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新疆往事之四:左宗棠:阿古柏,我还没出手,你就已倒下!

共 17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新疆往事之四:左宗棠:阿古柏,我还没出手,你就已倒下!

出征前的难题

1875年5月,清廷下诏授左宗棠以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全权节制三军,择机进军新疆荡平阿古柏。

朝廷宣布后,左宗棠简直兴奋地要命。放在我们新疆土话来说这就是个“老勺子(傻子)”。的确,一个到退休年龄的老头儿,放着内地的颐养天年不干,偏偏要跑到新疆吃土和沙子!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是左宗棠的真实想法。荣华富贵、贪图享乐、安度晚年这些凡夫俗子的想法在他的字典里是没有的,为国分忧、安定边疆、马革裹尸才是他的真正志向。我对左公的崇拜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或许,左宗棠会想起二十几年前和林则徐的湘江夜谈,他现在终于可以坚定地对逝去的林则徐说道:“林公,您的新疆夙愿,季高必定为您实现!”

激动和欣喜过后还得回到理性和现实。打新疆不是打游戏,鼠标动几下,呼啦啦千军万马就杀出去了。左宗棠面临着组织军队、选拔将领、准备粮草和筹集军饷等几大难题。

左宗棠麾下的楚军是现成的,十几年的才沙场磨练,立下赫赫战功:剿灭太平军、平定捻军、安定陕甘回民之乱。左宗棠在楚军的基础上继续招兵买马,终于组建成8万7千人的西征军。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经过深思熟虑,左宗棠最终大胆选定32岁的年轻有为的刘锦堂和身经百战的张曜为主将,统领西征将士。

刘锦棠(1844~1894),字毅斋,湖南湘乡人。刘锦棠10岁时,其父刘厚荣因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而丧生。成年后,投入叔父刘松山所在的湘军,随同叔父镇压太平军和捻军,在平定陕甘回民民变过程中,叔父刘松山阵亡,刘锦棠担任老湘军营务总理的代理统领。在之后的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陕甘回乱平定后, 左宗棠将刘锦棠的战功排居第一。清廷依此擢升他署甘肃西宁道。

张曜(1832—1891),字朗斋,号亮臣,祖籍浙江上虞(今绍兴)。在和捻军的作战中,张曜长期率军转战于河南、河北、山东,屡屡大败捻军。所部被人称为嵩武军,这是继湘军、淮军、楚军之后又一支劲旅。1869年,他又跟随左宗棠转战于西北战场,镇压陕甘民变,立下汗马功劳。

接下来粮草,在新疆作战和不同于内地,短则一年半载,长则说不定五六年。新疆几乎不产粮食,也不能老指着朝廷千里迢迢地从内地供应粮草吧。这时候左宗棠以前专攻过的“农学”派上了用场。他在哈密实行屯田制度:也就是大生产运动。士兵们战斗结束,就得放下刀枪,扛起锄头种庄稼和蔬菜;农闲的时候还得挖渠修水库、盖房子、搞绿化植树造林。

其实当年,左宗棠对付太平军组建楚军的时候,左宗棠就自创了一个训练科目叫“习作劳苦”,就是割稻收麦、挖土翻田、扛沙挑泥、搬砖运瓦。如今楚军到新疆刚好可以“实战演练”了!

最令左宗棠头疼的问题就是军饷。左宗棠估计了一下,去新疆一年的开支得800万两左右白银。国库?早已空空如也,对付200万两就不错了。于是他求朝廷命沈葆桢去问洋商借款1000万两白银。因为沈葆桢有过借款的经验。这一求不要紧,沈葆桢继续和李鸿章穿一条裤子,又开始唱反调:我说哥,收复新疆那个鸟地方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就算收复了,沙俄那毛熊是省油的灯?后面的事情就更麻烦了,借洋款要海关担保,海关担得起吗?你那可是个大窟窿,将来窟窿越来越大呢?让各省支付你的援疆资金?也不可能。再去借洋款?海关能受得了吗?到时候您就哭晕在厕所里吧,我看现在趁早收场还来得及,回家抱孙子吧您呐!

李鸿章继续附和打退堂鼓。

左宗棠听了叹了口气,将上报1000万两缩减为400万两。还是慈禧豪爽:1000万就1000万,借!借!借!

既然求沈葆桢没有卵用,突然一个神人在左公的脑海里灵光乍现:胡雪岩!

当年太平军攻杭州时,胡雪岩从上海运军火、粮米接济清军而为左宗棠赏识,后来又帮助左宗棠组织"常捷军",创办福州船政局。这位红顶商人旗下的"阜康钱庄"又恰好与英国渣打银行有生意往来,于是胡雪岩代表清政府出面,向其借款。经过几昼夜的秘密谈判,胡雪岩轻松搞定,终于以江苏、浙江、广东海关收入为担保,为西征筹得第一笔借款二百万两。此后更是如法炮制,依靠自己在上海滩生意场上的商业信誉,先后四次出面向汇丰银行等英国财团借得总计白银1595万两,解决了西征的经费问题。

上述难题解决了,部队开拔、准备开打!

春风强渡玉关

1876年4月7日左宗棠亲率西征大军抵达甘肃肃州(酒泉)。清军出关的消息让身在阿克苏的阿古柏有些坐不住了。

他控制新疆已有十年之久了。此时的阿古柏已由小鲜肉变成了老腊肉。这十年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字“爽!”。对他来说新疆简直是人间天堂;然而此时的西域对老百姓来说却成了人间地狱。阿古柏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他本是来新疆旅游的,没想到一不留神竟成了新疆的主人。这让他越发地照镜子自恋了:不仅颜值高,还偏偏靠才华!

阿古柏一边依仗这英国和沙俄的势力对抗大清,一边又将两个列强玩弄于股掌之中。他总觉得清帝国就是病猫一只,况且自己身后还有英国狮子和俄国毛熊给自己撑腰,大清绝不敢来新疆撒野。这次阿古柏才发现这只病猫已变身成一头下山的猛虎,大吼一声,杀气腾腾地扑向西域。

阿古柏这时只得求助他的主子大英帝国。英国当然不愿看到自己刚培养的小宠物就这样被大清掐死在摇摇车里。于是英国驻华公使找李鸿章调解,他告诉李鸿章说阿古柏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并打算向清政府做深刻检讨,让清政府作为自己的宗主国,但可不可以不朝贡?

李鸿章一听感觉好惊喜好意外,立刻满口答应上奏朝廷说:阿古柏已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想痛改前非,改正就是好同志嘛,他托印度阿三稍了一句话,愿意作为咱的属国,但太穷不进贡行不行?或送点水果行不行,比如甜瓜、葡萄、香梨之类的。我认为此事甚好,免得打打杀杀的,多暴力还费钱还免费赠果盘。

朝廷问左宗棠意见,左宗棠说让英国佬滚犊子去吧!(“无需英人代为过虑也。”)

听到左宗棠非要打得自己把新疆从嘴里吐出来,阿古柏当然不甘心了。于是他只得硬着头皮应战。他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设置于古牧地(今乌市米东区),以保乌鲁木齐和玛纳斯;第二道设于达坂城和胜金口两道天山隘口;第三道设于吐鲁番和托克逊,守住通往南疆的门户。

第一道防线的主将叫白彦虎,是左宗棠的手下败将。 白彦虎, 陕西回族人。 1862年,白参加了陕西回民起义军,后作战勇猛,被推举为十八大营元帅之一。 1873年八月,时任陕甘总督左宗棠率清军攻占了回民军在陕、甘、宁、青的最后一个据点肃州,白率余部2000余人蹿入新疆,在新疆和清军打了一阵子游击,遂降服于阿古柏。

新疆这么大一块地儿,怎么打?老虎吃天,如何下口?左宗棠制订了八字方针:先北后南,缓进急战。为什么呢?

因为左宗棠经过多年对新疆地形的分析,天山将新疆分成两半,新疆是北高南低。龚自珍早已说过:北可以制南,南不可以制北。而且,北方叛军是白彦虎之流有“恐左症”容易对付,南方叛军不一定好打。控制新疆北疆,还可以切断西部抢占新疆伊犁的俄罗斯和阿古柏的联系。

“缓战急进”则反映了左宗棠的个性,事前处处谨慎小心、反复琢磨,一旦认准便迅猛出手,让敌人防不胜防。正所谓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1876年7月,左宗棠麾下大将刘锦棠率军从新疆北线抵达阜康,准备直取古牧地。古牧地是乌鲁木齐北部的门户,拿下乌鲁木齐,白彦虎就得跑路到吐鲁番。刘锦棠学了汉朝名将韩信的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表面上佯装在甘泉堡掏挖废井痛苦地找水,计划走戈壁大道的九沟十八坡进攻古牧地。实际上从小路上夜袭了水草丰满的黄田。之后刘锦棠率军将古牧地城团团围住,就地建筑炮台,随后清军大举攻城,开始炮轰迪化。

乌鲁木齐市水磨沟风景区水塔山中部有一个叫"一炮成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炮成功"原是一座炮台,是当年清军在乌鲁木齐六道湾前端山梁上建筑的。1876年8月18日,刘锦棠在乌鲁木齐六道湾山梁上架起了大炮,向迪化成开了一炮,击中了城门,轰塌了一处城墙,吓得匪军心惊肉跳、魂飞魄散、溃不成兵。然后将士迅速登城,再歼5000余匪军,胜利光复了乌鲁木齐。

1876年9月,刘锦棠已收复新疆除了伊犁的北疆全境。

按照“缓战急进”的方针,1877年开春,左宗棠才开始部署第二阶段的战役:清军分三路进军南疆。刘锦棠部由乌鲁木齐南攻达坂;张曜部由哈密西进;提督徐占彪部由巴里坤进至盐池,与张曜部会师后合攻辟展(今鄯善)和吐鲁番。

左宗棠继续不慌不忙地进行战术分解:摧毁第二、三道防线,拿下吐鲁番,扼住阿古柏的咽喉让他吃不成葡萄,打通前往南疆的通道。

听说清军要解放达坂城,城内的维吾尔老百姓争先恐后给刘锦棠报信、告密。于是三日内,达坂城被攻克,九日后金胜口被拿下。最终刘锦棠亲率7000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铺天盖地地压向吐克逊城。守城主帅是阿古柏的小儿子海古拉,他哪是对手,被杀得晕头转向并且智商出了问题,竟下令纵火烧城,然后跑路。另三支清军在吐鲁番城下与阿古柏的主力展开决战。叛军根本不是对手,被打的四散奔逃、丢盔卸甲。吐鲁番城边的汉城叛军还是比较勇敢机智,见到上述情景直接举着双手就出城了!

“三城战役”打完,仅仅用了12天!阿古柏一半的主力灰飞烟灭。

风驰电掣,横扫南疆八城

在清军的连环脚和流星拳下,阿古柏集团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并且他的内脏下水也出了问题。阿古柏内部的三个派系开始狗咬狗。眼看着大清如泰山压顶之势扑来,阿古柏底下的人也不含糊,272名部下联名威逼阿古柏赶紧求和。阿古柏哪肯答应,竟然平易近人地和部下掐起架来。1877年5月底,阿古柏离奇地暴毙了。关于他的死一直众说纷纭,一说他是被部下群殴而死的,这个有些搞,一个堂堂的首领,不至于死得这么窝囊吧。二说是他畏罪饮毒酒到胡大那里告状去了。三说是被部下打晕后,有人给他茶水里下了毒。总之,不仅左宗棠希望他死,阿古柏手下的人也希望他早死。于是阿古柏不负众望地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阿古柏这么快就玩完了,这让左宗棠十分意外,就像十几年前的那部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后传》中的孙悟空时常唠叨的一句话:我还未出手,你就已倒下!

阿古柏倒下了,他的两个儿子又粉墨登场。上演了为了王位骨肉相残的闹剧。结果,大儿子伯克胡里发扬了兄长的情谊,让弟弟海古拉去陪他的父王阿古柏,自己继续忍痛和白彦虎充当两只小螳螂企图阻挡大清帝国这辆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战车。

依据南疆八城的地理和敌军分布情况,刘锦棠把进军南疆的部队分成两个梯队:以老湘军为第一梯队,专门"主战",以张曜部为第二梯队,"且战且防"。刘锦棠率领第一梯队32营兵分两路,最终会师南疆库尔勒。白彦虎已狂奔到了库车。针对白彦虎善于跑路的特点,刘锦棠决定累死他,不给他喘气的机会。他亲率精骑1000、健卒1500先行追击,先头部队从库尔勒启程后,三昼夜疾驰400多里,追到布古尔(今轮台)时,击溃敌骑千余。飞奔至库车城外时,又杀敌一千多。杀到阿克苏城外时,当地维吾尔族人民已自动占领该城主动迎接官军。这时,白彦虎经乌什逃往喀什噶尔,伯克胡里则窜向叶尔羌。

东四城光复之后,原来投降阿古柏的和阗头目尼牙斯赶紧成了“俊杰”,主动率兵围攻叶尔羌以策应清军。叛国降敌的前喀什噶尔守备何步云也反水,率领原部占据了喀什噶尔汉城,因力单难支,派人到阿克苏向刘锦棠求援。刘锦棠此时认为要趁热打铁,不顾长途追击作战的疲惫,立即进军喀什噶尔。1877年十一月,清军攻克喀什,伯克胡里和白彦虎逃亡到了沙俄。后刘锦棠相继攻克叶尔羌、英吉沙尔,次年1月清军进占和阗。南疆西四城完璧归赵,至此,南疆彻底被收复!

左宗棠的挚友杨昌浚(因杨乃武和小白菜冤案被革职的浙江巡抚)赋诗一首《恭送左公西行甘棠》赞颂左宗棠收复新疆的丰功伟绩,至今广为流传:

上相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

新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当阿古柏这棵歪脖树倒下后,左宗棠就知道剩下猢狲不足挂齿,他早已将自己犀利的目光转向沙俄强占下的塞外江南——伊犁。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3/22 22:51:0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49944
      • 工分:81620
      左箭头-小图标

      不及时平定,沙俄介入,就完蛋了。左宗棠果断出手,才是关键。

      但沙俄其实已经实际占领西域的一部分,如重镇伊犁,左宗棠也不是一昧与沙俄强硬,而是在兵势的威逼和部署下,通过外交谈判收回伊犁。这也揭示了外交靠军事的基本原理,而李鸿章则完全就是外交白痴。

      2020/3/26 9:24:28
      左箭头-小图标

      形势不利于太平军,曾国藩的湘军、李鸿章的淮军、左宗棠的楚军,战斗力都超过了太平军,即使从天京突围,也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

      2020/3/25 21:52: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疆往事之四:左宗棠:阿古柏,我还没出手,你就已倒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