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重新再看李鸿章续(下)

共 11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重新再看李鸿章续(下)

1862年6月17日,淮军和太平军对决的虹桥之战爆发。

李鸿章掏出血本,亲自督战,他令人搬来一把西式椅子,端坐在虹桥桥头,立下死令:只准进攻,不准后退。

磨砺已久的淮军利剑随之出鞘,李秀成进击不成,败退而走,李鸿章一战成名。因这场虹桥大捷,淮军在众人眼中再不是无用的叫花子军,成了上海的救命军。由此在上海站稳脚跟之后,按之前难事次序先的谋划,李鸿章随即从战场转向了官场。

他要让薛焕、吴煦之流见识见识强龙究竟是怎么压过地头蛇的。此番强龙收拾地头蛇的大戏,其实从李鸿章刚抵达上海时便上演了,第一枪是由他的恩师曾国藩打响的。

利用两江总督的实权,抓住江苏重镇尽失的契机,曾国藩上奏朝廷:江苏巡抚薛焕、上海道台吴煦腐坏无能,均应开缺严惩,统兵援沪的李鸿章才堪大用,请授署理江苏巡抚。

朝廷照准。

在曾国藩打完这一枪后,师徒间的配合就高明了。

在曾李师徒看来,薛焕虽是江苏巡抚,但客悬上海,他算不了真正的上海地头蛇。上海道台吴煦官阶虽在薛焕之下,但其人长期把持上海实权各要害,他才是真正的地头蛇。

对名义上的地头蛇薛焕,夺下他的巡抚之位后,不痛下杀手,将他供在不那么重要的五口通商大臣的位子上是为上策,这样可以为李鸿章赢来能容前任的官德,可以稳定官场人心。

而对于真正的地头蛇吴煦,就要从长从狠算计了。

第一步,为麻痹对方使之得意忘形计,为上海各项实务一时难有合适人选接手计,曾国藩唱完黑脸后,李鸿章紧跟着要唱一出红脸。

这个红脸怎么唱呢?由李鸿章保他官复原职。

第二步,一战成名在上海站稳脚跟,李鸿章巡抚江苏实至名归后,再把他单挑出来下狠手料理,直到他残败出局为止。

因有这狠而不露甚是循序渐进的两手谋划,地头蛇吴煦果然是跋扈依旧,在他看来根本不用藏匿消除所谓的把柄,李鸿章不过如此,终归要像以前的巡抚一样,在上海的地界要屈从于他这个地头蛇。但这一回他错了。

随着12月李鸿章的江苏巡抚由署理升实授,早已谋定的收拾地头蛇行动悄然开始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鸿章实授江苏巡抚后突然宣布了一项命令,今后上海关厘两项收入分途,吴煦不再负责厘金,单负责海关收入这一块。

李鸿章要求吴煦明定海关章程,并且每项收支都要做账禀告。吴煦挪用公款惯了,只好开花账,于是便不由自主地掉进了李鸿章的圈套。

然而吴煦在上海的地盘上经营多年,替他打掩护做手脚的人比比皆是,想一举拿到让他低头认栽的证据,也绝非易事。

李鸿章有什么高招呢?

李鸿章后来办外交,有个著名的痞子腔、痞子手段,其实这是他在官场屡试不爽的伎俩。

一天晚上,表面上依旧和吴煦称兄道弟的李鸿章醉醺醺地来到吴煦的府邸。带着浓重的酒气,李鸿章对吴煦说,近来听到风声说有人参劾你账目不清,总理衙门要派人来调查。你为淮军输送饷银出力不少,今后淮军的饷银还要仰仗你,所以我得保你。你实话告诉我,账目上到底有没有亏空,我心里好有数,以便为你遮掩。

吴煦听到这话,很是慌张,再看李鸿章酒后吐真言的样子,又觉得可以借李鸿章遮掩过去,于是便捧出账目恭请李鸿章指教。

李鸿章随手翻看几页,嘴里一边说问题不大,一边说今晚着实喝多了。这时,李鸿章忽然猛拍吴煦肩膀,甚是仗义地说,看的头晕,不如让我带回去仔细推敲。说完,李鸿章不由分说地挟起账本便扬长而去。

吴煦半醒未醒的呆立在那里,一时间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然而出了吴煦府邸,李鸿章瞬间就酒醒了。

回到官署,周馥等几名精干的幕僚早已等候多时,几个连夜核查下来,吴煦多年贪墨的把柄被抓的死死的。

如此拿到要害把柄后,李鸿章再不是此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平常角色,他召来吴煦,开门见山亮刀子。官位是保不住了,但如果把该吐的全吐出来,李某人可以不参你,可以给你过渡时间,让你从容辞职,保留颜面。狠刀子捅过来,人有时候敢躲敢反抗,小刀子温柔地割肉,忧恐之下,人往往只能受着。

到这时候吴煦才知道,李鸿章实乃狠角色。而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不仅是丢了地头蛇的官差,彻底败下阵来,而且脏银子吐到了带血的程度。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3/11 15:22: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重新再看李鸿章续(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