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往事追忆(上)

共 14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往事追忆(上)

往事追忆 (上)

父亲红色战事散摘二--

[原创]往事追忆(上)

编者按:刘金山(1908—1999年),小名刘伢子,江西赣县人,一九五五年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是在中国革命战争的烽火岁月中成长起来的一位骁勇善战的革命战士,军事指挥官。1929年参加赣南游击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亲自参加了一、二、三、四、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参加了湘江战役、遵义会议保卫工作、土城战役、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淌草地、抢占腊子口。抗战中参加了平型关战役、黄土岭战役和百团大战。解放战争中参加了辽沈战役,并亲自指挥了海城、营口、大石桥战役。解放后参加了剿匪治安挖出了国民党潜伏在大陆的地下反革命组织。在戎马生涯中,演绎出许多光彩夺目的传奇故事。他身经百战,战功卓著,身上留下9处伤痕(3处刀伤、6处弹痕)和一截羊肠。曾被授予“飞夺泸定桥战斗英雄”称号。荣获共和国颁发的4枚功勋荣誉章(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

参加红军上前线

我的父亲(刘金山)出生在江西赣南(赣县)的大山里。三岁母亲去世,八岁他的父亲也去世了,家里穷的连条席子也没有,父亲沿街磕头,磕到了一条席子,穷乡亲帮忙用席子把他的父亲卷起埋了。父亲上无哥、姐,下无弟、妹,父母去世父亲成了孤儿,父亲连名字出身都不知道地主就把父亲领回家给地主家放牛、做童工。

父亲没有家,小时候给地主当童工,还没有牛高,每天赶着牛上山回来要砍一捆柴交给东家才给一点吃的。大了给地主扛长工干粗活,地主不满意就打他还不给饭吃,父亲饿慌了就偷地主家的剩饭吃给地主家的儿子看见还打了一架。父亲又到赣州铁匠铺学打铁,老板嫌父亲做的不好用烧红的铁棍打父亲,父亲受不了老板的打骂又逃回老家,地主见父亲长高了就要父亲每月挑担走一百多里山路,把乡下的东西送到赣州,再把城里的东西挑回乡下。1929年(8月吧)地主让父亲和另两个长工挑担送货到赣州,到了赣州被国民党扣住了,把三人关进水牢,可能是想拉壮丁吧。那时候父亲不懂得枪,对那两个长工说:“你们看戴大盖帽的(国民党)木棍上插了一把刀会把我们杀了。铜板不要了,我力气大把锁扭断我们逃出去吧。父亲把锁扭断三人逃出赣州城。出了城撒腿就往山里跑,逃到山里遇到了红军。在逃往山里的路上父亲的裤子给树茬挂烂,红军拿了条裤子给父亲穿上,又把父亲领进地蓬盛了一碗粗米饭给父亲吃。父亲看见他们木棍上也插了一把刀和戴大盖帽(国民党)的一样,但他们(红军)和把他们三人关进水牢的人不一样,和气、善良,还给饭吃。刘亚楼和江西省委书记罗亦文和父亲拉起了家常。问父亲是不是本地人,有没有家,父亲说:是本地人,没有家,孤儿,给地主打长工,挑担子。红军听了很高兴,他们需要这样的人。红军领导又问父亲熟不熟悉周边的地主和有钱大户人家,父亲说:他就是给这些有钱人干活,每个月还要挑几次山货送到赣州城,进赣州城的山路也熟悉。那年父亲21岁了长的也高大,红军太需要父亲这样的人了,又熟悉当地的地主、有钱大户、又有力气、又没有家、只身一人、孤儿。红军领导问父亲愿不愿意留下给他们搞粮食(就是晚上下山,领人到地主家弄粮食、盐巴,再挑上山送到红军驻地)。父亲当然愿意,他和红军领导说:他恨地主,恨有钱大户,剥削他,欺负他,八岁就给地主干活,饭都吃不饱,地主就没把他当人待。父亲对红军领导说:他愿意留下。从那天开始,父亲每天晚上带着十几个人下山搞粮食,搞盐送上山。何长工在赣州搞了个秘密联络点,父亲带人到赣州联络点把何长工搞的药、情报、放在粪桶的夹层,木桶上面放的是大粪下面有一个夹层放的是药和情报。出赣州城要搜查,守城的国民党兵盘查,父亲说一口浓重的江西赣县口音,又挑着大粪,国民党兵嫌臭,又是地道的山里人,没检查就放他们出城。父亲给红军跑了几个月的运输,还搞了几次暴动,又带了几十个人上山。晚上带人下山搞粮食,白天呆在红军驻地,毛主席、朱德组织了红四军。红四军一直在打胜仗,父亲要打仗,要参加红军,要上前线,他向红军领导提出要拿枪、要打仗、要上前线。(和红军在一起几个月父亲懂得了,那个木棍就是枪),红军领导商量父亲提出的要求,他们觉得父亲力气大,山路熟悉,有钱的大户、地主熟悉,红军需要给养、需要粮食、需要药品、情报,需要父亲带队下山弄粮食,进城搞药品,红军领导把商量结果告诉了父亲,父亲不愿意,一定要拿枪和国民党打仗。在红军部队的几个月,父亲耳闻目睹了许多事,红军没有贫富之分,红军待人平等和气,红军不打人、骂人,他向领导提出一定要上前线,要打仗,红军也想留父亲弄粮,就出了个主意,问父亲敢不敢杀人,父亲实话实说,和地主儿子打过架,但没有杀过人,也恨地主、恨有钱人、总是欺负他、剥削他、压榨他,地主资本家一不称心就把怒气发到父亲身上,不给饭吃还打骂他。恨归恨,但人没杀过。红军几个领导耳语一番,牵了六个土豪劣绅过来,对父亲说:“老刘,如果你敢杀人,就让你拿枪打仗,你不敢杀,那还是弄粮、弄药品。父亲掉头跑到放粮食的地蓬里,抱了一坛酒(酒也是他从地主家弄的),酒倒在几个大土碗里,红军领导呆了,说:老俵,你请我们喝酒啊!父亲没搭话,把几碗酒咕噜、咕噜全倒进肚里(父亲从那时学会了喝酒,也学会了杀人。)跑进马圈,抽出一把切马草的大刀轧吱轧吱磨了起来,磨好了刀,父亲提着刀对着第一个地主就砍,(没有经验,又是第一次用刀杀人,第一个地主真是倒了大霉了,当时,我看到这里吓的身上冒汗、手发抖,没有经验第一个地主被砍了十几刀),第二个也是十几刀,最后一个就听见飕的一声像风吹,头落地了。红军讲信用,原来只是试试父亲,没想到弄假成真。父亲要拿枪、要杀敌、要上前线。父亲编进了红三十五军三零八团拿枪上前线了。父亲带了二十几个老乡一起到了部队。

五次反围剿

五次反“围剿”父亲都参加了,第一次反“围剿”参加的是箝制,二、三、四、五次反“围剿”参加的是主力。五次反“围剿”三次负伤,父亲打仗勇敢、凶猛、父亲尽管一字不识但是战争需要的是敢打敢杀的红军所以打一仗提一级。第二次反“围剿”竖梯子爬赣州城腿上中了一枪,子弹打在小腿骨头边上,哪个腿我忘了,腿上那块疤亮晶晶的直到去世。那块伤疤圆圆的、亮亮的陪了父亲几十年。(父亲老了,眼睛瞎了以后一直是我给他洗澡。身上那些伤疤那些刀疤,我都看见了,腿上的疤我也知道。)第二次反围剿三零八团团长杨金山牺牲,父亲的名字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改的。(父亲当红军没有名字)父亲从三十五军整编到红四军就是班长,第二次反“围剿”政治委员刘忠献赏识父亲拼刺刀又凶又猛,直接提升父亲为排长。朱、毛指挥红军取得了一、二、三、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国民党对苏区开始了第五次“围剿”,博古、李德指挥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转移。在瑞金父亲又带了一个老乡参加了红军,跟着部队长征,这个老红军叫朱彩林,现在苏州干休一所。

长征

博古、李德的错误指挥,红军被迫战略大转移,近十万红军走进了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战场,走进漫漫征程。,一条残酷的不知道红军未来命运地长征路。一场湘江战役8.6万红军只剩下了3万红军。界河一片灰色(红军遗体),林彪、聂荣臻从不流泪,看界河一片灰色两位指挥官潸然泪下,亲自动手一个一个把牺牲的烈士遗体从界河打捞上岸,集体掩埋。3万红军血迹未擦,伤口未包,告别故乡父老,离开根据地踏上了漫漫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这是一条崎岖的路,这是一条坎坷的路,这是一条布满荆棘,一条硝烟弥漫,一条血染的路。一条生死未知的路。头上敌机,后面追兵,前面阻击。湘江战役父亲这个连几乎全部牺牲。可能是第一次杀地主就杀出了胆,打仗打出了勇,打出了谋,父亲是孤儿没有读过书,一字不识,可是会带兵会打仗,会拼刺刀。第五次反“围剿”父亲在兴国带了一个排守了三个碉堡,同敌人打了一个半月,从排长到战士人人挂彩,衣服成布条条,阵地未丢,工事白天被敌人打坏,晚上修补最后还是用手榴弹、地雷打退了敌人,守住了阵地。这个连是模范连,这个排又是模范连里的模范排。(原版翻抄)父亲打仗打出了勇,杀白匪杀出了胆第三次反“围剿”与敌人鸦片部队相遇(一支枪、一支鸦片烟枪),父亲与五、六个敌人相遇展开拼刺刀,二个看见父亲拼刺刀的凶猛吓得跑了,四个被父亲拼死,父亲也负了伤。六个国民党白匪抵不过一个红军,战火锤炼了父亲。战场培养父亲从一字不识的放牛娃成为一个战场的指挥员。湘江战役红军损失过半,父亲的这个团奉命抢占全州县城但比湘军晚到6小时只好占领位于全周南面16公里处的鲁板桥、脚山铺(又名觉山一线)觉山一战红军损失过半还多,湘军16师、19师、62、63师向红一军团脚山阵地压了下来,父亲这个团政委牺牲团长重伤。8.6万红军剩下3万红军,一场残酷的湘江战役红军有的全团、全连牺牲,林彪、聂荣臻下令把湘江战役剩下的人重新做了调整,红五团被打散只有及少数人突围,炮火撼天枪林弹雨,天上飞机轰炸,身边的战友牺牲的牺牲负伤的负伤,一场残酷的湘江战役身边已了无几人。父亲凭借着自己的功底和机智,勇敢带着打散的红军突围,找到了部队,父亲调到了红一军团二师四团,踏上了漫漫征途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

飞夺泸定桥

红四团是一个钢铸铁浇的敢死团,从安顺场到泸定160公里是崎岖陡峭一座连一座的大山。急行军一天后,林彪、聂荣臻给二师陈光师长、刘亚楼政治委员下了死令,你们是火线上的英雄,红军中的模范。衣衫褴褛面黄饥饿的红军,像是打了一支强心针,耗尽最后一口气流尽最后一滴血。敢死团必须要一昼夜跑完120公里崎岖陡峭的山路赶到泸定抢在国民党追兵到来之前抢夺泸定桥,红军不能做石达开第二。黄开湘、杨成武带了四团甩开双脚像一条火龙在崎岖陡峭的大山里前进。老天也在考验红军,狂风夹着冰雹大雨从天落下。连天连夜地行军打仗,红军的体力已到极限。倾天而下的冰雹大雨把山路浇的像泼了一层油,红军不是在急速地走山路而是在山上在烂泥里滚爬着前进。每一个红军全身上下被烂泥巴包裹,只剩下一双眼睛看着脚下的山路,机械地快速地心里装着信仰,肩上扛着红军的希望滚爬着向前!向前!极度的疲劳连续的作战连续的行军,残酷的疲劳走着走着红军能睡着,红军滚爬着前进,手拉手的向前。只要能在29号早上6点赶到泸定红军的胜利就掌握了一半。红军与天斗还要与敌斗,一路上与相遇的国民党正规军打了几次仗,第一仗从安顺场到泸定桥距离为320里,黄开湘、杨成武率领红四团急行军经田湾到了菩萨岗,菩萨岗山高地险,中间只有一条山道盘旋而下,隘口处有刘文辉部一个营凭险扼守,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红军冲了几次都被敌人的机关枪火力挡回,黄开湘、杨成武改变战术,从左面攀藤覆葛,翻越峭壁,超敌人的后路,正面两个连佯攻,红四团前后夹击,把刘文辉的一个营全歼。红四团晚上宿营什月坪,5月28号早上林彪命令到。军令如山倒,林彪命令红四团必须在29号早上赶到泸定,接到命令,急速前进的红四团才行至猛虎岗山顶的隘口处又有敌人的一个营扼守,红四团2利用大雾掩护,摸到隘口工事边,手榴弹、机关枪把敌人打垮,敌人逃路之前,把红军必须要过的村东桥给炸了,红四团必须要架桥,这是通往泸定的唯一通道,天已黑,老天又下起了倾盆大雨夹着冰雹,时间就是胜利,红四团滚爬着摸索地向前、向前。渴了捧一口地上的水喝,饿了抓一把生米吃,一夜双脚急行240里爬山越岭,斗天斗地,创下了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世界军事史上第一的记录,完成了中革军委命令的一半。在5月29号早上6点赶到泸定。泸定桥横铁索寒,两边是刀削斧劈,高耸入云的山峰,断臂嵯峨大山耸崎,重重叠叠连云接天。中间是翻江倒海卷巨浪的大渡河。十三根铁索链光溜溜地闪着寒光仿佛直插入对岸的大山里直入云天。下面是奔腾咆哮的大渡河,高数十丈急峰狂浪翻吐着白沫一湧而下,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泸定桥对岸被国民党军占领,桥板已被国民党军队撤掉,十三根光溜溜的铁索链被国民党军用火力封锁。十三根铁索链决定了红军的命运,一万多红军,三万多双眼睛——全盯在了敢死队的身上,他们能改变红军的命运吗?红四团挑选了二十二个勇士组成敢死队,父亲是三连党支部书记,他向团长、政委申请坚决要求参加敢死队,父亲不识字,咬破食指,把血滴在红旗上,用鲜血表明他要参加敢死队的决心。父亲枪打得准,刀砍得猛,个子又高大团长、政委批准父亲参加了敢死队,他跟在廖大珠后面,匍匐铁锁链上,向前爬、向前爬,向十三根铁索链发起了生死挑战,敌人用机关枪火力封锁大渡河上的十三根铁索链,铁锁链上的木板被国民党抽掉,铁锁链被国民党烧的滚烫,就像铁炉里炼出来的铁链,水泼在铁链上都能冒烟。四个勇士负伤从光溜溜的铁索链掉到大渡河,四个勇士被波涛汹涌的大渡河吞没,壮烈牺牲,他们牺牲的是肉体,但他们的灵魂永远在大渡河飘荡。十八个勇士冒着枪淋弹雨,匍匐烧的滚烫的铁索链前进,他们心里揣着一万多红军的希望就是赴汤蹈火一座火山也要往里冲,二十二勇士肩负着红军的命运历史的重任。红军的去向在他们肩上扛着,他们在十三根铁锁链爬,爬的是红军的希望,爬的是中国的命运。父亲的手臂上有一条疤,这是他爬泸定桥留下的烙印,也印记了二十二勇士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十三根铁索链托起一个伟大的共和国,十三根铁索链也改变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命运,没有做石达开第二,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烙下重印,大渡河见证了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历史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后来我去泸定,讲解员告诉我:红军过泸定桥,刘伯承用脚重重地在桥板上连跺三脚,感慨万千地说“泸定桥、泸定桥我们为你花了多少精力费了多少心血现在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革命成功以后应该在这里竖一个碑记下战士的不朽功勋。”聂荣臻也十分激动地说:“对!我们胜利了!全国革命胜利后要在这里造一座纪念碑,纪念我们的烈士,让子孙万代永远记住他们。”中国工农红军又翻开了新的一页,二十二勇士为红军趟开了一条新路,一条给红军带来生存带来希望的路,找到了红军前进的方向。中央军委以最高待遇奖励了十八勇土碗、筷子、衣服、钢笔(父亲在延安抗大学习奖励的钢笔派上了用场,父亲把钢笔插在口袋拍了一张照片。)二十二勇士尖刀上的尖刀先锋中的先锋十三根铁锁链改变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命运,十三根铁锁链托起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运。二十二勇士的奇迹像涅槃凤凰欲火重生飞过太平洋飞过丛林大海出现在西点军校的教材里。穿越功史辉映未来。

[原创]往事追忆(上)

抢夺腊子口

红军爬过雪山,淌过草地,到达了岷山高峰——腊子口,这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最后一道险关,也是北出甘南到陕地的必经之路。腊子口山岭陡险,到处是悬崖绝壁,险象环生雾气沼沼在这“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天险腊子口,敌人用了重兵防守大约有一个团(父亲原话),到处修筑了坚固的碉堡和工事,妄想把红军消灭在腊子口,军团指挥部设在小溪以南的松林里,军团长亲自指挥部队发起总攻。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指挥部队几次发起冲锋没有成功,伤亡惨重。军团部林彪命令暂时停止冲锋重新调整作战方案,团里挑选了一百多名共产党员,组织了敢死队,每个人都配有足够得弹药和一把大刀根据地形组织几支敢死队从后山爬上去。父亲担任“敢死队”尖刀排的排长,乘着天黑,在向导的带领下,他们用绑腿带连接起来为绳子,一个拉着一个,从后山上攀着野藤往上爬,父亲爬在第一个,快到山顶时被敌军发现,父亲拔枪要打,敌人一枪打在父亲右手食指上,父亲的枪掉在深不见底的悬崖下,负伤的手紧抓住野藤不放跳到山顶, 拔出大刀,敌人的头落地(原版翻抄)

(1998年中央军委二名记者前来采访问父亲:“首长,你从腊子口后山攀着野藤,右手负手,还抓着藤不放,是不是想要推翻三座大山,解放全中国。” 父亲脸一沉说:“那个讲的(江西口音),腊子口深不见底,手一松野藤掉下去会摔死的。”朴实的语言,朴实的品德,怎么样想,就怎么样说,红军要的就是这种人。这次战斗在我军前后夹击下把敌人歼灭,占领了腊子口,突破了国民党军队围歼红军的最后一道关卡,实行了红军北上抗日的战略目标。

[原创]往事追忆(上)

在父亲的材料里看到,父亲说:“我杀土豪.劣绅多.白匪也多.土豪劣绅是不会放过我,白匪也不会放过我。我还是要跟着红军走。跟着红军走,一定能熬出头。”打仗上百次数不清,虽然一字不识,但:会带兵,能打仗(身边要有一个识字的战士为他念作战命令)。长征到了遵义。遵义会议三天父亲奉命带一个排担任警戒,(父亲不知道开什么会,只知道这个会很重要,楼上的灯通宵亮着,决定红军的去向和命运。)遵义会议重新确立了毛主席在中央的位置,红军的命运也起了转折的改变,红军的军事指挥权又回到了毛主席手中。遵义会议后,毛主席指挥的第一场战役就是土城战斗。在土城战役中父亲这个连打的又是主力,敌人越来越多,敌人火力又猛,红军伤亡很大父亲在战斗中受了重伤,部队给了一些钱和大烟要父亲留在老乡家中养伤,战士舍不得丢下父亲,他自己也不愿意留在老乡家中养伤,土城战斗的负伤没有让他留下,他的生死已和部队纠缠在一起又踏上了漫漫征途。在万里长征中,父亲参加了湘江战役,四渡赤水,爬过了大渡桥横铁索寒,攻打了天险腊子口,为红军北出陕甘打开一条通道。父亲说从江西出发历经一年多时间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这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艰苦的时期。打的仗也最凶险,也最残酷。每一场仗都关系到红军的命运和出路。

父亲说:从江西瑞金出发我穿了一套打了补丁的军装,尽管打了补丁穿在身上还整齐,也不露肉,我还打了几双草鞋,但几个月的行军打仗,粮食早吃光了,衣服也穿破了,都成了布条挂在身上,进入雪山草地,看不到一个人,也找不到一粒粮食,过雪山时我找了一块羊皮用绳子捆在身上,抵挡雪山的寒流,草鞋早就穿烂了,过雪山脚又肿又烂,小脚趾烂的肉都翻开,两个脚趾烂的连在了一起。我就从衣服上撕了几块布包裹在脚上。我排一个大个子班长再过雪山时(也是江西人)连冻带饿,走着走着就靠在雪山,变成了一个冰雕的雪人红军,永远的留在了雪山上。进入草地部队越来越艰苦,即时遇到几个藏民也因风俗语言的不同,看到我们汉人就跑,很难弄到吃的,凡是草地上能吃到的野菜能捉到的野物我们都弄来充饥,但仍然不断有人倒下,我的一根牛皮带也拿出来烧汤喝了,一根牛皮带救活了几个红军的命。后来什么都吃光了,看见野菜也不知道有毒还是没毒挖了就吃,很多干部战士吃了有毒的野菜就永远倒在草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原版翻抄)

红军爬过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约20余座。走过十一个省。雪山、草地、深山、江、河,红军走过的地方每三百米就有一位烈士倒下。毛主席动情地说: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今天,请问历史上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二万五千里路是一条用生命和鲜血铺垫的路,是前所未闻的故事开篇,二万五千里,地球上的红飘带。红军跋涉万水千山,翻越荆棘从生的深山老林悬崖断臂,父亲用一双脚穿着草鞋的双脚和用破布裹着的走烂了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红军第二个红色摇篮—延安。

红军长征到了陕北,中革军委要父亲到陕甘宁边区独立师一团任团参谋长(肖劲光将军任陕甘宁边区独立师师长,赣南五次反围剿,征途漫漫二万五,披荆斩棘所向无敌,父亲一身胆一身勇,杀敌不眨眼,刀带风声簌簌的白匪头落地。肖劲光将军赏识父亲打仗的凶猛,打仗的胆,打仗的勇,调父亲到陕甘宁边区独立师一团任团参谋长。“参谋长一定要识字,打仗要看地图。命令、文件都不会看很是别扭”(这是父亲原话),当了几个月团参谋长向组织再三要求(肖劲光师长)不识字当参谋长很别扭,先下连当连长身边带个识字的战士帮着看命令。父亲的一身波澜起伏,坎坎坷坷,杀杀打打,每天几乎都有战斗。不识字作战命令都不会看。有一次作战命令下来了交到父亲手上,作战命令拿到手上颠倒看后面一位连长戏笑了父亲,不识字造成的尴尬和洋相,父亲恼怒之下和连长打了一架还受了处分,不识字酿成大错而且给以后的提升也造成了定格的障碍。残酷的战场需要会看作战命令会认字会看地图的军事指挥官。他也想找机会学习,多次向上级领导肖劲光师长提出:要识字、要学习。上面考虑到父亲不识字打仗是有困难,同意送他去抗大学习。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去抗大学习的机会,又遇上日寇扫荡。上级考虑到父亲能带兵打仗。战争是残酷的,战场需要会打仗的指挥官,这样才能减少伤亡,取得胜利(父亲原话)才去学习认字几天,上面(军委)又把我调回参加反扫荡。在反扫荡中电台也打掉了和上级失去了联系我带着部队独立行动(又负了伤,原版翻抄)打败了日寇取得了胜利创造了模范营、模范大队。在运动大会上也得到了优胜奖,并受到了三分区政委王平在干部会议上的表扬。收到群众的慰劳(父亲原话)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学习机会,鬼子扫荡,我又上了前线。中央重视父亲考虑到父亲这样的军事干部没有文化是不行的,命令下来了1939年8月父亲到延安抗大二分校学文化。才去个把月,鬼子向根据地延安大举进攻,鬼子调集大部队围剿边区。中央军委知道父亲会带兵打仗,部队需要这样的军事干部在前线带兵打仗。迫于鬼子围剿上面(军委)又把我从抗大调回三分区任支队长参加黄土岭战役(原版翻抄),在反扫荡中我率领的支队屡创胜利,又受到中央军委的表扬。用父亲的话说:“不管是内战,八年抗战,解放战争都有人知道我作战的勇敢。”(这是父亲原话)是的,胜利不是用手拍出来的,胜利不是用嘴喊出来的,胜利是用生命用血肉打出来的。铁的意志血的牺牲换来了中国革命的胜利!但、这个社会的人几乎无人知晓,我父亲和那些有名无名的英雄为中国人民的解放,穷人的幸福和入侵的鬼子拼杀鏖战,提着自己的命,握着带血的刀,杀声、喊声冲破九霄云天、同仇敌忾、抛头颅、洒热血、革命不成功,生命不在惜语言文字无法表达。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说的话没错:“他们之中大多数没有活到胜利,更无一人成为党、国家、军队的领导人。”解放后敢打、敢拼、命大活下来的英雄,默默无闻过低调平凡的日子甚至无人知晓,无人知道英雄的过去,英雄的拼杀。像父亲会带兵会打仗但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不可能当党和军队的重要领导人,更不可能当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只能打仗,也只会打仗。万里长征到陕北,新的战场又展开。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10 15:14: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往事追忆(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