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来源:@快资讯

据清光绪三年刊刻的《鄞縣誌》记载,靖难之变后,曾在洪武年间入宫为朱元璋“写御容”的浙江画师陈远,曾受召前往北京,凭记忆重绘朱元璋标准像:

“永乐四年,某殿灾,失太祖遗像,复召远绘。远为追想濡染如生,成祖对之,不觉泪下。”

图4:清光绪三年《鄞縣誌》卷四十五“陈远条”,照片引自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

这段清光绪年间的记载,虽去朱元璋、朱棣时代已远,但据书中注释,其材料取自《明州画史》(明州即今宁波一带),作者邱承嗣,生于明代天启初年,卒于清代康熙中期。邱撰写《明州画史》,除利用《图绘宝鉴》及郡志外,尚参考了当地诸多家谱,如《陈氏谱》《钱氏谱》等,非是道听途说之作。

朱棣登基时,朱元璋藏于宫中的标准像已遭毁坏一事,还可见于永乐年间的官修史书《奉天靖难记》,该书竭力渲染朱棣讨伐建文帝的“合法性”,对建文帝极尽污蔑之能事。其中一条,就是栽赃建文帝破坏朱元璋标准像:

“(朱允炆)日益骄纵,焚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御容。”

图5:王崇武注本《奉天靖难记》封面,194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这种记载,自然是不可信的。建文帝是朱元璋生前亲自指定的接班人,焚烧朱元璋标准像,对建文帝而言并无任何好处。

也正是考虑到难以取信后人,晚于《奉天靖难记》成书的另一官修史书《明太祖实录》(第三版),删去了“建文帝焚烧朱元璋标准像”这段记载。

但是,在永乐初年,《奉天靖难记》是一部公开刊行的著作,是一次覆盖全国的政治宣传。该书既然宣扬建文帝焚毁了朱元璋标准像,自然,朱棣登基后,就“有责任”召人重绘朱元璋的标准像(其实,宣扬朱允炆焚烧朱元璋标准像,目的正在于重绘)。

《奉天靖难记》撰成的时间,上限是永乐二年十二月,下限是永乐四年八月前(见吴德义先生的考据)。《明州画史》记载,陈远于永乐四年受召,前往北京,凭记忆重绘朱元璋标准像。

这种时间点上的重叠,自然不是巧合。

但陈远“追想濡染”出来的朱元璋新标准像,有着新的变化。

前文提到,活跃于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的官员张翰,曾得到机会入武英殿瞻仰朱元璋的标准像。他发现,标准像里朱元璋的容貌端庄祥和,与民间流行的“猪腰子脸”大相径庭。

除此之外,张翰在武英殿,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成祖之容大类太祖,但颐间多髯,二缕长垂至腹。”

“大类”是非常像的意思,“颐”即两腮。

张翰发现,武英殿的标准像里,明成祖朱棣,与明太祖朱元璋,除了胡子有区别之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因为二人的标准像都流传了下来,可以很直接地检验张翰当年的记载是否属实。如下图:

图6:朱元璋、朱棣父子标准像对比图。

尽管一张是正面像,一张是略侧脸像,仍可以很容易地看出:这二人的脸型、眉毛、眼眶、眼睛、鼻子、嘴型、耳朵,近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有胡子。

父子之间容貌有相似处,是正常的。但撞脸到此种程度,仍属罕见。

这种撞脸,其实是有意为之。

永乐初年,为了证成自己推翻建文帝夺取帝位的合法性,朱棣对建文帝极尽污蔑之能事,还利用《奉天靖难记》一书,篡改了自己的身世,将母亲更改为马皇后,以取得“嫡子”身份。借相士之言,渲染自己仅就面相而言亦当做天子,也是这场宣传工作的一部分。

《奉天靖难记》中有如下叙述:

“上(朱棣)容貌奇伟,美髭髯,举动不凡。有善相者见上,私谓人言:龙颜天表,凤资日章,重瞳隆准,真太平天子也。”

同期,朱棣命人重修《太祖实录》,其中出现了“(郭子兴)见上状貌奇伟,异常人”这样的描述;“孝陵神功圣德碑”里,则出现了“龙髯长郁””威仪天表,望之如神”的描述。

这是一番环环相扣的运作:

(1)通过发行《奉天靖难记》一书,朱棣将自己的相貌定位为“奇伟,美髭髯”。

(2)通过修改《太祖实录》、撰写“孝陵神功圣德碑”,朱棣将朱元璋的相貌整容为“奇伟”、“龙髯长郁”。

(3)通过召陈远等在洪武时代参与过“写御容”的旧画工,来京重绘朱元璋标准像,造成一种朱元璋、朱棣父子容貌极其相似的效果。

通过给朱元璋整容,使其容貌与宣传语境中的朱棣容貌高度相似,进而证成朱棣拥有帝王之相,是此番运作的核心目的——朱元璋以布衣起兵,其相貌已被“证明”是帝王之相,如果朱棣的相貌,在核心特征上,与朱元璋高度相似,自然,也就“证明”了朱棣同样具备帝王之相。

意即:那张“朱元璋标准像”,其实是按照朱棣的标准像整过容的,并非朱元璋的真实相貌。

第四次整容,猪腰子脸横空出世。

目前可见最早记载朱元璋长了一张“猪腰子脸”的材料,是明代著名相士袁忠彻所撰的《古今识鉴》一书。

书中借方士“铁冠道人”之口,如此描写朱元璋的相貌:

“明公状貌非常,龙瞳凤目,天地相朝,五岳俱附,日月丽天,辅骨插鬓,声音洪亮,贵不可言。”

相术里,“天”指天庭,即额头,“地”指地阁,即下巴。“天地相朝”,意即额头与下巴同时前凸,形成一种遥遥相对之状。这种脸,民间俗谓“鞋拔子脸”或“猪腰子脸”。

图7:《古今识鉴》中对朱元璋容貌的描述。

下图引自袁珙(袁忠彻的父亲)所撰《柳庄相法》,红色方框已标识出天庭、地阁、日角、月角、辅骨的具体位置。对照此图,当不难理解所谓“日月丽天,辅骨插鬓”是什么意思。

图8:《柳庄相法》中所绘相术名词位置图。

至于“五岳”,在《柳庄相法》中的具体位置,如下图:

图9:《柳庄相法》中所绘五岳位置图。

所谓“五岳俱附”,亦即脸上的这五个部位,呈一种向内归附的态势,大致相当于俗谓的“脸没有长开”。

之所以袁忠彻在《古今识鉴》中的这段记载值得重视,是因为他与父亲袁珙,曾同时以相术服务于朱棣,深受朱棣的信任。

永乐八年,袁珙去世,朱棣“为之哀悼”,赐钞六百锭办理丧事,并命姚广孝为其撰写墓志铭。据姚广孝所写墓志铭,袁珙在相面时,曾如此描述朱棣的面相:

“龙形而凤姿,天广地阔,日丽中天,重瞳龙髯,二肘若肉印之状,龙行虎步,声如钟,实乃苍生真主,太平天子也。年交四十,髯须长过于脐,即登宝位。”(姚广孝,《故承直郎太常寺丞柳庄袁先生墓志铭》)

姚广孝这段记载,与袁忠彻在《古今识鉴》中记述的袁珙相朱棣(见图10),内容大体相似,惟后者多了一些内容。

其中,最引人注意者,是多出了一项“伏犀灌顶”——前文曾提到,经朱棣认证的“孝陵神功圣德碑”里,关于朱元璋,也有一项是“项上奇骨隐起至顶”(亦被简化为“奇骨灌顶”)。

这当然不是巧合,而是朱棣在利用袁珙这些相士,刻意将自己与朱元璋的相貌特征,塑造成一模一样。

图10:袁忠彻《古今识鉴》所载袁珙相朱棣。

袁忠彻这本《古今识鉴》,刊刻于景泰二年,距离朱元璋去世,已有53年。根据书中序言,有“以遗识者,应有所鉴戒焉”等语,应该是一本私人性质的撰述(有学者称该书是奉旨撰写,误)。

于是,一个有意思的情况出现了:

(1)朱棣时代形成官方文字材料里,朱元璋的面貌的核心特征,与朱棣是完全一样的(奇伟、美髭髯、奇骨灌顶),画像材料(标准照)也证明了这一点。

(2)袁珙、袁忠彻父子作为朱棣最信任的相术师,参与了对朱元璋的整容工作(袁珙相朱棣,是这工作的一部分)。但在袁忠彻所著的非官方资料《古今识鉴》里,朱元璋的形象,并没有与永乐年间的官方材料保持一致。在这本书里,朱元璋的相貌是“天地相朝”,朱棣的相貌却是“天广地阔”。

这种矛盾,只能解释为:亲自参与了针对朱元璋的整容工作的袁忠彻,知道那幅标准照,并非朱元璋的真实相貌。

袁珙、袁忠彻父子籍贯鄞縣,受召北上为朱棣重绘朱元璋标准像的画师陈远,也是鄞縣人。陈远来到北京城时,袁忠彻父子也正以相术服务于朱棣(甚至是直接负责执行对朱元璋的整容工作),他们有机会从陈远口中获悉朱元璋的真实相貌。

袁忠彻于1439年退休回乡,闲居鄞縣二十年,于1451年撰成《古今识鉴》一书。乡居期间,他也有足够多的机会,从陈远的后人口中获知朱元璋的大致相貌。《古今识鉴》中为朱元璋相面的“铁冠道人”,恐不过托名而已。

流传至今的所有南熏殿所藏朱元璋“猪腰子脸”画像,带有一种很明显的共同特征:服饰全然不合规制、面容畸形到不似人类所应有,比如下面这张。

图11:脸部畸形到超出正常想象力的朱元璋像。

显然,这些画像绝非出自曾受召入宫“写御容”的画师如陈远等人之手——这些人至少不会画错服饰的形制——而应该是民间画师根据民间传闻所绘。这种民间传闻,又无疑发端于袁忠彻的《古今识鉴》。

以图11为例,这位奇丑无比的朱元璋,简直完全满足《古今识鉴》里的文字表述:

“龙瞳凤目(龙瞳圆、凤目长),天地相朝(额头与下巴外突),五岳俱附(全往中间长),日月丽天(丽,附着之意,日角和月角附在天庭上),辅骨插鬓(眉骨及略向上部位的骨头斜插向上,直入鬓角)。”

简言之,袁忠彻父子自某些渠道(如陈远等画师)获悉了朱元璋的真实相貌,他们先按照相术原理,将该相貌用相术名词进行一番处理,形成相术语言。某些民间画师,再依据这些相术语言,一板一眼地绘制朱元璋像。在这一“由画像(画师口述)翻译成相术语言,再由相术语言回译成画像” 的过程中,朱元璋的脸,很自然地就被整容成一张夸张的“猪腰子脸”,朱元璋也成了一个望之完全不像正常人类的丑八怪。

图12:这张朱元璋像,完全符合《古今识鉴》的相术语言。

经过这般四次整容,朱元璋的真实样貌,就此消失了。

这四次整容,无论是宣扬神赐“项上奇骨”,还是不喜欢“笔意逼真”要求增加“穆穆之容”,还是按照朱棣的标准像重绘朱元璋的标准像,抑或按照“帝王之姿”的相术文字转化而成的猪腰子脸,本质上都是权力催生出来的怪胎。

换句话说,朱元璋的“真脸”之所以会失踪,完全是老朱家自己不想要脸的缘故,朱元璋不想要自己的真脸,朱棣也不想要他爹的真脸。

(完)

参考资料:

金性尧,《明太祖御容》。收录于:金性尧,《炉边话明史》,紫禁城出版社,2011,第25~27页。

夏玉润,《漫谈朱元璋画像之谜》,《紫禁城》2008年第4期。

谢巍,《中国画学著作考录》,上海书画出版社,1998。

吴德义,《<奉天靖难记>》的编撰与历史书写》,《江西社会科学》2014年第3期。

胡丹,《“相人术”与明代前期政治》,《北大史学》,2013;胡丹,《相术、符号与传播:“朱元璋相貌之谜”的考析与解读》,《史学月刊》2015年第8期。这两篇文章提出的“朱棣给朱元璋整容”的观点给笔者的启发甚大,特此致谢。不过,这两篇文章认为朱棣的整容方向,是把朱元璋往丑了整,这是笔者完全不能认同的。该文对《太祖实录》中的“上状貌奇伟”之“奇伟”等词的解释,笔者亦认为不确,有涵义颠倒之嫌。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8 14:31: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大明风华》将朱元璋塑造成“猪腰子脸”,是恶意丑化吗?(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