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凡警》

共 2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167767
  • 工分:2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凡警》

这个故事始于一只蚊子。

它是一只生活在人类社会的普通蚊子,成年雌性,本地物种,棕褐色,无花纹,体形偏大,肢体完整,刺吸式食管锋利如针,无毒,未携带传染性病原体,尚无吸食人血的经历。

它靠祖上数十代以生命为代价所形成的对各种灭蚊药物的抗性,加上勤奋的向同伴模仿学习,才勉强在人类社会生存下来。它安土重迁,有翅不愿远飞,半生只在这方圆百米的地方觅食、休息、交配、繁衍。觅食、休息、交配、繁衍,是它生活的全部,也是它后半生的写照。这种生不如死的单调乏味,它却活的积极顽强,或许这种活不经大脑,是基因使然。

它噬血,源于基因,源于生理的必须。它不知为何繁衍,或许繁衍就是它生命的全部意义。要繁衍,它非吸血不可,却不是非吸人血不行。低等的神经系统、微弱的感知、短时的记忆,使得它没有疼痛体验,不会恐惧害怕,不知生死含义,为了一口血,敢于强大的人类为敌。

它尾随一个中年妇女进了房间,迎面扑来厌恶的“杀虫喷雾剂”余味。中年妇女身着长褂长裤,只有手和脸裸露在外,叮咬风险极大,但她身上散发的汗味和热量对于一只雌蚊子来说极具诱惑。它伺机而动,不顾一切。一个同伴先于它叮在妇人左侧耳后,被妇人感知伸手将其拍成血肉一滩,再一搓成了泥条,抛掷地上。它逃之夭夭,很快,就重整旗鼓,为血而战,可惜尝试数次都以失败告终,有次几近丧命。今晚,要么死,要么吸到血,它对血的需求万分迫切。可惜,中年妇女离开了,它却没能及时尾随而去。

它今晚就要血,一天都等不得。对于百日寿命的蚊子,一天太长太重要。眼下还有名年轻女子,眉清目秀,面容娇好,体型苗条,皮肤白皙,衣着单薄,肌肤裸露较多,它却没有一丁点胃口。她皮肤也滑嫩,血也香甜,可头发散发的化学香味,身上散发的驱蚊气体,令蚊厌恶。它数次冲击,都被无形的屏障击退。

这房间,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吸血的生物。它要出去寻血,却被纱窗纱门阻拦,它急躁的嗡嗡嗡的在纱窗上飞撞,折腾许久之后,终肯消停下来,渐渐睡去。

等它醒来,知道这天还没过完,知道自己迫切的需要血,又打起精神。它看见一个男人,为了繁衍,在辛苦的交配。这个男人会不会像雄蚊子在交配后死去?他身下的女人为何不为繁衍所动?他们交配是否为了繁衍?这些都不是蚊子所考虑的事,它要做的,只是,箭一样飞过去,将食管刺入他的后背,贪婪的吸食。

它太贪,肚子几乎撑破,才将食管拔出,它起飞,因身体太重而坠落。它耗尽全部力气,连飞带爬,躲到一个安全角落,像一条蟒吞下一头牛,痛苦的消化。得到血,它的基因安静了,整个身体突然失去了先前那澎湃无穷的动量。

它躲在角落孕育生命,不问天亮,不问身边的哭、嚎、嚷、嘈杂。直到有人挪动掩护它的物体,它才一鼓作气飞落在安全的高墙上。

它增重两倍,飞行艰难,这逃命一飞,只飞到两米高的位置。凭经验,这是安全高度,有人举手伤害时,它足可以轻松逃离。再说,谁会闲着没事,跟一只喝饱趴着不动的小蚊子过不去!饱,会变懒,懒得再向上爬一步。

忙碌的人群中,有双眼睛盯上它,缓慢靠近,出手神速,落墙轻缓。饱,会变慢变迟钝,手掌压境时,慌乱起飞,却不可避免的飞进手掌,被手抓住,一攥,翅折肚破。手掌展开,它躺在血中,四腿挣扎,于事无补。

它听到手上传来颤动的声音。

它看见有人过来,拿着机器对着它。

它感到有人在蘸它的血。

它被装进一个透明的袋子里。渐渐的,不再有任何感知。

一只蚊子死亡,就如一片雪花融化、一颗小草发芽,微不足道。可是,这只蚊子的死,却在人类社会掀出一起神秘案件、一场小小的风波,影响了好几个人的命运。

微信公众号:凡警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9 11:22:1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害,有点意思

      2020/3/19 15:10:3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凡警》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