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义勇军英烈白子峰

共 5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399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义勇军英烈白子峰

[义勇军人物]义勇军英烈白子峰

白子峰(1877-1933),男,名万财,字子峰,后以字行。1877年6月12日生于辽宁省开原县(今开原市)八棵树八道岗子。抗日救国军领导人。1933年农历八月十九,抗日英雄白子峰被日本侵略者杀害,时年56岁,牺牲时任辽宁抗日救国军第5路军副司令。 [1]

人物生平

白家是八道岗子村的首富,有土地740亩,白子峰在兄弟七人中排行老三,人称白三爷,40多岁时开始当家。白子峰为人仗义,性格爽直,不畏权势,乐善好施,在村中威信很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地区沦陷,54岁的白子峰深知国破家不保的道理,与家人商议为今之计需唤起民众、共兴救亡图存之举。于是,他亲自上街敲锣喊话,晓喻村民:“父老兄弟们,到了有饭大家吃、有衣大家穿的时候了,谁家没有吃的先到我家地里去割,自己计数,有世界给钱,没有世界就拉倒!”穷苦的乡亲们素知白子峰说话算数,纷纷到白家地里收割庄稼,暂度难关。

1932年7月,伪二区区长、恶霸地主程子源奉日本侵略者之命,筹组与抗日队伍为敌的汉奸武装自卫团,也称洋炮队。程子源是八道岗子东约三里地的上甸子村人,素知白子峰在民众中享有较高声誉,便极力拉扰白子峰入伙,并举荐白子峰为自卫团副团长,程子源自任团长。白子峰与程子源原来不睦,并十分鄙视程子源为人,但考虑到抗日需要武装,而这正是掌握武装的好机会,便欣然应允,当上了自卫团副团长。

不久,白子峰得知清原县大孤家子有人树起抗日救国军的大旗,正在招兵买马,为首的是栾法章。栾法章是白子峰次子白璞珍的旧友,东北讲武堂第七期毕业生,开原新边栾家街人。他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委派,由北平潜回家乡组织抗日武装。

白子峰得此信后,马上叫自己的次子白璞珍和侄儿白璞林二人前往清原县大孤家子与栾法章取得联系。栾法章立即到八棵树秘密拜访了白子峰,二人一见如故,读得很投机,同时研究如何哗变把队伍拉出来。

白子峰暗中串联亲信,于1932年9月19日率白璞林、白璞珍、孙奎、大刀二虎等30多人,携械脱离自卫团,参加了栾法章的抗日队伍。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司令部成立后,栾法章任司令,白子峰为参谋长白璞林为师爷(秘书),白璞珍为营长。不久久,白子峰任副司令,白璞林兼任参谋长。

白子峰充分利用自己在民众中的威信,协助栾法章招贤纳士,收集民间武器发展抗日武装,扩大队伍,提出一致对外驱逐日本侵略者,恢复失地的主张,规定队伍不打人,不骂人,不抢老百姓的东西,“宁作枪下鬼,不当亡国奴!”从而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

主要事迹

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司令部下辖八大处:军法处、粮秣处、参谋处、秘书处、联络处、印刷处、宣传处、稽查处。队伍实行官兵平等,互相尊敬。队伍初建时纪律严明受到民众的拥护和欢迎,闻风来投者络绎不断。“大刀会”、“金山好”等山林队均投附白子峰麾下。第五路军很快便发展到1000多人,分散于开原、清原、西丰一带当时,第五路军的装备很差,千余人的队伍只有100多条枪,战士使用的武器大多是土枪洋炮、扎枪、大刀片。不论官兵,穿的都和老百姓一样的便装,佩戴着第五路军的袖标。

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国司令部设在开原与清原两县交界处的大孤家子。这里是个群山环绕的偏僻山村,远离铁路干线,是日伪统治薄弱地区,第五路军把这里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副司令白子峰协助栾法章宣传抗日主张,制定作战计划,指挥对日作战。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消灭了日本侵略军400多人,牵制了大批日伪军。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

1932年9月底,白子峰率领一百多名战士攻打大汉奸程子源的巢穴上甸子。白子峰参加抗日救国军之后,曾劝说程子源也把队伍拉过来,共兴抗日救国之举,可程子源却死心塌地为日本人效劳,刺探军情,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偷袭骚扰第五路军,成为抗日根据地的心腹大患。白子峰决定拔掉这颗毒钉。他亲自指挥百余名战士,趁夜黑风高之时,出其不意包围了程家大院。此刻程子源正率队在家,突然发现被围,立即督令其爪牙开枪还击。程家大院宅深院大,院墙又高又厚,防守严密,爪牙们拼死抵抗,枪战两个多小时,救国军猛攻多次不下。白子峰见硬冲不进去,就下令改用"火攻"点燃了程家大院的门楼,霎时间火光冲天,院里连喊带叫,乱了阵脚,程子源靠亲信掩护慌忙爬越后墙逃走。白子峰率队冲入程家大院,程子源最宠爱的小老婆"四姨太"及管家等多人被活捉。这一仗虽然没有抓到汉奸程子源,却掏了他的老窝,使远近汉奸武装都受到很大震动,鼓舞了抗日队伍的士气,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消除了抗日根据地的后顾之忧。为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收复日伪统治中心城镇开原,栾法章、白子峰等人多次研究如何攻打开原。最终决定由栾法章、白子峰率队攻打开原东门,由"金山好"、"大刀会"从东南向小孙台进攻,派出部分队伍,切断铁路,防止铁岭援兵和开原日本守备队乘车南逃。同时,派人与开原站内伪公安大队联系,由伪公安大队队长韩小格子做内应,里应外合攻占日本守备队北大营,占领开原后再连续作战攻打铁岭,计划一举收复开复开原、铁岭两个重镇。

作战计划拟定后,第五路军由大孤家子西进开原境内,路过官粮窖,到达罗家堡子,部队整训一个月左右。副司令白子峰见战士手里拿的多是大刀长矛,考虑到没有重武器难以攻坚,便亲自找人在八道岗子制做木炮两门(把圆木中心掏空,外围箍上铁箍,能发射大量火药和碎铁),用来轰击和杀伤敌人。一切准备就绪后,司令部下达了进攻命令。

1932年农历十月初,队伍由栾法章、白子峰亲自率领摸近开原站。参谋长白璞林奉副司令白子峰之命,带20多人先将站南通往中固的铁路扒了一段,并切断了敌人的电话线。此时天还未亮,敌人尚未知觉,可是由于这支队伍组织松散,"金山好"部失约未到。栾法章和白子峰为不错过战机,临时变更战斗部署,率队先攻克小孙台,把小孙台伪警察分驻所10多名警察缴了械,紧接着又向街里进攻,歼灭了一哨卡全部伪军。当队伍进攻到一座红楼附近时,遭到日军守备队的拚死抵抗。敌人用机枪封锁了前进的道路,进攻受阻。白子峰身先士卒,亲临火线,经仔细观察后,决定用木炮轰击。炮手点燃了药捻,轰轰两声惊天动地炸雷般巨响,红楼塌了半边,敌机枪射手粉身碎骨。日本侵略军没弄清楚什么武器这么厉害,吓得魂飞魄散,夺路而逃。救国军攻下红楼直奔车站,越过铁路向北大营攻击。这时木炮因装添的火药、铁块太多而炸坏,敌人的机枪狂叫起来,救国军将士冒着弹雨向前冲,击毙了敌机枪射手。日本侵略军见势不好,下令退守城西小李台据点。此时,天已大亮,太阳升起老高,日本侵略军增援部队赶到,伪公安大队背信弃义,也从侧后袭击救国军。此时,日本侵略军又出动了飞机,在空中扫射,救国军难以支持。见此情况,栾法章、白子峰立刻决定,不能硬拼,下令撤出开原站,以保存实力。第二天,部队与尚阳堡、刁皮屯日本守备队相遇,经过激战,击溃了日本侵略军,然后撤至大孤家子进行休整。

这次攻打开原县城虽未能实现原定计划,却给了日伪军一次沉重打击,鼓舞了官兵抗日救国的决心。

日本侵略军为了加强东部防御,派出铁道独立守备队20多人驻守八棵树,做为监视抗日救国军的前哨。还有部分民团也驻在这里。日本守备队常以清剿抗日救国军为名,到各村烧杀抢掠,无恶不做。1933 年8月底,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决定拔除这颗钉子,并派出心腹与驻八棵树的伪军公安队的头目谈判,伪公安队多系本地人,不愿为日寇卖命,便以“下乡剿匪”为名离开了。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便于8 月31 日晚,夜行到日军守备队驻地,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了日军哨兵,夺取了全部枪支,封锁门窗,烧毁了所有营房。这次战斗,被称之为“挑羊圈”。

日军驻八棵树守备队被全歼, 震动了日军的指挥中枢。当即组织了“七县会剿”,出动了一万多日伪军和汉奸武装,围剿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整个开原处于白色恐怖之中,日寇开始大肆搜捕抗日军民。9 月中旬,因汉奸程子源告密,白朴林、白朴珍和原东北军连长刘子维先后被捕。他们三人在严刑逼供下宁死不屈,被日寇投到狼狗圈里壮烈牺牲。此后,日伪更加疯狂追捕白子峰等抗日人士。白子峰避免连累他人,回到八道岗子家中,又被程子源告密,于9 月21 日,落入日寇魔掌。

开原日寇妄图从白子峰这里打开缺口,彻底扑灭辽北的抗日烈火。敌人先是诱降,许以高官厚禄,白子峰对日寇说:“为了消灭你们,从拉队伍抗日那天起,就没打算活。好汉做事好汉当,抗日是我领着干的,你们要杀要剐随便,休想让我说出旁人! ”敌人招降不成,恼羞成怒,对白子峰动用了十几种酷刑:上老虎凳、灌辣椒水、头朝下吊打、炭火烘烤头部、拔胡子、开水浇头……一连刑讯逼供了五天。白子峰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双目失明,多次昏死过去。负责审讯逼供的敌人招数使尽,见白子峰仍不屈服,竟然跪着哀求道:“你是我亲爹,我是上命差遣,告诉我几个名字,我好交差。”9 月27 日,束手无策、一无所得的敌人,将奄奄一息的白子峰拉到开原,活埋在车站北日本军营内。英雄殉国时终年56 岁。

为了纪念白子峰等壮烈殉国的抗日志士,抗战胜利后,人民政府曾在其家乡八道岗子村举行追悼会,沉痛悼念白子峰等人,有一副挽联上写道:“生国报国舍生只为救国;白心白至死倒也清白。”这是对志士一生的真实写照,也是对他在民族危亡关头,毁家纾难,奋起抗日,血战到底,杀身成仁而做出的公正的评价。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29 8:10: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义勇军英烈白子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