四军团司令是东北军将领万福麟,负责守备赤峰—建平—朝阳一线;第五军团由汤玉麟兼任司令,以赤峰—建平—朝阳线以南为预定作战地域。万福麟部约五个旅部署在凌源、平泉一线。汤玉麟部总计约13万人,主力第36师驻承德、平泉、凌源、隆化、滦平,其中第38旅调驻朝阳,步兵第22旅驻围场、丰宁,骑兵第17旅原本是驻林西、经棚、开鲁的,开战前又全部调回开鲁;热河保安骑兵第一旅驻建平;被收编的土匪军刘桂棠部驻鲁北、天山;退入热河的东北义勇军冯占海、邓文、刘振东、李海青等部分驻热东、热北各地;冯占海部驻赤峰。

孙殿英(1889年—1947年),归德府永城(今河南永城)人。行伍出身,1928年投靠国民党,任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因在河北马兰峪盗掘清东陵而闻名。1930年参加中原大战反蒋,失败后为张学良收编。抗战爆发后,历任冀察游击总司令、新五军军长,1943年在河南对日作战时被俘,旋投汪伪任“豫北剿共军总司令”。抗日战争结束后又追随蒋介石反共反人民。1947年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后病死。

一提到孙殿英,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东陵大盗”这一臭不可闻的头衔。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还在赤峰阻击过日本人。尽管这仗打得并不漂亮,时间前后也不过一周的样子,但客观地讲,他还是尽了力了……

奉调驻扎赤峰城

日军侵占热河的军事行动,是在1933年2月21日正式开始的。

这一天,日伪军10余万人从锦州基地分为三路向热河进犯:北路日军第六师团与伪张海鹏、定国军程国瑞部由通辽入侵开鲁;中路第八师团由义县进犯朝阳;南路混成十四旅团由绥中进攻凌源。另外,关东军飞行第10、11、12等三个大队和铁路第一联队八百辆汽车组成的汽车队也配合作战。2月23日,日本茂木骑兵第四旅团由通辽出发进攻开鲁,驻守开鲁的崔兴武率部逃往林东。24日,日军占领开鲁,沿辽河直趋下洼。25日,朝阳被日军占领。随后,日军第八师团向叶柏寿、凌源一线进犯,茂木骑兵第四旅向下洼、赤峰进犯。热河守军败退,防线全部动摇。日军于26日占下洼,27日占马家店,28日占小哈拉道口。此时,北路、中路侵热日军也分别逼近天山、赤峰。日军来势汹汹,汤玉麟深知警备建平到赤峰间的31旅旅长富春毫无作战能力,因而急电孙殿英,马上进驻赤峰。孙殿英原来驻防在晋城,于二月间集结在热河西部边区。 第41军奉调到热河后,归第二方面军统率,孙殿被任命为第九军团司令官。得令后,他率丁博庭之117旅等五千七百人进驻赤峰红山一带。

117旅星夜自乌丹城向赤峰进发,日军茂木骑兵第四旅侦知,骑兵第六联队和池田大队乘坐汽车从下洼出发,经小哈拉道口快速向赤峰进军。3月1日,日军跟踪而至,在炮手营子附近与第41军117旅第3团接触。下午三时许,日军约两个联队攻入建昌营、山水坡等地。当夜,117旅第2团,以第一和第二两个营增援山水坡,在东沙坨子与日军激战。对于这段历史,王逸伦在其回忆录《身似征鸿思邈邈》中也有涉及:“1933年春节我是在家过的,正月初八、九到了赤峰……不久日本人大举进攻,孙殿英的部队也到了赤峰。孙殿英讲话时说苏联帮了他几十架飞机,送了不少军火,他要坚决抗日。这时,特委派王国华同志到赤峰找我,说中央同意我们参加孙军抗日,派张大鼻子(即柯庆施)任前委书记负全责。张大鼻子到张家口,已经给李铁然他们开过会,刘仁也参加了。孙殿英的部队开到赤峰不久,日军进攻赤峰,孙殿英就退到沙城去了。孙有七万多人。我继续留在赤峰活动,建立了几个秘密活动据点,在赤峰、乌丹一带影响了一部队武装,打了一辆日本汽车……”

坐着草车进赤峰

为了美化侵略战争,日本飞机从1933年初就开始更加频繁地飞临赤峰上空,盘旋侦察,撒下花花绿绿的传单,诡称日本为了解救东北民众,免于军阀蹂躏,为东北的老百姓建立“王道乐土”而出动“义师”,望民众与之合作。对此,王逸伦曾回忆道:“当时向老百姓宣传日本人要进攻热河,大家都不相信,说咱这地方这么穷,日本人来做什么。”

有资料记载,孙殿英率领他的41军先遣部队于1933年旧历正月初九抵达赤峰。对于这个日期,记者进行了查证,1933年旧历正月初九为1933年阳历3月4日,存疑。孙在赤峰的司令部驻地也有两种说法,一说是以杨子彬住宅为司令部,二说是设在二道街鸿兴号染货铺内。

孙殿英的司令部尽管设在赤峰街里,但军队是驻扎在郊外的,并且虽在严冬,宁可住在帐蓬里也不扰民,因此受到好评。在刘宪先生所著之《孙殿英赤峰抗日及败退》一文中还记载了这样一件听起来挺有意思的事儿:孙殿英是坐着拉草的大马车进城的。

孙殿英驻进赤峰应该在1933年阳历的2月27日前后。刘宪先生在这篇文章里写道:“这一天,县长孙廷弼为首的绅商各界代表和中小学学生到三道街西门外列队迎接,由上午10点到下午3点也没见到军长的影子。大家等得饥渴困乏,尤其是小学生们已经支持不住的时候,忽然传来通知,说孙军长早坐着拉马草的大车进城了,谢谢大家,请回去休息吧。人们都很惊讶,本以为军长总得有卫队前护后拥乘坐汽车,没想到他是坐着拉草的车来的。”

进城的第二天,赤峰各界在二道街中学礼堂为孙殿英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孙看上去年约四十多岁,矮个子,面容黑瘦,有麻瘢,但很精神,目光炯炯,声音洪亮,身着灰布军装打绑腿,随身马弁背着一把用黄绫子包着的宝剑,大家都猜测这是不是从东陵盗来的。从气质上看孙颇有些绿林气慨,讲话时很动情,涕泪俱下,表示决心抗日,誓死报国,讲到如果他言不由衷愿割头颅以谢赤峰父老兄弟姐妹,与会人们都呜咽低泣,欢迎会变成了誓师大会。”

含泪退出赤峰城

任琪先生在《孙殿英在赤峰抗战》一文中介绍,孙军在红庙子炮手营子一带布防,以遏制日军前进。他们还把汉奸日本探子张信的五间房子给烧毁,以绝后患。后来双方在新立屯附近展开激战,日军派飞机助战,孙军伤亡惨重。3月2日中午12时,孙军各部退集赤峰市内,整编,准备与日军决战。

日军在造纸厂门前安上大炮,向三道街轰击,而孙军的炮兵尚未到达,无力还击,处于明显的劣势。当地士绅害怕全城百姓遭殃,纷纷出面恳请孙殿英撤军。孙殿英不下炮台,副官将其拖走。

关于这样一段历史,宋毓蒲先生在他的《日军侵占热河的经过以及孙殿英的赤峰抗战》一文中有更详细的描述:当时孙殿英获悉朝阳开鲁已经失守,腹背受敌,下令残留部队,决心与赤峰共存,坚持不撤。战斗中,尽管有赤峰乡亲父老的全力支持,但敌我力量悬殊。下午四时,山冈联队攻东门,黑谷联队攻北门,战势已经非常危急,然援军又迟迟不到。孙殿英见援军不至,想要自杀。赤峰农会会长宋子安劝他说:“军长赶快走吧,您就是把全赤峰的性命都赔上,也保不住赤峰了!”孙殿英自知无力抗拒,含泪顺着三道街西头出街了。

宋毓蒲先生后来去了台湾,他的父亲就是宋子安。孙殿英从赤峰撤退后,在广道河西北方构筑工事,与日军骑兵旅团力战两日,弹尽粮绝,后无援军,支持到3月8日下午二时,向围场方向撤退。

另据任琪先生介绍,日军紧追不放,当撤到围场县津生泰时,孙军便依山而阵,以津生泰大院为据点,另在街头小庙上挂一蒋介石画像以诱敌,道上满布地雷,当日军进入埋伏圈后,孙军从两面山上夹击,地雷爆炸,日军惨败,此战共歼敌数百人,迫使日军停止追击。由孙殿英内弟带领的炮兵团此时方到,延误了战机,孙立即将其枪决了。

孙殿英撤离赤峰后,当天下午四点多,日军举行入城式。

在赤峰北部,汤玉麟的骑兵十七旅旅长崔兴武及所属第九团团长李守信投敌。日军长驱直入,3月1日占领天山,3日占林东,4日占林西,乌丹等地也相继失守。从此,整个赤峰地区并入到伪满的版图达十三年之久。

2月3日,张学良对记者发表谈话,表示“如日军进攻热河将予抵抗。”2月17日,代理行政院长宋子文偕同张学良到承德视察时也曾慷慨陈词:“吾人决不放弃华北,吾人决不放弃热河。”此外,张学良等三十七名将领也发表通电,决心守土抗战,但实际上并没有像样的准备,在十几天的时间里,热河全省就日军侵占了。

3月3日,日军攻陷平泉后,汤玉麟假督战之名弃职逃走,承德于第二天失陷。

3月6日,也就是赤峰沦陷四天后,孙殿英在《申报》发表谈话:“吾军于本日(2月27日)开抵赤峰附近,部署未定情势骤非,加以某部义军不义,友军非友,以致仓促遇战,三面受敌。幸士卒拼命,犹能在孤危环境中肉搏血战,克复山水坡、建昌营等地。刻又承德不守,凌源建平并陷危急,粮弹援绝,孤军迎敌,腹背均受胁,而士卒精神不稍畏怯,振臂一呼,踊跃杀敌。且四日以来,风雪并厉,时而汗流浃背,时而遍体结冰,无弹犹可搏,无饭确为可悯!……“3月7日,张学良通电全国,引咎辞职。

日军侵占热河后,为强化地方统治机构,将包括热河省在内的东北四省划为十个省,对内蒙地区,代替兴安总署设立蒙政府,划分为东南西北四省,因此实际上把原东北四省分割成十四省,1941年又增至十九省。赤峰地区沦陷后,行政区域的设置基本上沿袭了民国初年的行政建制。但也有所变化:西拉沐沦以南的乌丹、赤峰、新惠、宁城等地,仍没用县治名称,统辖现在的敖汉、宁城、喀喇沁、翁牛特西部以及原赤峰市、赤峰县等旗县。1940年,伪满政府决定,撤销赤峰县,恢复翁牛特右旗,治所在赤峰;撤销全宁县,恢复翁牛特左旗,治所在乌丹;撤销新惠县并敖汉左、中、南三旗为敖汉旗,治所在新惠;撤销宁城、平泉二县,恢复喀喇沁中旗,治所在平庄,以上诸旗归热河省管辖,此废县存旗制是伪满当局实行的蒙汉分治政策。西拉沐沦以北的阿鲁科尔沁、巴林左、巴林右、克什克腾旗和林西县,属伪满兴安西省,治所初在林西,后迁开鲁,后改为兴安总省管辖。

直到1945年8月,日本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27 8:31: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史料]孙殿英在赤峰的四天四夜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