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近代中国军人对外作战最惨烈的肉搏战

共 2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5674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近代中国军人对外作战最惨烈的肉搏战

1: 中日争夺石牌要塞肉搏战

1943年5月28日,日本对石牌要塞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与以往不同,在这次的保卫战中,不仅有不怕死的日本人,更有不怕死的中国人,第十一师的将士们奋起反抗,用自己的身躯对抗日军的进攻,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临阵脱逃。战场上没有一声枪响,敌我双方近万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面对日军的王牌部队,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的日本军队,中国战士们奋起反抗,最为坚韧的意志力打到了前来侵犯的日本部队。在这次大规模的肉搏对抗战中,中国军队以一半以下的伤亡率,最终战胜了日本!

2: 中美守攻烟台峰肉搏战

1950年11月2日。为攻占烟台峰,美陆战第1师加人战斗,接替韩第3师的进攻任务。美陆战第1师决定在预定最近美第3师到达之前,以陆战第1、第5团确保后方地域安全,以陆战第7加强团,企图从烟台峰打开缺口,突破黄草岭,向长津湖前进。全师实力在仁川登陆时为24124人,曾是美海军陆战队副司令官的奥利佛·史密斯担任该师师长。

一场恶仗即将打响,我志愿军第42军,从军到团各级主官都等得烦躁了,时刻准备着与美军决战,狠狠地打击美国鬼子的狂妄野心。同时,军首长指示124师一定要加强烟台峰的防御,不得让敌人得逞。2日6时,刚看清人影,我阵地上的战士还在隐蔽待命,突然,震天动地的轰隆声由远而近。晨曦中,抬头仰望,只见敌排成5排的轰炸机,恶魔般从南向北扑来。通常,敌机轰炸,总是在目标上空先兜个圈子,然后一架接着一架俯冲下来扫射或投掷炸弹。可是,今天这批敌机在远处已经降低飞行的高度。临目标时,把成吨的炸药倒下来。倾间,啸声刺耳,闪光刺目,无数炸药爆炸时冲起的气浪夹杂着弹片、飞石和破损的枪械,排山倒海,卷起一阵又一阵狂风。这就是美军惯用的所谓“地毡式”轰炸。

阵地上,呐喊声,冲杀声,刺刀与刺刀撞击声,死伤的声音,无数种残酷无情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美陆战1师自2日上午加入战斗后,烟台峰的战斗形成拉锯式的反复争夺。但是,阵地仍然在我4连战上手上。寒风呼啸,硝烟灼人,初冬的雪夜,又降临在烟台峰上。敌人害怕夜战,2日晚上没有对烟台峰实施进攻。

次日凌晨,美陆战1师又开始对烟台峰实施空出打击。4组每组5架飞机朝烟台峰峰顶窜来,紧接着是推下重磅炸弹和燃烧弹,来回往返5次才缩回去。紧接着是炮火打击。两个进攻前的“扫荡”阶段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步兵才在30余辆坦克、装甲车的引导下,向我阵地冲来。由于烟台峰陡峭,坦克、装甲车只能进至山脚下,主要打击目标仍然是步兵。在阵地前沿潜下来的敌人惜着远处自己的坦克上发射的炮弹,也开始陆续涌动了。敌人在前沿一线摆开横队,肆无忌惮地前进着……

坚决守住阵地,这是4连各位战斗人员的特殊使命。冲击——反冲击;肉搏——肉搏——再肉搏。这就是烟台峰战斗的残酷方式。子弹、石头、刺刀、拳头。残酷的防御结出了经验。4连的战士唱着一支支催人泪下令人奋进的歌。战至18时,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均被4连打退。

山脚下,早已看不到大阳。而在山顶上,晚霞的艳丽稀稀薄薄地映照在烟台峰的峰顶,晚霞的余光忻射在4连战士的脸上,这道令人艳羡的晚霞属于烟台峰,属于与烟台峰同在的英雄连队,属于英勇不屈的17名钢铁战士。

3: 中越法卡山肉搏战

1981年5月根据团营命令,9团2营5连换下了已坚守法卡山阵地8天的4连。由5连连长丘谭安率领本连3排,并配属重机枪1挺、60迫击炮2门、团工兵1个班,防守从边境延伸入越南境内的法卡山3、4、5号高地。从主峰3号高地向南望过去,一直到最南端的5号高地总长不过160米,平均宽约60至70米,面积很小,地形也不险要,易攻难守,不宜多屯兵。因此,丘谭安命令以3排7班防守最南端的5号高地;9班防守中间的4号高地;连指挥所带8班防守最北端的主峰3号高地;重机枪配置在8班的3号与4号高地结合部;60迫击炮配置在3号高地一侧。另有后方大小三个炮兵群和坚守左右两翼叫卡山、浦六德高地的友邻遂行火力支援。从5月15日晚到16日凌晨,越军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法卡山阵地。16日2时20分,越军出动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特工营,在炮火掩护下利用夜色分三面向法卡山阵地实施包围。接近3时,5连和坚守浦六德高地的友邻分队均发现山下有大批黑影逼近,判断为偷袭的越军队形,于是向其猛烈开火。越军见偷袭意图暴露,立即转为强攻,首先展开一个步兵营,向法卡山的3、4、5号高地发起冲击。纵深地区的越军炮兵也向法卡山、叫卡山、浦六徳高地猛烈轰击,掩护一线步兵进攻。

16日越军出动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特工营,在炮火掩护下利用夜色分三面向法卡山阵地实施包围。接近3时,5连和坚守浦六德高地的友邻分队均发现山下有大批黑影逼近,判断为偷袭的越军队形,于是向其猛烈开火。越军见偷袭意图暴露,立即转为强攻,首先展开一个步兵营,向法卡山的3、4、5号高地发起冲击。纵深地区的越军炮兵也向法卡山、叫卡山、浦六徳高地猛烈轰击,掩护一线步兵进攻。凌晨3时25分,约一个连越军从东、南两翼围攻法卡山最前沿的5号高地。守卫阵地的5连7班在代理排长尹风光率领下奋勇抗击,狠狠将越军的第一波次冲击打了下去。但紧接着大群越军又在炮火掩护下继续向上冲击,不顾被打得横尸累累蜂拥而来。7班9名指战员在血火硝烟中穿梭纵跃于堑壕、工事之间,打得敌人成片倒下。然而越军攻势不减,反复踏尸冲击,近乎疯狂。7班先后打光了子弹,扔光了手榴弹,还是未能遏阻敌人,终于被越军突入了阵地。接下来就出现了气壮山河的一幕:7班9名指战员在后退无路的绝境下,与冲上来的越军展开了惨烈的肉搏战。在这片小小的阵地上,双方用匕首、刺刀、枪托、拳头凶猛地厮杀,最后连手抠牙咬都用上了,直到9名中国士兵全部战死,5号高地才落入敌手。由于7班没有幸存者,很多烈士事绩的细节便湮没了。后来当增援分队收复5号高地时,在阵地上发现了40多具越军尸体。而7班9名指战员都保持着极为壮烈的牺牲姿势,其中英雄排长尹风光带着满身弹孔和血污的骑在敌人身上,两手还掐着敌人的脖子,整个脸压着敌人的面部,用牙咬着敌人的鼻子,怒目圆睁……4号高地遭到了两个排越军围攻,5连9班在与敌反复争夺中伤亡严重,副班长温成荣、机枪手姚达兴等人牺牲。打到后来只剩下4个人,也和突入阵地的越军展开了交手战。机炮连排长陈建国的脸部、手脚多处被殉爆的弹药烧伤,仍奋力用轻机枪、冲锋枪轮番向敌扫射并投弹。当子弹和手榴弹打完后,他与一名突入阵地的越军展开了殊死搏斗,硬是用膝盖压住敌人的脖子将其击毙。尔后陈建国又捡起一支冲锋枪向爬进堑壕的越军扫射,连续毙敌3名,最后终因体力不支而倒地昏迷。被指定代理3排长的段玉生在阵地上来回穿梭作战,后身负重伤,毅然拉响集束手榴弹与冲上来的7名越军同归于尽。战士罗远峰以轻机枪猛烈向敌开火,又冲上去追击2名越军,不幸被敌人击中滚落山下。最后阵地上只剩下战士袁焕高,他以轻机枪、手榴弹单身与冲上来的越军激战,先后毙敌10人。当子弹、手榴弹都打光后,袁焕高又用石块、弹药箱顽强与敌搏斗,直到被一名越军用铁镐击中头盔打昏才滚落到山沟里,4号高地也失守了。后来袁焕高和陈建国都幸运地获救生还。

5连连长丘谭安带领8班防守3号高地,也击退了约一个连越军的多次冲击,伤亡很大,8班副班长许文勇等人牺牲。战斗中丘谭安连长身先士卒,勇猛无比,先后毙伤了数十名越军,并击毙一名在山腿上亮手电筒的敌军官。越军集中猛烈的炮火轰击3号高地,将3号高地打成了一片焦土,连钢筋混凝土构件搭成的连指挥所也被炸塌,有线、无线通讯全部中断,与营指挥所联系不上。丘谭安只好派一名战士跑步去浦六德,调副连长刘俊柱率连预备队2排火速赶来增援。越军在炮火掩护下继续成群结队地向3号高地上冲击,丘谭安与8班长梁子强在阵地上边打边跑,一边向敌人猛烈射击一边鼓舞战士们奋勇作战。在枪林弹雨中丘谭安先后两次负伤,左腿、左臂鲜血淋漓,再也跑不动了。他忍痛继续指挥战士们阻击扑上3号高地的越军,并组织火力打击4、5号高地上的敌人。关键时刻,副连长刘俊柱和2排长江绍带着2排增援上来了。满身血污的丘谭安见状大喜,急切地对刘俊柱说:“敌人太多了,快组织兵力,把敌人打下去,别管我,守住阵地要紧!”刘俊柱二话没说,给连长留下几颗手榴弹,就立即指挥2排投入了战斗。

由于5连长时间和营团指挥所失去了联系,在团前指指挥的边防9团团长伍先平非常焦急,判断5连的战斗非常激烈和残酷,连长可能牺牲,通讯可能全部中断。为了尽可能支援5连,伍先平团长命令炮兵群组织2个营的炮火围着3、4、5号高地的半山腰拦阻射击40分钟,足足发射了2000余发炮弹。越军冲击部队遭到中方炮火拦截,其后方炮兵一边压制中方炮火,一边继续向3号高地猛烈射击。只见法卡山3个高地到处是浓烟烈火,就像火山口在喷发一样。阵地上的堑壕和掩体几乎全被摧毁,中越双方士兵无遮无挡地进行着殊死搏杀。在此期间,5连指导员黄容庆带着通信员跑步前来3号高地增援。就在他们穿过越军炮火封锁区进入距主峰约25米临时构筑的隐蔽部时,被一发装有延时引信的160迫击炮弹从隐蔽部顶钻入爆炸,黄容庆指导员不幸壮烈牺牲。

2排上阵地后,副连长刘俊柱在阵地上下穿梭,一边组织火力打击向3号高地涌来的越军,一边从4、5班抽出2个战斗小组向4号高地反击。这时,丘谭安不顾受伤的身体,顽强爬到阵地前沿向敌人投弹射击。不久一发炮弹落在他附近,丘谭安再一次身负重伤,昏迷过去。4班长余绵才和通信员文武斌急忙抢上来为丘谭安包扎,尔后又安排人把他送下了阵地。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余绵才与冲上阵地的越军展开近距离对射,毙敌数名,自己也胸部中弹。余绵才身上的急救包刚才都给丘谭安用了,他一手按住伤口,一手持枪继续向敌人射击,直到流血过多英勇牺牲。

在各个高地激战的同时,中国军队炮兵群竭力向纵深地区的越军炮兵阵地进行压制射击,并对法卡山南侧实施拦阻射击,遮断越军后续梯队。2排一部人员趁机沿残留的交通壕向4号高地反击。由于遭到4号高地上的越军重机枪火力拦阻,2排先后冲击三次均告失败,战士姜天福、胡平光等多人伤亡。不久,越军集中的2个连的兵力再次向3号高地实施多路冲击,双方从100多米打到最近处只有几十米,拼命展开近距离厮杀。战士黎友东打光了子弹和手榴弹,自己也身负重伤,仍然与一名越军进行搏斗,活活将其掐死。直到牺牲时,他的身体还压在敌人的身上。战士蔡亚清被炮弹炸伤,包扎后坚决不肯下去隐蔽,而是忍着伤口剧痛坚持战斗,自己坐不起来就躺在堑壕里为战友们装填子弹,拧手榴弹盖,还几次冒着危险爬到敌人尸体上捡回手榴弹和子弹,以顽强的毅力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副班长姜亚木和战士黄正专、夏昌成打得也很英勇,先后壮烈牺牲。5班长熊宏元打得机智灵活,为了节省子弹还多次向敌人投掷石头,身负重伤后仍继续带领几名战士坚守阵地。副连长刘俊柱在阵地上一会打到东侧,一会打到西侧,既勇猛又敏捷,直到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才身负重伤倒下……

在5连与敌浴血奋战之时,中国军队炮兵群以猛烈的火力压制越军,成排炮火打在越军冲锋的队列中,予敌以重大杀伤。叫卡山、浦六德高地上的守军也以火力向越军侧射,终于打散了越军的多路进攻队形,迫使其不得不后撤。然而3号高地上的5连守军打到已只剩下9个人,而且弹药用尽,情况非常危急。

千钧一发之际,6连连长梁天惠带领本连一部人员及时赶到增援,经过浴血奋战稳定了3号高地的防御。尔后梁天惠抓住战机组织突击队向4、5号高地反击,在师团炮火支援下顽强收复了两个高地。激战至上午8时,越军伤亡惨重,打得筋疲力尽,见取胜无望,不得不抬着大量伤员收兵撤退了。

战斗至此,整个法卡山阵地表面植被已全部被炸光炸秃,阵地上的工事、掩体、交通壕全部炸平。炸碎的人体组织、炮弹碎片、装备碎片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和血腥味。3、4、5号高地上和法卡山下的山坡、山凹中到处尸体横陈,鲜血浸透了泥土,场面惊心动魄。

5月16日的战斗是如此的残酷激烈,在凌晨3时至上午8时的短短5个小时内,越军炮兵就向法卡山表面阵地发射炮弹2188发,而中国军队炮兵群也向越军发射炮弹3651发。在攻防战斗中,越军被击毙323人,被击伤189人。其中坚守阵地的9团5连及配属分队70余名指战员与优势之敌浴血奋战,先后打退了越军16次大规模冲击,杀伤了大批敌人,而自己也伤亡殆尽。在5月5日至16日的作战期间,5连共有29人牺牲,54人重伤,11人轻伤,伤亡率接近70%。战后,9团2营被中央军委授予“法卡山英雄营”荣誉称号。5连被广州军区授予“坚守英雄连”荣誉称号,9班战士袁焕高被广州军区授予“孤胆英雄”荣誉称号。全连有85人荣立(追记)战功,其中连长丘谭安、副连长刘俊柱、3排长尹风光烈士等24人荣立(追记)一等功,指导员黄容庆烈士等30人荣立(追记)二等功,温成荣烈士、姚达兴烈士等31人荣立(追记)三等功。6连主动增援法卡山阵地并坚决反击成功,恢复了失守的阵地,亦是居功甚伟。参加战斗的6连各单位损失也很大,其中1排已所剩无几,3排伤亡达21人,全连牺牲副指导员陈维林以下26人,负伤数十人,所携重机枪火器基本损毁。战后,6连1排被广州军区授予“突击英雄排”荣誉称号,6连连长梁天惠被广州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984年1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视察法卡山,挥毫写下了“法卡山,英雄山”六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并检阅了“法卡山英雄营”所在部队的全体指战员。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9 18:41:5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钢铁长城,他们才是真的勇士!

      2020/3/17 23:43: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近代中国军人对外作战最惨烈的肉搏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