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从“战场”归来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9299401
  • 工分:1696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从“战场”归来

[face=仿宋]十年之交的2020,对我们公安民警来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它必将载入历史的史册。[/face]
[face=仿宋]春节连续值完三天的班,还没来得及休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肺炎,让我们的休息泡了汤,本以为只是一次短暂的任务,没想到,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face]
[face=仿宋]如今的时代,是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随着疫情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感到恐慌和不安。昔日,车水马龙的大街,顿时见不到车辆,拥挤的公交车上,除了驾驶员见不到乘客,街面上零星的几个行人,他们都戴着口罩,整个城市笼罩在病菌的恐惧之中。[/face]
[face=仿宋]杀手让人摸不着看不到,确实有些可怕,别人可以呆在家里不用出门,可作为人民警察,无论多么危险,我们永远不会退缩。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白衣天使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人民警察的职责就是打好疫情抗击战,守护好一方平安。只要各方平安,祖国就平安![/face]
[face=仿宋]自疫情爆发以来,妻子每天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对我这个警察丈夫是极度的不放心,因辖区有不少武汉务工返乡人员,生怕哪天把病菌带入家中。以前不怎么给我打电话的妻子,每天上班期间肯定少不了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在巡逻、在出警、在执勤……。妻子听了,立马紧张地告诉我,你一定戴上口罩,不要和人接触,离人家远一点。我每次回答只是一句话:不接触人的要求做不到,便立即挂断电话。[/face]
[face=仿宋]每天下班回到家中,妻子不敢和我靠近,叫女儿离我远一点,总是不放心地问我,当天接触过的人员,每次免不了被我骂上一句“神经病”。妻子听了便说:“我倒不怕,主要是小孩”。我知道妻子这句话说得有些虚伪,没有不怕死的人,谁不知生命的可贵,谁没有幸福的渴望。[/face]
[face=仿宋]我知道妻子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好在辖区没有被传染者,工作中只要做好自身防护,总觉得应该是安全的。只是春节前,为了完成男性Y库信息采集任务,民辅警们接触不少务工返乡人员,由于当时不知情,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当时我们只能祈祷和祝福,从武汉回来的人员没有传染,辖区的人民平安![/face]
[face=仿宋]不知是农村人的愚昧无知,还是辖区过于太平,总有一些人听不进我们的宣传,没事聚集在一起打麻将,甚至赌博。在巡逻中,我发现相邻的高淳县,他们每个村口都封了,严禁外来人员进入,也不准本村人员外出。我便号召自己所分管的村,都值得学习和借鉴,然而无人响应。随着高淳县一例病人的出现,老百姓这才恐慌起来,各个村口纷纷设卡封路。在辖区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在我们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下,打麻将赌博现象得到了控制。老百姓的防范意识增强,我们内部的压力有所减小,两省交界处执勤任务却变得紧张了。[/face]
[face=仿宋]早上,第一次到卡点执勤,我佩戴好装备,根据分工,大家各负其责,拦截,测量体量,登记信息,工作在紧张有序中进行着。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并没有异常人员,正当大家的思想有所放松的时候,下午,一辆从高淳方向开过来的私家车,车上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6岁的女儿。体温检测,两个大人正常,小女孩正处于高烧状态。经了解得知:他们一家人9天前,与一名从武汉回来人员在一起聚过餐,当天小孩突然发烧,担心传染上肺炎,特意上高淳县人民医院检查回来的。[/face]
[face=仿宋]听到这里[/face][face=仿宋],[/face][face=仿宋]所有工作人员一下子紧张起来,仿佛开来了一个定时炸弹,连忙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我拿出警务通,通过车牌号,立即查明男子详细身份信息。当时登记信息的政府工作人员,他也是一名退伍军人,表现得还是比较勇敢,来回不停地走近男子询问详情。当然,这是职责所需,他必须搞清情况后,要及时向上汇报。医生十分担心男子不服从工作人员,拒绝上医院检查,中途开车跑走等问题,叫我一定要想好办法。我告诉医生,这样的小问题难不倒警察,他的担心是多余的。[/face]
[face=仿宋]刚开始,男子的情绪有点激动,拒绝上医院检查,叫我打电话给高淳医院,小孩是因扁桃体发炎引起的发烧,根本不是所说的肺火,让我们放他回家。听到这里,我紧张的心有所放松,因为男子是水阳人,心想不是就好,辖区依旧是平安的。[/face]
[face=仿宋]男子的工作虽然做通了,答应配合我的工作,要求上合肥或芜湖医院检查,说宣城医生技术不行,决不上宣城医院。一个小时的等待是那么漫长,通过耐心的解释,男子最终听从我的安排,救护车一到,十分顺从地坐上车,医生开心地笑了。[/face]
[face=仿宋]下班再次回家,一进家门,妻子免不了要问上班情况,我把执勤的经过告诉了她,妻子立即离我远之,叫女儿也离我远一点。女儿没有听从妻子,径直走到我的跟前,妻子见了连忙说:你不怕死啊!一向惧怕的女儿,抱着我笑着说:我不怕死。[/face]
[face=仿宋]常言道:“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不错的,那一刻,我感到特别的温暖![/face]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26 16:51: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从“战场”归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