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四个日本鬼子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89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四个日本鬼子

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四个日本鬼子

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第五军、宪兵16团联手作战,打得小日本损兵折将、颜面大失。

想一想半年前的“九一八”,日本人以少胜多、撵得几十万东北军到处跑,不费吹灰之力就侵占东北三省,这一次在上海虽是以多打少、却面对缺吃少穿的十九路军连吃败仗,不得不三次临阵换将。那么天皇手下的这四位战将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呢?

被狠狠打脸的日本海军大将

盐泽幸一(1883-1943),日本海军大将。海兵学校第32期。入校的时候成绩名次是190名内首席(全校第一名),毕业的时候成绩名次是192名内次席(全校第二名)。在海兵学校的时候,盐泽幸一虽然是一个超级学霸,但在后来的发展上却远远不如他的几个同学:山本五十六、岛田繁太郎、吉田善吾。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盐泽幸一在上海任日本第一外遣舰队司令官兼驻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官,有幸担任作战总指挥,颇有一点想创造类似“九一八事变”的辉煌,首先挑起战争,并扬言:

“只需要四个小时,日本海军就能占领整个上海!”。

但盐泽幸一却十分不幸,碰上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十九路军。十九路军不仅反守为攻,逆袭敌军,迅速肃清闸北日军;而且十九路军的两名班子华中兴、钟国强各自带领一班士兵,从宝兴路一直追杀日军溃兵,一直追到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附近,震惊日军司令部人员,狠狠打了战前盐泽幸一一个响亮的耳瓜,被日本参谋本部撤回国内。

后来,山本五十六被击毙的时候,盐泽幸一担任了他这位老同学国葬的司祭长;没想到就在同一年,盐泽幸一自己也病了,没救过来,就这么玩完了----也算是有个善终。

被美国国务卿臭骂的日本著名外交家

野村吉三郎(1877-1964),日本海军大将,1898年海兵学校毕业。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任新编第三舰队中将司令官,接替盐泽幸一,在上海负责指挥对十九路军的作战,同样因为作战不力被免去指挥权;战争结束后,又在上海虹口公园被王亚樵派遣的朝鲜爱国者尹奉吉炸瞎一眼,并1937年退出现役,担任驻美国大使,直到日本联合舰队于1941年12月7日已经对珍珠港发动攻击了,野村还在装模作样地与美国谈判,掩盖日本的军事计划。

愤怒的美国国务卿赫尔愤怒地对野村说:“在过去50年的公职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如此充满了无耻的虚伪和歪曲的文件。我做梦也想不到,在这个星球上竟然有如此装腔作势和撒下如此多弥天大谎的国家!”然后将其赶了出去,并对着其背影骂出一句著名的田纳西土话:“臭无赖,臭大蛆!”

日本战败后,盟国在东京进行了战犯大审判,本来中方提出的战犯名单上有野村的名字。但由于野村吉三郎的美国人脉关系相当的广,甚至麦克阿瑟将军的一位表哥都在为野村求情,野村吉三郎不可思议在随后的东京大审判中逃脱了惩罚,并于1954年复出政坛,被选为国会参议员,主张允许美国在冲绳、小笠原群岛等地设置中程导弹基地、储存核武器,提出大力扩充日本军队方案。1964年5月8日,野村吉三郎病死,被授予一等旭日桐花大勋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日本关东军司令

植田谦吉(1875-1962),日本陆军大将。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

1932年任第九师师团长期间,接替野村吉三郎指挥上海作战,但苦战近一月而毫无进展,不得不急电参谋本部,要求抓紧增援。

在战后的祝捷会上,植田谦吉被尹奉吉投掷炸弹当场炸掉了左脚掌,左小腿送医院后因伤势过重被迫截去。腿虽然瘸了,官却升了。1933年任参谋次长,1934年任日本驻朝鲜军司令,晋升大将;1936年调任关东军司令官兼驻伪满洲国大使,一度想把“天照大神”搬到东北作为伪满洲国的“国教”,计划让溥仪不拜祖宗拜天照大神,最后却因为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在中苏边境屡次挑衅苏军,最终因1939年因诺门罕战役失败被解职离开军队。也许是因为早早离开军队,没有犯下更大的罪恶,能够安享晚年。

乐极生悲的日本陆军大将

白川义则(1869-1932),日本陆军大将,这可是一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争罪犯。1890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一期步兵科,与宇垣一成和铃木庄六并称为"陆士一期三杰",参加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陆军大学毕业后曾留学德国,沿着精英路线一路升到关东军司令、陆军大臣,三次出兵侵略山东。“一二八事变”后,被昭和天皇钦点率十一、十四两个常备师团增援、攻击上海,最终迫使十九路军退出上海,签订停战协议。

但幸运之神是不会总是眷顾倭寇的。

1932年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日本天皇诞辰纪念日)。白川义则在虹口公园举行庆典,组织阅兵仪式、军民联欢;白川义则、重光葵、野村吉三郎等一个接一个上台发言,大肆叫嚣"武运长久"。在全场1.3万名日军官兵和数千名日侨兴奋异常、扯着嗓子高唱日本国歌时,朝鲜义士尹奉吉扔出一颗自制炸弹,白川义则身中204块弹片被炸成重伤,最后不治而死。

日本天皇裕仁下旨追封他为男爵并做悼诗一首:

"少女雏祭日,止战谋和时,丰功不可灭,留取长相忆。"

中国一家报纸报道该事件用了这样的标题:"乘着军舰而来,躺着棺材而去"。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6 7:11: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四个日本鬼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