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为何只有岳忠麒能安定乱局?

共 25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9251973
  • 工分:7493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为何只有岳忠麒能安定乱局?

岳忠麒24岁离开甘肃到四川,从小生活在藏区边缘,很了解藏区生活习惯,风土人情。所以能赢。

岳忠麒父亲岳升龙为康熙时代的议政大臣、四川提督,当年随康熙皇帝西征噶尔丹,颇有建功,康熙帝曾赐予匾联“太平时节本无战,上将功勋在止戈”。雍正四年(1726),追谥“敏肃”。岳钟琪颇受父亲教益。自幼熟读经史、博览群书。年少时,岳钟琪和同伴的游戏,常常是用石头布阵打仗,其他少年都斗他,有违背规则的就会受到惩罚,都畏惧他的厉害。读书之余,常常和军士们说剑论兵,所出奇招,连大人们也很佩服。 [1]

从军征战康熙三十五年( 1696年),岳升龙跟随康熙帝征伐噶尔丹,立了大功,被提拔为四川提督。岳钟琪便随父来到四川。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岳钟琪年及弱冠,遵照父命,迎娶宋秀之女为妻。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岳钟琪捐官做了候补知府。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岳升龙因为母亲年过九旬,向康熙帝提出入籍四川。获准后,岳升龙四处派人寻找环境最佳的地方,其中当然不乏风水先生。几经周折,最后他们选定了金堂县栖贤乡的松秀山(今岳公山)。岳钟琪也随之入了川籍,来到松秀山下,于是金堂留下了他生活的足迹。康熙五十年(1711年),由于边地战事频仍,准噶尔汗国屡屡骚扰边民,为了平息叛乱,加之自己自幼喜爱军事。岳钟琪毅然请求由文职改作武职,作了四川松潘镇中军游击,从此踏上戎马生涯的征程。 [3]

奇兵入藏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准噶尔汗国大汗策妄阿拉布坦与沙俄勾结,欲吞并青藏。遣其侄子大策凌敦多布率兵六千侵入西藏。进占了拉萨,围攻布达拉宫,杀害了拉藏汗及两个儿子,达赖、班禅等被拘禁,西藏遂为准噶尔汗国占领。时隔不久,靠近西南内地的里塘(今四川理塘)、巴塘(今属四川)、乍丫(今西藏察雅)、察木多(今西藏昌都)、察哇(今西藏察隅)等地的藏族首领达哇蓝占巴、达瓦喇札木巴、塞卜腾阿住第巴及一些喇嘛也乘机反清,称霸一方。西藏情况危急。康熙帝急忙派爱子十四阿哥胤禵为抚远大将军,赶赴青海视师督战。32岁的岳钟琪被提拔为四川永宁(今四川叙永)协副将。身为副将的岳钟琪驻打箭炉(今四川康定)。在都统法喇的指挥下,率六百精兵作为先遣部队向里塘、巴塘进发。抵达里塘后,在招抚遭到拒绝的情况下,用计擒杀叛军首领达瓦喇札木巴、塞卜腾阿住第巴、达哇蓝占巴等,击溃叛军三千。巴塘叛军头目喀木布第巴闻官兵势如破竹,遂降服献户。接着,乍丫、察木多,嚓哇等地的堪布(寺庙主持)、喋巴(营官)、土司(头人)纷纷顺命归降。抚定里塘、巴塘后,岳钟琪率六千清兵抵达察木多,活捉了在逃的蒙古喇藏汗等几名叛军首领。得知策零敦多卜使当地武装控制了寨桑饶巴(今西藏洛隆县)三巴桥(今嘉玉桥)。岳钟琪孤军深入,无法与大军取得联系。在这军情紧急,一刻也不能耽误的情况下,岳钟琪果断决定突袭寨桑饶巴,夺取三巴桥。他挑选军中会讲藏语的三十人,着藏服,骑快马,星夜飞驰洛笼宗,先与当地藏族土司三图鼎密秘取得联系,以迅雷之势活捉准噶尔使者金巴等五人,诛杀随从六人。再风驰电挚奔袭饶巴,一举击溃守桥藏军,占领了三巴桥。沿途随叛各藏部落首领惊闻官兵似神兵天降,六个部落数万户尽皆降顺。

拉萨平叛主词条:清平西藏之战突袭饶巴成功,岳钟琪再设巧计捉拿了被称着“万人敌”的叛军猛将黑喇嘛,攻下拉萨门户喇哩,在这里安营扎寨,等候大军主力。正是乘胜进攻的大好时机的关键时刻,却接到了胤禵从青海传来的勿要轻举妄动的命令。岳钟琪甚为焦急,积极向噶尔弼进言,希望速战速决。岳钟琪献计招降藏军将领公布。岳钟琪见此计已成,又向噶尔弼献计发兵拉萨。并提出昼夜兼程,十日之内可以到达拉萨的建议。噶尔弼认为战机来到,便下令三军火速进兵拉萨,仍命岳钟琪为先锋。岳钟琪率部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八月十九日抵达噶尔濯木鲁。强渡过河,攻下敌堡,歼灭准噶尔军,直逼拉萨山城。藏王达克咱闻清军来救,喜不自胜,亲自率地方政教官员出布达拉宫,在拉萨郊外迎接清军入城。在拉萨兵民的援引下,岳钟琪再派兵扼守拉萨各要冲,并在城内展开搜捕,活捉了策零敦多卜在拉萨的内应喇嘛四百余名,降服协助准噶尔军的藏兵七千余众。至此,拉萨叛乱平定,准噶尔策妄阿喇布坦的阴谋破产。在平定准噶尔策妄阿喇布坦的的叛乱中,岳钟琪出奇兵,献计策,剿抚并用,以番攻番,崭露出了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事才能,深得噶尔弼的赞赏。康熙六十年(1721年)春,征藏大军凯旋,岳钟琪以无可争议的功绩晋迁左都督;五月,升任四川提督;得赏孔雀花翎。 [4]

速战速决康熙六十年(1721年)十月,靠近四川、甘肃的青海辖境索罗木发生郭罗克(今果洛藏族自治州)上中下三部落反清叛乱,岳钟琪奉旨率师征讨,督瓦斯、杂谷等地土司所辖土兵,从松藩发兵征讨。由于郭罗克一带多山地深涧,不便马乘奔驰, 岳钟琪命改马骑为步行,先攻打下郭罗克诸寨。下郭罗克以数千之敌据险抵挡清兵,被清兵击败,攻取下郭罗克所属吉宜卡等石碉二十一寨。岳钟琪命部队乘胜出击,再攻中郭罗克,经过一天激战,连取中郭罗克所属纳务等大小寨堡十九座,歼敌三百余,抓获叛军首领酸他尔奔等。清军士气越旺,挥师再围上郭罗克六寨,叛头目坦增临阵归降,擒获假磕等二十二名叛军首领。于是,郭罗克上中下三部落尽皆平定。这次战役岳钟琪采用以番攻番、以步代骑、速战速决的战术,连战连克,仅用了七十多天大获全胜。捷报到京城,康熙帝高兴之极,授岳钟琪骑都尉世职。 [4] [3]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岳钟琪讨平羊峒番,于其地设南坪营(今四川九寨沟县)。

万里西征主词条:清平青海之战雍正元年(1723年),青海蒙古族和硕特部台吉罗卜藏丹津纠集吹克诺木齐、阿尔布坦温布、藏巴扎布等大小台吉,聚兵十余万人,屡犯西北边陲重镇西宁,劫持了亲王察尔罕丹津,并且扣留并杀害朝廷派去调和的钦差大臣。清廷闻报震怒,雍正帝下旨,授川陕总督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四川提督岳钟琪为征西副将军、参赞大臣,挥师西征。岳钟琪于雍正元年(1723年)十一月三日亲率六千精锐部队从松藩出发,取道甘南直扑青海。沿途之上凡遇顺从者招抚,抵抗者剿灭。十二月初十,驻扎归德堡(今陕西榆林),抚定上寺东策卜、下寺东策卜诸番部。岳钟琪命令部队连夜出城,直扑敦策卜。不到半天时间,攻破堡寨二十七处,歼敌数千人。呈库、果密、和尔嘉、沙密等部落(今青海共和、兴海一带)在恐慌中纠集流散武装,占据大石山坚守。岳钟琪率部赶往大石山隘,叛军见清军到来,便群声呐喊,阻挡清军。岳钟琪佯装撤退,待到夜幕降临,岳家军悄悄拔营出发,分左中右三路杀回大石山。左右两翼攻取山头寨堡,中路断其退路。雍正二年(1724年),岳钟琪授奋威将军。年羹尧部初到西宁,立足未稳,西宁城便被罗卜藏丹津的主力围了个水泄不通,反复猛攻。敌众我寡,形势危急。二月二十六日,岳钟琪六千铁骑赶到西宁城外,见罗卜藏丹津正在攻城,便指挥大军冲向敌阵,直杀得罗卜藏丹津兵马晕头转向,丢盔卸甲。年羹尧在城楼上见岳钟琪率部杀到,便急命城中清军倾数杀出,将罗卜藏丹津人马团团围住,又是一阵凶猛冲杀。不到两个时辰,清军大胜,藏军万余人马全军战死或投降。罗卜藏丹津仅率百十骑败逃。尽管西征以来取得了不晓得战绩,但是罗卜藏丹津及其主力还驻守额穆纳布隆吉尔,另有阿尔布坦温布、吹拉木克诺木齐等大首领屯守在通往额穆纳布隆吉尔的各关隘要寨,总兵力不下十万。年羹尧命令岳钟琪统步骑一万七千人,操练备战,明年四月青草发芽时出征,与罗卜藏丹津主力决一胜负。岳钟琪认为,待来年开春进兵很为不妥,应当抓住战机,乘胜进兵。年羹尧将这一计策上疏朝廷。雍正帝非常欣赏岳钟琪的作战方案,便下旨年羹尧按岳钟琪的计策行事,并授封岳钟琪“奋威将军”。 [3]

抚定青海雍正二年(1724年)二月初八,岳钟琪率精兵五千,良马一万,分三路悄然离开西宁城,向罗卜藏丹津驻地额穆纳布隆吉尔进发。清军拍马冲向毡包岳钟琪雕像,砍毁营帐,驱散马匹,围歼藏兵,不多一会便大获全胜,侥幸活下来的藏军四散逃命。岳钟琪命令部队人不下鞍,马不停蹄,昼夜兼行,赶往伊克喀尔吉。岳钟琪勒兵前进,迅速包围了伊克喀尔吉寨堡,抢占了周围的山头,鼓号振响,催马冲向敌营。经过一番激战,攻破敌寨,捕获阿尔布坦温布和他的妻子长马儿、青黄台吉兄弟两人,吉吉扎布台吉等。岳钟琪指挥清兵乘胜出击,又接连攻下噶斯、次布尔哈两处敌营。岳家军赶到哈达河畔,清军飞马突袭,歼灭了南岸藏军。岳钟琪见河水并不太深,便命人马囚渡哈达河,经过半日激战,歼敌千余,拿下北岸。吹喇克诺木齐携其妻奔吉卜、其弟端多木札什、台吉札布什端多布等五十多名大小头领及余敌向西仓皇逃窜。罗卜藏丹津率额尔德尼、藏巴札布、格尔格竹囊、额尔克代庆、库勒等五位大台吉,携众数万人逃往乌兰木呼儿,距此地一百五六十里。岳钟琪命令部队待夜幕降临,直扑乌兰木呼儿。次日黎明,岳家军抵乌兰木呼儿,围歼击溃叛军主力,活捉了罗卜藏丹津之母阿尔太哈屯、妹妹阿宝等叛军酋领眷属和其它台吉。罗卜藏丹津改妆逃走。岳钟琪成功收复被叛军占领的青海地区六十万平方华里的领土,雍正帝大喜,封岳钟琪太子太保,三等威信公,授兼甘肃提督。雍正还觉未尽兴意,御笔题写五言律诗二首,又拿过金扇一柄,再题七言律诗一首,并黄带一副,赐给此战的头号功臣岳钟琪。雍正二年(1724年)四月,岳钟琪率部剿灭罗卜藏丹津之后,留守西宁,处理军务。不久,逃窜至甘肃庄浪卫(今甘肃兰州永登一带)大山中的叛军余党又重振旗鼓,企图东山再起,与清廷继续周旋。朝廷命岳钟琪统兵三万,兵分十路,出青海,翻祁连,向甘肃庄浪进发。 [5] 岳钟琪留五千兵力据东山要冲,自己亲率五千兵士驰回石堡城,合原一万主力突然包围了谢尔苏噶住的老巢。岳钟琪挑军中善攀能跑者二十名,乘夜色悄悄登上山顶,再腰系牛皮绳索顺山堕下,悬落于石堡城内。叛军以为石堡城据险可守,官军一时三刻不易攻破,何况有消息证明清兵在黄羊川一带。所以,城内毫无应战准备。当哨兵发现清兵从天而降,仓慌间不知所措,抱头鼠窜,拼命呼喊。官兵则里应外合,冲进石堡城,奋力拼杀,不肖两个时辰,歼敌三千余,拿下石堡城。但“庄浪王”谢尔苏噶住在逃。岳钟琪给被俘的阿屋侧零等叛军头领供以酒饭,好言抚慰,劝其为官兵做向导,分头引领官兵继续搜剿,结果又捕获三千余人。所剩党余见清兵大军压境,势如破竹,谢尔苏噶住不知去向,群龙无首,大势已去,只好向清军乞降。岳钟琪答应了叛军的乞降,收缴了全部军火兵器,把那些缴获的牛羊驼马、粮草种子全部发给牧民,劝导他们专心耕牧,不要再聚众滋事。对抓获的络力旦达儿等十六位小部落的上层人士,责成庄浪卫同知王廷松妥为安置。一切处理停当,岳钟琪这才凯奏朝廷,并建议改庄浪卫为平番县。雍正帝下旨,再授岳钟琪兼甘肃巡抚,督办甘肃、青海两地军务政要。 [6]

改土归流四川乌蒙(今云南永善县)土司禄万钟在云南东川叛乱,镇雄(今属云南)土司陇庆侯及建昌(今四川西昌)属冕山、凉山诸苗相助为乱。岳钟琪与云贵总督鄂尔泰会师讨伐。雍正五年(1727年)春,擒禄万钟,陇庆侯投降。乌蒙、镇雄完成改土归流。雍正六年(1728年),上书以建昌属河西、宁番两土司及阿都、阿史、纽结、歪溪诸地改土归流,河东宣慰司以其地之半改隶流官,升建昌为府,领三县。定新设府曰宁远,县曰西昌、冕宁、盐源,又请改岷州两土司归流。请升四川达州,陕西秦、阶二县为直隶州。雍正七年(1729年),又请升甘肃肃州为直隶州,陕西子午谷隘口增防守官兵,里塘、巴塘诸地,置宣抚、安抚诸司至千百户,视流官例题补。雷波(今四川雷波县)土司为乱,遣兵讨平之。

招忌被贬雍正三年(1725年)春,年羹尧因九十二款大罪赐死天牢。七月,岳钟琪接任川陕总督。此时,岳钟琪官至总督,封三等公爵,手握川陕甘三省兵权。雍正五年(1727年),有一蓬头垢面,衣衫烂搂的男子双手各握一块石头,在大街上一边赤足狂奔,一边沿街高声叫喊:“岳钟琪要率川陕兵丁造反了!”官府迅速抓捕了那男子,经审讯原来是疯子。但是不能因为是疯子的话,岳钟琪就可以坐视不管。他急忙写好奏疏,希望澄清视听,洗刷冤曲。这封奏疏被雍正帝的朱批写得密密麻麻。言下之意不外乎是不相信谣言,并说了许多安抚的话。那疯子也被朝廷以“造谣惑众,诬陷大臣罪”斩首示众。岳钟琪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7] 雍正六年(1728年),靖州秀才曾静,派门人张熙致信岳钟琪,曾静的书信中对雍正帝极尽责骂之词;又以岳飞抗金的事迹激励为作为岳飞后裔的岳钟琪,劝他掉转枪头指向金人的后裔满洲人,为宋、明二朝复仇。岳钟琪假装同意,骗出口供,反过来抓捕二人,引发吕留良案。事后雍正帝褒奖岳钟琪忠心,并由于军事需要,仍旧对他委以重任,加封宁远大将军,少保,但是,在岳钟琪的仕途已经埋下了祸根。雍正七年(1729年)二月,科尔沁、喀尔喀草原传来请兵急奏。雍正帝下诏,命黑龙江将军、内大臣傅尔丹为靖边大将军,统领满、蒙旗兵组成北路大军;授川陕总督、奋威将军岳钟琪为宁远大将军,统领川陕甘汉兵组成西路大军。六月,朝廷派吏部侍郎、大司马查郎阿和刑部侍郎常赍,带着宁远大将军印信和雍正帝特授的兵、吏两部黄带等御用之物赴陕西,在西安东郊筑台,隆重拜授岳钟琪为宁远大将军。 [8] 雍正八年(1730年)八月,岳钟琪檄令西路大军各部,分由陕西、四川、甘肃三地出发,取道河西,在巴里坤集结。临行前,岳钟琪特旨岳钟琪长子岳濬(时任山东巡抚)专程从济南赶往陕西代表皇上送其父出征。西路十六万大军全部集结于巴里坤。远在准噶尔的噶尔丹策零早已得到了朝廷大举进兵征讨的消息。狡猾的噶尔丹策零一边调兵遣将,集结人马,准备迎战,一边差使进京,称愿意交出朝廷钦犯罗卜藏丹津,请罢兵议和。雍正皇帝见噶尔丹策零派使议和,便下诏命西北两路大军暂缓进兵,并召两路大军主帅进京商议军务。噶尔丹策零得到清军西、北两路主帅离营返京的消息后,大喜过望,即派出二万人马突袭清军西路科舍图卡伦马厂大营,科舍图马厂大营原是官兵的军马场,是西路清军的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和军需仓库。这里积存有大批驼马、粮草、辎重。噶尔丹策零的人马攻来时,清兵早无防范,被劫走大批驼马、辎重,焚烧粮草。清军奋起追击,与敌拼死激战七昼夜,终将叛军击溃,夺回部分被劫驼马、辎重,但官兵的损失相当惨重。正当马厂大营激战之时,护理大将军印的纪成斌胆小如鼠,闭城不出,及至清军击溃来敌后,又隐瞒损失,夸大战果,向朝廷邀功。岳钟琪赶到前线帅营,已是第二年(1731年)的二月。他怒斥胆小庸碌的纪成斌,并发誓要与噶尔丹策零决一死战。 [9] 岳钟琪得到情报,说噶尔丹策零率兵十万,准备攻打吐鲁番,并说敌前头部队正向阿岔山运动。岳钟琪以为与噶尔丹策零决战的时机到了,便命樊廷、冶大雄、张元佐、马会伯等将官率部速赴吐鲁番一带迎敌,自己亲率中军主力从巴尔库尔移营穆垒,构筑城寨,摆开了决战的架式。但当樊廷等部赶到吐鲁番时,并没有等到噶尔丹策零的主力部队,只与小股叛军交锋。噶尔丹策零意识到西路清兵乃为甘、川、青汉军主力,武器精良,战斗力很强,不易对付,于是只留少数兵力在吐鲁番一带牵制清军西路主力,而把准噶尔主力精锐大策零敦多布、小策零敦多布及本部族近六万人马布置在北路清军的必经之路——博克托克岭和通呼尔哈诺尔一带。五月,噶尔丹策零派手下台吉哈苏尔海丹诈降于北路清军大营,给傅尔丹提供假情报,一步步诱北路清军主力近六万人马入博克托克岭峡谷,遭噶尔丹策零重兵包围伏击。双方激战十数日,清军以惨重代价冲出峡谷,且战且退至和通呼尔哈诺尔,又被噶尔丹策零围追堵截。战斗打得十分惨烈。清军四位将军临俘自尽,一位副将军、七位王公大臣在混战中阵亡。战后,北路清军六万仅剩下二千人马,几乎是全军覆没。在北路清军与噶尔丹策零激战之前,驻守在吐鲁番的西路清军难耐盆地的酷暑,加上粮草不济,人马饮水困难,军心不稳,士气低落。情急之下,岳钟琪派兵往吐鲁番运送粮草给养,途中遭噶尔丹策零部抢劫,粮草驼马尽失,损失严重。接着,吐鲁番屡遭叛军骚扰攻击。纪成斌防守的瘦集、张元佐驻防的无克克岭,接连遭叛军攻破,驼马粮草被抢劫一空。奏报到京,雍正帝很是不快。他翻出岳钟琪关于新疆战况和作战方案的奏折披阅,越看越恼,提起朱笔批谕:“岳钟琪所奏,朕详加披阅,竟无一可采。岳钟琪以轻言长驱直入说,又为贼夷盗驼马,既耻且愤。”并下旨将纪成斌斩首示军,张元佐降职留用。当北路清军与噶尔丹策零激战于和通呼尔哈诺尔的时候,岳钟琪施以“围魏救赵”之计,率西路主力迅速越穆垒过阿察,兵抵额尔穆克河,分三路向乌鲁木齐城下进攻,目的是分散噶尔丹策零主力,减轻北路清军的重压。沿途将士用命,奋勇作战,攻取敌寨多处,歼敌甚众。当大军攻进乌鲁木齐时,守城叛军闻风逃遁,西路清军占领新疆首府。雍正帝下谕表扬岳钟琪“此次领兵袭击贼众,进退迟速,俱合时宜。” [10] 雍正十年(1732年)十月,噶尔丹策零七千人马偷袭哈密。岳钟琪遣总兵曹让等将士在二堡击敌,又派副将军石云倬等将官赶赴南山口、梯子泉一带设伏,断敌退路。准噶尔部七千人马攻打哈密时专事焚烧粮草,抢夺驼马辎重,虽被曹让部击退,但也造成重大损失。派往断敌退路的石云倬竟迟一日发兵,当该部到达指定位置时,准噶尔军已离开设伏地点,准噶尔军休息时的点火灰烬还有余热。但石云倬没有挥师追击,致使叛军劫持大量物资安然撤退。雍正帝降旨,治石云倬、曹让斩首示军。严责岳钟琪“攻敌不速,用人不当”。岳钟琪接连受雍正帝的严责,显然已经失宠。军机大臣、内阁大学士鄂尔泰乘机奏本,极力弹劾岳钟琪。雍正批准了鄂尔泰的弹劾,下谕“交部议决”。结果削去了岳钟琪三等公爵和太子太保封衔,降为三等侯,仍护大将军印。时隔不久,雍正帝又下旨诏岳钟琪离疆返京“商办军务”,由副将军张广泗护宁远大将军印。十月,岳钟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路风尘赶到京城,张广泗弹劾他的奏折也随之到了雍正帝的龙案。在张广泗和鄂尔泰合力弹劾下,当月雍正就下诏将岳钟琪“交兵部拘禁候议”。 岳钟琪被捕入狱以后,在等候兵部的判决,一直等了整整两年,岳钟琪 草书雍正十二年(1734年)十月兵部的判决才下来,判决居然是“斩决”。雍正帝接到兵部议奏折子,左右权衡,最后,念及其当年进西藏、平青海之功,改“斩决”为“斩监侯”,并处罚银七十万两。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12 22:18:43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9251973
      • 工分:74989
      左箭头-小图标

      岳升龙(?-1712)甘肃永登人(永登清朝时属于临洮,故史籍记载其为临洮人),入籍四川成都,清朝将领。清朝名将岳钟琪之父。官至四川提督,追谥"敏肃"。弟:岳超龙,清朝将领,官至湖广提督。子:岳钟琪,清朝名将,官至陕甘总督,封三等威信公,赐谥"襄勤"。侄子:岳钟璜,岳超龙子,官至广西提督、四川提督,谥"庄恪"。孙:岳浚,岳钟琪子,官至山东巡抚、江西巡抚、广东巡抚、云南巡抚、鸿胪寺少卿。

      2020/4/6 0:56:3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53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zyzno1
      北路清军什么时候六万就剩下两千了,和通泊之战清军损失很大,但是参战也就1万人,就剩下·2000多人,13个参领,佐领阵亡或自杀。
      3楼 tomas888
      巨大牺牲能换来安定局面就行,这不是中国一贯的想法吗?抗美援朝
      军事斗争的成败都需要付出代价,但也不能夸大自身的损失。下面是通古泊之战,清军各部的损失。傅尔丹以下,副都统衔以上大臣共计18名,除傅尔丹、内阁学士兼副都统上行走德禄(delu)、副都统承保(cengboo)逃回,衮布投降,副都统塔尔岱在哈尔哈纳河“身负七创”,夺马溃围而出外, 全部战殁。此役创下八旗军在统一蒙古战争中最大败绩,最高伤亡等多项纪录。在19世纪前的八旗战史上,也只有顺治九年(1652),定南大将军·敬谨亲王尼堪(nikan)战死的衡州之战可比。

      清军各部官兵损失人数:

      京旗4583

      奉天579

      吉林462

      黑龙江84

      右卫1093

      苏图随带54

      察哈尔97

      归化城土默特199

      喀喇沁土默特51

      喀喇沁17

      绿旗7

      2020/3/14 13:47:10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9251973
      • 工分:7494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zyzno1
      北路清军什么时候六万就剩下两千了,和通泊之战清军损失很大,但是参战也就1万人,就剩下·2000多人,13个参领,佐领阵亡或自杀。
      巨大牺牲能换来安定局面就行,这不是中国一贯的想法吗?抗美援朝

      2020/3/14 11:29:5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5351
      左箭头-小图标

      北路清军什么时候六万就剩下两千了,和通泊之战清军损失很大,但是参战也就1万人,就剩下·2000多人,13个参领,佐领阵亡或自杀。

      2020/3/12 23:36: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为何只有岳忠麒能安定乱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