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热河抗战史料]张学良部署迎战(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11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河抗战史料]张学良部署迎战(2)

[热河抗战史料]张学良部署迎战(2)

一九三三年三月初,南京政府军政委员会北平军分会,正式下达命令:任命张作相为华北对日作战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汤玉麟为副总司令兼第五军团军团长。第二集团军指挥第五军团,第四十一军孙殿英部和冯占海领导的义勇军,退至热边地区的东北义勇军各部,共同守卫热河。

第五军团董福亭旅将朝阳寺及朝阳的防务,移交给万福麟军团第三十旅于兆麟部,转进建平一线。第二集团军的防守范围为赤峰、建平、朝阳。刘香九、富春的两个步兵旅已相继进入指定位置。朝阳寺、朝阳、凌源、平泉、承德、古北口之线,为第八军团万福麟部和第五军团汤玉麟部的主要作战区域。

一九三三年一月,日军自国内大量调兵,在东北集结,部署热河作战兵力,计有第六师团,第八师团,第十师团一部,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骑兵第四旅团,关东军直属部队以及飞行队,海军第二遣外舰队等部约四万多人。另有伪军张海鹏等部协同,总计兵力不少于十万人。日军指挥官叫嚣热河作战为“满洲事变以来最大规模的作战。”

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一日,南京中央政府迫于抗日将领及广大民众的抗战压力,不得不派出代理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宋子文,军政部长何应钦,内政部长黄绍竑,总参谋部厅长熊斌以及宋子文的秘书周象贤,蒋介石的私人秘书、美国人瑞纳飞抵北平与张学良会商热河防守问题。此时上海的爱国人士黄炎培、穆藕初等已经先行到达北平。他们会同北平的爱国人士朱庆澜、熊希龄以及东北的爱国人士杜重远、王化一组织的东北热河后援协进会,于二月十六日下午在北平东城区外交大楼举行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张伯苓、蒋梦麟、胡适、周洽春、张嘉森、章元善、汤尔和、丁文江、阎宝航等六十多人。会议公推张伯苓为东北热河后援协进会,宋子文、张学良亲临会场致词,会议通过章程并决议:一是通电全国人民声明热河后援会成立,要求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援助热河抗战;二是通电全国军政官兵,希望团结一致抗战到底。会议还推选朱庆澜等数人为常务理事,决定次日朱庆澜等人同宋子文、张学良同往热河,察看战情,声援热河抗战。

当天晚上八时,张学良在顺承王府官邸召开军事会议研究热河防务,宋子文、杨杰出席会议,到会的驻华北及热河将领还有万福麟、宋哲元、商震等数十人。张学良令作战参谋将热河地图铺在会议室地板上,自己执红蓝铅笔指着地图说到:“我们现在研究各部队的防区划分。”他俯伏在地上,首先仰面向宋哲元说:“明轩(宋哲元字)你是否可以把守冷口、喜峰口一线长城?”

没想到这个宋哲元当场严辞拒绝。他说:“我那点兵力,那一点装备,怎能抵挡这么大的一个正面?”

张学良说:“这个不要紧,你的右翼是何柱国将军,他可以支援你。”

宋哲元毫不客气地说:“何柱国是个败军之将,他连个山海关都没有守住,还能拿出什么力量来支援我?”

张学良万万没有想到作战区域还没有划分,就遇到这样一个拒绝受命的,简直让他难堪的无地自容,闷在地上有五、六分钟没有抬起头来。过了一会说:“再商量吧!”

耿直不阿的杨杰见此情形非常着急,在一旁说:“我看汉卿不要勉强宋哲元,作战时,如果将领不服从指挥,那是非常危险的。”

结果这个军事会议,什么重要事情都没有商定下来就不欢而散了。二月十七日,宋子文和张学良一起乘汽车到热河视察,宋子文此行之目的一方面是敷衍社会舆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扩大个人之影响,当时与宋、张同行的,有上海的资本家穆藕初、钱永铭、朱庆澜和东北民主人士杜重远,还有东北军将领张作相、孙殿英和部分随从。到热河省会承德的第一天,这伙人在热河省汤玉麟的陪同下参观了清朝皇帝行宫和外八庙。第二天汤玉麟代表热河省政府各界为宋、张、何等开了一个欢迎会。在这个会议上,宋子文用他那非常不标准的海南话,向热河守军将领及各界人士发表了热情洋溢、态度坚决的抗日讲话。

宋子文说:“日寇心无己,欺辱我们太甚,你们只管打,子文敢断言中央必为诸君做后盾,诸君打到哪里,子文就跟到哪里;诸君打到天边,子文就跟到天边;诸君打到大海,子文就跟到大海,直至打胜为止。”

宋子文这一番让谁也听不懂的讲话,在经过东北民主爱国人士杜重远翻译后,着实让热河守军将士和热河各界人士热血沸腾。

此时的张学良岂肯甘于宋子文之后,他在致词中更是慷慨激昂,勉励东北诸将:“东北诸将兄弟们,我们誓与热河共存亡,并随时准备反攻东北三省,以雪‘九一八’之国耻。我们必须和华北诸将弟兄们以及东北各路义勇军团结起来,统一指挥,携手抗战。”

继而由汤玉麟站起来答词:“我们的全体热河守军肩负着国家之希望,民族之希望,民众之希望,即使粉身碎骨,流血牺牲也要守住热河,坚决不让日军从热河通过。”

紧接着宋子文把事先拟好的从北京带来的两份电报稿由承德发出:“一份是由宋子文、张学良署名,致日内瓦中国驻国联代表团,其主要是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坚决抵抗日寇的侵略,我们将集中全部兵力,动员全体民众,与敌周旋,保卫热河。另一份则由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宋哲元等二十七名对热河守土有责的将领,向南京政府通电,呼吁全国民众全力支持热河抗战,华北及热河诸将决心和全国民众一起,坚决抗日,死守热河。”

张作相一听这份通电,感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说:“大战在即,你发表这样的通电,对日本政府日本军队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日本人看了这个通电只会更加恼怒,加速进攻热河。这场大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实际上,早在宋子文、何应钦到热河前,南京国民政府就曾经与张学良密商热河抗战事宜。他们研究决定,在热河成立两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各辖三个军团,其部署如下:

第一集团军由张学良自兼总司令,下辖东北军主力和黑龙江两个旅,由万福麟担任第一军团长,而第二、第三军团根本就没有成立。

第二集团军由张作相担任总司令并兼任第一军团长(并未成立)下辖的部队为孙殿英一个军团也只有孙的一个军。第二军团为汤玉麟所属的驻热守军和冯占海的新编六十三军及退到热河的东北各路义勇军。后来又增加张廷枢指挥的第十二旅。另外再请山西的阎锡山派两个骑兵旅(实际一个骑兵也没有派出来)。上述两个集团军作战区域划分是:第一集团军负责岭南、凌源、平泉到承德的公路以北广大地区,第二集团军负责平泉到承德公路以南的广大地区。

这本来是南京政府统帅部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决策,本来是应该由宋子文或张学良亲自宣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决策,这本来是张作相早就应该知道的非常重要的军事决策。但是宋子文和张学良就是秘而不宣。直到十六日早上宋子文、张学良由承德返回北平之前,张学良才匆忙告诉张作相,嘱其在承德再呆一天,向汤玉麟传达上述军事决策并与其商定具体的作战计划。在东北军中,张作相是一个为人孰厚老诚,服从命令的将领,此时虽然感到由他传达这个重大的军事决策很不合适,但事关重大也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下来。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21 8:29: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热河抗战史料]张学良部署迎战(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