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史料]日寇侵占山海关和热河(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201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史料]日寇侵占山海关和热河(2)

[热河抗战史料]日寇侵占山海关和热河(2)

(二)进犯热河

敌占领了山海关之后,即准备进攻热河。其进攻热河的目的是,击溃我国在该地区的主力部队,占领长城以东地区;封锁我国关内外的交通,割断东北抗日部队与关内的联系,利于其今后在东北的“治安作战”;为进攻华北、内蒙、觊觎外蒙古,开辟前进战略基地。

这次作战,是关东军在“九·一八事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动用了两个师团又3个旅团及其它配属部队,其进攻部队的编成为:

关东军 司令官 武藤信义 大将 锦州

参谋长 小矶国昭 中将

第8师团 师团长 西义一 中将 锦州

参谋长 小林角太郎 大佐

第4旅团 旅团长 钤木美通 少将

第5联队 联队长 谷义一 大佐

第31联队 联队长 早川止 大佐

第16旅团 旅团长 川原侃 少将

第17联队 联队长 长濑武平 大佐

第32联队 联队长 田中清一 大佐

骑兵第8联队 联队长 三宅忠强 中佐

炮兵第8联队 联队长 广野太吉 大佐

工兵第8大队 大队长 小泉于搜弥 大尉

第6师团 师团长 坂本政右卫门 中将 通辽

参谋长 佐佐木吉良 大佐

第11旅团 旅团长 松田国三 少将

第13联队 联队长 鹫津铅平 大佐

第47联队 联队长 常冈宽治 大佐

第36旅团 旅团长 高田美明 少将

第23联队 联队长 志道保亮 大佐

第45联队 联队长 迎专八 大佐

骑兵第6联队 联队长 神代菊雄 中佐

野炮兵第6联队 联队长 城岛荣兴 大佐

师团输送监视队 队 长 高田弥彦 大尉

混成第14旅团 旅团长 服部兵次郎 少将 绥中

第25联队第2大队 大队长 鲶江正太郎 少佐

第26联队第2大队 大队长 宫本德一 少佐

第27联队第1大队 大队长 松野尾胜明 少佐

第28联队第2大队 大队长 米山米鹿 少佐

骑兵第7联队第2中队 中队长 高惊佐太郎 大尉

野炮第7联队第2大队 大队长 高森孝平 少佐

(该旅团原属佐藤子之助中将的第9师团,各大队系从第7师团的各联队中调来)

混成第33旅团 旅团长 中柯馨 少将 绥中

第10联队 联队长 人见顺士 大佐

第40联队 联队长 冈村元 大佐(该联队属第8旅团)

(该旅团属广濑寿助中将之第10师团)

骑兵第4旅团 旅团长 茂木谦之助 少将 通辽

骑兵第25联队 联队长 山冈洁 大佐(辖3个骑兵中队)

骑兵第26联队 联队长 黑谷正忠 大佐(辖3个骑兵中队)

机关枪中队 中队长 江木晋 大尉

汽车班 班长 堀内守正 大尉

第1战车队 队长 百武俊吉 大尉

旅顺重炮兵大队 大队长 山村新 中佐

关东军飞行队 队长 牧野正迪 大佐(辖第10、11、12大队)

此外,尚有伪军张海鹏指挥的部队约12000人,伪军程国瑞的暂编第2军约7500人,刘桂堂的护国游击军约10000人,李寿山的独立第1旅约2500人,以及丁强的救国义勇军、全壁辉(川岛芳子)的定国军等。这些伪军,在作战过程中因抢劫、勒索太过与日军的矛盾也逐渐加深,以致在作战的过程中,日军将部分伪军缴械、解散。

当时我国在辽西、热河、内蒙地区的部队,按北平军分会的命令,以朝阳、建平(叶柏寿)、凌源、平泉为作战分界线。该线以南为张学良兼任总司令的第1军团作战地区;该线以北由张作相为总司令、汤玉麟为副总司令的第2军团作战地区。

这次作战日军通过连续多次侦察,判断热河附近先后调集的各抗日部队大致为:

(一)汤玉麟的第36师约为32000人。部署于义县以西之北票、朝阳、建平、宁城、承德、赤峰。乌丹,一部位于通辽以西之开鲁。

(二)冯占海的63军约10000人,位于敖汉旗以东的下洼子、牛古吐、宝国吐、义隆永、青龙山一带;李海青的抗日部队约3000人,位于奈曼旗及其以东的固力本花、八仙筒附近;邓文的抗日部队约6000人,分驻于内蒙的林西、大板、林东。天山地区。

(三)孙殿英的第40军约20000人,位于承德以北的隆化、围场地区。

(四)张学良的4个步兵旅约30000人、两个骑兵旅约3000人,分别驻于平泉、凌源、叶柏寿、喀左、建昌一带;3个步兵旅、两个骑兵旅约27000人,位于山海关以南的抚宁、卢龙、昌黎;4个步兵旅位于天津;7个步兵旅位于北平;1个步兵旅、1个骑兵师位于张家口;1个步兵旅位于古北口。

(五)商震之32军约36000人,位于唐山附近。

(六)由察哈尔省调来的宋哲元第3军团之第29军一部约20000人,位于北平东北的蓟县、遵化、玉田地区。

(七)东北军沈克的106师约8000人,位于喜峰口以东之董家口、青山口、太平寨、檫崖子口、小马坪一带。

(八)锦州地区之义勇军约6000人,位于锦州、绥中以西的就近山区。

(九)航空部队,共有各种飞机22架。即北平的南苑机场有战斗机8架,侦察机1架;北平的西郊机场有战斗机6架,侦察机1架,运输机3架;山海关以西的海阳镇机场,有教练机2架。……

敌通过上述侦察,知我国军队在防御部署上,重点是在冀东及长城外的建昌、喀左、凌源、平泉地区。根据以上情况,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于1月28日向进攻热河的部队下达了作战准备命令,确定以两个师团、两个步兵旅团、1个骑兵旅团及炮兵、战车、航空部队从绥中、锦州、打虎山、彰武、通辽的铁路沿线地区出发,分5路以齐头并进、相互策应、加强右翼(东侧、北侧)快速迂回的作战方法。攻向赤峰、承德及长城的古北口、墙子路、黄崖关、马兰关、罗文峪、喜峰口、冷口、界岭口、义院口。其部署为:

(一)第8师团一并指挥混成第十四、三十三旅团及配属的战车队从锦州经义县击溃朝阳、凌源、平泉沿线地区的守军,攻占承德及长城沿线之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界岭口、义院口。

(二)第6师团一并指挥骑兵第四旅团,以高田美明之36旅团从北路的通辽,主力从中路的彰武和南路的打虎山向西击溃沿途守军攻占赤峰,然后以一部攻占赤峰西南之朝阳地、边墙山、张三营子,从北面策应第8师团进攻承德。

(三)混成第14旅团由绥中向西北经高台、西平坡、宽邦、大屯、雷家店、建昌、平房子、三台子,攻向四官营子。随之分为两路,一路由四官营子向北,攻向凌源;另一路由四官营子向西攻向下泉。从南面策应主力第8师团向承德进攻。

然后。进攻至平泉的一路左转向南,经党坝、宽城、孟子岭、新甸子,攻占长城的喜峰口;进攻至凌源的一路亦左转向南。经松岭子、刀尔登、汤道河、青龙。萧营子攻占冷口。

(四)混成第33旅团在发起进攻后的2月初,从绥中向西经黄家攻向明水、秋子沟。王家内,龙王庙,然后由该地左转向南,一路攻占长城线上的界岭口,一路攻占界岭口以东约25公里之义院口。

(五)骑兵第4旅团,主力由通辽向西南迂回经东来、东明、八仙筒、白音塔拉、奈曼旗、红山镇、哈拉道口、安庆沟进攻赤峰;一部(骑兵第26联队的1个中队)从通辽向西经开鲁从北侧迂回攻向天山、林东、大板、林西,然后左转向南,经十二吐。过西拉木伦河,由五分地、乌丹,迂回至赤峰以北,策应旅团主力及第6师团进攻赤峰。

(六)关东军飞行队之侦察机第10大队(共3个中队),在绥中、锦州、通辽机场各驻1个中队;战斗机第11大队(共4个中队)以两个中队进驻绥中;轰炸机第12大队(共两个中队)之两个中队驻于锦州;关东军空中运输机队,驻于锦州西南之连山机场。

航空部队,主要是协同主力第8师团进攻承德,一部协同第6师团、骑兵第4旅团,迂回进攻赤峰;准备与在华北的中国空军作战。

(七)预定进攻的开始时间为2月21日。

在作战准备中,敌无论是地面或空中部队都相当重视。他们知道这次作战与在东北以往各次作战大不相同,一是。面对的是中国装备较好、素质较高的正规部队;二是,由东北后撤的我国部队大都集中在长城内外地区,已作了较充分的防御准备;三是,在关内的平、津地区及冀东地区均驻有重兵,随时可以支援。

但在关东军的指挥机关中则认为,取得这次作战的胜利是有相当把握的。这是因为我国在江西的内战,此时正处于又一次高潮,国民政府的正规部队不会大量调向华北;华北的晋军。西北军、部分东北军也反对国民党军队向华北调动,均希各保地盘以防自己遭到吞并而失去凭依;热河省上席汤玉麟更是拥兵自重,拒绝其它部队入境,其暗中与日本关东军取得联系就是明证。关东军司令部第2课(情报)、第4课(政务)通过伪军的上层,已在汤玉麟的部队中建立了相当的工作基础,一旦向热河进攻,汤军将有相当数量的部队,由其中、高级军官率领让开通路,并归顺日军一齐向热河进攻。

关东军飞行队参加这次作战的共为7个中队(当时全部是9个中队),作战飞机60多架。是日军在我国东北使用空军最多的一次。因我国在平津地区约有两个空军中队,主要城市均部署了对空火力,所以敌空军除作了空战准备之外,在连山、绥中、锦州的机场,亦部署了防空部队。敌空军在绥中、锦州、通辽三个机场积存了大量炸弹。其中以锦州机场为最多,计有200公斤类型的100枚,100公斤类型的100枚,50公斤类型的500枚,25公斤类型的700枚,12.5公斤类型的700枚,其它类型150枚。共计为2250枚,约为83吨。为防止遭到空袭,计划进驻绥中、连山机场的敌机,至2月22日才隐秘的飞抵该地。

按关东军的预定计划进攻热河于2月23日开始。位于锦州的第8师团首先西进。2月23日位于通辽、彰武的第6师团、骑兵第4旅团亦开始进攻。在绥中的混成第14旅团于2月28日、混成第23旅团于3月4口开贻向西出击。在通辽的伪军张海鹏部、在锦州的伪军于芷山部、在绥甲的靖安军,亦随日军出动。

这次敌军之所以能在12天内占领了热河、承德,主要是南京政府并无抗日的决心,依然推行其“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致使部队缺乏抗战的决心与信心,指挥也很不统一。加上汤玉麟的部队,因已受敌人的策动,作战一开始,在朝阳的董福亭步兵第106旅,其团长邵本良首先率部向敌第8师团投降;在开鲁的骑兵旅长崔兴武亦投降了敌骑兵第4旅团。

由于日军的策动,有些梯队相继投敌,形成内部及各部队之间相互猜疑和自起惊扰,并作无秩序的撤退,使指挥机关对部队失去了控制。

实际敌军在进攻时,其困难并不少。北路之第6师团于2月底在内蒙的草原和沙丘地带遇到零下30多度的酷寒,发生了大量的冻伤。其空中运输部队专门为其空运防寒装备和运送破冻伤的人员至后方医院。由于遍地积雪,日军的行动也很缓慢。

因汤玉麟的部队发生数起在战场上投降事件和不听命今作无秩序的溃退,使热河的北部防区发生动摇。2月25日,北票、朝阳、开鲁同时失守。日军的骑兵第4旅团、步兵第6师团及张海鹏的5个步兵支队。2个骑兵旅,则按计划快速向天山(阿鲁科尔沁旗)、林东(巴林左旗)、大板(巴林右旗)、林西及赤峰方向迂回前进,骑兵第4旅团经与孙殿英的部队激战之后于3月2日傍晚占领了赤峰城。第6师团在赤峰以东的哈拉道口遭到孙殿英部队的突然袭击,一直打到敌师团司令部的附近。敌第6师团集中司令部的参谋、勤务人员及少量的部队仓促进行抵抗,当敌之后续部队到达后,孙殿英部才撤离,该敌在3月5日晚进入了赤峰城。

进攻承德的敌第8师团和由绥中向西出击的混成第14旅团,相互策应快速前推。热河守军仅在叶柏寿地区进行了抵抗。此时敌已形成了北面的迂回包围,致使热河整个战局发生动摇,于是汤玉麟不战而撤出承德,退向以西的丰宁。3月4日第8师团先头的川原旅团指挥之三宅忠强中佐骑兵第8联队128名骑兵进入了承德。万福麟的53军由凌源退至西两的冷口,张作相则率部退至喜峰口。

指挥这次作战的关东军司令部,于3月3日前移至锦州,武藤信义亦于当日15时30分到达,并令第6师团、骑兵第4旅团防守赤峰地区,其它部队按计划向长城一线推进。随之其混成第14旅团于3月4日到达了冷口,第8师团于3月7日到达了古北口,混成第33旅团于3月11日到达了界岭口和义院口。

关东军发动的热河作战,从2月23月开始至3月11日结束。

就在热河失守,敌继续进攻长城一线时,全国民情鼎沸,纷纷抨击国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不向前方增调得力部队,要求惩办对热河失守负有责任的指挥者等等。

2月间就在关东军由锦州、通辽向热河大举进犯时,不顾国家、民族危亡的两京政府仍集中吴奇伟的第4军、罗卓英的第5军、赵砚涛的第8军共10个师的兵力,由陈诚指挥从江西省中部的乐安、宜黄向南,在宁都县的萧田、东韶、洛口地区对工农红军进行第4次大围剿。这一围剿从2月26日开始至3月21日才停止。也就是说,当敌关东军在进攻热河与东部长城时,精锐的国民党军队主力未北上抗日,却在进行自相残杀的反共大规模内战。而在对外宣传时,南京政府却一再混淆视听,反复表示攘外必先安内,国军之所以未能集中力量抗日,是由于受到各地共军的牵制。

敌占领了热河之后。即以张海鹏为热河省警备司令官兼热河省长。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22 15:41: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史料]日寇侵占山海关和热河(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