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中华民族的抗日英雄邓铁梅事迹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21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中华民族的抗日英雄邓铁梅事迹

[义勇军人物]中华民族的抗日英雄邓铁梅事迹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回顾历史,首先在这一历史中,首先要提到邓铁梅的名字。

在中国共产党的最重要的抗日文献中,有著名的八一宣言,该宣言中说“苏维埃政府对日宣战,红军再三提议与各军队共同抗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艰苦奋斗,十九路军及民众的淞沪抗日血战,察哈尔、长城及滦东各地军民英勇杀贼,福建人民政府接受红军提议联合抗日,罗登贤、徐名鸿、吉鸿昌、邓铁梅、伯阳、童长荣、潘洪生、史灿堂、瞿秋白、孙永勤、方志敏等民族英雄为救国而捐躯,”,而关于中国东北抗战历史研究理论,公认东北的抗日区域分为四大块:自北向南有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和辽东三角地的安东岫岩庄河一带。这也可以说东北有四大的抗日战场。而辽东三角地的抗日代表之首为邓铁梅,苗可秀,李纯华和刘景文等。因此,我们搜罗历史文献记载,完成这篇邓铁梅事迹文稿,希望今天的人记住邓铁梅的伟大义举。

邓铁梅(1892年10月29日-1934年9月28日)名古儒,字铁梅,出身镶红旗满洲佐领,生于辽宁省本溪县(今本溪市)磨石峪邓家村,抗日将领。934年9月28日,抗日民族英雄邓铁梅被杀害于奉天伪陆军监狱,时年43岁。2014年9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

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当时报刊发表的涉及邓铁梅及其部队的武装抗日消息记载如下。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攻占沈阳。

10月:邓铁梅在凤城县四区小汤沟顾家堡子创建东北民众自卫军。12月,该队伍发展到一万五千余人。在1931年3月,该队伍被编为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28路军。12月26日,邓铁梅率队进攻凤凰城,打死打伤日伪五十余人,砸开监狱,占领公安局,县衙门,火车站,独立守备队,警察队。缴获枪炮三百多,弹药更多,影响巨大。

1932年3月1日,苗可秀,石丕基等来到凤城一带,与邓铁梅部会合,将辽南抗日救国军改编为抗日救国军。

3月,凤城县沙里寨赵家炉抗日民众用排字枪打落一架日本飞机。邓铁梅部组织了展示宣传。

5月25日,邓铁梅部李庆胜等袭击夜宿凤城县卡巴岭三义庙里的伪警察,缴获大小枪支41支,子弹一万多发和四十匹马。

6月7-9日,张宗周率领所部在宽甸与日军激战。

7月1日,邓铁梅部袭击龙王庙的汉奸李寿山部。后进驻龙王庙,筹建龙源县政府。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邹大鹏与姚秉彝到邓铁梅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中协助建军工作。

9月,邓铁梅部队控制管理东沟北井子,黄土坎的盐滩,并发行东北民众自卫军通用钱币,俗称“老邓票”。

10月13日,苗可秀的队伍在凤城县四区白旗村雕窝屯处死前来劝降的日伪人员六人。

10月中-下旬,邓铁梅,刘景文,李子荣,刘同先各自率领所部计三千人围攻驻扎大孤山的汉奸李寿山部。历时28天交战十余次。

11月30日,李纯华从海上运来军火支援邓铁梅,苗可秀和刘景文部队。

11月,辽南各地的义勇军代表五十余人举行会议,实行辽南抗日大联合。主要领导者有邓铁梅,刘景文,李春润,王全一。李纯华代军长主持会议。

12月下旬,邓铁梅部一部,苗可秀一部与庄河大刀会联合与日军激战于岫岩东部,击毙敌人十余人。占领尖山窑。

12月3日,邓铁梅部袭击安奉线保线钉厂。日军高丽门和凤城日军警官队均出动增援。该次作战打死日军2人,重伤2人,缴获一部分武器。

1933年

1月,邓铁梅部在凤城县二区石城集结2000余人,预备横跨铁路进行对日伪作战。

1月,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军官学校第二期在尖山窑开学。该校校长邓铁梅,教育长苗可秀。

7月,邓铁梅部,刘景文部,李春润部,李子荣部所在的辽东三角地带遭遇日伪从四面纠集的多股部队实施的第三次大讨伐,并在凤城火车站,白旗,二道干沟子激战。直到10月份才结束。

8月16日,闫生堂部二百余人在凤城县六区抓获效忠日本的伪联村自卫团团长马万志等二十余人。该团长被义军击中三枪,18日死亡。

8月6日,邓铁梅部第一旅赵庆哲旅长,第一团黄宝山团长,第四团王文忠团长,共同率领340人攻击凤凰城火车站日军。

8月9日,邓铁梅部一部在凤城白旗堡与日军激战。

8月15日,邓铁梅部第一团团长黄宝山率领一百余人在渭水河与日军激战三小时。

8月17日,邓铁梅部第三旅旅长逢景泰率领230人与日伪军300余人激战于二道干沟。

8月,李春润获得弹药补充,与李子荣,刘景文和邓铁梅部在安东,凤城以及周边地区收复五县的政权,击毙日伪200余人。

10月,安东地区大学生新中华组织的抗日义军一百余人,诱杀劝降的日伪军,并在邓铁梅被捕后加入邓铁梅部队。

1934年

1月,邓铁梅部,曹国仕部在凤城县雕窝堡等地与日伪守备队,王殿忠部,赫慕侠部发动的对三角抗区的第四次大讨伐激战,持续五个月。

2月,中国少年铁血军成立,苗可秀任总司令,其他领导人有赵侗,白承润,刘仕飞等十八支武装的代表。

3月,邓铁梅部据凤城山险出击日伪军。

3月23日到4月2日,邓铁梅部队与日军两个师团连续作战12昼夜。

4月1日,在大东沟中奎寺,义军高兴亚,徐国梁,王惠民,毛长山与邓铁梅部联合与汉奸于芷山部一旅山炮一连,驻扎在安东县的伪军野炮一营,于琛徽部的日伪军二万余人激战一昼夜。仅仅于琛徽部被打死一百一十余人。义军阵亡147人。旅长高兴亚牺牲。

5月30日,驻扎凤城的伪军警备队二旅的决死暗杀队由日军宫田中佐派出的七人特务,于四月下旬发现邓铁梅养伤之处。遂派特务于30日下午10时,在大营子南三里小张家堡子逮捕了邓铁梅。于6月3日下午五点送到伪军旅部,6月4日用装甲车送到沈阳。9月28日被日军秘密杀害于沈阳。

6月6日,邓铁梅部代司令鹏飞在与日伪军的二道洋河作战中,牺牲。

7月,辽宁义勇军王凤阁,邓铁梅部,刘景文部,敖锡三部联合在凤城县沙里寨的小八岔与伪军奉天警备军第二混成旅激战。

9月28日,邓铁梅在沈阳奉天第一军管区司令部军法处被秘密杀害。

邓铁梅名古儒,字铁梅,满族,1892年农历12月29日出生在本溪县小市区磨石峪村的一户没落士绅家庭。邓铁梅少年生活在动乱的年代里。7岁开始就读于本村私塾,15岁转入三门洞高等小学就读。他的堂叔邓继述在小市区任总甲长(县设自卫武装)。邓铁梅18岁由高等小学毕业之后,便在小市区总甲所任文书职务。由于当时辽东农村,满目疮痍。邓铁梅的爷爷毅然奋起组织大团(地方武装)剿匪救民保卫家乡,因此邓家成了土匪的死对头。在1906年,土匪将邓家房屋家产全部烧毁,家人及亲属共12人遭杀害。目睹家败人亡的悲惨景象,邓铁梅立志长大抵御外寇,消灭土匪,为死难的父老报仇。他经过几年的苦练,他练成了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邓铁梅于1924年到凤凰城警察大队任班长,不久提拔为警察大队长。曾一度兼任安东、凤城、岫岩、庄河、本溪、桓仁、宽甸七县联防区副指挥。因在凤城县警察大队任职期间剿匪有功,于1928年升任为凤城县公安局长。邓铁梅在任公安局长要职期间,虽然积极为旧政府服务,但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面前,他却表现出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民族气节。1928年4月,在凤城郊外的安奉(今沈丹)铁路上,日军巡道发现了一个小石块,便借故兴事,抓走了一名在铁路边玩耍的孩童(后孩童逃走),诬陷他破坏铁路,制造颠覆。驻凤城日军守备队的几十名全副武装士兵,荷枪实弹,包围了县府,向县府提出了以下无理要求:1、限期将置石犯捕获交日方处理;2、由于发现石块使列车误点,所造成的损失,由县政府赔偿;3、县长亲自到安东日本领事馆赔礼道歉;4、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日本就上述条件,令县长签字,并限24小时内答复。当时,县长托病不出,用电话通知邓铁梅,速去同日方交涉,说明待省令到达后,再行答复。邓铁梅毫不畏惧地带领6名警卫人员来到县政府。日方除责备县长避而不见外,强令邓铁梅代表县长签字。邓铁梅不签,说没有上司指示,地方官吏没有权力对外签署任何文件。日本守备队长勃然大怒,将其所佩指挥刀拔出进行恫吓。邓铁梅见日本人如此无礼,亦不示弱,迅速将所佩的手枪抽出,站在身后的6名警卫人员,亦持枪对立,情同临敌。一时间,双方相持,剑拔弩张,战斗有一触即发之势。日本人见邓铁梅傲然挺立,毫无屈服之意。乃收起淫威,转为笑脸。向邓铁梅讨好地说:“既然县长有病,等他病好后再办理吧!”又向邓铁梅表示:“我早就知道你的,我们是没有会过面的好朋友。”如此一阵寒暄后,日本守备队长即率队而去。此后,铁轨置石事件遂不了了之。1929年,凤城的亲日豪绅曲某勾结日本人小林,盗卖凤城镇南角约80亩土地,,群众得知后,十分气愤,往报邓铁梅。邓铁梅以盗卖国土犯,将曲某逮捕,押进监狱。当时,青城子铅矿是日本人经营的企业,日本矿头森峰一克扣中国工人工资和车辆运输费,并越界开采。正在青城子巡视工作的邓铁梅闻知后,叫来日本矿头严厉训斥,责令其支付工资和包赔损失。

“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军节节撤往关内,而日寇猖狂进逼,掠夺财物,屠杀百姓,民族的危亡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当时,正在锦州闲居的邓铁梅,目睹国破家亡的凄惨景象,前往拜访已撤退到锦州的省警务处长黄显声。黄显声建议邓铁梅返回凤城,利用山高密林的优势,联系旧友组织抗日队伍,与日寇战斗,保国为民。邓铁梅接受了黄显声的意见,十月初与友人云海青秘密潜来凤城。邓铁梅到达县城之后与许多旧友秘密接触,并宣传抗日。在与旧友、同事接触中,他深深感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强盗罪行,已激起群众公愤,皆愿同赴国难,誓与日寇血战,但县城里日军和伪警察封锁严密,活动困难。

1931年10月初旬,邓铁梅同云海青前往凤城西部山乡,路经卡巴岭、岔路子、石柱子、周家堡、尖山窑等地,最后到达凤城四区小汤沟顾家堡子。

小汤沟距凤城西去130华里,是个偏僻的山村,邓铁梅来到这里,马上开始工作。在村中顾润堂家中,他召来旧友和原属下共九人,他们民情地理都很熟悉。他们计议之后手持邓铁梅的亲笔信,分头到各处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并征集热血青年参加抗日队伍,响应者纷纷投奔。当时,山村中的许多大户人家拥有护院枪支,所以在短短几天内,征得大枪300支,前来报名参加抗日队伍的已有130多人,风起云涌,的抗日斗争即将形成。

1931年10月下旬的一天,在小汤沟顾家堡子顾润堂家大院内,召开东北民众自卫军成立大会。邓铁梅英姿勃勃地登上碾盘,向到会众人宣布:“东北民众自卫军成立了”。东北民众自卫军的口号是保乡保民,不当亡国奴,把日本侵略军赶出中国去。邓铁梅当之无愧地被推选为司。

自卫军成立后,远近乡村有许多青年学生、青年农民、旧警界士兵,纷纷前来参加抗日。到1931年12月中旬,队伍发展到1500余人。编成三个大队和一个大刀队,一个侦察队。从此自卫军日益发展壮大,战斗力也不断加强,终于成为一支能征善战的抗日武装力量。自卫军成立以后,邓铁梅就不断派人到凤凰城内了解敌情,准备狠狠地打击日寇。

当时,凤城镇内西街老营房驻日军守备队西河小队50余人,火车站附近的日军警察署有几名警官,火车站由50余名日军在乡军人(复员军人)组成的自卫团防守,城内有伪警察队100余人,战斗力不强。根据上述敌情,邓铁梅率队于1931年12月26日,对日寇据守的凤凰城实行夜间奔袭。

这天晚上,邓铁梅亲自指挥,决定兵分三路,同时行动。第一路从凤凰山下绕道避开日军守在桥头的岗哨,直奔西街,包围老营房内的日军守备队,并负责砸开监狱,救出爱国群众;第二路紧跟一路之后,直奔城内伪警察队,力求全歼;第三路经西沟白家岭向火车站及日军警察署挺进,负责切断城内伪军与火车站联系,另派两支小分队,直接到火车站南北两侧拆铁路,放置障碍,阻止日军从五龙背和鸡冠山两路来援,以保证战斗的顺利进行。

深夜,第一路自卫军进街之后,兵分两部,第一部迅速到达老营房,日本守备队紧闭大门,自卫军以高墙为掩护,向日军猛烈射击,日军从梦中惊醒,仓促应战,不一会就死去十几人,只好退入应房内负隅顽抗,等待援兵;第二部分队伍砸开监狱,救出爱国群众约百人,并砸毁了伪“维持会”,放火烧毁了日本人经营的平井药房。第二路自卫军摸进城内,包围了伪警察队,自卫军战士发动了政治攻势,高呼:“邓司令来了,快快投降吧……。”伪警察队中有部分人原来是邓铁梅的老部下,一听是老局长来了,就不再抵抗。伪队长何大马棒见大势已去,领着几个亲信逃之夭夭。顿时丧失战斗能力,迅速瓦解。第三路自卫军包围了火车站,并切断了对外联系的电话线,使火车站处于孤立无援的挨打境地,日军只好躲在地下室里,一个叫岩赖的亡命徒手挥战刀冲出地下室,被当场击毙。

拂晓时,邓铁梅下令撤出战斗。这次战斗大获全胜,击毙击伤日伪军50多人,缴获步枪等武器300件和大批军用物资及弹药。伪《盛京日报》1931年12月27日载文:“安奉线匪警频仍,凤凰城被袭击,通讯中断,形势严重。……”日本《协和》杂志于1932年1月20日派记者来凤凰城调查后,撰文说:“安奉线上的事情使我们胆战心寒……”。

自卫军首战取胜,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气焰,使自卫军将士和辽东群众受到极大鼓舞,众多山林抗日队伍也纷纷前来接受改编。1932年初,本溪爱国人士黄拱宸率本溪抗日武装千余人,到凤城县境内投奔邓铁梅,请领番号,接受改编,部队迅速扩大,至此,邓铁梅将所属部分改编为第一至第十五团及警卫团、骑兵团、炮兵团共18个团,另编三个支队(第一、第八、第十九支队)和一个大刀队,并任命黄拱宸为总参议。当时,为了加强部队的组织领导和建设,在司令部下设8个处,即副官处、参谋处、军需处、军法处、军医处、秘书处、政务处、军械处,各处安排了知名人士或熟悉军事军备的名流任处长。与省委失去联系的中共满洲省委委员邹大鹏曾到邓部帮助加强部队建设和根据地建设,被委任为政治部主任(后改为政务处长),共谋抗日大业。不久邹离邓部,但仍与邓保持联系。

当时,北平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派苗可秀(东北大学文学院学生)为代表,到邓军司令部了解各方面组织建设和战斗情况。邓铁梅主动介绍了情况,两人亲切交谈,十分投缘。苗可秀掌握了大量的情况之后,立即回北平向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报告情况。不久,重返邓部。救国会委任邓铁梅为东北民众自卫军第28路司令。同时,邓铁梅以其远见卓识的胸怀,委任苗可秀为总参议(原总参议黄拱宸因去新宾策反被敌人杀害),留邓部共同战斗。后来苗可秀不负众望,在抗日斗争中屡建奇功。

自1931年10月下旬,邓铁梅亲自组建自卫军以来,即连续主动率队作战,主动出击消灭日寇。如:直取三义庙,奇袭黄土坎,偷袭曲家店,进驻龙王庙,合围大孤山,血战红花岭等战斗。捷报频传,战功显赫。邓铁梅所率部队也声望提高,威震辽东。

日伪军在多次发动大规模讨伐之后,自卫军仍在发展壮大。但敌人的讨伐一次比一次疯狂,所以给邓铁梅部队带来了许多困难,如部队减员较大,军用物资奇缺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日寇开始了积极的诱降活动。

早在1932年8月,日寇又命伪县长康宣三以曾与邓在警界共过事的关系,给邓司令写信叙旧劝降,康派人化妆成艺人找到邓铁梅,从笛管中取信交给邓司令,信中叙旧情期望邓铁梅“识时达务,明哲保身,弃暗投明,莫失良机”。邓当即决定召开有各处处长参加的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会上分析了形势,感到8个多月的反围剿,军械弹药严重不足,部队也急需要休整,以利再战。因此,邓铁梅等自卫军领导决定将计就计,利用谈判之机,与日伪周旋,待整顿好部队,军备得到补充再投入战斗。邓铁梅说:“为了争取一个喘息的时机,可以采取缓兵计,派出代表与敌人周旋一阵,但我们绝不投降,打剩一人一马,我也抗日到底,决不当亡国奴,决不当汉奸,决不辜负东北父老兄弟姐妹的信任,不能给子孙留下骂名。”敌人的劝降,不但没有动摇自卫军将领的抗日决心,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卫军将领的抗日信心,哪怕只剩一枪一人,也要抗日到底。会议决定,派总参议苗可秀和参谋处长王者兴作为自卫军谈判代表和日伪军进行谈判。

1932年8月17日,苗可秀、王者兴代表自卫军区红旗堡和日方代表凤城县参事官友田俊章,秘书西辰喜举行第一次谈判。会上,苗可秀代表自卫军提出三项条件:一、自卫军不得缩编和拆编,原驻地不动;二、按三个旅、三个独立团的编制补给军饷、军粮,补给机枪、火炮和充足的弹药;三、部队仍由邓司令直接指挥。敌方代表听了这些条件感到吃惊,接受不了,又不好封口拒绝。接着苗可秀又到凤城县公署谈判,日方代表认为条件太高,需请示关东军司令部统一才能答复。敌方急于“招降”,提出双方代表去奉天(沈阳)解决。9月5日双方代表到奉天,住大和旅馆。谈判中苗可秀坚持原提条件,谈判无结果。伪奉天情报处长王滋栋,急不可待,竟以汉奸嘴脸,态度蛮横,甚至辱骂自卫军是“乌合之众”,限令9月中旬无条件投降。苗可秀和王者兴为了摆脱敌人纠缠,推说需回凤城征求邓司令意见,才脱身回队。日军代表急于招降,想得到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竟大造谣言说邓铁梅接受了招降,并通过报纸大肆传播,以瓦解军民斗志。以此同时,日伪调整军事力量寻机围剿自卫军。

1932年10月10日,日伪代表凤城县参事官友田俊章、秘书西辰喜、日本警察署警官藤井、贺门、警务局指导官白井成明五人和翻译刘大周乘马车到抗区找邓司令亲自面谈,经卡巴岭进入抗区红旗堡。苗可秀写信让驻红旗堡的支队司令张锡藩好好“接待”他们,并派20名得力战士“保护”。苗可秀则骑快马连夜到龙王庙司令部找邓铁梅商讨办法。经过研究决定除掉这些诱降代表,以表示抗日决心。邓铁梅斩钉截铁地说:“为了洗刷冤尘,澄清事实,大白真相,粉碎日军招降幻想,坚定抗战到底的决心,必须这样做。”于是,极速通知张锡藩支队长转告日方代表说:“谈判地点设在雕窝堡,被安排在农民关桂铭家里,等候邓司令到来。只见村里一队队自卫军来来往往,大约在下午四点钟,自卫军战士高喊:”邓司令到!“日方代表急忙下炕整容,准备出外迎接邓司令。可是,刚一出门,就被自卫军一个个缚住,日方代表唧哩哇啦不知喊些什么,翻译官刘大周,是大连金州人,在凤城和一个女中学生刚刚结婚,此时苦苦哀求:“我是中国人,再也不跟日本人干了,放了我吧!”自卫军战士气愤地说:“你是中国人的败类,是奴才。还是跟日本人去吧!”自卫军推着架着日方代表进入雕窝堡西北沟,一阵正义的枪声,处死了这伙侵略者。

从1934年夏开始,邓铁梅因病已不能随队行动,只好隐蔽在群众中养病。1934年4月间,驻凤城伪安奉地区警备司令兼第二混战旅旅长赫慕侠指使其部下驻尖山窑的营长郑希贤,对自卫军军官学校教官兼大队长沈廷辅等人用重金收买,进行策反,组织一个八人暗杀队,他们化装成小商贩和乞丐,在邓铁梅经常去的地方进行侦察。5月20日傍晚,邓铁梅秘密来到凤城县尖山窑小蔡家沟张家堡子亲属家养病,便被便衣暗杀队侦知。5月30日,叛徒沈廷辅叫开房门,暗杀队一拥而上,将等铁门捕去。6月2日将邓铁梅押送到凤城第二混成旅旅部,3日送交伪奉天警备司令部军法处。

伪奉天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对邓铁梅进行了审讯。邓铁梅面对审讯官,昂着高头,毫不畏惧。

问:“你叫什么名字?”

邓答:“先给我拿座位来”(伪法官当即令差役给搬来木椅)。

邓坐下后答:“我就是邓铁梅!”

问:“你原籍在哪里?”

答:“本溪县。”

问:“你家人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答:“我和家人好久不通音讯,不知道他们现在流落在什么地方。”

问:“你为什么要反满抗日?”

答:“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本人制造借口,用武力占我东北,凡是中国人都有责任抗击侵略者!”

问:“你的力量能够抵抗日本帝国这样强大的国家吗?”

答:“不能因为日本暂时军事力量强大,我们就甘心当亡国奴。”“楚有三户,可以灭秦,况且我中华同仇敌忾的四亿五千万人民!”

问:“那么中国人都是爱国的喽!沈廷辅是你部下的军官,为什么反过来还捉你呢?”

答:“沈廷辅是个民族的败类,必遭国人唾弃。我的部下很多,难免良莠不齐,象沈廷辅这样的叛徒,在我们抗日以及整个中华民族里,毕竟是少数。”

问:“你现在已经离开你的不对,还有什么人能代行你的职权?”

答:“苗可秀总参议能够顶替我的职务。”

问:“你现在能不能命令你的部队接受招抚,为新国家效力呢?”

答:“我现在虽然失去人身自由,但是,头可斩,血可流,救国之志不能变!自卫军战士个个都是好样的,他们不会因为我的被捕而放弃斗争。相信他们一定会本着我的精神,继续坚持抗战,直到把侵略者赶出去。我不能下达部队接受任何条件的命令。”

敌人见硬的不行,又变换软招,用高官厚禄对其引诱,给邓改善伙食,又送给他吸鸦片的用具,供其消遣。将早已被捕的邓夫人张玉姝押到狱中同邓一起生活。邓铁梅对夫人说:“现在正好是实现我们结婚时的预言,不成功也一定要成仁。”有一次,一个日本军官到狱中,拿一把纸扇,假心假意地请邓铁梅题字留念,他提起毛笔疾书“五尺身躯何足惜,四省失土几时收”十四个字,弄得日军军官十分狼狈。

邓铁梅软硬不吃,弄得敌军十分气恼,不得不承认他已“抛弃生死之念,求死更重于生。”于是,于1934年9月28日夜,将邓铁梅秘密杀害,时年43岁。日伪军政要员为掩人耳目和欺骗舆论,在1934年9月30日的伪《大同日报》上发布这样一条消息:“该匪首,于本月28日午前,于军法处内居住,患急性肺炎,当场毙命……”云云。

邓铁梅牺牲后,抗日民众自卫军并没有被吓倒,继续对日伪军进行战斗,辽东三角地以及东三省的抗战一直坚持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止,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邓铁梅虽然英勇就义了,但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3 7:19: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中华民族的抗日英雄邓铁梅事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