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

共 18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9299401
  • 工分:16965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

[face=仿宋]临近中午时分,四周的小村庄,不时传来阵阵的鞭炮声,心中不禁感慨,时间过得太快,又是一年春节时,仿佛就是睡梦中一般。若不是在农村所值班,城里不再见到烟花,真得难以感觉到春节的气氛。往年的除夕夜, 虽然鞭炮声吵得人难以入眠,我却十分怀念那种年的味道。[/face]
[face=仿宋]在不知不觉中,来到水阳派出所已是第九个年头,今年是我在派出所度过的第六个除夕夜。春节前期值班,由于食堂不开伙,外面的饭店都关着门,所以民警的吃饭遇到了麻烦。在这万家灯火团圆的夜晚,我们的值班民警,只能是手棒着盒饭,下碗水饺或泡碗方便面,坚守在自己的岗位,用忠诚和担当,守护着一方平安。[/face]
[face=仿宋]自己在部队当战士时,不仅在连队和营部炊事班干过,而且还在团招待所待过,跟着老兵学会做各种主副食。因此,厨房里的事,只要有材料可做,咱还是可以应对的。[/face]
[face=仿宋]说实话,入伍前,作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洗衣和做饭都不会的读书学生来说,肯定不喜欢每天和锅碗瓢盆打交道,我自然也不例外。然而,选择了军营,我便选择了不一样的人生。[/face]
1991年3月25日,艰苦的新兵连生活终于结束,浩浩荡荡的车队驶出训练场,离开那光秃连绵的大山。度日如年的新兵们一路歌唱,阵阵的军歌在大山里回荡,我们仿佛与世隔绝三个多月,又重新回到人间,一个个欣喜若狂。
[face=仿宋]下到老连队,部队的工作才是真正开始,为了好好的表现自己,我刻苦训练,勤奋工作,希望在军旅生涯中,能够在正规班排当回班长,争取到一次考军校的机会。没想到,三个月之后,我被副连长看上,硬是把我要到了炊事班,说炊事班更有时间看书考学。从此,我的战士和学员生活,便与炊事班结下不解之缘。[/face]
[face=仿宋]初进炊事班,虽然内心极不情愿,然而作为一名革命战士,必须甘当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新兵下到炊事班,不可能让你学习做饭炒菜,每天只能和火棍煤铲打交道,穿着老兵送的旧军服,戴着泛黑的口罩,待在烧火间与炉灰为伴。这是一个特别脏的岗位,即使是戴着口罩,炉灰也会钻进你的鼻腔,每次下班都是满身的黑灰。[/face]
[face=仿宋]那年,正赶上部队建新营房,我不仅做到把火烧好,还一心想着为连队节约用煤,利用休息时间,到工地上捡废弃的木柴做燃料,每天把火房里堆得满满的。不到半年,为连队节约了好几吨煤,副连队说年底要给我请功,听了工作更加的有动力。[/face]
[face=仿宋]不曾想,我又被营教导员看上,没等到年底,我就被调到了营部。在营部,原先是两个兵的炊事班,胆大包天的湖南老兵自作聪明,利用春节大部分官兵休假,营部没几个兵吃饭的空子,偷卖了炊事班7袋粮食,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怎么可能瞒得了精打细算的司务长。司务长一归队,便发现粮食不对,营长知道后,立即把湖南兵赶回连队,之后就成了我一个兵的炊事班。尽管工作十分辛苦,因为心中有梦想,浑身都是力量,所以从来不觉得什么叫累。[/face]
[face=仿宋]我的营长是河北唐山人,一张严肃的脸,平时很难见到他有笑容,他习惯性把双手背在身后,时不时在营区慢步。有一天,一个老兵翻围墙正巧被他撞见,零下二十多度的冬天,营长让那个老兵在墙头上罚站二个小时。说实话,连队干部见到营长都惧怕三分,更何况一个新兵的我。营长是一个特别讲究的人,穿的军服每天都烫得笔挺挺,肯定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对吃虽不要求多好,但做出来的饭菜,一定要卫生能吃,自然对炊事班少不了挑剔。[/face]
[face=仿宋]记得那是1991年的冬天,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中午营部组织了一次会餐,因湖南兵也不懂做菜,那天是从连队叫的厨师。吃完午饭,湖南兵耍起了小聪明,悄悄地告诉我:营长吃完饭肯定回家,晚饭没有干部在,咱们可以轻松一下,桌上的剩菜不要倒掉,全收起来到时一热,剩饭用鸡蛋一炒就行了。[/face]
[face=仿宋]晚饭,第一个走进饭堂的是营长通讯员,见主食是鸡蛋炒饭,副食是群英荟萃。惊叹了一句:“啊!晚上就吃这个啊!”头一扭离开了饭堂。[/face]
[face=仿宋]不一会,营长来了,谁知那天营长并没有回家,湖南兵失算了,他的结果就惨了。营长指着盆中的菜问湖南兵,这是人能吃的吗?接着批评炊事班的卫生,从餐厅到操作间再到主食库,再指出墙壁,问湖南兵,快过大年了,难道你们家的卫生就是这样吗?一个“懒”字,把湖南兵训得是狗血淋头,站在一旁的我,害得全身发抖。[/face]
[face=仿宋]临走时,营长撂下一句,明早我来检查,如卫生再不行,你从哪里来打背色回哪里去。张家口的冬天可想而知,在那个寒冷的夜晚,我们搞了一晚上的卫生。对这个每天指使我的懒惰老兵,虽然认为骂得好,心中却不禁叫苦,怎么遇到这样的老兵,真是倒霉啊![/face]
[face=仿宋]我并不是营长挑选的兵,如营长看不上眼,哪天找个借口同样赶回连队,不仅是不光彩,而且会影响自己进步,别的都不在乎,最重要的是军校梦。湖南兵走了,对于从未做过饭菜的我,心里既紧张又害怕,担心难以胜任炊事班的工作。[/face]
[face=仿宋]常言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炊事班里的事,大米饭做上几顿,只要稍微用下心,便可掌握技术。吵菜自然也不难,司务长买什么咱什么,对于大锅菜,不外呼多尝几次,炒熟后把好盐,少许酱油上点色,放点味精提下味。作为一个没有做过饭菜的新兵,我只能做到这样。值得庆幸的是,在营部当炊事员,从未受到营长的批评。[/face]
[face=仿宋]炊事班最难做的是馒头,市场上卖的馒头虽然好看并不好吃,因为使用的是小苏打。部队是把面粉发酵到一定程度时,再兑适量的碱水做成团,放在按板上反复地揉,揉到一定程度后,蒸出的馒头吃起来才香,利用的是酸碱中和反应原理。然而,这个原理很难掌握,碱量会随着发酵程度的变化而变化,一旦掌握不好,做出的馒头,不是发黄就是泛黑,无论碱味还是酸味,都会让你难以下咽。为了掌握这种技术,我通过不断的摸索,细心的研究,终于掌握做馒头经验。虽然炒菜的技术不怎样,可大米饭和馒头的技术,还时常受到营长的夸奖。以至我后来当了干部,每到一个单位,发现后勤保障主食总是成问题,我总是到炊事班指导战士,教他们如何做好米饭和馒头。[/face]
[face=仿宋]营区旁的村庄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名叫钱勇。钱某智力虽有点问题但也不傻,因隔三差五光顾营区,所以全营的官兵都认识他。他每天穿着战士送的旧军服,手里提着一个蛇皮袋,到各个垃圾堆找啤酒和饮料瓶。钱某每次到营区,最受欢迎的是炊事班烧火兵,争着叫他掏炉渣,只要给点吃的就行了,最多再送上几个馒头带回家。[/face]
[face=仿宋]营部的大米和面粉都比连队好,伙食就不用说了,只要钱某溜达到营区,营部是他必到之地。说实话,见他那身脏兮兮的衣服、黑乎乎的脸和手,连饭都吃不下。然而,炉灰一旦满了,钱某再不到营部,我却对他十分的期盼。[/face]
[face=仿宋]钱某每次来到营部,我会抓住机会,让他把炉渣掏得干干净净,再把煤池里煤备足,免得一个人用桶慢慢的提,少吃一些苦。为了增强钱某的吸引力,营部过节会餐喝啤酒,我便把瓶子保留着,每次只给几个,告诉他下次来了还有,钱某自然十分的听话。[/face]
[face=仿宋]一天上午,离开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钱某帮我运好煤和炉渣,我便让他打扫一下餐厅的卫生,就在我俩接水冲洗地板,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透过窗户的玻璃,我突然看到营长正背着手向食堂走来,连忙叫钱某从火房的后门出去,跑到不远处的水房里躲起来。谁知这个傻子并没有跑,而是蹲在房后靠墙晒着太阳。我若无其事地干着自己的活,用两眼的余光注视着营长。坏了,看来我们的一切已被营长发现,只见营长径直走向火房,头一伸没见到人,又从后门走了出去,心想这下可完了,等着唉骂吧。[/face]
[face=仿宋]营长回到食堂,没等营长说话,我胆战心惊地向营长作解释。没想到营长听了,两手一比划,笑笑说:“你给他专门准备个碟子和筷子,平时单独放到一边,不要和我们放一起,吃饭就让他呆在火房里,不要让他进食堂。”[/face]
[face=仿宋]没想到营长不仅没有批评我,反而对我放宽要求,这是营长第一次笑着和我说话,心里不知有多么的高兴。从此,我对营长的心理距离一下子拉近了,钱某帮我做事,不再是躲躲藏藏。我从中明白,只要你是一个好兵,领导都会关心你,不会轻易的批评你。[/face]
[face=仿宋]教导员是河南人,性情憨厚,整天面带笑容,对官兵和蔼可亲,没有官的架子。我是教导员挑选的兵,自然是关爱有加。一天,教导员问我到部队有什么想法,我说想考军校。教导员听了告诉我,这好办,只要好好干工作,考学包在他身上,听了不知多么的激动。说实话,我不怕工作苦和累,干好工作什么都不要,只要给我一次考学的机会。[/face]
[face=仿宋]教导员对我的工作十分满意,见我工作干得不错,又从连队要了两头猪仔,告诉我:“小伍,好好的养,养肥了杀掉,到时咱们营部天天会餐。”两头小猪在我的饲养下,就像吹气一样不断长大,教导员每天见了,总是乐呵呵的笑。[/face]
[face=仿宋]大约长到七、八十斤的时候,两头猪的食量不断增大,光靠炊事班剩的饭菜已渐渐不够,就在我难以支撑的时候,一头突然生病死了。虽然十分的可惜,一下子减轻了我的负担。[/face]
[face=仿宋]时间很快到了十月,正当我干得有声有色,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突然听到一个不愿听到的消息,因部队精简,我的营被裁了,全营的官兵要分到团各个单位。一个多次为团队争夺荣誉,特别有战斗力的营,即将没有了,我的心情特别难受。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不知何去何从?我有些茫然。[/face]
[face=仿宋]我养的那头肥猪还没有等到过年,长到180斤的时候,便被提前宰了会餐,营部的官兵们一个个喜笑颜开。营长和教导员都表扬我工作干得不错,若不是部队解散,年底营部的一个三等功准备给我,听了只能让我遗憾。教导员告诉我,他已给我安排好单位,接下来去团小招待所。我也不知招待所到底如何,只能是听天由命。[/face]
[face=仿宋]解散那天,营长站在营区的大门口,目送着全团官兵,一辆辆军车从他面前驶过,他不停地向官兵们挥手告别,不时用手擦拭着眼泪。一个生龙活虎的营就这么没了,那天,营长十分的伤感。[/face]
[face=仿宋]我们属于军直属团,到了团招待所,我才知道主要接待军里各级领导,档次明显不一样,工作期间必须穿上白大褂。生活的环境和条件,营部肯定无法相比。招待所平时不用做饭,只有来人招待时才忙碌一下,正常情况下一至二桌,最多四五桌,将近一半时间是休息,这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去学习。[/face]
[face=仿宋]说实话,所有参军的高中同学,都是奔着军校梦,走上了从军报国之路。离开家乡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包里都塞满着课本,给人的感觉哪像是当兵,一个个像去上学,总之,我是抱着一定要考取的信心。工作之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重新拿起从家带的书本。在团招待所,不仅做菜的技术有所提高,同时把握住了机遇,如愿地考上军校。[/face]
[face=仿宋]炊事班的工作渐渐地让我开始厌倦,因为它不是我长久的职业。上军校走的那天,顿时感到一身的轻松,心想,这样的活从此离我而去。本以为学员的任务就是学习,万万没有料到,我仍旧没有摆脱炊事班的烦恼。[/face]
[face=仿宋]来到军校,一个上百号的学员队,炊事班只有两名战士,做饭也成了学员的事。军校里学员的地位是最低的,战士比干部还牛,与部队恰恰相反。因为学院对学员的要求十分严格,偷着抽烟抓到都要退学,打骂战士更不用讲了,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嘴,否则说你这样的干部没有培养前途,必须具备特别能忍耐的精神。不过炊事班的战士,对我还是彬彬有礼,因为我是他们的主力。[/face]
[face=仿宋]学员们轮流到炊事班帮厨。会做饭菜的学员毕竟少,司务长立即到队里征集,没想到学员中还有二级厨师和三级厨师,得知我会做饭,最后找到我。我告诉司务长,自己不是厨师,只是在招待所待过。司务长听了说,在招待所做过饭,炒菜应该可以,便让我们三个学员轮流带班,负责炊事班后勤保障。[/face]
[face=仿宋]几个轮回下来,所谓的二级三级厨师,饭菜的技术并不比我强。尤其是馒头,两人根本无法掌控,蒸出的馒头不是黄得开裂,就是缩成一团,无论酸味还是碱味,吃得学员们直摇头——没法吃。只有轮到我帮厨的时候,学员们才能吃上如意的馒头,以至学员们早上一进饭堂,看到餐桌上摆放的馒头,便知是不是我帮的厨。[/face]
[face=仿宋]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到军校里做馒头,我从第一次失败中,立即找出了原因。我的军校在长沙,被称作“四大火炉”之城。因为南北气温的不同,不能用老一套,特别是夏天,发面的时间不能过早,否则超过发酵的时间,神仙也做不出好馒头。为了搞好后勤保障,让学员们吃上好馒头,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和学习之中。每天晚上,我都是等学员们休息了,带着帮厨学员到炊事班发面,面发好后,再在面盆下放些凉水,这样就有效延长发酵的时间。我做馒头不仅技术比他们好,速度也比他们快的多,只要一名学员给我当下手,在半小时之内,让馒头上笼入锅蒸,保证正点开饭。[/face]
[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
[face=仿宋]工作就是这样,往往能干事的就得多干。在司务长的要求下,每天早上固定下来有我帮厨,这正是学员们所盼望的。这还不说,因炒菜的技术相比之下,队领导还是看上了我,只要队里有招待,立即派值日员把我从课堂上叫回。每次过节会餐的任务自然是我,十三桌的菜从买到做,可有的忙活。一周的野外毕业演练,后勤保障离不开我。最让我难受的是,学员们盼望毕业的日子终于到了,早上一起床,学员们把托运的行李打好包,在宿舍里打牌娱乐,一个个清闲自在。唯独我一个学员,在炊事班忙着毕业会餐,直到会餐完毕,才急急忙忙赶回宿舍,在同学的帮助下,迅速装好行李办理托运手续。[/face]
[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
[face=仿宋]军校里,队领导能给我如此评价,主要是炊事班的付出,虽已过去二十多年,每当想起这些故事,却让我回味无穷。[/face]
[face=仿宋]军毕校业后,到部队当上干部,我从此告别了炊事班。[/face]

[face=仿宋]脱下军装,换上警装,来到基层派出所,春节期间免不了值班,遇到食堂没人做饭,年轻的民辅警在家是灶台不上,甚至连碗筷都不洗的人,不可能去做饭。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要主动上场,这是自己在部队当战士时的常活,情不自禁想到了炊事班。[/face]

[face=仿宋]所里有一个惯例,每个班组一只洗净的老母鸡,三份卤牛肉,足量的水饺和面条。这只能方便民警的早餐,如不会做饭便遇上麻烦,当然难不住曾经炊事班的我。[/face]

[face=仿宋]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要食堂有的可做,咱一个也不省,老鸡提前解冻炖烫,炖老鸡要掌握一个要领,必须炖熟之后才能放盐,否则高压锅也压不烂。除此之外,食堂还有咸货,咸鱼、咸肉和香肠各来一份,只需放饭锅上蒸一下就行了。鱼还可变个样式做个红烧味,再炒两个蔬菜,只需一个来小时,派出所的年夜饭就做成了。[/face]

[face=仿宋]饭菜一做好,立即通知大家开饭。正当同事们为晚饭而发愁,认为只能吃方便面的时候,我却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每个人走进食堂,看到餐桌上摆放的饭菜,脸上都露出高兴的笑容。有人称赞道:想不到在派出所值班,还能够吃上如此“丰盛”的年夜饭,今晚我们是享伍哥的福。派出所的年夜饭虽然有些简单,总比吃方便面要强百倍,同事们吃得开心而又快乐![/face]

[face=仿宋]其实,以前每年春节期间值班,班组的马副所长都是让我负责做饭,出警员、炊事员和帮厨员,大家分工明确,即使没有做饭的师傅,只要有我,派出所的后勤保障同样有力。[/face]

[face=仿宋]部队不愧是所大学校,它把我们培养成才;部队不愧是个大熔炉,它把我们百炼成钢。正如《军营男子汉》中唱到:“真正标准的男子汉,大都军营成长,不信你看世界的名人,好多穿过军装。”说实话,自己不是部队的培养,不可能有今天这份职业,每天只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face]

[face=仿宋]二十九年前,我作为一名高考落榜生,响应党的号召和祖国的召唤,带着青春和梦想,怀着满腔的热血,走进绿色的军营。在部队虽然饱尝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部队,但同时又是部队培养了我,它让我从一名社会青年,转变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又从一名合格的士兵,成长为一名共和国的军官。[/face]

[face=仿宋]十一年前,我转业回到地方,如愿地成为一名警察,虽然职业变了,但我的宗旨没有变。面对身份和地位的变化,我尽快适应角色的转变,在为人民服务这条道路上,做到不忘初心,牢记职责,始终以一颗感恩的心回报组织,以一颗真诚的心服务人民。自己的成长进步,离不开炊事班故事,它始终激励着我,发扬炊事班精神,永葆军人本色![/face]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2/26 16:51:3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看得我都饿了,凌晨最想吃东西,回复:[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

      2020/3/17 1:10: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年夜饭遐想——我的炊事班故事回复