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1)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70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1)

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1)

一·二八事变(日本称上海事变或第一次上海事变、淞沪战争),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了支援和配合其对中国东北的侵略、掩护其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的丑剧,自导自演在上海挑衅引发的冲突,时间长达一个多月。日本海军陆战队在1932年1月28日夜对上海当地中国驻军第十九路军发起攻击,十九路军随即起而应战。战争期间,国民政府吸取九一八事变期间不与日本直接交涉专依国联的教训,在“一面积极抵抗”之际,也“一面交涉”,与日本进行谈判。国民政府=希望在“不丧失国权”的情况下以最小代价达成停战。5月5日,南京政府代表郭泰祺与日本特命全权公使重光葵分别代表中日双方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协定规定双方自签字之日起停战;取缔一切抗日活动,第十九路军留驻停战线、划上海为非武装区;中国不得在上海周边一带驻军(但中国保留行政权和警察权);日本军队撤退到1932年1月28日事变之前的状态。

一、开战前后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野心,首先在征服满蒙,对于我国东三省的侵略,无时不在积极地准备,就在1931年9月18日夜偷袭沈阳,实行占领。于是数日之间,河山变色,辽东巨野,尽陷铁蹄。其后,更扩大其侵略目标,向我沿海各要埠肆扰,乃有天津事件,福州告警,纷至沓来。而上海“一二 八”事变的爆发,也系暴日侵略野心及挑衅阴谋所造成。最先,暴日制造五日僧被殴案;继乃有日浪人的暴动,焚烧三友实业社工厂,捣毁北四川路中国商店,使上海空气趋于极度的紧张;终乃有四项条件之提出,要求我国取缔抗日运动及解散抗日救国会,挑衅阴谋层出不穷。于是日舰队集沪示威,日陆战队登岸布防,各地日侨撤退等等,而最后的一幕,就是“一二八”的闸北夜袭,我们淞沪抗日的战幕正式揭开。这时是十九路军驻守上海,首先举抗日之旗,通电云:暴日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族垂亡!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而炮舰纷来,陆战队全数登岸,竟于28夜11时公然在上海闸北侵我防线,向我挑衅。光鼐等分属军人,惟知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种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此志此心,可质天日而昭世界。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式凭之!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淞沪警备司令戴戟叩艳。战争之幕既揭开,这时,蒋介石虽已退职在野,但鉴于当时形势,也曾发出一道通电。但是我看到一种大可忧虑的情形:十九路军单独在沪作战,孤军决不能久持,应该予以增援,同时,有党内反对派的人在上海就说中央看着十九路军打光,按兵不救。蒋是2月初由洛阳到浦口,我去迎接他,我就表示我的意见:“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淞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蒋说:“很好。”马上关照军政部长何应钦,即调动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第八十七、第八十八两师合成为第五军,命我率领参战。当时我所率领的第五军所辖计有八十七、八十八两师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和独立炮兵第一团山炮营。八十七师师长由我兼,副师长王敬久,辖两旅:二五九旅旅长孙元良,二六一旅旅长宋希濂;八十八师师长俞济时,副师长李延年,也辖两旅:二六二旅旅长钱伦体,二六四旅旅长杨步飞;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总队长为唐光霁。

我在2月14日奉到军政部的正式任命,2月15日又奉军政部令:“第五军着归蒋总指挥光鼐指挥。”当即调动军队出发。首先从南京出发的是八十七师宋旅,他们在14日已经奉蒋总指挥命接防蕴藻浜北岸阵地由胡家宅至吴淞两端曹家桥之线;八十七师孙旅也在15日开到南翔(当时十九路军总指挥部所在地)附近集结待命。八十八师亦已经由沪杭线开到南翔附近待命中。我是在2月16日从南京出发的。我住在中央军校,15日深夜鸡鸣以前,我起床端正地写了一封遗书,然后出发。我为什么要写遗书呢?这是表示我的决心,表示我尽忠国家的最大决心!因为这是一次反抗强暴的民族战争,也是我生平对外作战第一次,我必以誓死的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战。我知道:一个革命军人首先要决定的是牺牲精神,而牺牲精神又必须首先从高级将领做起。我于2月16日上午9时从南京和平门登车出发,当天到达南翔,即奉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接替十九路军防务,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沿蕴藻浜至吴淞西端之线,并以一部在狮子林炮台南北闸洞亘川沙口、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担任沿江警戒。我就令八十八师担任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周巷至蕴藻浜南岸之线,八十七师担任胡家庄沿蕴藻浜北岸经曹家桥至吴淞西端之线,军校教导总队之一部担任狮子林南北闸洞、川沙口、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沿江一带警戒,于18日先后接替完毕。这天,我奉总指挥令任左翼军指挥官(蔡廷锴是右翼军指挥官),吴淞、宝山、狮子林要塞地区司令谭启秀、翁照垣,也归我指挥。在17日黄昏,我由南翔进驻刘行镇。这天,我奉到南京统帅部的铣戌电:兄等决定在淞沪原阵地抵抗到底,奋斗精神,至堪嘉慰!望兄等努力团结,为我党国争光。沪上地形复杂,敌方或将舍正面之攻击,而向我侧背着眼。我阵地附近河流纵横,到处便于扼守,日军若取攻势,其牺牲非有一与十之比,决难奏效。希望与十九路军蒋蔡两同志,共同一致,团结奋斗。对于蒋总指挥命令,尤当切实服从,万不可稍有隔膜。吾人若不于此表现民族革命精神,决意牺牲,更待何时?可将此意转告全体将士,努力保持本军光荣之历史为要。我当即呈复一电:此次奉命抗日作战,即有最大决心,誓以一死报国,并与十九路军团结一致,对于蒋蔡两位,绝对和衷共济,请释廑注。我也发布了“告全军将士书”,着重指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是我们全国一致的呼声,一致的要求,一致的决心。现在,行动已代替了口号,实力已代替了空言,我们的存亡,将诉之于极猛烈的战斗。”“我十九路军将士守土沪上,抵御暴日,冲锋陷阵,血战兼旬,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屡建奇功,功在党国。”“本军此次奉命来沪,协同十九路军作战,……治中个人,誓与我军将士共患难,同生死。深望我全军将士,人抱必死之心,以救国家,以救民族。假如日军犹有一兵一卒留我国内,我们的责任即未完成;反之,我们如尚有一兵一卒,必与敌人拼命到底!”“同志们,冲向前去,最后的胜利,终属我们最后的努力者!”

二、庙行战斗

2月20日,敌人从这天拂晓起,开始向我总攻,敌飞机结队成群在我阵地附近及我阵地后方到处掷弹,更以重炮及敌舰炮向我吴淞、庙行一带阵地集中射击,敌步兵则借飞机炮火掩护,向我攻击前进。我军奋勇抵抗,击毙敌人很多,并且击落敌机一架。入晚敌继续向我攻击,战斗益酣,竟夜炮声不绝。我阵地工事被毁很多。我官兵掩处战壕内,沉着不动,等敌步兵接近,就用手榴弹、步枪迎头痛击,冲锋肉搏。这样血战两昼夜,敌死伤甚重,才不支而退。到22日,敌人又倾巢来犯,继续攻我庙行镇以南阵地,想突破我阵地一点。这天上午9时,我庙行镇以南八十八师五二七团第三营大小麦家宅阵地,惨受敌炮火及飞机轰炸,工事全部被毁,被敌突破一段,营长陈振新当场阵亡。我立即亲率教导总队(缺一营)赴八十八师指挥策应,并令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孙元良旅长率部向庙行增援;令守蕴藻浜北岸的宋希濂旅长率他的主力,由纪家桥渡河抄袭敌的侧背;令俞济时师长率部对被敌突破地区反攻。我十九路军六十一师张炎副师长也率兵两团由竹园墩出击。敌被我三面夹击,仓皇溃退,仅一小部残留在金家宅、大小麦家宅一带,顽强抵抗,血战到晚8时半,才把敌包围,完全解决。这一天的庙行战斗的激烈,为开战以来所未有,中外报纸一致认为是沪战中我军战绩的最高峰。26日,南京统帅部有一个电报给我们,说到庙行一役的战斗效果:“自经22日庙行镇一役,我国我军声誉在国际上顿增十倍。连日各国舆论莫不称颂我军精勇无敌,而倭寇军誉则一落千丈也。望鼓励官兵,奋斗努力,并为我代为奖慰。”这是日寇在沪第一次总攻的失败,敌第九师团及久留米混成旅团的精锐,伤亡重大,庙行、江湾间敌尸到处都是。而使我伤悼者,就是我的忠勇的袍泽,牺牲于此一役中的为数亦复不少,官长伤亡八、九十员,其中包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旅长钱伦体和副旅长陈普民,士兵伤亡一千余名。所以我在一本《淞沪抗日作战所得之经验与教训》小册子上面说过:“以我官兵作战之勇,牺牲之烈,斯书殆亦不啻滴滴鲜血所写成。”而庙行一役的忠勇奋斗,壮烈牺牲,更是这滴滴鲜血的结晶。

三、浏河战斗

浏河在我军左侧背。沿江七丫口、杨林口、浏河新镇及小川沙一带,绵延数十里的沿江警戒线,只由本军教导总队一营会同少数冯庸义勇军担任守备的责任。根据南京统帅部2月26日的指示,对浏河方面应该早予准备,至少应该配备三团兵力。可是前线自从20日以来,无日不在激烈战斗之中,各部队都有重大伤亡,兵力实在感觉不敷。我所以把原守蕴藻浜北岸阵地的八十七师宋旅两团调往田湾为预备队,也就是准备一旦战事吃紧,前可以策应江湾、庙行,后可兼顾浏河、杨林口。这个时候,日将白川义则大将率领日兵约十万来沪增援,令敌第十四师团全部驻运输舰中,泊在崇明海面,一面用飞机将我吴淞要塞及狮子林炮位毁损无余。3月1日的拂晓,敌就开始在江湾、庙行一线向我总攻击,战舰二十 余艘携带无数民船和马达船,利用烟幕掩护,以步兵在我兵力配备单薄的六浜口、杨林口、七丫口登岸,并以舰炮向我沿江各口猛烈射击,飞机数十架从吴淞起沿江活动。敌登陆后,即连占浮桥等地,向茜泾要隘猛扑,我教导总队的一连死力搏斗,伤亡殆荆我立即派遣八十七师宋旅两团飞驰截击,想乘敌人立足未稳时一鼓而歼之,同时报告蒋总指挥请派兵赴太仓、浏河协助。宋旅奉命后,即依五二一团、五二二团及各营的顺序,于午前9时由顾家宅汽车站向浏河输送,但只得汽车十一辆,每次只可输送一营。宋希濂旅长率先头部队五二一团第一营于正午12时到达浏河,得到一个紧急的情报:敌军约一万人,在占领浮桥后,有向我急进模样;教导总队的一营(欠一连)正在马桥附近坚强拒止敌人。他得到这个报告后,观察形势,以茜泾为浏河屏障,位置扼要,就打算先行将其占领,以掩护该旅后续部队的展开,即命五二一团第一营唐德营长率部迅速向茜泾营搜索前进。那里知道,才走到茜泾营南门附近,而敌已先我占领,于是与敌接触,展开尖兵白刃战。到下午3时许,五二一团团长刘安祺率第二营到达浏河,敌飞机正集中轰炸浏河车站,输送汽车及房屋全被炸毁,同时在途中装运部队的汽车也多被炸坏,使我后续部队不得不徒步前进。在这个时候,茜泾营附近的战斗愈演愈烈,敌机二十余架密罩天空,一律低空飞行,掷弹如雨,敌舰的重炮连珠发射。4时许,敌大部向宋旅左翼绕攻,右翼方面教导总队的一营,死伤殆荆这时与敌在茜泾营苦斗的五二一团第一营,乃处于前、左、右三面受敌围攻的紧迫状态,死亡巨大。而全营官兵仍然沉着应战,几度冲进寨内,与敌肉搏,卒以敌火力过猛,众寡悬殊,不能得手。

看看到了下午6时,天色已昏,我五二一团第三营才赶到。宋旅长即命第一营仍在原阵地死力抵抗,阻敌前进,并命已到部队迅速沿浏河南岸积极布防,等五二二团全部到达后,再行乘夜大举反击。一直到深晚11时,五二二团以徒步行进,路程过远,还没有到达。这里我要指出的,就是我军仅以一营之众,在茜泾营抗敌数倍之师,自晨以至深夜,使敌人不能有尺寸的进展,而我军视死如归,前仆后继,卒使敌密集茜泾营寨内,虽以一师团之众,仍不得犯我浏河。我教导总队孤军死战,我八十七师宋旅仓卒应援,都抱必死的决心,以期挽回全线被围的危险。激战至日没,敌我始终相持于浏河镇茜泾营间。

同时,八十七师及八十八师正面与右翼友军十九路军七十八师正面,均被优势之敌压迫,我官兵奋勇迎战,伤亡甚大。尤其这天午后3时,七十八师阵线被敌突破,第五军的右翼被敌包围,预备队皆已用尽,阵地因伤亡而生之空隙无法补充,竭力支持至日没,乃退守杨焕桥、水车头、谈家宅、孟家角之线。蕴藻浜北岸阵地仍旧。

这天夜里,我军奉蒋总指挥命转移阵地。攻击茜泾营的部队,撤至太仓占领阵地。五二二团还在黑夜中向浏河挺进哩,中途得令,才转向太仓。于是浏河一带,黯淡地陷于敌人之手,留下一个永远沉痛的回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1 16:08: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