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二八抗战杂谈(3)

共 6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81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二八抗战杂谈(3)

一二八抗战杂谈(3)

、一二八事变前的外交尝试:忍让未见效被迫应战

当时负责防卫上海的国军是粤军的十九路军,由蒋光鼐任总指挥、蔡廷锴任军长,十九路军的领袖是京沪卫戍司令陈铭枢。陈铭枢及十九路军主张应付日军挑衅。

但南京国民政府对日本的战略意图做了错误的判断,将日本掩护伪满洲国建立的“假战争”行为,误判为日军将“占领南京,控制长江流域”(见蒋介石《第二期抵抗方案》),认为战火将迅速扩展至全国,“中国重要各地亦随时均有重大危险发生”(见《外交部致国联及九国公约签字国驻华公使照会》),甚至认为“国亡即在目前”(见蒋介石《告全国将士电》)。有鉴于这种严重判断,国民政府认为国家军阀割据内乱不已、军令政令不统一、财政拮据,无力与日本全面开战,所以竭力避免冲突,主张忍让。

1932年1月23日,新任行政院长孙科在与汪精卫、蒋介石详商后,急电上海市长吴铁城“我方应以保全上海经济中心为前提,对日方要求只有采取和缓态度。应立即召集各界婉为解说,万不能发生冲突,致使沪市受暴力夺取。”(见《行政院急电市府避免与日本冲突》电稿)同日,军政部长何应钦亦致电吴铁城,重申“沪市为我经济中心,总以和平应付、避免冲突为是”。23日何应钦还下令十九路军五日内从上海撤防到南翔以西重新布防。一二八事变前四天,张静江邀请蔡廷锴到杜月笙家中,劝第19路军“……最好撤退到南翔一带,以免与日军冲突。”蔡廷锴猜测张是受“蒋介石所授意”。(见蒋光鼐、蔡廷锴、戴戟《十九路军淞沪抗战回忆》)在得知国民政府的态度后,蒋蔡等人感到沮丧,但是也表示会服从军令撤出上海。蒋光鼐说:“遵照政府命令就是。”

1月27日下午,参谋总长朱培德、军政部长何应钦调宪兵第6团接替第十九路军在上海闸北地区的防务。该团27日晚8时从南京车站上车,28日正午抵达真如,其先头一个营下午到达上海北站,准备次日(29日)拂晓接替十九路军第78师第156旅第6团在闸北的防务。

1932年1月27日村井向上海市当局发出最后通牒后,上海市长吴铁城在国民政府和上海各界的要求下,乃于28日13时45分复文村井,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无理要求。1月28日夜11时零5分上海市公安局接到日方村井给吴铁城和上海市公安局长的回信,对上海方面接受日方四项要求表示"满意",却又以保护侨民为由,要中国军队必须撤出闸北。吴铁城接到该回信已经是11时25分。夜11时30分,不等中方答复,日军即向闸北中国驻军发起攻击,我十九路军第78师156旅翁照垣部随即起而抵抗(前来接防的宪兵第6团一部也一起奋而抵抗),战争爆发。

张治中祭文缅怀为国牺牲者

维民国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张治中率同全体将士,敬谨致祭于我淞沪抗日阵亡将士之灵曰: 呜呼!

蠢彼岛夷,狼子野心,陷我东北,窥我沪滨。

赖我将士,挞伐用申,迭歼顽敌,固我名城。

贼来愈众,我志愈坚,奋勇杀敌,以一当千。

声震陵谷,气壮河山,撼山岳易,撼我军难。

月黑庙镇,风紧江湾,剑光射斗,敌胆皆寒。

再接再励,载守载攻,追奔逐北,叶卷西风。

敌弹如雨,敌机翔空,惟我将士,勇猛精忠。

出生入死,成仁成功。洒血兮化碧,吐气兮成虹。

呜呼将士,渺矣音容!仓皇戎马,诀别无从。

梦萦回兮故垒,泪涕零兮江东。鹃啼兮声若,花落兮飞红。

呜呼将士,上有父母,下有妻子,泉台永隔,怆怀何已!

我与君等,如兄如弟,仰事俯蓄,责在后死。

呜呼将士,从此长眠!此仇未报,衷肠若煎。

誓将北指,长驱出关,收我疆土,扫荡凶残。

执彼渠魁,槛车系还,一尊青酒,再告重泉。

呜呼将死,得其死矣,功昭党国,光耀青史。

人生草草,大地茫茫,忠贞亮节,山高水长。

呜呼将士,庶几来飨!

一二八事变幕后的疑问:为何十九路军驻防上海?

一·二八事变发生时,驻京沪地区的中国军队是十九路军。1931年5月,胡汉民派、孙科派、汪精卫派、桂系等反蒋派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反蒋,与南京政府对峙,史称宁粤对峙。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下令“将讨粤和剿共计划,悉行停缓”,并派人与粤方谈判。宁粤谈判中粤系为安全提出由粤籍人士陈铭枢担任京沪卫戍司令长官,1931年9月30日蒋介石通电同意,陈铭枢麾下的第十九路军遂由江西赣州(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停止“剿共”留驻在当地)调戍京沪地区,并于11月全部部署于京沪沿线。蒋光鼐任总指挥,蔡廷锴任军长,戴戟任京沪警备司令。全军下辖第60师,师长沈光汉,驻防苏州、常州一线;第61师,师长毛维寿,驻防南京、镇江一线;第78师,师长区寿年,驻防上海、吴淞、昆山、嘉定一线。全军共3万3千多人。

11月初,十九路军卫戍京沪后,在上海人民坚决抗日行动的推动和影响下,抗日决心是坚定的,但在组织上,实际上的准备很不充分。当时十九路军到沪不久,对敌情知之甚少,该军从自己获得的情报中判断出日军发动侵略战争已经不可避免,才于1932年1月15日开始进行应战的军事部署,而此时距日军发动进攻的时间尚不足两周。

由于日军侵略形势的日趋严重,1932年1月23日,十九路军在蒋光鼐、蔡廷错、戴戟主持下,于龙华召开了驻沪部队营级以上军官紧急军事会议,一致决心保卫上海,讨论和决定了一切必要的应变措施,并向全军各部发出了:“我军以守卫国土,克尽军人天职之目的,应严密备战。如日本军队确实向我驻地部队攻击时,应以全力扑灭之”的密令。1932年1月24日,蔡廷锴等到达苏州,又召集驻苏部队高级将领沈光汉等人举行紧急会议,传达和解释了23日发出的密令,驻军将领也一致拥护。但因国民政府力求妥协避免开战的命令,蒋蔡等最后同意遵令撤出上海,并令驻闸北的守军29日晨与宪兵第6团换防。因形势紧张,第78师156旅旅长命令闸北守军第6团继续保持警惕。28日晚11时,戴戟也下令防止日军趁中国换防之际占领闸北,命令各部进入阵地严密警戒。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14 17:50:07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197574
      • 工分:9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一二八抗战杂谈(3)回复:一二八抗战杂谈(3)

      月黑庙镇,风紧江湾,剑光射斗,敌胆皆寒。

      再接再励,载守载攻,追奔逐北,叶卷西风。

      2020/3/21 13:57: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二八抗战杂谈(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