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史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11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史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热河抗战史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日本鬼子侵略东三省和热河危机,极大地激发了全国各族人民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怒潮。同时南京国民政府在一面交涉、一面抵抗的政策下,也不得不做出一点打的姿态。这也是促成古北口长城抗战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中国共产党在推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共中央在一九三三年一月七日就作出《关于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华北的决议》,决议指出:山海关事件是日本帝国主义新的进攻中国的强盗战争的许多步骤之开端。全国军民必须团结起来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坚决不当亡国奴。中共河北省发表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热河的河北的宣言》号召工人、农民、学生、士兵和劳苦大众武装起来,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我党在领导抗日的活动中不得不采用两种方式,一种是公开进行武装抗日,不过这种活动由于受共产国际影响,在东北展开的比较晚。另一种方式是在地下秘密的进行,也就是说党的领导体系在抗日的部队里并不公开,或者不公开出现,需要公开出现的,就必须要依靠一个可以公开的组织,这就是当时“北平民众抗日救国会”。

北平地下党利用“北平民众抗日救国会”做掩护,将东北义勇军十个军团、十几万人聚集在热河,与在热河周围的国民党东北军、西北军、晋绥军布下两道防线。第一道防线由凌源、朝阳、北票、阜新、开鲁等连线组成,总指挥是热河省汤玉麟。第二道防线由长城的榆关、九门口、冷口、喜峰口、古北口、南口和张家口等组成,总指挥是张学良。

在中国共产党及各地地下党的正确引导下,热河、河北和平津沪的抗日救亡运动日益高涨。在热河失陷之前,“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吉辽黑民众后援会”就一直在动员流亡的平津沪的东北同胞及全国民众支援热河抗战。一九三三年一月四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常委会作出如下决定:

(一)全力敦促张学良率全体东北军前出长城反攻日军;

(二)发动东北抗日义勇军全力配合正规军反攻,各军团总指挥一律到前方指挥;

(三)呼吁全国爱国人士团结起来,一致敦促南京政府抗战;

(四)由救国会负责人王化一面陈张学良,提出抗日救国具体办法十一条。

一九三三年一月十六日,“吉黑辽民众后援会”在北平何遂内宅召开会议,会议由朱庆澜主持,出席会议的有原东北和北平的各界名流何遂、严宽、高占魁、高仁钹、王化一、何绍南、查良钊、杨斌甫、李瑞浩、刘竹波、姚凌九等人。会议经过热烈讨论决定:

(一)后援会进驻热河,支援抗日部队,北平仅留办事处;

(二)向国内发出抗日号召,募集捐款;

(三)联系十九路军蔡廷锴、翁朝恒诸将参加热河抗战;

(四)设置电台,添购,募集交通工具。

一九三三年一月十四日,上海爱国人士黄炎培,东北爱国人士救国会常委杜重远、李祖申、章元善等人来到北平。他们代表上海各界爱国人士了解北平各方情况,商量合作抗日之策。经过和救国会,后援会负责人几番会商,得出如下结论:

救国会,后援会团结一致,并和上海各爱国团

体加强联系,共商抗日之计;

(二)大战一起,所有军权(指东北抗日义勇军)交中央和地方当局(指北平军分会)统一指挥。各社会团体专司募捐、后援责任;

(三)集体解决战端开始后的交通、医疗、和救护等问题。

此时的热河形势越来越严重,日军暂时放松山海关的攻势而把攻势重点放在热河,蒋介石迫于全国的舆论不得不先遣宋子文等北上会商热河抗日事宜。二月二日晚,朱庆澜代表后援会,张作相代表当地驻军,王以哲代表军分会,王化一代表救国会,一同前往北平顺承王府见张学良,商讨热河军权统一,各路义勇军指挥权移交军分会以及工商界、文化艺术界如何做好抗日后援事宜。这使刚刚从南京归来的张学良异常兴奋,他一返面见蒋介石要求中央出兵不得的消极态度,表示一定和各路军政要员合作搞好抗日。

黄炎培一行于一月二十日返回上海,二月十日又偕上海的穆藕初、颜福庆和东北的杜重远、杨志雄等几位爱国人士再度北来,代表上海及东北各界督促政府重视热河及支援对日抗战等问题。

二月十一日宋子文一行到达北平,经过几次和张学良会商,当天下午上海、北平、天津各界人士,各团体负责人齐聚北平外交大楼组织召开了“东北热河后援协进会”成立大会。张伯苓,爱国人士黄炎培向大会报告了成立协进会的目的的意义和组织方法以及委员人选诸问题,宋子文和张学良分别在会上发表了讲话。这是宋子文、张学良首次在公开场合正式发表抗日言论,宋子文讲的主要内容是:“全国统一,共赴国难,保卫热河,保卫华北。”张学良则表示东北军和华北诸将携起手,决不让日军进入热河,威胁平津。

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七日凌晨两点,王化一率救国会军事部和第二军团在平的部分人员,杜重远率救国会政治部在平的部分人员以及部分学生宣传人员共八十多人,同宋庆澜、黄炎培、穆藕初以及后援会一部分人员之分乘八辆卡车从北平向热河出发,虽然一路上卡车破旧,屡屡拖锚,道路坎坷不平,颠簸十分厉害。但全体人员同行将奔赴抗日前线,人人精神振奋,聂耳、田汉等上海、天津、北平文艺界人士,一路上且歌且行,完全忘记了疲劳。特别是早在清末就服务于东北军界的朱庆澜老先生和爱国人士黄炎培、穆藕初等人都已年过花甲,和年轻人一路前进,使大家备受鼓舞。路过古北口时,慰问团的主要领导还特意在北口关门合影留念。下午四点多钟,慰问团抵达承德郊外,汤玉麟率文武百官前往迎接。

平、津、沪工商界和文化艺术界人士到达热河后,随即在驻热高级将领中展开工作,共商援热和热河抗战大计。

这一日,山城承德的街道上几乎没有多少人走动,街道两旁的大部分店铺都没有开张,战争还没有到来,但沉闷的气氛已经让人们感到特别的压抑。

二月十九日,王化一和杜重远借前吊唁汤玉麟小妾之丧机会与汤玉麟谈话。本来王、杜是想借机让汤玉麟树立抗日的决心,没想到汤玉麟在谈话中大发张学良的牢骚,说张氏父子如何对他不起,汤玉麟东扯西扯说了两个多小时,但一涉及到热河抗战,都被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溜过去了。

二月二十日,王化一和杜重远会见了孙殿英,同他一起洗澡,顺便了解他的军事力量和抗战决心,孙殿英一面说自己是个“流门户”,在热河没有几个真朋友,现在各方就是看中他还有三万人的部队,无非是想利用他,但一说到抗战,他表示“坚决遵从南京国民政府的命令,决不让小日本进入热河”。

当晚,王化一和杜重远又会见了汤玉麟的参谋长李赞廷,他分析了热河的军事情况,同时也印证了外面的一些传说,讲了几句实在话。李赞挺说:“热河的军令政令不统一,将军们各有各的打算,抗战的把握不大,打起来必败无疑,所以恳请南京政府和军分会做最坏的准备”。二月二十一日,汤玉麟的参谋处科长崔广森急促跑到救国会和后援会住处,向王化一和杜重远报告说,当日清晨,日军在朝阳寺南岭同东北军董福亭旅正式接触,日军的枪炮声异常猛烈,热河战幕已经揭开。

二月二十二日天刚刚亮,但是,天空仍然还飘着雪花,救国会、后援会的工作人员和宣传队分乘六辆破旧卡车从承德出发赴建平县朱碌科村后援会。过红石梁卡车抛锚,王化一、杜重远、李纯华等负责人倡议每人背一箱炮弹,全体人员立即下车,每人背了一箱炮弹徒步前进,卡车才得以翻过山岭。到平泉县会见东北军万福麟部第二十九旅旅长王永盛和部分官兵,发现下属官兵求战情绪非常高涨,而王永盛说起抗战却唯唯诺诺,缩头缩脑。大家一致感到兵有决心,官无斗志,热河抗战前景十分令人堪忧。

二月二十四日,救国会、后援会的工作人员和宣传队到达凌源,东北义勇军第二军团各路司令,支队司令总指挥部负责人员在凌源开会,会商支持热河抗战。次日,这批人员又同南京的政府派来的高级参谋和美国大使馆参赞、蒋介石的私人顾问瑞纳,随东北军万福麟部第十三旅旅长于兆麟视察叶柏寿东北军阵地,遇到日军敌机飞临阵地上空投弹并俯冲扫射,万幸没有人受伤。二十六日救国会、后援会负责人员又集中到建平县朱碌科村第二军团的临时总指挥部,通过会议一致决定全体人员在当地参加战斗。当日上午十点,他们又赶到朝阳四家子检阅刚刚到达的东北军万福麟部第三十旅官兵,号召军民合作,共同抗战,此时朝阳寺方向日军进攻的炮声已经越来越猛烈。

当天夜里,救国会和后援会部分人员到凌源参加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东北军万福麟部第三十旅旅长于兆麟,义勇军第一军团总指挥彭振国,第二军团总指挥李纯华,第三军团总指挥唐聚五,第四军团总指挥于百恩等。鉴于开鲁已失,朝阳危在旦夕,所以王化一立即返回北平,以求北平军分会火速派兵增援热河。同时,着李纯华率义勇军第三军团立即开往前线作战。

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八日,北平顺承王府张学良府邸。王化一返回北平后即刻赶到顺承王府往见张学良。

王说:“现在热河形势危急,前线兵力单薄,汤玉麟肯定支持不了。当下热河盛传‘要汤不要热,要热不要汤’少帅应作十万火急之准备。”

张学良说:“现在东北军正陆续开往前线,中央军也已派来增援部队。你和张作相必须即刻返回热河,组织有效抵抗,等待援军到来。”

是夜,王化一简单和张作相交换了一下意见,张当夜即动身前往承德。王化一在向救国会、后援会领导人汇报热河情况,从北平军分会领到部分警用枪械后,于三月三日冒雪出发北上承德。此时热河的战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21 8:29: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史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