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栾法章——抗日救国军领导人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509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栾法章——抗日救国军领导人

[义勇军人物]栾法章——抗日救国军领导人

栾法章(1910-1951),又名乐山、耀山,1910年出生于开原县新边栾家街,东北讲武堂第七期毕业生。1932年5月,栾法章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委派,带领副官孙寿臣和周参谋等人从关内回到家乡组织抗日武装。

回到辽北之后,栾法章选择了开原与清原两县交界的大孤家子作为落脚点,树起“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的大旗,开展抗日宣传组织工作。

在栾法章的抗日宣传鼓舞下,大孤家子的一些群众和栾法章的亲朋纷纷加入了他组织的抗日武装。为了壮大抗日武装力量,栾法章还只身到大孤家子伪警察分局作说服动员工作。在他申明大义的行动和话语的感召下,大孤家子伪警察分局局长佟玉普率领分局10多名警察携械参加了抗日组织。

栾法章了解到自己的老朋友白璞珍的父亲、白璞林的叔父,时任开原伪二区自卫团副团长的白子峰有抗日愿望,便利用关系与白子峰联系接触。白子峰闻讯大喜。9月的一天,他带领子、侄等30余人和部分大枪,脱离了自卫团,加入了栾法章领导的辽宁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不久,开原东部的大刀会70多人和200多黄旗会员也加入进来,辽宁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迅速状大,人数达500多人。

为了加强部队领导和队伍的组织建设,第五路军设立了司令部,栾法章亲任司令,白子峰任副司令,司令部下设参谋、粮秣宣传、秘书等八大处,委任了各处负责人,明确了抗日口号和部队纪律。当时,伪开原县二区区长、汉奸程子源经常指挥伪自卫团骚扰抗日义勇军驻地,刺探军情。为扩大队伍影响,也为铲除这一心腹之患,1932年9月底,栾法章派白子峰带百余名战士去攻打程子源的老巢上甸子村程家大院。由于程家院墙高厚和伪自卫团的拼命抵抗,义勇军几次久攻不下,白子峰遂决定改用火攻。几名战士跃上院墙,在门楼、院内放起火来。一时间,程家大院内烈焰熊熊,鬼哭狼嚎。程子源在几名亲信拼死相救下爬后墙逃走,他的四姨太太和许多伪自卫团员被俘。这是第五路军组建后打的第一仗,使得清河沟的汉奸武装受到致命打击,加大了自卫军在辽北地区影响,对巩固开原、西丰、清原三县交界的抗日根据地起了重要作用。

火烧上甸子村之后,“不服劲”邴桂五率部近千人进入开原、清原边界,与栾法章的第五路军兵合一处。金山好所率的一部义勇军,也因日伪围捕退往西奉县,进而加入了第五路军。邴桂五、金山好加入第五路军之后,栾法章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改辽宁民众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为"辽宁中央地区民众抗日自卫军"(当时四平、通辽、辽源、通化中的许多县都归辽宁省管辖,故有中央地区之称),栾法章自任司令,提出“抗日救国,打倒日本,誓死不当亡国奴”的口号。任命白子峰为副司令,白璞林为参谋长。司令部下设三个旅:第一旅旅长邴桂五;第二旅旅长赵子中,第三旅旅长金山好。此外,还编有大刀会队。总兵力达4000余人,分驻于开原、西丰、清原边界一带。

1932年10月中旬,开原县日伪军侦悉金山好所部在开原尚阳堡、孟家寨一带活动,伪警务局长李树田便调开原县城西伪警第四中队开往城东,与第五、六中队及日本守备队一起,由伪警大队长韩蓉轩指挥,对尚阳堡进行围剿。10月22日,早有准备的金山好和大刀会与之交战。大刀会员手持大刀,脱掉上衣,光着膀子跳跃冲击,喊杀之声震天动地。日伪军死伤众多,大败而归。伪警第五、六两个中队更是伤亡惨重,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伪警不得不又调第一、二中队驻防榆树堡和下肥地。

1932年秋,驻守在曾家屯一带的栾法章,接到西丰县伪县长冯广民派人送来的情报和20口袋子弹。情报说,有一日本侵略军炮兵中队由西丰开往开原,当晚要在刁皮屯住宿,请他们全歼这支日本侵略军。栾法章当即派出侦察员侦察,确认情报属实,便立即和白子峰研究制定了袭击这股日本侵略军的计划:先由大刀会进村趁黑放火,快枪队和金山好骑兵埋伏在刁皮屯村外,待日本侵略军被烧出村后,在村外围歼。日本侵略军两匹马拉一辆炮车,共70余辆,集中在刁皮屯村东,街口的柴垛上放一机枪岗哨。夜里11时,大刀会队员摸进村内。当锋利的大刀砍到鬼子头上时,鬼子才从梦中惊醒,仓促应战。大刀会队员砍得一时兴起,竟忘记了放火。街口的日本侵略军哨兵发现营地被袭,调过枪口向村内的大刀会队员射击,顽抗的日本侵略军也向外反扑,大刀会腹背受敌。埋伏在村外的快枪队和骑兵队,被迫向村内冲击支援,但遭到日本侵略军炮火拦击。双方混战到凌晨二时许,自卫军为防止开原日伪增援,主动撤出战斗。这次战斗打死日本侵略军15人,有一名大刀会员牺牲。

早在10月初,栾法章等人就开始计划攻打开原城,进而南下攻打铁岭扩大战果。为了攻城顺利,他们还请木匠造了两门木炮做为攻坚的重武器。同时,自卫军还联系了城内的伪公安大队作为内应。在攻城前,自卫军先扒了开原站南的一段铁路,拆了一段电话线,断绝了敌人的交通、通讯联络。

1932年11月9日晨,栾法章、白子峰率领200余人的快枪队和200多人的洋炮队,首先攻占了小孙台,缴了小孙台伪警察分署的枪械。然后,发起对开原站的攻击。此时,原定应来汇合的大刀会队和金山好的骑兵都还没有赶到。

当时,开原城没有城墙,自卫军很快就攻下了哨卡,进入街内。在队伍进攻一座红楼时,遭到日本侵略军的顽强抵抗。白子峰决定用木炮轰击。炮手刘青山点燃药捻,轰的一声,楼房被轰塌一半,日本侵略军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夺路逃命。栾法章率领一部分队伍突入火车站,放火六七处,开原站一片火光。自卫军一度逼近了开原站附近的日本侵略军北大营。天大亮时,大刀会队和金山好的骑兵还没赶到,自卫军处在日伪夹击当中,天上还有日本侵略军增援的六七架飞机扫射。自卫军无奈,被迫后撤。战斗中,栾法章鼻子被打伤,战马也被打死,幸亏车站内工人的帮助,才得以突出重围,脱离险境。自卫军攻打开原虽然失利,但此次战斗也给了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表明了辽北人民誓死抗战的决心和信心。

栾法章率领自卫军攻破开原城,使日本侵略者惊恐万分,他们派出铁道独立守备队一个小队30多人和伪军100多人,驻守在伪二区公署所在地八棵树,以加强东部防御能力。为拔掉八棵树伪区公署这颗伸向自卫军根据地的“钉子”,栾法章派心腹潜入八棵树,找伪公安队的头目谈话,向他们阐述“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道理,让他们离开此地。伪公安队员多是本地人,他们也不愿为日本侵略者卖命,便以“下乡剿匪”的名义开出八棵树。当时,伪二区保安队正在开原参加各区新成立的保安队“军威校阅”仪式,八棵树仅剩日本守备队驻防。栾法章决定趁此良机,消灭日本侵略军守备队。

1933年农历七月十一日晚,栾法章率队分兵两路进攻八棵树。一路从村南迂回跳墙进村,一路从村东直捣日本侵略军守备队驻地王家车店。队员神不知鬼不觉除掉了日本侵略军哨兵,悄悄从房中抱出了日本侵略军的全部枪枝,弄灭了油灯,封锁了所有的门窗,然后点着了房子。不一会,火光冲天,日本侵略军有的被大火烧死,有的被自卫军击毙,剩下几个侥幸光着身子逃出来的鬼子,除一名乘乱逃脱外,其余被隐蔽在村南的自卫军大刀队砍死。此役,由日本侵略军大桥队长率领的30多人守备队几乎全军覆没。待开原增援日伪军乘车赶来时,自卫军早巳带着缴获的枪枝弹药无影无踪了。

辽北抗日义勇军的抗日斗争,大大震动了日本侵略军的指挥中枢。他们感到,如不扑灭东北人民的抗日烈火,就难以实现他们久占东北,进而占领中国的侵略计划。为此,他们组织了抚顺、铁岭、清原、开原、西丰、东丰、柳河七个县的日伪军一万多人,对抗日义勇军进行围剿。

由于“七县会剿”,栾法章所率自卫军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不得不从平原转到山岳地区。为避免与阵容强大的日伪大部队正面作战,栾法章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但大敌当前,人心浮动,分散活动无异于解散。1933年9月21日,由于汉奸出卖,隐蔽在家乡的自卫军副司令白子峰被日本侵略军逮捕,27日被日本侵略军残忍地活埋。1933年11月,栾法章率一部自卫军在大孤家子、老坎岭等地与日伪军交战失利,人数锐减,不得不向东丰撤退。后来,此部又在杨木林子被日本侵略军讨伐队击溃,继而又被困城子山。栾法章突围后,化装离开部队。1934年八九月间,栾法章秘密回到清原,后扒车去往关内。

回到北京的栾法章曾在家闲赋一段时间,后来伪翼东政府成立,经人介绍,栾法章曾任河北省栾县保安团长和伪自安军集团司令。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收编该部。栾法章曾任过二十三军副军长、十一战区暂编第一路军二纵队少将代理司令及一O一军二十七师师长,后来该部建制撤销,栾法章仍回北京生活。1951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管会军法处追究其历史问题,栾法章被判处死刑。1985年2月9日,北京市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栾法章一案属于冤案,为其彻底平反昭雪。栾法章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所做的贡献得到党和人民的充分肯定,人民将永远记着栾法章和他所领导的抗日自卫军所建立的历史功绩。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3/1 7:51: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栾法章——抗日救国军领导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