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满洲国史料]汉奸臧式毅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60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满洲国史料]汉奸臧式毅

[满洲国史料]汉奸臧式毅

臧式毅(1885-1956),字奉久,原籍山东高密县城臧家王吴,生于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沙河铺前三道岗子村。早年追随孙烈臣。后受张作霖及张学良赏识,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中将参谋长、辽宁省政府主席等职。9.18后成为伪满洲国四巨头之一。日本战败后被苏联红军关押,后引渡回国,死于抚顺战犯管理所。

中文名臧式毅

别 名字 奉久

出生地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沙河铺前三道岗子村

出生日期1885年

逝世日期1956年11月13日

毕业院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

原 籍山东诸城高密县城南王吴庄

生平简介

臧式毅,字奉久,1885年出生于奉天城南前三道岗子村。宣统元年(1909年)时曾公费留学进入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学习。宣统3年(1911年)归国。早年曾追随孙烈臣。1920年直皖战争,段败。臧式毅时任西北边防军参谋长,被直系所俘,拘禁数月。1924年6月,臧

式毅奉张作霖之命调回沈阳,接替张学良的东北陆军整理处参谋长一职。1925年任江苏督办公署参谋长。后孙传芳攻奉,臧被执,羁押半年后获释。1928年6月4日,张作霖遇炸身亡之后,臧式毅与刘尚清等人商议“秘不发丧”,封锁大帅去世消息,并且秘密派人告之张学良。由于臧式毅等人的妥善处理,缓和了当时局面,使张学良平稳接管整个东三省,受到张的赏识。东北易帜后,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少将参议。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中将参谋长。1930年,臧式毅担任辽宁省政府主席,在治理东北财政金融方面颇有建树。任职期间清政廉洁,起初他在省城租几间瓦房居住,后张学良出钱为他购置了一套房子。在省长任职期间,他参与组织领导“奉天通志”的编撰工作。

九一八事变时,臧式毅被日本关东军扣押,软禁3个月后,他不遵母命,投降日本,任伪奉天省长,其母投缳自杀,以身殉国。臧式毅积极参与策划成立伪满州国。当时汉奸林立,其中军界有号称汉奸四巨头之说。这四个人是:曾经任张学良讲武堂老师的熙洽,奉军中张作霖的左右手,东省特区行政长官张景惠,还有一位就是臧式毅。伪满州国建立后,他担任伪满民政部总长兼奉天省长,康德元年(1934年)伪民政大臣,1935年5月任伪参议府议长、兴亚国民运动大会总司令。1941年10月28日,他以伪满州国全权代表身份飞往南京,与南京汪伪政权签订所谓《日满华三国共同宣言》。在伪满的“新京”,日本人派特务暗中监视他,臧式毅感觉苦闷,以鸦片烟自醉。1945年,伪满政府垮台后,臧等人举行“重臣会议”,梦想成立“维持会”,以地方政权实体的资格与苏军谈判。8月30日苏军逮捕了臧式毅,押在苏联远东监狱,后引渡回国。1956年11月13日,病死于抚顺战犯管理所,终年71岁。

出任伪职

,自幼家境贫寒。他之所以能够飞黄腾达,一方面是因为他早年考入军校并留学日本,更主要的一方面是他得到了老牌奉系军阀、吉林督军孙烈臣的提拔和赏识。据伪满皇宫研究员王文锋介绍,孙烈臣对臧式毅“信任至厚……如影随形,始终进退”。在孙烈臣生病时,臧式毅代表孙烈臣管理吉林省的事务,把政务、军务、军械、粮饷处理得井井有条,因此逐渐得到了张作霖的器重。第二次直奉大战后,张作霖论功行赏,杨宇霆就任江苏督办,指名要臧式毅同赴江苏管理军务、政务。后来,在江苏反奉势力的追赶下,臧式毅冒死送杨宇霆离开江苏后,自己被孙传芳逮捕,监禁半年才获释回到沈阳。1928年,“皇姑屯事件”发生后,臧式毅等人制订了秘不发丧的策略,维护了东北政坛的稳定。屡有新功的臧式毅于1930年就任辽宁省政府主席。

九一八事变后,大部分官员都乘车逃离沈阳。很多人劝臧式毅一起离开,臧式毅表示:“我是省长,是一省之父母官,在这种时候不能走。”此时,日军想利用臧式毅的声望,几次三番地和他谈判,均没有成功。

1931年9月19日,日军将臧式毅公馆包围,大肆搜查,随后将臧式毅抓走,软禁了3个多月。为了表达对日本侵华的愤怒,臧式毅还一度以绝食抗议。当年12月上旬,关东军司令部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来到软禁臧式毅的地方,对他进行了一番威逼利诱。“贪生怕死的臧式毅感到既有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在先,自己何苦两头受难呢?”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庆祥表示,“臧式毅不惜出卖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在投敌卖国的契约上签了字。”

1931年12月16日,臧式毅发表通电,就任伪奉天省省长,声称不承认张学良在锦州设立的辽宁省政府,且命令撤退至锦州一带的原张学良部队服从他的指挥。自此,臧式毅那点不堪一击的气节消失了,他彻底沦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走狗。

沦为汉奸的臧式毅积极参与策划成立伪满州国的事项。1931年年底,日本前陆相南次郎到沈阳与臧式毅商谈筹建伪满政权之事,提出两个方案,让其选择。一是用张作相在东北建立特殊的政权;二是脱离南京政府,迎接溥仪来东北,建立满蒙独立国。臧式毅表示,他坚决听从吉林方面的选择,采取和吉林一致的行动。当时吉林军政事宜由爱新觉罗后裔熙洽负责,他选择了第二种。臧式毅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甘心充当汉奸。

日本关东军为了加快建立伪政权的步伐,于1932年2月16日在伪奉天省公署召开了“建国会议”,即所谓的“四巨头会议”,并发表了脱离南京政府的“独立宣言”。

在“建国会议”上,臧式毅对关东军拟定的伪满建国计划和伪满的政体、国体表示赞同,并积极配合日本抓紧拼凑伪政权的活动,因此得到日方的赞赏,称他是“谱写满洲国史第一页的栋梁人才”和“杰出的政治家”。

伪满洲国成立后,臧式毅任伪满“民政部总长”兼“奉天省长”。1932年4月21日,李顿调查团来到沈阳,向臧式毅调查伪满洲国有关事宜。臧式毅称伪满洲国为“王道乐土的独立国家”。1934年12月22日,臧式毅到日本拜见了日本裕仁天皇,并在日本各地发表演讲,毫无羞耻之心和民族尊严地讲“十分感谢贵国帮助建立满洲国,请求进一步援助,愿为日满亲善共同努力”。

1935年5月21日,想当总理未果的臧式毅被其日本主子提拔为伪满洲国官吏名义上的最高职位――参议府议长,月薪1500元,高于伪满各部大臣1300元的月薪。

1941年10月28日,臧式毅作为伪满全权代表飞往南京。他在南京同汪精卫、日本驻南京伪国民政府大使阿部信正式签订了《日满华三国共同宣言》。这个宣言加强了日本统治下的傀儡政权之间的勾结,助长了日本侵略者分割中国的野心。

不抵抗主义

另有史实,在公开的函电中,最早出现“不抵抗主义”一词的就是辽宁省主席

臧式毅和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的电报。他们于9月19日上午8时左右致电张学良,报告说:“日兵至昨晚十时,开始向我北大营驻军施行攻击,我军抱不抵抗主义,毫无反响。”又称:“职等现均主张坚持不与抵抗,以免地方糜烂。”

张学良接电后,即于19日发表通电,中云:副司令行营效日(19日)来电云:顷接沈阳臧主席、边署荣参谋长皓午电称:日兵自昨晚十时,开始向我北大营驻军施行攻击,我军抱不抵抗主义,日兵竟致侵入营房,举火焚烧,并将我兵驱逐出营,同时用野炮轰击北大营及兵工厂。

20日,南京国民党的机关报《中央日报》在“我未抵抗日军轰击”的标题下,发表了张学良的上述通电,“不抵抗主义”五字遂首次公之于文字。

张电所云,虽系转述臧、荣二人来电,但是,臧、荣二人不会也不敢杜撰“不抵抗主义”一词,它一定出自9月18日深夜张学良的口头指示。关于此,荣臻报告说:……得知日军袭击北大营,当即向北平张副司令,以电话报告,并请应付办法。当经奉示,尊重国联和平宗旨,避免冲突,故转告第七旅王以哲旅长,令不抵抗,即使勒令缴械,占入营房,均可听其自便等因。……又以电话向张副司令报告,奉谕,仍不抵抗……

“尊重国联和平宗旨,避免冲突”,当然就是“不抵抗”。“当经奉示”云云,说明张学良的指示是立即做出的,并未经过请示或研究。

晚年的臧式毅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被提审时录有一份笔供。他交待说,九·一八事变时,三省长官无一人在省,张学良在北京,吉林督军张作相奔父丧去了锦州,黑龙江督军万福麟也在北京。日本人认为有机可乘,遂敢公然进兵。最后他说,事实虽如此,然余身为疆吏,省城竟被敌军占领,人民惨遭屠害,事先既不能预防,事后又不能挽救,坐失城池。余深感责任重大,终难辞其咎。

9月21日《盛京时报》大篇幅报导一消息。捏造说:“森冈领事往访臧式毅氏。。。臧氏颇示赞成”。实际上当时臧对日人态度还是十分坚决。就在第二天,即9月22日,日本宪兵即拘禁了臧式毅、教育厅长金毓敝和冯庸大学校长冯庸。 他曾经冒死不屈,与日寇周旋四十余日。但最终仍出任伪职。

臧出任伪职既非本心,也暗怀心事。他一方面以“联省自治”相抗日本人的“满洲国”计划,一方面秘密派人给张学良送信,进陈收复东北的方略和自己为内应的决心。但此时张学良身心两病,无心规复,臧之苦心遂翻成画饼。后来溥仪看出臧的用心,为了增强和日人争夺权利的基础,遂在日人压力下放弃郑孝胥同时要求任命臧式毅为国务总理。而日本方面对臧也早有警觉,遂强行推出亲日的张景惠。此事张学良将军曾经亲口谈起,并歉意道,是我负了臧式毅。

https://baike.baidu.com/item/臧式毅/887072?fr=aladdin

曾绝食抗议 最后却成为汉奸

——伪满大臣臧式毅的摇摆选择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王庆祥

臧式毅是伪满风云人物之一,在伪满初期曾任民政部总长,后又任参议府议长。作为当时的一省首脑,臧式毅在投降之前,曾一度表现出“宁愿下野也不投降”的勇气,但最终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还是选择了汉奸的道路。

臧式毅,字奉久,辽宁省沈阳县城南三道岗子村人。生于1884年,清末毕业于奉天振武学堂,后被派往日本士官学校留学。辛亥革命爆发后,未毕业就回国,进入孙烈臣幕下,在黑龙江省督军公署任参谋、团长、参谋长。孙烈臣死后,转任奉天陆军整理处参谋长。后随杨宇霆去云南,任江苏军务善后督办公署参谋长。奉军失败,被孙传芳逮捕半年后,释放回奉天,任奉天将军公署参议和留守司令。张作霖死后,张学良任命臧式毅为奉天保安司令部参议,1929年代理奉天兵工厂督办,第二年任辽宁省委员会主席,相当于省长。

九一八事变时,臧式毅被软禁,曾绝食抗议,后经关东军指使赵欣伯等一再劝降,臧式毅想到既有蒋介石“不抵抗命令”在先,何苦两头为难,自处不利,遂重作冯妇,并于1931年12月16日发表通电,就任伪奉天省长,声称不承认张学良在锦州所设立的辽宁省政府,且命令撤退至锦州一带原张学良的部队要服从他的指挥。随后又参加了“满洲国建国会议”和溥仪就任“执政”的仪式,且被特任为“民政部总长”兼“奉天省长”。

1935年5月,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辞退了伪国务院总理郑孝胥,那时,溥仪想让臧式毅接替其职位,可关东军司令官却起用张景惠当了第二任伪国务院总理大臣,臧式毅则接替了伪参议府议长的职位。1938年,臧式毅又兼任了伪“赤十字社”总裁。

1938年5月7日,依关东军计划提出有关“人事革新”的法案“文官令”。该法案规定,须依据考试与考核双重成绩选优任用新官吏。此法案对“满系”官吏而言,待遇似稍见“平等”,却遭到“日系”官吏的阻挠,虽几经波折,但终于将法案提至参议府通过了。事后臧式毅很感激地对总务厅人事处长源田松三说:“这样一来,满系官吏也把满洲国看作自己的国家,有了干劲。”伪国务院总理张景惠也说“谢谢”。由此可见,只要关东军施舍一点小惠,大汉奸们便感激不尽,一副丑态。

1945年8月18日,臧式毅在大栗子沟参加溥仪的退位仪式后回到长春,欲伺机再起,却于8月30日被苏军逮捕,解往西伯利亚的一般俘虏营,后转入将官俘虏营。被遣送回国后,1954年夏,他病死于抚顺战犯管理所,时年70岁。

http://ccwb.1news.cc/html/2017-05/28/content_521916.htm

他是张学良的恩人,当汉奸后,母亲无颜面对国人,自缢殉国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明末清初有一位大名人,叫洪承畴,本来名声非常好,无论在朝廷还是在民间,都被倚为大明“擎天柱”。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被皇太极俘虏后,竟然投降了,连他的母亲都大骂他没有气节。

历史客栈经常讲“人性”,人性不变,历史就不变,三百年后,洪承畴的故事,竟然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几乎完全复制了下来。

这个人,名叫臧式毅。

臧式毅1885年生于辽宁沈阳,小时候跟洪承畴很像,家里很穷,母亲对他的教育非常严格,因此成长很快,长大后东渡日本,考进了陆军士官学校。

这样的人才,东北大帅张作霖自然不会错过,臧士毅回国后,很快就去了张作霖的身边,有胆识,有学识,深得张作霖信任,成为张家的心腹重臣。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时,臧式毅就在他的身边,他知道,一旦让人知道了张作霖的死讯,东北很可能要大乱。为了稳住局势,臧式毅和同僚严密封锁死讯,对外说:张大帅好好的,没有任何问题,不要轻信谣言。臧式毅的地位,决定了他说的话有分量,东北各界才安定下来。同时,臧式毅立刻通知张学良,赶紧回来继位。

可以说,如果没有臧式毅,张学良即使能当上东北王,也要经历一番大周折。因此,张学良对臧式毅非常感激,直到晚年,还替臧式毅的汉奸行为辩解。

臧式毅早期还是很有操守的,虽官居辽宁省主席,家里却一贫如洗,每天穿着洗了不知多少遍的袍子上下班,别人笑话他,他就说:“不贪而穷,堂堂正正。”

张学良过意不去,自己出钱,买了一套房子送给臧式毅,还到处夸臧式毅作风踏实,铁面无私。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跑了,臧式毅这个辽宁省主席也可以跑,但他哪儿都不去,说:“我是省主席,守土有责,无非一死而已。”

日军抓到臧式毅后,想利用他的身份大作文章,臧式毅说,我是中国人,绝不投降日本。日军大怒,把他关进大牢。臧式毅宁死不吃日本粮,决心绝食,以死殉国。

臧式毅的母亲听说儿子为国守节,也大为感动,说我儿子殉国,我也光荣!为了坚定儿子为国捐躯的决心,老夫人托人给他送了一盒鸦片,让他服毒自尽,自己也会紧随其后,一起殉国。

但是,臧式毅捧着鸦片,却犹豫了。

跟清军对付洪承畴一样,日本人也派出了两位大佬: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每天去大牢里劝降臧式毅。终于,臧式毅经不起诱惑,膝盖一软,成了日本人的走狗,出任伪奉天省省长。

老夫人原本以为儿子已经殉国,也准备跟着儿子一起走,却没想到突然传来了儿子变节投日的消息。老夫人羞愤交加,大骂儿子忘恩负义,没有廉耻。当晚,老夫人写了封遗书,说我有一子,沦为汉奸,我无颜再面对国人,决定以死谢罪。然后,老夫人把白绫结在梁上,自缢殉国。

当时,伪满洲国有“四大汉奸巨头”的说法,即臧式毅、张景惠、熙洽,以及马占山。等会儿,马占山不是抗日名将吗?怎么成了“四大汉奸巨头”之一了?

历史客栈之前专门介绍过这个人,马占山当然不是汉奸,他选择“投降”日本,是因为形势所迫,先留得青山在。没过多久,马占山就再次举起抗日的大旗,还把日军大营的武器辎重全都拉了回来,气得小日本儿咬牙切齿,大骂中国人不讲信用。

呵呵,跟你讲信用?也不看看你们那个德行!

当然,臧式毅投降日本,也并不是甘心给日本人当走狗,一直在争取东三省联省自治。溥仪也很认同臧式毅,毕竟谁也不想当傀儡。日本人要立伪满总理时,溥仪极力推荐臧式毅,但日本人也不傻,臧式毅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最后选择了对日本更忠心的张景惠,出任伪满总理。

臧式毅被请出伪满“决策”层,当了个没有实权的参议长,但他一直辅佐溥仪,帮溥仪出谋划策,争取东三省自治。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张学良晚年替他辩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直到日本投降后,臧式毅还在幻想,跟进入东北的苏联红军谈判,企图保住东北。但苏联人不吃这一套,直接把臧式毅揍了一顿,扔进了大牢。

新中国成立后,苏联人把臧式毅交给了中国,被关在著名的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臧式毅在管理所郁郁而终,终年72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0 7:12: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满洲国史料]汉奸臧式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