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史料]汤玉麟临阵脱逃 承德沦陷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144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史料]汤玉麟临阵脱逃 承德沦陷

[热河抗战史料]汤玉麟临阵脱逃 承德沦陷

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八日下午,张作相来到汤玉麟的热河省政府会议厅,与汤举行守卫热河的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朱庆澜、孙殿英、赵毅及汤玉麟、孙殿英的几个作战参谋。

会议开始后,张作相首先根据张学良的要求,提请汤玉麟将其所各部集结编成两个军团,以便于统一指挥,灵活作战。汤玉麟却说;“我和所属各部的师、旅长们都是齐头兄弟,除本人能指挥调动,其他人谁也指挥不了,我坚决反对改变现有部队的编制。

随即汤玉麟就向张作相发难,提出为部队补发军饷、被服、枪弹、器械等一系列要求。而这些都是张作相所不能解决的问题。汤玉麟突然脸色大变,在会议上大喊大叫起来:“他妈的,没钱没粮没枪弹,还让我们抗他妈的什么战,你们就知道骗人,要啥没啥,让我们打他妈什么仗。”

为人狡黠,别有用心的孙殿英也在会议上随声附和,乘势帮腔,“没饷,没粮,没枪弹的仗谁也打不了”。

汤、孙二人一唱一和,搞的张作相下不了台,致会议开到半夜也没整出一个结果。而这一天正值汤玉麟某姨太太丧期,孙殿英没等会议开完,他就说:“对不起,我该去为‘干娘’守灵了”。说完穿上孝服就跑了。

而这个晚上,宋子文和张学良刚刚到达古北口住下,他们俩人还没有回到北平,其整编作战计划就已经胎死腹中。

由此人们不禁要问,上述军事决策为什么宋子文、张学良不直接传达,这么重要的军事决策为什么不解决军饷、武器装备、机械弹药的问题。宋子文、张学良在国家危难当头至际,究竟是在耍滑头,还是在拿国家民族利益开玩笑。

张作相于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九日赶回北平,随即接到北平军分会的正式命令,由他出任热河守军总司令,汤玉麟为副总司令。并由财长宋子文拨款二十万元,权作热河抗战经费,限期北上承德组建热河抗战总司令部。仓促之间,张作相东拼西凑,勉强成立了一个还不足编制二分之一的热河抗战总司令部。二月二十二日,张作相刚刚从北平军分会领回一部无线电台、几辆军用卡车和电话机、电话线等器材,还没有北上承德,日军就开始分兵三路,大举进攻热河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日军来的如此之快。

张作相临危受命,二十七日才赶到承德,驻进旧将军衙门。这时的汤玉麟已无心在战,早就打起了逃跑的注意。张作相把电话打到朝阳,驻朝阳的董福亭旅因其团长邵本良叛变投敌,已不战自溃;张作相把电话打到开鲁,开鲁的崔兴武骑兵旅支支吾吾,既说不清他的部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的部队要到什么地去;张作相把电话打到建平,建平的赵国增骑兵旅更说不清自己的部队到了什么位置。直到几天后,张作相才得到确切消息,原来,在他到达承德之前的二十五日,北票、朝阳、开鲁就已经陷入日军之手。朝阳至承德的大道完全向日军敞开,骄横一时的日军如入无人之境,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风雨飘摇中的的承德早已风声鹤唳、乱作一团,军政眷属,富商巨贾,纷纷逃往平津避难去了。这时的汤玉麟早就顾不上热河的军事防御和承德的父老乡亲了,他于三月一日开始征雇汽车,向天津租界抢运私产。

此时,虽然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已经在承德成立,但那只是一个空架子,其各军、师、旅的电台尚未开通,刚到赤峰的孙殿英部观望不动,冯占海等义勇军也因开鲁失守而节节西退,而刚刚增派的第六十七军王以哲部第一零七师,其先头才开到古北口;唯一的救命稻草只有汤玉麟部又在那里无所适从,急得张作相如热锅上的蚂蚁,陷入了一筹莫展之地。

三月二日,由步骑炮兵联合组成日军快速部队,在多架蚊式飞机的配合下,抵达凌源并向西挺进。这时,汤玉麟在承德附近仍掌控有步炮工辎,卫队团等约两个旅之众,如果能在承德东数十里处的黄土梁子据险防守,起码还能迟峙日军的猖狂进攻。在张作相的一再敦促下,汤玉麟迫于军情紧急,才下令让部队北上拒敌。但由于汤玉麟长期拖欠苛扣军饷,北上的部队中途突然哗变,要求先发三个月军饷,然后才能上前线打仗。承德商会的会长和几个少数社会团体的负责人闻之大势已去,就密派代表赶赴前方向日军献媚,表示欢迎日军进入承德,此时,张作相和汤玉麟还在总司令部等待前方的胜利消息,对此事毫无所知。当热河陆军训练总监孟昭田把事实真相密告张作相后,张一下子就瘫痪在太师椅上,当晚即决定把司令部人员全部撤出承德。

一九三三年三月三日清晨,张作相还没有离开承德的旧将军衙门,只听到城内人喊马嘶,枪声四起,叫喊声、嚎哭声不绝于耳。堂堂的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其身边只有几个参谋和数十名卫士。张作相软坐在太师椅上,满眼流泪,还不时地敲打着烟袋锅子。几个参谋问张作相:“总司令,我们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办?”

张作相说:“我要绕道找占海的部队去。”

几个参谋说:“我们现在马无一匹,枪无几支,如果这样涉险,不如先到古北口,等第一零七师开到,再从长计议。”遂即由几个参谋将张作相推上汽车往古北口方向开去。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热河省 第军团总指挥兼第五十五军军长汤玉麟部之董福亭旅的一团团长邵本良在阵前通敌叛国,战场激战正是最主要的时候,我军阵地突然开了一个大口子,放小鬼子进来,让小鬼子大模大样的占领了我军的防线,并让日军能够集中兵力从侧背攻击崔兴武旅,崔兴武旅一下子受到日军两面攻击,一触即溃,无心恋战,也在战场上叛变,张学良的防线马上就崩溃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孙殿英,万福麟部就变得腹背受敌,也放弃阵地阵退至多伦至古北口线。汤玉麟在热河省府内听到前方的消息以后,心中害怕不已,于是他就在北平和天津征集了汽车好几十辆,更可恶的是还截留军用汽车一百多辆,对省政府的下属说:“前方战事紧急,我要往前方督战。”

三月四日早上,汤玉麟借往前方督战为名,溜出省府后遂率领车队,装载私产鸦片和平时搜刮的民脂民膏,及汤氏家族中的财务,向滦平察哈尔方向逃命去了。

三月四日上午十时,日军先头部队不放一枪一弹,仅一百二十八名骑兵兵不血刃,占领承德。

计从热河之战始前后不到十天,承德就失陷了。宋子文、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所谓誓死抗战,保卫热河的神话从此破灭,成了鬼吹灯。

由于东北军第五十五军作战不利,临阵脱逃,部队的番号被撤销,军长汤玉麟被通缉撤职法办。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21 18:19: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史料]汤玉麟临阵脱逃 承德沦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