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676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2)

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2)

四、葛隆镇战斗

3月1日午后9时,蒋光鼐总指挥在南翔总部发下了撤退命令。关于第五军的指示主要内容有:左翼军须派一部在胡家庄、杨家行占领收容阵地,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向嘉定、太仓之线撤退,利用嘉定城、太仓城为据点,派出一部于罗店及浏河方面警戒。

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全文如下:

一、敌援军十一、十四两师团已到达上海,由敌将白川统率,企图与我军决战。其一部既在浏河附近登陆,威胁我军左侧背。

二、本路军为避免与敌决战,拟本日(3月1日,下同)午后11时将主力向黄渡、方泰镇、嘉定、太仓之线撤退,待机转移攻势。

三、右翼军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开始向黄渡、方泰镇之线撤退,以一部先占领真茹、大场,逐次向江桥镇、南翔、广福南端进入阵地,作主阵地之警戒,其兵力配备及各师之战斗地境如左:

甲、八十八师独立旅及宪兵团向颛桥镇、莘庄、七宝镇之线撤退,左与十九路军江桥镇附近联络。

乙、六十师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由铁道南方向黄渡方向撤退(古团及郑团暂归沈师长指挥,到达目的地后归还建制)。

丙、七十八师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由大场附近经南翔向陆家巷方向撤退。

盯、六十一师主力于本日下午11时由大场镇北方经陈家行向方泰镇方向撤退。

戊、新作战地境(退却路线同):

1.吴淞江以南属八十八师独立旅。

2.六十师、七十八师以京沪铁路相连之线为作战地境(线上属六十师),六十一师以大场北端小南翔、陆家巷、方泰镇之线为作战地境(线上属七十八师)。

己、各师撤退时,正面留一团作收容队,极力佯攻,掩护主力脱离战场,至主力进入新阵地后逐次撤退之。

四、左翼军须派一部在胡家庄、杨家行占领收容阵地,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向嘉定、太仓之线撤退,利用嘉定城、太仓城为据点,派出一部于罗店及浏河附近对浏河方向警戒。

五、作战地境:以胡家庄、唐桥、广福、马陆镇、外冈镇、篷阆镇之线为两军作战地境(线上属左翼军)。

六、报告收集所在黄渡交通处。

七、余现在南翔,明日午前8时在昆山。

右令张军长治中

总指挥蒋光鼐

9时30分,我在刘家行军部,下达左翼军交换阵地的命令,规定八十八师由马桥宅退集嘉定城,八十七师孙旅由唐桥退集娄塘镇,宋旅及教导总队由浏河退集太仓,独立旅第一团退集蓬阆镇,第二团集结钱门塘,七十八师翁照垣旅也集结于嘉定。各部队得令,都按时分途撤退,陆续到达指定地点,军部及直属部队也到达钱门塘镇。我一到就下命令,叫各部队即在新防御线构成坚固阵地,利用河川为外壕,构筑据点式的工事,逐次增强为主阵线。

在我奉命统率所部向新阵地嘉定、太仓背进的时候,又遭遇一场极惨烈的战斗,那就是3月3日我八十七师二五九 旅五一七团在葛隆镇附近的娄塘、朱家桥一带的战斗。

在这一个静悄悄的午夜(3月3日的上午1时),我五一七团已在昨天的薄暮,由庙行左翼趋抵娄塘附近,此地距浏河仅十五里,积疲未苏,血衣犹湿,夜凉野旷,哨线兵单,忽然敌以千余之众,自浏河猛扑而来,分向我警戒线夜袭。我娄塘镇、朱家桥、四竹桥三个前哨连奋起抵抗。战斗二小时,敌越来越众,轻炮十余门向我猛烈射击。我每连警戒线达三千米达之宽,且损失已及三分之一,前哨线乃逐个被围,但仍死战不退,把敌人抑留在娄塘附近。战到午前8时,敌又增加主力四千余人,开始向我阵地突击,并向我右翼包围。这时我军正在构筑工事,匆促应战,被敌冲到朱家桥北岸我五一七团团部门前。我阵地势极危迫,幸该团第一营第三连奋勇冲击,才把敌人打退。到了午前10时,我二五九旅旅长孙元良得讯,急赴五一七团团部指示机宜,并令坚强抵抗,同时向我紧急报告。我立即急令驻篷阆镇的独立旅莫团迅速增援,又令太仓宋旅掩护二五九旅的左翼,令嘉定的八十八师俞师长固守嘉定城,相机策应孙旅的右翼。

这个时候,敌军已增到七、八千人,环绕于娄塘一带我阵地前面,我五一七团孤军力战,弹药已将告罄,拼死相持。

午后,各点都被突破,我五一七团被困核心,弹雨纷下,死伤逾半。莫团援兵还未到达,而敌军已突过娄塘镇连占各村落各要点,直陷贺家村。孙旅长这时在葛隆镇,看见敌军披猖形势,在下午3时,亲书一件,派员急趋钱门塘军部向我紧急报告,内容如下:

一、第五一八团早尽,第五一七团现受包围,团长失踪。

二、职拟在葛隆镇殉职。

三、钱门塘将有危险,请军长迁移。

我接到了这个报告,马上打电话给孙旅长,告诉他莫团即可到达,五一七团于日没时可向葛隆镇撤退,在河川岸线占领阵地拒止敌人。午后4时,莫团到达葛隆,即部署最后的抵抗线,并向前线增援。在这个时候,五一七团战况越陷于不利,朱家桥左翼又被敌突破,张世希团长到这战的最后关头,乃率所部官兵向前冲击,并对众激励以必死的决心,各荷枪向蒋家村方面冲出。敌军机枪如雨,我军前仆后继,顶死冒进,直扑日军阵地,杀声震野,势不可当。敌军受了这一次最大的猛击,才向后退去,重围遂解。零落而忠勇的我五一七团抵外岗与八十八师会合,经昆山转赴我军新阵地。

葛隆镇一役,关系很大,因为敌军的企图,在突破我嘉、太中间地区,直下铁路,截我后路。如果不是我五一七团奋勇拒止,则敌趋葛隆,陷钱门塘,直下铁路,我们第五军和第十九路军的归路就断了,那后果是不能想象的。

这一天的血战,死了我军一个营长,两个连长和连副,六个排长,士兵伤亡近千数。就中第一营营长朱耀章身中七弹,殉国成仁,尤为伟烈!他在殉国前两天还作了一首诗,题目是:“月夜巡视阵线有感”。今天读他的遗诗,真可以说是一字一滴泪,一字一滴血了。朱耀章营长的诗原文如下:

风萧萧,夜沉沉,一轮明月照征人。尽我军人责,信步阵后巡。曾日月之有几何?世事浮云,弱肉强争!

火融融,炮隆隆,黄浦江岸一片红!大厦成瓦砾,市镇作战场,昔日繁华今何在?公理沉沦,人面狼心!

月愈浓,星愈稀,四周妇哭与儿啼。男儿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人生上寿只百年,无须留连,听其自然!

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踏尽河边草(蕴藻浜河),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宁碎头颅,还我河山!

五、沉痛的收场

正值我二五九旅五一七团与敌在娄塘苦战时,3月3日下午,又奉到蒋总指挥电令,要我撤到陆家桥、石牌、白茆新市之线,构筑工事。奉命后我又令各部队依次撤退,令八十八师撤至常熟城集结待命,八十七师宋旅撤至白茆新市之线,孙旅撤至石牌之线,军部进驻东塘墅,独立旅第二团及军校教导总队集结于东塘墅附近待命。4日上午,军部及直属部队都已到东塘墅;5日,各部队也先后到达指定地点,都在积极着手整理并布防。于是,我们退守第二道防线了。

为着坚强防线持久抗战的打算,我特令各部队构筑纵深的第一、第二、第三之三线阵地。不过几天,各线阵地都已次第构筑完成,一面激励士气,整备军实,准备与敌作殊死战。9日,上官云相师长统率四十七师开抵常熟,由总指挥部拨归我军指挥,当令该师在常熟东北梅李镇、谢家镇、福山镇一带构筑阵地,并严密警戒沿江各要点。而自从我军退抵第二道防线以来,敌未再犯,每天只有飞机向我作侦察动作。

我驻在常熟县东南的东塘墅大约一个月,中外人士络绎于途,或来慰劳,或来访问。而在慰问者中,使我怀感不已的,是过去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先生的夫人何香凝同志(在黄埔我们都尊称她廖师母),她特来我军驻地,慰问之余,慷慨赋诗,现将她所作的“赠前敌将士”那一首记在这里:倭奴侵略,野心未死,既据我东北三省,复占我申江土地,叹我大好河山,今非昔比。焚毁我多少城市,惨杀我多少同胞,强奸我多女人女,耻!你等是血性军人,怎样下得这点气?

在这以前,即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她曾寄给我一封信,送来女褂子一件,要我转达黄埔学生的将领,并附一诗如下:

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气。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

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

何香老充满了爱国热情,民族义愤,真令人敬佩无已!

到5月5日,上海休战协定签字了,淞沪抗日战役至此告一段落。就是这样收场,实不胜感慨沉痛之至!

我在5月7日奉到南京来的电,命第五军复员:八十八师开驻武汉,八十七师暂驻常熟附近原阵地集结整理。18日复奉来电,令第五军八十七师及军校教导总队调京训练,本军遂陆续返京。

第五军在这次战役中,计官长阵亡八十三名,受伤二百四十二名,失踪二十六名;士兵阵亡一千五百三十三名,受伤二千八百九十七名,失踪五百九十九名:合共五千三百八十名。因特于军中组织一个抚恤委员会,以司死难烈士家属的抚恤事宜。关于烈士的遗骸,国民党政府在南京总理陵园附近的灵谷寺前,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的中央,安葬“一二八”事变之役阵亡烈士遗骸一百二十八人,第十九路军居其七十,我第五军及宪兵团居其五十八,以隐示“一二八”的血痕,并使“一二八”阵亡烈士所代表的精神永垂不朽。第十九路军和第五军各立一个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但在1937年南京失陷后就被日军毁坏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1 13:36: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第一次淞沪抗战纪实(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