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义勇军人物]韩家麟——抗战中第一位殉国的将军

共 2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412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义勇军人物]韩家麟——抗战中第一位殉国的将军

[义勇军人物]韩家麟——抗战中第一位殉国的将军

从1931年“9·18”算起,日本对中国东北进行了14年的殖民统治。与此同时,中国人民也进行了长达14年的反侵略斗争,其中1931年11月发生在黑龙江嫩江铁桥的“江桥保卫战”,被称作东北“武装抗日第一枪”。打响这一枪的是时任黑龙江省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其义子、东北军少将参议兼抗日义勇军参谋长韩家麟,也由此成为东北抗战中第一位壮烈牺牲的中国将军。

韩家麟,号述彭,1898年生于奉天省(现属吉林)梨树,家境优裕,先后就读于私塾和当地高级小学。16 岁时,马占山率部队剿匪驻于韩家麟家,即小城子镇和尚屯(今河山村),二人不期而遇,韩对马特别敬重、马对韩则格外喜欢,韩的祖父也觉得如果在队伍里有人,可少受土匪袭扰,于是韩家麟便加入了马占山的队伍。

参军后的韩家麟机灵能干,知书达理,不久就被马占山收为义子,送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返回部队后,先后担任文书、少校副官、中校副官长,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0 年,韩家麟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

“九·一八”事变时,韩家麟正在沈阳学习,他混在逃难的人群中逃进关内,在北平找到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汇报了沈阳的情况和日寇的罪行。万福麟当即任命韩家麟为五十三军上校副官长,欲将其留在身边。但韩家麟坚决要求回东北参加抗日义勇军,协助马占山抗击日本侵略者。当时身在北平的万福麟、张学良,已经与黑龙江省失去联系,为了解与掌握黑龙江情况,遂决定委派韩家麟为密使潜回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向马占山传达指令。

1931年,马占山任命从北平归来的韩家麟为黑龙江省抗日义勇军总部少将参议兼黑龙江省政府机要秘书,参与谋划江桥抗战方略等重要工作。此间,韩家麟曾三次化装往返于黑龙江与北平之间,汇报东北抗日义勇军情况、传达军事命令,出色地完成“密使”的任务。

1932年2月,韩家麟接任东北抗日义勇军少将参谋长。到职后,他立即帮助马占山摆脱日军监视,赴黑河组织抗日义勇军;还亲自护送马占山眷属进入关内,解除了马的后顾之忧。随后,他便与马占山一起指挥东北抗日义勇军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1932年6月,日本关东军集重兵围攻马占山部队。因武器装备皆处于劣势,又孤立无援,马占山与韩家麟只好转入游击战,在小兴安岭庆城附近与日寇周旋,坚持抗战。

当年7月,部队在庆城(今庆安县)附近突然陷入日寇重围。双方激战三天,虽然敌人也付出了不小代价,但马占山的人马死伤过半,他本人也被打伤。在眼看就要全军覆没的紧要关头,韩家麟果断决定马占山司令、军长与卫兵共40多人向东突围,他自己则率领百余敢死队员向北冲锋,以达到吸引日军主力,掩护马占山脱险之目的。韩家麟的想法果然改变了日军的部署,但由于敌人误以为马占山在这支队伍中,所以一直穷追不舍。为保证马占山安全转移,韩家麟率领的敢死队边战边退,当撤至海伦县罗圈甸子一带时,敢死队只剩下20多人。此刻,敌人狂喊“马占山赶快投降!”但韩家麟誓死不降,依然顽强抵抗。日寇见这些中国军人宁死不屈,遂用机枪扫射,韩家麟等全部壮烈牺牲。

近年,人们从日本找到了韩家麟将军牺牲现场的照片,片中的韩家麟身中数弹,脸部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因他当时身着将军服,鼻下有胡须,身材酷似马占山,而且身上还带着马的名片、名章,便断定死者肯定是马占山。消息一出,日伪方面兴奋异常,立即向东京陆军省和天皇报功请赏。同时开动各种宣传工具,大肆宣扬马占山已被击毙的消息。日本侵略者还残忍地将韩家麟首级割下,悬于海伦城头数日“示众”,后来还将这颗头颅送至东京,庆祝“击毙”马占山的“胜利”。

1932年8月20日,伪满报纸《盛京时报》刊出《日军在安古镇为马占山招魂》的消息,称“马占山”在安古镇东边的沼泽地“壮烈战死”。伪满洲国的“军法课长”还发表署名文章,评论《马占山之死》,称马占山“在庆城安古镇战殁……埋骨荒郊、羁魂草野”。

然而真正的马占山此刻早已突出重围,进入小兴安岭深山老林。五十多天后,他率领100多人到达龙门县,几个月后又一次举起抗日的大旗,令关东军颜面扫地。

韩家麟将军是东北抗战时期为国捐躯的第一位将军,1986年9月,河北省人民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并颁发了“革命烈士”荣誉证书。

韩家麟将军殉国后,马占山主动承担了为其抚养子女的义务,促成了自己孙女马志清与韩家麟儿子韩宝轩的婚姻。他还为韩家麟修建了一座忠烈祠,纪念这位将军的光辉人生和不朽功勋。

[附录]抗日殉国第一将韩家麟

来源:四平日报

1931年11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发生了举世瞩目的“江桥保卫战”,此战被称作“武装抗日第一枪”,打响这一枪的是黑龙江省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马占山。而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第一位将军韩家麟,殉国后被日本人把头颅割下,悬于海伦城门“示众”,并且说是马占山的人头。韩家麟和马占山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殉难时又为何被日军误认为是马占山呢?

韩家麟,号述彭,1898年6月出生,祖籍山东省。先辈“闯关东”来到吉林省梨树县小城子镇河山乡河山村落户。韩家麟自幼乖巧懂事,启蒙于私塾,后入高小读书。

1914年的冬天,梨树县土匪猖獗,马占山带领连队奉命来到河山村剿匪,并把连部设在韩家大院。韩家麟的祖父把家中适龄男孩都推荐给马占山,而马占山一眼便看中了聪明伶俐的韩家麟,并收其为义子。从此他参加部队,刚开始任上士文书,不久被保送到奉天东北军官养成所(东北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回到部队成为马占山将军的得力助手,先后提升为中尉军官、少校副官、中校副官。1930年,他又到奉天东北高等军事研究班(东北陆军大学)继续深造。

“九·一八事变”后,军校的日本教官要求学员和日本人合作,而韩家麟坚决不从,他摆脱监视,冒死逃出。为躲避追查,便带领妻儿扮成难民离开沈阳,前往北平,找到率军退至北平的黑龙江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

万福麟将韩家麟留在身边,让他任五十三军上校副官长。然而就在这时,从距北平千里之外的黑龙江传来日军进犯的消息,此时的黑龙江省群龙无首。为此,张学良和万福麟电请南京政府,任命黑河警备司令马占山将军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并委派马占山的老部下韩家麟多次乔装携秘信往返北平与黑龙江,与马占山取得联系,传达军事命令。每次通过日寇与伪满占领区的重重封锁线,韩家麟都出色地完成了“密使”的特殊使命。

面对日寇的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到了危难关头,受过军事教育的韩家麟当即决定留在黑龙江协助马占山抗战,被任命为抗日义勇军总部少将参议兼任省政府机要秘书。在韩家麟等人的协助下,马占山指挥抗日义勇军重创日军。而后因日军派重兵步步紧逼,马占山抗日部队节节失利,转战小兴安岭一带。

1932年7月,部队行至庆城县(今庆安县)东山张河白硷子山口时,突然被千余名日军伏兵包围。抵抗至第三天,士兵牺牲过半,马占山受伤,弹药消耗殆尽。22日,为分散火力,马占山将抗日部队分两路突围,一路由他带领四十多人向东;一路由韩家麟带领百余人向北。日军见向北突围的人马多,料定马占山必在其中,因此以重兵尾追不舍,直追至海伦县罗圈甸子南七八道林子。

历经多日激战,战至28日,韩家麟一路人员已经从一百余人减至二十多人,且疲惫至极。突围中义勇军官兵路过一座废弃的民房,眼见追兵尚远,饥劳过度的战士们想在屋中歇息一下,大家困得实在挺不住,便就地睡着了。7月29日凌晨,狡诈的日军将这所小房团团围住。韩家麟当即组织还击,誓死不降。日军恼羞成怒,顷刻之间,机枪齐发。韩家麟等二十几人壮烈牺牲。他身中数弹,脸部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因与马占山一样留着胡须,身材相仿,穿着将军服装,还随身携带有马占山的印章、文件和溥仪送给马占山的玉质镶金名贵烟具,立功心切的日军误以为他就是马占山,残忍地将韩家麟的头割下,悬于海伦城门“示众”。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立即向日本天皇和陆军有关部门报功请赏,伪满及日本报纸和电台均对“马占山被击毙”的头号新闻进行大肆宣扬报道,并刊登了战场照片。

由于韩家麟等人的掩护,马占山部突出重围,最终脱险。就在日军将“马占山首级”送至东京,并举办展览庆贺“胜利”时,马占山在黑龙江中俄边境的龙门县发表声明,并通电全国,重树抗战大旗。这时才真相大白,这位壮烈殉国的将军是韩家麟。日军上演了一幕遗臭万年的滑稽闹剧。

韩家麟殉国后,马占山将他的子女视为家人,资助他们生活、上学。后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时,修建了一座忠烈祠,祠中存放着韩家麟等抗日战争时为国牺牲军官的名牌,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浩气长存”碑文。

韩家麟的儿子韩宝轩秉承父志,1944年时应征入伍,在中国远征军的盟军总部任英文翻译,曾参加中美联合收复滇西和广西失地的对日作战。1949年与马占山将军的长孙女马志清结为夫妻。韩家和马家相交近一个世纪,两家的后人至今仍保持联络,延续着前辈人的友情。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2/28 8:08: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义勇军人物]韩家麟——抗战中第一位殉国的将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