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满洲国史料]张海鹏的汉奸生涯 “亲近”日本人“亲近”溥仪

共 13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09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满洲国史料]张海鹏的汉奸生涯 “亲近”日本人“亲近”溥仪

[满洲国史料]张海鹏的汉奸生涯 "亲近"日本人"亲近"溥仪

文化中国-中国网culture.china.com.cn

日本人的“政治牌”

在江桥抗战时,日本人又打起了“政治牌”。他们造谣说:由于张海鹏和马占山打仗,日本驻齐齐哈尔领事清水八百一遇害。张学良怕引起国际争端,致电马占山,询问真相,马占山回电说,清水八百一还活着,能吃能喝的,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而哈尔滨特务机关长林义秀更是上蹿下跳,一方面倾心援助张海鹏,一方面又逼迫马占山。11月8日,他曾给马占山写了一份短札,称“考察现在之时局,避免战祸,维护地方治安之惟一之方法,即马主席于此时下野,同时黑省政府与张海鹏和平授受政权,除此之外无他良策。”

11月12日,林义秀又送来本庄繁的“通知”:1、马占山下野;2、黑军由省垣撤退;3、日军部为保证洮昂路的安全,将向洮昂路昂昂溪行动;并限十二日夜十二时以前回答。马占山发电向张学良请示,张学良回答:“饬死守,勿退却。”12日晚,马占山答复日方:1、下野本无不可,但须有中国中央政府命令,派人前来,方能交待,如张海鹏一类者,虽有中央命令亦不交与政权;2、关于退兵一事,在我国领土,我自有权,非日本所能干涉;3、昂昂溪车站为中国与苏联合营的铁路站,贵军要求进兵,殊与芳泽代表在国联所声明的日本无领土野心一语自相矛盾,且余奉命保守疆土,在未奉到明令让渡与日本前,碍难照办,同时在法律、事实两方面,亦非贵国所应要求。

对于此等荒谬之极的要求,马占山严辞拒绝。为了使全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知悉黑龙江省军民抗战的情况,马占山发表通电:“日军对于黑省,必欲取而甘心,百计千方,思遂其所谓计划。初则蛊惑张海鹏北犯,充其傀儡。我军奉命阻止变军,不得已将洮昂路江桥拆断数处,所谋因未得逞。”“八日,该林少佐持本庄司令通告,令占山速将黑省政权授于张海鹏,否则日本军即进占黑龙江省城。”“占山守土有责,爱国心国,早知沙塞孤军,难抗强日。顾以存亡所系,公理攸关,岂能不与周旋,坐以待毙?”

马占山的抵抗,激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应,张学良也通电嘉奖,提升马占山为代理东北边防军驻江省副司令,驻扎于黑龙江省的军队,一律归他指挥。一时间,马占山的威望日高。但是,马占山困守孤城,自然难以持久,江桥抗战在一片叹息声中,落下帷幕。

张海鹏“功绩卓著”

除了真心“亲近”日本人,张海鹏还真心“亲近”溥仪。1917年张勋复辟的时候,张海鹏就曾参与。1931年11月间,肃亲王第十一子宪原、第十七子宪基到洮南求见张海鹏,目的很明显,溥仪打算乘机复辟,宪原和宪基就是带着溥仪的“密旨”来的。溥仪密令张海鹏在洮辽一带扩充军队,因为要复辟,就需要有“自己的军队”。据《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中宪均的供述,溥仪还任命张海鹏为黑龙江大将军,叫他进攻黑龙江。张海鹏深感“圣恩”,激动得热泪盈眶,表示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效忠皇上”。为了表示“亲近”,张海鹏破格提拔了宪原。前面我们不是讲过,参谋长哈玉良跑了吗,宪原就补这个缺儿吧——蒙边督办公署上校参谋处长,也算是不小的官儿了。溥仪也确实很“看重”张海鹏,1932年3月1日,溥仪就任伪满执政,8天后,即把张海鹏的伪满洮辽军一部调到长春(伪满“首都”,当时称“新京”)附近,以拱卫京畿。

伪满建国后,张海鹏便秉承日本主子的意思,四处“剿匪”,其实就是镇压抗日人士。从历史记载来看,张海鹏在这方面,可谓不遗余力。1932年2月初,张海鹏率领伪洮辽军第一、三、四支队开赴铁岭、法库、彰武、康平一带,“讨伐”抗日义军。在法库,张海鹏抓到十几名抗日义军,毫不留情地全部枪杀。在彰武,张海鹏将还在观望的东北军20旅于澄的一个营“收编”。在这一带,原有二三千名抗日义勇军,但张海鹏仅在一个月内,就基本削平,可谓“功绩卓著”。

1932年5月,张海鹏又率伪满洮辽军,与吉兴的伪满吉林军,讨伐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兼黑龙江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军长李海青的义勇军,后又讨伐舒兰的冯占海、宫长海、胡宝山等义勇军。这个吉兴,也与张海鹏一样,为伪满立下了汗马功劳。按照伪满军制,伪满分为11个军管区,其首长称司令。军衔分为将、校、尉三等九级,最高军衔为上将,为终身之职。上将之上又仿照日本的元帅府,设立将军府,为最高荣誉军衔。张景惠、张海鹏、于芷山、吉兴等四人均获可设置“将军府”的最高荣誉,可谓备极殊荣。

张海鹏“侵热”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努力”,张海鹏在日本主子心目中的地位大大增加。1932年10月下旬,张海鹏又接了一个“大活儿”——与张景惠一起研究解决“热河悬案”的途径。两个人一琢磨,咱们都和热河省主席汤玉麟挺熟的,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妙哉?就给汤玉麟写了一封劝降信,说当初咱们就在一个“槽子”里吃肉,现在,我们这儿建立了“大满洲国”,愣是把我们兄弟“分散”了——咫尺天涯,人各一方。兄弟,我挺想你的,来吧,来吧,咱们还在一个槽子里吃肉,喝酒也行。

汤玉麟想了想,拒绝了,但这并不能博得人们对汤玉麟的同情。“汤二虎”在防守热河时,与第二次鸦片战争时的两广总督叶名琛如出一辙,奉行的是“不战不和不守”的奇怪战略。所不同的是,叶名琛是“不死不降不走”,而汤玉麟则是“不死不降逃走”,而且是带钱逃走。1933年3月3日,只有128人的日军先头部队就占领了热河首府承德,而汤玉麟在此之前则忙着用军车把积攒下来的鸦片,还有搜刮来的金银财宝运往关内。据称,光是鸦片就有20余车。3月2日,汤玉麟率部大举退缩,一直逃到察哈尔的古源。张学良得讯后,大为震怒,明令通缉汤玉麟。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热河抗战的背景。日本人的想法极富“跳跃性”,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一口咬定说热河是伪满的一部分,“满热不可分”,所以一定要“拿下”热河。其战略意图是,击溃热河地区的国军主力,占领长城以东地区;封锁关内外交通,割断东北抗日部队与关内的联系,以利于今后在东北的“治安作战”;为进攻华北、内蒙,开辟战略基地。

1933年1月1日,日军开始进攻山海关。此时,日本占领热河,直取北平的意图也非常明显。不过,日军也有虎踞关外,逼迫国民政府“承认”伪满的意思——你若不承认伪满,我就攻打北平,拿下华北;如果还是执迷不悟,我就把中国都拿下来,自行组织“中国政府”,然后让这个“政府”来承认伪满。而且,日本进攻热河,也有对抗国联的意思。因国际联盟预定在2月21日在日内瓦召开特别大会,讨论日本侵略我国东北的问题,并要求日本将其部队撤回到“九·一八事变”前的位置。如果国民政府承认伪满,那国联的所谓特别大会,也就没有议题了。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3/9 7:18: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满洲国史料]张海鹏的汉奸生涯 “亲近”日本人“亲近”溥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